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走天涯~12

香港人大多不著重和鄰居的關係,尤其是住在多層式大廈的住戶們,通常是大門深鎖,各家自掃門前雪,彼此極少有溝通的機會。我的情形也大致如此。

鄰居丁小姐,有一個年邁的母親,和一個約六、七哉的小孩子,從來也不會留意她們之間的問題,只知道丁小姐年前與夫婿離婚了,孩子卻由法庭判定歸丁小姐撫養,據說,她是個「房屋地產」經紀,工作頗忙。

丁小姐年過三十,可是打扮起來,亦頗有女人味。有時,大家偶然在電梯裡巾頭,不禁被她陣陣濃烈的香水氣息所吸引。她用的是法國的名牌香水,那香味十分幽雅,其次,丁小姐打扮性感,前突後突,當然令男人會情不自禁的多看兩眼。

一般而言,房屋地產經紀這口飯並不易吃,主要是競爭激烈,找客很艱難。可是,丁小姐看來即做得頭頭是道。許多時侯,她經常和各類不同的客人回家,然後讓他的母親帶同兒子離去,關上大門後,兩人在屋裡干甚麼東西,當然無人知曉。由於她這種行徑與別不同,才引起在下的興趣,加以留意。

一天晚上,又見婆孫倆匆匆忙忙的外出,我心想︰必然又是丁小姐要招呼客人回家小敘了。適巧在下外出,到附近的通宵營業店買包香煙,就與婆婆傾談起來。

我故意問道︰「婆婆,出街散步嗎?」

她搖搖頭說︰「不是的,因為女兒要招呼客人,為了讓她們可以好好的傾談生意,我和孫兒只好暫避了。」

「聽說,令千金是個房地產經紀,一定很忙,忙到連晚上也要應酬客人吧!」

婆婆到底人生經驗豐富,她體會到在下的說話時話中有骨,於是口吃吃的解釋道︰「唉,我的女兒還年輕,既然沒有丈夫,也不妨多交男朋友呀。」

「然則,丁小姐帶男人回家,他們不是客人,而是朋友了。」

老婆婆顧左右而言他,匆匆離去。

由於這樣,對丁小姐的行徑,就頗為好奇。最妙的是︰在一個星期之內,她總會帶三五個「男朋友」回家,而這三五個男人,款款都不同。很自然的令我想到︰難道丁小姐做「兼職外賣」?想落又好像是,否則,一個離婚女人,怎會「天天新款」呢? 更出乎意外的事,終於發生了。 一天晚,突然有人敲門,來人竟是鄰居丁小姐的母親,即是那年邁的老婆婆。當時,她慌慌張張,口吃吃說︰「昆叔叔,我有急事,可以讓我進來再講嗎?」

我連忙開門讓她進來,婆婆氣喘喘,慌慌張張的說︰「我女兒的男朋友暈倒了,請你幫一幫忙好嗎?」

「那簡單,打電話報警好了!」

「不成呀,太羞家了,他是赤條條呢!」老婆婆似有難言之隱,吞吞吐吐。不問而知,這個男人必然是頂不住丁小姐的床上「進攻」,而不支倒地了。

我匆匆忙忙走進丁小姐的房間一望,果然見到一名中年男人,赤條條的躺在床上,而丁小姐,也是脫得一絲不掛,她嚇呆地坐在他身旁,床單上污跡遍遍。

我輕輕地撫摸那男人的胸口,發現他的心房還在跳動,深信地的昏迷也只是暫時性的休克。幸好我年輕時曾經參加過一些志願隊伍,對於簡單的急救術也有小小認識,依照上述情形,相信他不會有危險,於是靜觀其變,萬一有所惡化,才準備報警。

我吩咐婆婆快打開窗門,讓大量新鮮空氣透進來。而於這個時候,丁小姐也匆忙穿上衣服,果然,過了一會兒,那風流男仕很快就回復知覺。在下亦覺得當時的環境太尷尬,既然對方沒有生命危險,亦就匆匆離去。丁小姐連聲道謝,這場喜劇終於落幕了。

