一棍走天涯~13

住在我同一層樓的一個女人,年約二十歲左右,她打扮性感,胴體迷人,平日搭電梯時,已經引得許多男人望多一眼。據說她已經有丈夫,她丈夫姓何,雖結婚兩年了,卻未有兒女。其夫是某大公共交通公司的僱員,因而,人皆稱之為何太。

起初,沒有人知道何太原來是有點「天線搭地線」的,只想到她可能遇人不淑,才顯得有點憂鬱罷了。

有一晚,大概是深夜時份,突然有急速拍門聲,原來竟然是何太。當時,她衣履不整,面有淚痕,我基於同情心,於是打開大門,詳問原委。

她一邊哭一邊說︰「先生,對不起!打擾你,外面好冷,可以給我一杯熱茶嗎?」

既然是同樓住客,以茶款待是很平常的事,所以禮貌的請她入屋,並加以安慰。由於她衣衫不整,令我懷疑另有內情,於是單刀直入地問道︰「現在就快夜深了,你怎麼還不回家?」

「我老公不讓我進屋!」她吃力地說︰「我在家門口等他開門,他卻走出來,不由分說把我打了一頓!」

「夫妻吵罵是很平常的事,相信你丈夫不會如此絕情的,喝完這杯茶,你可應該回家了。」

她點點頭,一喝而盡。突然,她站起來,竟然把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脫下來。

這一下動作,的確令我大吃一驚,一個女人在我自己的家中脫清光,萬一事情鬧大了,則水洗不清。何況聽說此女精神有點兒問題,所謂瓜田李下,此事可大可小。

一時情急,我唯有打開大門,叫來鄰居,合力地把何太太推出屋外,並且第一時間通知她的丈夫何先生。

不久,何先生穿著睡衣,走下來向各人道歉曰︰「對不起,我老婆精神失常,令各街坊受到騷優,對不起!」

有人向何先生指責,不應拒絕妻子回家。何先生卻大為呼冤說︰「你們千萬不要相信她,這個女人,說謊不眨眼的,她終日在外邊逛,逛得太夜,又隨便拍別人的門,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幾經苦勸,何太才點頭跟丈夫回家,當時,大家都同情何先生,家中有有一個如此癡呆的老婆,真是有苦自己知。

兩日之後,在附近的咖啡室遇到何先生。我自動上前與老何打招呼,並且道出該晚所發生的過程,希望他不要誤會。怎料地哈哈大笑道︰「請你放心,我早就知道自己的老婆天線搭地線啦,我完全不覺得意外,不怕失禮講出來,以前她曾自動向男人獻身,唉,做她老公亦沒辦法,難道你要我把她斬兩刀嗎?」

「為甚麼不讓她去看精神病醫生呢?」

「她的病時好時壞,曾經吃過藥,在醫院住過一段時期,以為復原了,怎料不久及再這樣!還好,她只是愛勾引男人,從來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

他沉吟一會,又說︰「請恕在下大瞻說一句,就算明知我老婆和男人上床,我也不會怪責任何人的,你毋須耿耿於懷呀!」

難得老何加此明理,我也鬆了一口氣。

事情告一段落之後,以為從此平靜了,卻不料一個星期之後,竟然奇峰突出。

這一個晚上,我正獨自在家中,細細欣貫從朋友惜來的兩盒精彩的,瑞典出品原裝的「妖精打架片」,正當看得津津有味之際,門鈴大響。

心想︰難道又是那個何太太嗎?打開大門,立即眼前一亮,來者是個二十五歲上下的女人,從我印象中,她是十分陌生的。

她終於道明來意︰「對不起,你不認識我的!你認織何太太吧!她是我的妹妹!」

說完,她頓了一頓。又說「或者你也知道,我妹妹精神有點問題的。」

「我早就知道了,兩且還與她的丈夫談過,那麼,小姐又有何貴幹呢?」

「說來話長,現在,她正在上面一個單位,是她要求我來請你上去和她談談的,不知先生你方便嗎?」

「為甚麼要找我?不去找你的妹夫呢?」

她淡淡然說︰「這個我也不大清楚,但她強調如果你不上去見見她,就會跳樓!」

所謂「人命關天」,我也不考慮這許多了,立即跟隨這陌生女人乘電梯直上那個單位。當時,單位的大門半掩,屋內正傳來陣陣的笑聲。

那位自稱是何太太姐姐的女人,輕輕地拉了我一下說︰「先生,我姓吳的,何太太是我的親妹妹,在你未進去之前,我想你明白︰妹妹的作為,是一種病態,請你體諒!他日有機會,我會向你說明一切的。」

