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走天涯~11

香港到台灣玩女人的男仕,相信都會感受到台灣女性的溫柔,尤其是在床上溫柔時的「陰聲細氣」,簡直是東南亞女人之極品也。年前多次到過台灣,在台北市,要女人並不難,任何夜店都有供應,問題只是遇到「住家貨」或者職業撈女而已。

話說年前在香港某大場,認識一名來自「寶島」的小姐,結下「一夕之緣」後,她就返回台灣做老闆娘去了。後來我順赴台旅遊之便,就去探望這位異地情人。得到她的熱情招呼,當晚就請客,一同到「卡拉OK」聊聊。

台北的一些小型「卡拉OK」,作風與香港有別,除了可以大展歌喉以外,還可以吃晚飯,並且有漂亮的小姐陪伴,她們都是善解人意的漂亮姐兒。於是,順理成章的,就認識了一位本來是「大學生」卻偶然出來當「公關小姐」的阿梅。

阿梅有台灣小姐那份嬌媚,可是,在床上的時侯,又有一番令人非常刺激的狂野,這點,並不奇怪,而最難忘的是︰那一次在上馬之前,她突然從手袋裡拿出一片小小的藥丸,輕巧地放進「銷魂穴」之中。當時,在下呆了一下,忙問她道︰「你還要用避孕藥嗎?加果怕有孩子,服食藥丸不是更方便嗎?」

不料,她哈哈大笑說道︰「 你估錯了,這不是外用避孕藥,而是銷魂丸呀!」

恕我老土,出來泡歡場那麼多年,亦曾與無數女人上床幹那回事,但從未見過有女人用過甚麼「銷魂丸」的。嚴格的說,「銷魂丸」不能稱為「丸」,它的體積比小孩子玩具的「波子」較大,比乒乓球略小,據阿梅解釋,這種「丸」,是放在「銷魂洞」,三五分鐘之後,便能產生作用,陰道會變得又緊又窄云云。

我問道︰「產生甚麼作用呀?會咬人嗎?」

她說︰「差不多啦,信不信由你,如果用了銷魂丸之後,就算一個生了十胎八胎的婦人,都會變成處女那樣又緊又窄的呢!」

如果真的如阿悔所說,那的確十分有趣。寬衣解帶沖涼之後,我就開始和阿梅做起「功課」,照例先來一輪「前奏曲」,然後上馬。果然,那裡又緊又窄,要勇闖玉龍門關,還需要一些勁力哩!不像以往「開波」那樣,可以一直衝前。

由台灣返港,不經不覺,一年多了,突然,日前接到一個包裹,原來竟是阿梅寄來的,正奇怪裡面是甚麼東西?拆開一看,除了有一封信之外,還有一個四四方方的精美紙盒,紙盒裡放若四個「小球」,一看清楚,竟然是在台灣和阿梅一起試用過的女性專用「銷魂球」也。阿梅在信中告訴我,最近她已經由卡拉OK公關小姐,轉工當藥材公關了。這種銷魂丸,是她們公式的榮耀出品。她送上幾個以供試用,如果用後加感到滿意,請我直接去信像她訂購好。還叫我如果有機會台灣,可不要忘記找她!

阿梅的來信,很出乎我的意料,加上她寄來的「銷魂丸」,真被她弄得啼笑皆非。可能阿梅並不知道,香港的撈女好大鼻,莫說要她的肉洞吞「銷魂丸」可能被但罵到狗血淋頭,就算稍為多些要求,亦會滿床「米」的,這一點,寶島撈女實在可愛得多了。

由於以前試用過「銷魂丸」,知道它的確有令「銷魂洞」收縮的功效,既然可以公開出售,相信它也不會對建康有所損害。但香港女人還未能接受這一套。萬一冒冒然向撈女提出用「銷魂丸」塞入「銷魂洞」中,說不定會被她賞以兩巴掌者也。

至於太太們是否會接受丈夫這種「特別禮品」,則好難講矣。既然阿悔一片苦心,由寶島寄來四個「銷魂丸」,就不得不想辦法去找個「模特兒」來試驗一下的。關於這個問題,一時間令我也感到有點不知如何著手。

首先一點,對像不能是年輕的小妹妹,因為「小妹妹」本身已賦有「又緊又窄」的條件。其次,也不可能去「大場」找件小姐去九龍塘,因為誰都知道,今時今日的大場小姐身價極高,全套服務,包括場內消費,及到九龍塘飲糖水的額外貼士,全部要兩張金牛以上,除非事前聲明要但試用「銷魂丸」,否則被但打出馬路都有可能。至於去公寓找件「行貨」,更加冒險,因為一般「出鐘女」,背後都有人跟住,萬一被他背後的「阿哥級」人馬有所誤會,可能被人打到變盲炳也。想來想去,唯一可能是找件中年住家菜,年齡倒不成問題,只要肯聽聽話話,就不計了。