兩天之後,丁小姐盛意拳拳的,要請我吃去晚飯。我亦開門見山的說︰「吃飯倒不必了,我最有興趣的,是希望丁小姐坦白說出來,到底你在搞甚麼把戲?」

丁小姐臉紅紅的說︰「既然前幾天那麼尷尬情形,你也親眼看見,我也不怕坦白同你講出來,所以請你吃晚飯,順便談談。」

她又補充說︰「為了方便,我準備不與媽媽一起,因為這樣談起來可以比較不會有拘束,不知你肯賞面嗎?」

丁小姐的行徑,的確令我想來想去也想不通,我早就希望找出答案了。因此我就一口答應,翌日到一家「日本料理」去共進晚飯。

是日,閒談扯過之後,丁小姐先自我介紹一番,她低聲說道︰「昆哥,不怕失禮,我有「吞蛇」的怪僻,可能這是一種病態,不知有沒有方法改呢?」

我笑著說︰「你的意思是指替男人口交是不是?這並不是病態呀!好多女人都喜歡的,而且科學方面也證實符合生理衛生呀!」

「我知道。」丁小姐張眼四望,細聲說︰「不過,對於這樣的事,我幾乎是每日都想要,沒做過就不安樂,我這樣講,不會嚇怕你吧?」

我笑了笑說道︰「出來行走江湖多年,在下亦有這種經驗,怎會讓你嚇怕呢?不過如果你所講的真是事實,則確是病態了。」

「我老公就因為怕我每天晚上晚都要,他說頂不住,才同我離婚的。」

「然則,你怎樣去找這許多男人讓你替他們做呢?」

「我是地產房屋經紀,當然識得好多客人,男人嘛,個個都想玩女人啦!既然有女人免費同他們玩,大多願意一試的。」

「但是,那天晚上又怎麼會搞出亂子呢!」

丁小姐低著頭說道︰「唉,真想不到他竟然會這麼沒用,吹得兩吹,就一洩如注,昏了過去,或者他的身體太虛弱,抵受不住這種刺激吧!」

「這樣說,丁小姐的吹功一定是勝過電影「深喉」裡的那個女主角了。否則怎麼會搞到的男人虛脫?」

「或者是這樣吧!如果你不相信,不妨也試一試,一般普通的男人,頂不到一分鐘就必定出火了!」

那麼,照這樣的講法,你對真正的做愛反而沒有興趣了?」

「不錯,我只喜歡替男人口交,並不希望讓他們插入我的肉體,所以,我想去看一看醫生,研究一下這是否病態,又不知道甚麼醫生才適合?」

我搖了搖頭說道︰「當然要看心理醫生了,這種情形,的確罕見。」

埋單時、丁小姐爭住找數,臨別時,【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她還開玩笑的說︰「如果你有什麼朋友要一開眼界的話,隨時介紹給我呀,免費服務哦!」

這個丁小姐,的確是個奇怪的女人,甚至怪得好可愛。本來我也好想領教一下她的真功夫,但大家隔籬鄰舍,想了想又覺得不好意思。

正所謂︰「人不可以貌相」。丁小姐的樣子看起來十分端莊,臉上的笑容總是甜甜蜜蜜的,想不到她的私生活方面竟然會這樣奇特。相信當她與男人做工夫時,七情上面一定十分精彩的。

又有一個晚上,我正坐在家中看電視時,丁小姐突然撥電話過來說︰「昆哥呀!今晚我們開無遮大會哦!你既然沒有老婆在身邊,又是王老五一名,所以歡迎你過來參加啦!大家在一起可以更開心呀!」

「你叫我去欣賞你吹蕭表演嗎?別玩我了。你們就玩得歡了,看得我心火冒起來,可怎麼收拾,豈不是比不看還難受?」

「不是個意思呀!我有個好姐妹在那邊,她又是和我一樣的,不過她不僅喜歡吹,又喜歡做的,她好漂亮哦!而且年青過我哩!你快過來吧!我介紹你認識。」

天呀,真是一百歲不死都有新閒出,世界上竟然有如丁小姐這樣的女人,簡直是個色慾狂人。不過,我的確又心思思,好想開開眼界,親自鑒賞一下這個丁小姐「吹功」到底如何了得。

打開了大門,首先出現的是赤條條的丁小姐,還有一位只穿內衣褲的年輕小姐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相信這必然是丁小姐的姐妹了。

丁小姐吃吃笑的說︰「昆哥,我和男朋友正在房間裡做功課,我們還沒做完哩!你先和姍姍做一做朋友吧!她好玩得哦!你可不要客氣呀!」

這時只見那個姍姍,面紅紅的說︰「娟姐,你好壞哦!騙人家上來看你做大戲!」

丁小姐嬌聲說道︰「大家都是女人,又不是師姑呀!做愛嘛!還不是人人都要的,不要假正經了,必要時,我的朋友昆哥可以幫你的。」

說罷,她就入房去了。這時候,我反而覺得得有點不好意思了,一時間都不知如何同姍姍打開話題,倆人只有默默地望著丁小姐進去的那間房。

不久,房內已傳來陣陣的呻吟聲,那是丁小姐的叫聲,我心想︰她一定越吞越有味道,好味得呻叫起來了。而姍姍亦經不起這淫聲蕩語的刺激,也發出了反應,變得有點兒坐立不安了。至於我,從沒有關好的房門望見丁小姐正含著一根男人粗硬的陰莖在吞吞吐吐,也自然的起了生理變化,對身邊素未謀面的姍姍小姐即時發生興趣了。

既然丁小姐出到聲,姍姍也是可以一齊玩的那種女人,所以我覺得亦不必再扮紳士風度了,立即一個箭步上前替她做「手術」了。我一下子把手伸到她內衣裡面,原來她並沒有戴胸圍,一下子被我摸到了兩個滑美可愛的豐滿大乳房。她的奶頭很大,兩團軟肉溫暖而帶有彈性。我的手指在她的乳尖輕輕撩撥,姍姍吁了一口氣說︰「好肉酸哦!你好壞的,摸得到人家渾身不自然!」