說罷,她輕輕地推開大門,一幕驚人的畫面立即呈現眼前,【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原來,何太太竟然脫得一絲不掛,正在與一名精壯男士,假地板作陽台,正干其翻雲覆雨的好事。

這是一幕難得目睹的「生春宮」,奇怪的是那個「男主角」雖見到我們開門進來,卻毫無反應,正把粗硬的大陽具在何太太陰道裡拚命地抽送。

何太太高潮疊起,叫床聲震天。這場面,實在太尷尬了,我正想轉身而退,卻給在旁的吳小姐輕輕一拖,她說道︰「先生,我不知妹妹所等的男人已經來了。不過你既然也來了,何不坐下來呢?」

老實講,我雖然見過不少大場面,但上述這種情景,的確令人有點尷尬,所以恨不得立即飛奔而去!不過吳小姐就站在門前,我不得其門而出,只好繼續看下去。

不久,那壯漢大叫一聲,軟了下來。此際,身旁的吳小姐說︰「先生,我知道你很尷尬,不過剛才我妹妹的確要我去叫你的,讓我代表妹妹向你道歉。如不介意,改天我再拜候,我想告訴你有關我妹妹的秘密!」

我心想︰這是脫身的好機會了,立即連連點頭而別。走出大門,額上冒出冷汗。自此,間中偶然在大廈商場遇到何太太,也避之則吉,但在另一方面,對於何太的身世及其為什麼變成這樣的原因,深感興趣。

真是無巧不成話,日前我看完一場電影,一時輿合合,就走到油麻地一家「私家架步」找阿彩姐,準備隨便要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洩它一洩。

阿彩姐才三十來歲。和我已經有多年的交往,有一次她旗下的女人全部有客,她還特地讓我上她的床一親芳澤,我覺得她比起她旗下的女人有過而無不及。不過她一般都不接客的。由於她所供應的都是平庸的女人,我只有在飢不擇食之時偶然才去一次。

記得那天是週末下午五時左右,又適逢跑馬,偷食的男女不多,阿彩姐正在廚房煮飯,突然來了個不速之客,亦不感意外。

我笑著說道︰「阿彩姐,今天和你來一次,好不好呢?」

她直言道︰「不好,別找我開心了,我知道你喜歡的是年輕女人的,今天有一個住家少婦,是百分百的「青春煮飯婆」,如果你有興趣,不妨叫她陪一陪你。」

我心想︰反正許久也沒有同「煮飯婆」開飯了,如果不妨試試。

彩姐笑著說道︰「她才二十來歲,對做愛好大癮頭哩!人又漂亮,你和她做時,不單有肉體的享受,還有視覺上的享受,保證玩得過。」

半小時後,「煮飯婆」來了!她一入房,我又嚇了一大跳,想不到來人竟是何太太的姐姐。起初,她也顯得有點不自然,何況彩姐在旁邊,她依依哦哦的說不出話來。直到彩姐離開後。她關上門,才低聲聲說道︰「想不到竟然是你,千萬不要對我妹夫講我出來這裡哦!」

我笑道︰「出來玩,求個開心罷了,怎麼會那麼多嘴呀!」

「那就好了。」吳小姐一邊脫衣服,一邊大拋媚眼。她笑著說道︰「不怕老實講,我已經結了婚,來這裡志不在錢,而是因為我們姐妹都好大癮,天天都要做愛的,如果不做愛就週身都不舒服!」

「希望你不像你妹妹就好了!」我打趣說︰「你太喜歡做愛倒沒關係,我也想你這樣的。只怕你好像何太太那樣,一發癡上來好怕人!」

「其實我妹妹也不是發神經的,只是她性慾太強,妹夫又不中用,才變得癡癡呆呆罷了!」可能她發覺我有點畏縮,所以加以安慰地說︰「先生,你放心好了,我絕對正常的,不相信的話?一會兒你就知道,還有呀,我妹都好喜歡你的,如果你有興趣,也可以和她試一試嘛!」

說完,吳小姐就大字型仰躺在床上,張開雙腿,中門大開。這個吳小姐,看來又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而且,她的三角地帶生得好動人,一對乳房也肥白尖挺錯,我的心開始有些動了。

接著,她做出自慰的手勢,用手指放入她的陰道裡說道︰「我好乾淨的,每次出來這裡,一定要要客人戴袋,否則不幸出事,就不知怎對老公解釋,但我對你有信心,好想同你打真軍!」

說時返,那時快,吳小姐已經一手把筆者的寶貝捉住,大展「吹」功。奇怪的是,吳小姐的吹功,十分到家,看來好像曾經受過訓練似的,一起一落,一收一放,都恰到好處,並非像平庸之輩,只知道死吹,而忘記節奏感。

「舒服嗎?」她一邊吐納,一邊問道。

我笑著說道︰「你是否下過苦功?吹得好到家呀!」

「你真有眼光,我的確拜過名師的!」她有時把龜頭吐出來,用纖纖玉手摸著,手勢同樣到家,輕輕掃了幾下,巳幾令我噴漿了!」

「你弄我吧!我好癢呀!」吳小姐實在開放得驚人,絕對不含蓄。她主助地舉起又肥又圓的屁股,三兩下手,巳經全部吞沒了!

