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走天涯~7

阿程是我小學時特別要好的同學,我們之間可以說是無所不談。大個之後,雖然各有各的事幹,仍然經常結伴涉足花叢。

還記得五六年前,阿程帶我去到一個大廈的住宅單位,按門鐘之後,有一個年紀約二十五、六歲的少婦來開門。她一看到阿程便露出欣喜的神色,開門迎入。阿程介紹我認識那少婦,她叫做阿芝,我冷眼去觀,亦感覺到阿程與少婦的關係不尋常。

少婦招呼我們在客廳坐下,阿程隨即拖著她的手進入廚房,大概過了五分鐘才再出來,阿芝轉身回睡房,留下阿程和我在客廳。我問阿程到底搞甚麼東西,他神神秘秘對我說,問我要不要試試兩男一女的性遊戲。至此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阿芝是阿程的老相好,兩人嫌玩慣的性遊戲不夠刺激,想變多些花款,故特別邀請我來性愛齊齊玩。

對於性愛這種事,我思想最前衛,絕不會排斥任何新鮮的性玩意。一箭雙鵰的性愛我以前亦玩過,不過雙棍一雕的,我卻從未試過。

這時阿芝從房間出來,她換了一套性感的睡衣。上身僅有一對粉紅色的奶罩,乳蒂若隱若現,下面那條半透明的三角底褲實在太小,黑色的大森林無法被全部包裹,部分陰毛亦跑出來。

阿芝用手示意阿程過去,阿程叫我一齊上。我亦老實不客氣,和阿程摸過去,阿芝吃吃嬌笑躺在梳化,她的三圍應大的地方大,應小的地力小。她那兩個肉球的形狀似尖筍,柔滑而有彈性,摸下去滑不溜手。我向她的雙峰侵襲,而阿程則向她的下盤騷擾。

搓捏阿芝的肉球,確是一種享受,阿程撥開阿芝白嫩的大腿,他把頭埋在她的三角地帶,像餓狗看到美味的食物,急不及待地張口去咬。

阿芝被我們兩個人男人上下夾攻,高呼過癮,並且不時發出或斷或續的呻吟聲,鼓勵我們加油。阿芝挺起小腹,希望阿程的舌頭伸得更入,讓她感受到充實一點。她的乳頭被我撫弄得愈來愈硬,頻頻浪叫。

阿芝一臉性飢渴的樣子,我見猶憐,但阿程似乎仍未舔到夠,我惟有暫時滿足阿芝的上口。我抽出脹得發痛的陽具,對準阿芝的嘴,她微微張開嘴巴,讓我把龜頭餵入。她的櫻桃小嘴只能容下我一半的陽具,我餵入半截肉棒,便抵住她的喉嚨,她哽得依依哦哦亂擺著手兒。

我憐香惜玉,將陽具退出小許,她才好過一點。阿芝用舌頭舔我的陽具,舔得我好舒服。她口中含著我的陽具,下體即被阿程舔得淫水四濺。阿芝的口技真有一手,又吹又舔,我的陽具被她搞到快要爆炸。

這時阿程叫我移動一下位置,好讓他的陽具插入阿芝的桃源洞。我說沒問題,他玩下時我玩上,我坐在梳化,叫阿芝像狗一樣俯伏抬頭含住我的陽具。她依照吩咐挺起臀部,讓阿程從後插入她的桃源洞。兩個男人一前一後夾擊她,我按著她的頭,將陽具在她口中推送。阿程用手套著她的腰,把肉棒探入洞,一鋌而沒。兩支肉棒在她上下兩個口抽插,阿芝還有勁扭動收腰,增加快感。

我在阿芝口中抽揮了數十下,亦終於忍不住要噴射了。就在阿芝的口腔內射漿,一股濃濃的白漿噴出,灌在她口內,阿芝將我噴出的白漿全部吞下,且一點也不浪費,把殘留在龜頭上的也舔個乾淨。