接著姍姍又說了聲「好熱!」,接著就把她的內衣向上一翻,脫了下來。這時我已經清楚地看到姍姍一對美麗的乳房,她雙乳微微翹起,非常壯觀。我繼續撫摸著姍姍那兩隻羊脂白玉般的乳房,笑著說道「姍姍,你想學丁小姐那樣嗎?」

「我不要,好肉酸哦!」她一邊說,一邊卻情不自禁的伸出纖纖玉手,直撲我的胯下的「子孫大本營」,繼而,她又急下及待的,俯身朝向「寶寶」。這個姿態,分明表示她也好想有樣學樣。像丁小姐那樣把我的陰莖含入嘴裡吞吞吐吐。

姍姍輕輕地把「寶寶」拿出來,立即張開小嘴,用很純熟的口技「吞吐」起來了。姍姍的嘴唇薄薄的,然而她的一吐一納非常用心,絕不讓她的牙齒巾到我的龜頭。雖然還沒有機會清楚地欣賞到丁小姐的「吞蛇技術」,但至少姍姍的功力也不俗,三兩下功夫,幾乎攪到我大叫起來。

「喂,姍姍,這樣玩一陣子後,你躺下來讓我做,好不好呢?」

她點點頭,繼續聚精會神的「弄蛇」。突然,我們聽到房間傳出男人的叫聲,想必那個男的又讓丁小姐玩出來了。

此刻,我不能不相信,除了有的男人喜歡同女人「吹口琴」之外,更有女人熱心於替男人口交「吹」肉棍的。她越「吹」越起勁,直到我幾乎要頂不住之時,我立即制止她繼續吹下去,姍姍也很知情識趣,她吐出嘴裡的肉棒,並且一個翻身,躺在沙發上,把兩條雪白的嫩腿高高地舉起來,我用力將她身上的最後的一條內褲一扯而下。

姍姍屬於「光板子」的一種,她的陰阜上寸草不生,光潔無毛的陰戶顯得特別美妙動人。小溪已經水汪汪,這女人雖然年紀輕輕,卻已經是「大食」至如此。

「昆哥,你插我吧,你插進去吧!我已經好興奮了」只見她緊握拳頭,白嫩的肉體不斷打冷震。於是我揮軍直進,一插而入,毫無阻攔。望著我那粗硬的大陽具在姍姍那白裡泛紅的陰道口進進出出,我心裡油然滿足。

姍姍一邊挺擺大屁股,一邊叫道︰「哎呀,你擠進來了,好緊吧!好充實呀,我好興奮呀!哇!整條進去了吧!我讓你插死了!」

女人發情上來,的確毫無禮節可言,好像姍姍這樣,一淫浪起來,就像發神經似的又抓又叫,真令人不寒而顫!

男人遇到風騷的婆娘,通常都是不堪一擊,我都例外地好像這次,在姍姍的肉洞裡狂抽猛插一會兒,已經忍不住「交貨」了。

姍姍在最後的緊要關頭,叫得最勁,我幾乎被她攬得透不過氣來。

突然,背後一陣掌聲出來,我回頭一望,原來丁小姐不知什麼由房間走出來,笑笑口問道︰「昆哥,無介紹錯吧?姍姍好「大食」哩,有時間不妨多餵她幾口!」

「好壞呀!娟姐。」她嬌羞的說︰「昆哥,我們不理她,有時間一齊飲茶喇!」

丁小姐笑著說道︰「好了,別那麼癡纏了,是交換的時候了,你去陪陪阿陳,昆哥由我來服侍吧!」

丁小姐說著,就把一對豐滿的乳房躺在我背上,接著,雙手環抱著硬使我脫離姍姍的肉體。我我見到,姍姍的陰道口洋溢著我的精液,珊珊從沙發上站起來,只手摀住陰戶跑進浴室去了。

丁小姐則不顧我肉莖上精液狼籍,一張嘴就含著龜頭又舔又吮。並把上面的漿汁都吞食下去。然後含著我軟下的陽具不放。

我笑著說道︰「丁小姐,等會兒又硬起來時,我可不放過你哦!」

丁小姐也笑著說道︰「昆哥,你要玩我,我總不能拒你於洞外,不過最後的一刻,希望你在我嘴裡射精,我要生吞你的精液。」

談笑間,我的陽具又在丁小姐嘴裡膨漲發大起來,丁小姐高興地說道︰「好了,昆哥又硬了,昆哥,你躺著休息,讓我在上面套弄吧!」

於是丁小姐騎到我上面,把她那黑毛擁簇的肉洞套上我的一柱擎天,可能她的陰道真的很少讓男人進入吧!肉洞裡種緊窄的滋味簡直是一試難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