她叫著,叫得好大聲,我最喜歡這樣的對手,在床上的時侯,像一頭野馬、毫無保留地衝刺,此舉實在是十分次激的!

「你插死我好啦!」她又叫。在她的狂野呼叫之下,我亦突然變得越干越勇,衝刺時下下到肉,那張木板床,亦被衝力搞到搖搖欲遂。

「你一得我好過癮呀!你射吧,射進去吧!」她突然兩手作熊抱,就幾乎把我抱得喘不氣氣。

突然,我的陽具被一陣內功的吸力所刺激,似乎已經無法再忍,正當就要「噴漿」之時,她突然抽出,並且用嘴吧接住,時問是那麼合拍,簡直天衣無縫,於是乎,全部的「子子孫孫」,全進入她的嘴裡。我從未見過一個女人像吳小姐那麼對「噴漿」如此狂熱,竟然一滴不剩,全被她吞進肚裡去了。

這場遊戲,出奇地玩得非常盡興,也想不到何太太有個如此好玩的姐姐。事畢,她竟然再三要求我和她妹妹玩一次,我一口拒絕了。可是當她說是三人遊戲時,我終於抵擋不住她所提出的的建議之誘惑了。

我把地點選擇在酒店裡,因為如果在自己的我仍然有顧慮。當我到達時,吳氏姐妹也到了,於是我們一齊搭電梯上我租用的房間。

進房之後,何太太搶先到浴室沖洗去了,吳小姐則小鳥依人地偎入我懷裡。吳小姐正與我卿卿我我的當兒,何太太突然赤條條地站在浴室門口招呼我們進去同浴。

吳小姐說道︰「我們還是順她的意思吧!你放心好了,我妹妹只要有男人和上床她做愛,就會很正常的。」

我摸摸吳小姐的乳房,低聲在她耳邊說道︰「我還是比較喜歡你。」

「我又不是不讓你玩!不過,你還是先試試我妹妹吧!其實她也不錯哩!」吳小姐說著,已經開始動手脫我的衣服。我的雙手也摸向她的衣鈕。不一會兒,我和吳小姐的身上已經一絲不掛了。而這時何太太已經再次出聲催促我們進去了。

我和吳小姐一進浴室,何太太立即從她姐姐手裡把我搶走。她撒嬌地要我替她洗,我當然也不會拒絕。觸手之下,覺得何太太的肌膚比她姐姐還要細白嫩滑。趐胸上兩團軟肉飽滿彈手,她的恥部沒有陰毛,迷人之處兩瓣大陰唇白裡泛紅,撥開一看,內裡的嫩肉嬌嫩鮮紅,比她姐姐陰戶的色澤要淺得多。

在我摸玩何太太的同時,吳小姐只顧替我沖洗。後來,她還用小嘴含著熱水來銜我的陽具。可是當何太太見到她含住我的龜頭時,就過來和她爭了。

吳小姐趕緊把我讓給她妹妹,不過,當我的陰莖被何太太咬住時,我的確有點兒心驚肉跳,生怕她會咬我一口。還好,她不但沒有咬我,而且吮得我好肉緊。

吳小姐道︰「你先在我妹口裡出一次吧!她好喜歡吞精的!再者,一會兒你上床之後和我們兩姐妹玩時會更有能耐。」

我點了點頭,於是放鬆自己的思維禁制,終於灌了何太太一嘴精液。而何太太隨即把精液一滴不剩地吞吃下肚。

接著,我們一起回到房裡,兩個一絲不掛的女人和我一起躺在床上。接著,她們一起玩弄我的陽具,在兩女手口並施之下,我很快又一柱擎天了,於是,她們輪流騎到我身體上面,用她們的陰道來套弄。

玩了一會兒,我反被動為主動,把她們的肉體疊在一起,有時候插入吳小姐的陰道裡,有時抽插何太太的騷肉洞。這次果然很有耐力,不過兩個女人就很快就高潮疊起。她們放肆地呻叫著,看來對我的表現頗滿意。

記不清那次玩了多少時間,只記得我在兩個女人的肉體裡各發洩了一次,這場三人遊戲才告結束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