她上半部的戰爭結束,下半部仍繼續未平息。我先坐在一旁欣賞,看阿程的表演,阿程滿頭大汗努力苦幹,大力抽插,此時阿芝口中沒有東西填塞,可以讓她叫出聲來。阿程受到她叫聲的鼓勵,抽插得更起勁,他的戰鬥力比我想像中要厲害。想不到阿程瘦瘦削削,毫不起眼的身型,竟然是超級戰士。

他那肉棒亦很粗壯,足有七寸長,阿芝被他抽插得不亦樂乎。我則坐下來欣賞生春宮,原來已經喪頭垂氣的小兄弟,亦慢慢開始回復雄風。待阿程抽插到差不多要噴漿之時,我的小兄弟已經昂首而立,準備再出擊了。

阿程抽出肉棒,餵入阿芝的口內噴漿。我不給機會阿芝休息,實行接力而上去取代阿程,把陽具塞入她的陰道。阿芝的陰道很緊窄,淫水量亦很多,阿程射精之後退下火線看我表演。我的能力絕不輸於阿程,衝鋒陷陣,肉棒直抵阿芝的花芯。結果我抽插了百多下才爆發,這次阿芝不准我抽出來噴射,要我射向她的花芯,讓她更過癮。

阿芝以一敵二,竟然從容應付,事後阿程大讚她功架了得。原來阿芝是有老公的,不過忙於做生意賺錢,冷落了她,而且她的老公經常要往外公幹,一去便十日八日,她不甘寂寞,才搭上了阿程。

阿芝性慾特強,有時連阿程也吃不消,所以這次邀我幫手,分甘同味。

這事雖隔多年,然而回憶起來仍舊記憶猶新。幾年來,阿程炒樓花成功,還在大陸發展,而我就仍然是一個窮職員。

前幾日,阿程突然打電話約我請吃晚飯,請我在一家著名的海鮮酒家盡興。一見到他,我就開門見山地問︰「阿程,好久不見了,有什麼關照呀?」

他連忙搖頭說︰「昆哥,別這麼說,大家老朋友,吃一餐飯,見見面而已嘛!」

我當然不相信就這麼簡單,因此幽他一默地說道︰「是不時又有艷史遇到麻煩?要小弟同你一同商量商量呢?」

他哈哈大笑︰「昆哥真不傀是我的知心朋友,你一下子就猜中了。」

接著,他祥細說出他找我的原因。原來,阿程在大陸泡上一個女大學生,那個「北妹」已經入紙申請,到香港作七日游,阿程義不容辭,一口答應,隨即準備上萬元給她做旅費,日前接到她的長途電話,表示她將會短期抵港了。

阿程道︰「昆哥,今次一定要你幫手,不知道昆哥可不可以抽出一點時間呢?」

我也笑著說道︰「你是否要小弟做導遊,與你個女朋友四處走走呢?」

阿程說道︰「只猜中一半,最重要的,你都知道啦,我那個母老虎好凶,萬一讓她知道就不得了,所以,我不可以出面招呼她的,你明啦。」

說著,他就拿出幾張一千元面額的大鈔說道︰「昆哥,這是六千元,這筆錢,是用來招呼我個女朋友吃喝玩樂的費用,花光了,我再加碼。總之,我已經替她租了酒店,你的責任,就是陪她溜溜街,逛逛公司,然後送她回酒店,那就完了。」

聽他這樣講,筆者有點不開心,遂應道︰「你即是叫我做觀音兵,是嗎?」

「你千萬別這麼說呀!」阿程很認真的說道︰「你是幫我的忙,不是做觀音兵,千萬不要誤會呀,我好感謝你哩!」

幾經轉折,筆者才明白阿程的意思,原來,他希望我日間陪他的女朋友,晚上,她回到酒店,阿程就盡量抽時間出來找她,只有這樣,才可以順利「走私」。

果然,阿程的女朋友終於來了。那天,我和阿程一起到九龍車站等候,一會兒,伊人出現了。正是百聞不如一見,那女人真的漂亮極了,聽說她是來自江蘇的,年約二十三、四歲,身材高眺,尤其是她那一雙迷人的眼睛,真命人神魂顛倒。