提到「住家貨」,自然想起深水涉那個「契姐」朱姑娘了。朱姑娘並非開公寓,而是在麻雀館做「阿嬸」的。記得以前由她搭線,試過兩件失婚的「住家菜」,都年紀四十來歲了,根本已無鮮味可言,只不過有的是一點點的「純」味。同時,大凡年過四張的「住家菜」,通常都生過三五胎,底下那個「銷魂洞」當然又寬又鬆,不在話下了。

記得歎過一件離婚一年多,仍未「門」過男人味的師奶阿香,也是朱姑娘扯線的。阿香年約三十六、七歲,珠圓玉潤的,人品不錯。不過那次和她上床,卻如入太平洋,空空洞洞,不著邊際。

今次,決定要拿阿香做「模特兒」。先撥個電話給朱姑娘,知道了阿香最近到工廠做,該日要加班,要晚上九點才放工,放工後又要回家照顧子女,所以,非要在深夜十時後不能抽身也。在下試驗心切,一於答應死等。

吃過晚飯,再看一場「七點半」,再到約定見面的茶餐廳見阿香。沒見到她幾個月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以前肥肥白白地的阿香,現在竟有點兒清瘦了。問她這幾個月有沒有「開波」,她說︰「開鬼開馬,為了三餐,做工做到全身都軟了!」

由於有過「一夕」之緣,所以大家談得無拘無束。為了爭取時間,飲過一杯奶茶,就飛的士去「德興街」。

上馬之前,在下把台灣的遭遇一一道出,講到那種男人恩物「銷魂丸」,阿香突然面色一沉,她說道︰「你這樣講,即是說我不夠緊吧!當然啦,我又不是小女孩,當然只能是這樣嘛!」

我唯有再三解釋,指出目的只是想試一試這種「銷魂丸」的功效,如果這種東西其實可以,就準備和台灣做做生意,試試香港是否有市場。這樣解釋合情合理,阿香立刻轉怒為笑,她說道︰「不必使用了,我已經學識了收縮功,今次你試過,就知道我的收縮功好使得,好過用銷魂丸。」

我笑著說道︰「並非不信你,而是想實地試驗一下罷了!」

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我願意打賞三百元作為「試驗費」,她才吃吃地笑著問道︰「做試驗品倒沒關係,不過你要老老實實告訴我,到底有無害處呢?」

為了要令阿香安心,唯有把該種「銷魂丸」的說明書,給她過目。阿香很細心的由頭看到尾,最後才「嘻」一聲笑出來,她說道︰「真佩服那些台灣佬,連這東西都可以發明出來!」

這時,阿香已經脫清光,任由我去動手術了。無論是塞入「外用避孕藥」,甚至是把「銷魂丸」送入「銷魂洞」,必要懂得「入洞」的技巧,千萬不能硬來,否則會引致不必要的痛楚。由於當時對方仍未動情,因此那過地方自然比較乾,要順利地「入洞」最安全的方法是先用潤滑膏一起使用,就萬無一失!

「入洞」手術搞好之後,阿香就合上雙眼,等待我的進一步的「侵入」。當我再探桃源,不知道是由於心理作用?還是由於藥力的關係,竟有一點「緊緊窄窄」的感覺,不過,在另一方面,阿香今次的反應,並沒有第一次那麼狂野,反應也遲鈍了。我活動了好幾分鐘,才覺得「春雨」綿綿,進入了康莊大道。

細聲問阿香道︰「你覺得怎樣呢?」

她笑了笑說道︰「真的好緊!你弄得我好舒服呀!」

我停下來不再把肉棍在她陰道裡抽插,說道︰「阿香,我沒有騙你吧!現在,你應該相信它的確實有用了嗎?」

阿香不作答,屁股擺來擺去,左右逢迎。她一邊搖,一邊說︰「你真是懶!弄得人家興起來又不動了!」

我吃吃地笑道︰「我也要享受一下你的吸功呀,哇!果然有一手,真是好本領。」

阿香道︰「這一招我學了一個月了,你耍享受,不妨回家教教你老婆吧!」

話未說完,她突然兩眼一翻日︰「死啦,我要丟了!」隨即打了兩個冷震,而在我也幾乎在同一時間「放箭」了。

事畢,她大讚「銷魂丸」的功效神奇,並叮矚我向台灣方面訂購五打,說是用來送給姐妹們作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