出乎意外的,還有一位美女同行,經過介紹,知道阿程的女人芳名蘇珊,這不是個英文名字,而是她的真姓名。同行的美女,芳名珠兒,是蘇珊的同學。

阿程笑到見牙不見眼,【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連忙上前代挽行李,隨即一行四人,乘的士過港島,直達銅鑼灣某三星級酒店。可能,由於阿程也想不到蘇珊有個朋友陪同,所以他只預定一個單人房,在這種情形之下,為了方便,阿程唯有多租另一個單人房,以便珠兒安定下來。當晚,一夥人就先試試香港的「北京菜」,接著去大酒店歎杯咖啡。

我們坐在三十四樓的餐廳,望到全港夜景,兩個「大陸妹」即大讚香港的夜景美極了。就趁著她們細語之時,阿程低聲說道︰「昆哥,等一會兒我想同蘇珊開心開心,明天,你就暗她們四處玩玩,可以嗎?」

我苦笑一下說道︰「然則,珠兒不是很寂寞了嗎?」

「就是因為這樣,我想你陪陪珠兒!」說時,他向珠兒扮了一個鬼臉說道︰「珠兒是國內的化妝小姐,第一次來香港,無親無故的,所以,一定要勞煩你照顧照顧了。」

在旁的珠兒、雖然不懂得廣東話,可是她似乎也明白多少,所以禁不住滿面通紅。阿程更坦白一點的表示,他說道︰「昆哥,不必我說得太清楚,你識做啦。」

說完,他輕輕地吻了一吻蘇珊,狀甚恩愛。在阿程的安排之下,這一個晚上,就分別各佔一個房間。至於阿程在房裡面干甚麼?誰都明白啦!除了干他的蘇珊,還有甚麼好干的呢?最慘的倒是我,雖說歷盡歡場玩女無數,但三不識七,突然同一個來自遠方的女性,共處一室真是有點不自然的,就算要和她干,也需要先互相瞭解一下,才可以發生情趣的,何況珠兒連一句廣東話都不懂,而我的普通話又不鹹不淡,傾談起來,有如隔靴搔癢。

在房間裡,珠兒表現得很不自然,看來她並非風塵中的女人,這種表現,是女性的本能,是正常的。沉默了一會兒,她終於開口說道︰「昆哥,你在床上睡吧!我就在沙化睡好了。」

我笑著說道︰「那怎可以呢?我是男人,一定要讓女人的,而且你又是客人,怎麼可以讓你睡沙化呀!你在床上好好休息,你放心,我不會幹出令你不開心的事!」

她艷然一笑,隨即入浴室沖洗了。

我為了表示自己是個正人君子,當她在浴室走出來的時候,便提議熄燈早睡,一聲晚安,就逕自抱頭而睡。說出來也許大家可能不相信︰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難道真的如此正人君子嗎?但我可以大聲解釋︰如果男女之間,縱然共處一室,但如果彼此毫無做愛的意思,又無做愛的氣氛,則永遠不會燃起慾火的。以前,筆者也有如此的經驗,曾經陪過兩位舞小姐去馬尼拉旅行,我們三人共睡一室,結果甚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在柔和的輕音樂之下,我很快就入睡了。睡到半夜,突然聽到一陣尖叫聲,張眼一望,原來珠兒赤條條的撲過來,雙手攬住我說道︰「我發惡夢,怕死我了!」

此刻,觸模到珠兒軟棉棉的肉體,又接觸到挪極富彈性的乳房,突然一陣慾火,由丹田冒起,我眼光光的盯著她,珠兒低聲說道︰「昆哥,你過來一同睡吧,我真的睡不入眼了!」

我不知道她是真的怕?還是故意挑逗?到底,我也並非柳下惠,在這種形之下,也難免衝動起來。我忍不住向她摸奶撩陰。摸到那神秘的三角地帶,才赫然發現,珠兒早就淫水滋潤,呼吸緊速了。

很自然的,我們就順理成章地瘋狂地造愛,她表現得十分瘋狂,叫床聲劃破靜寂。正當我將快射精之時,門外突然人聲吵雜,還聽到有女人大叫「救命」,我不敢怠慢,以為發生火警,連忙穿上內褲,打開房門逃生。

一走出門外,就見到蘇珊半裸站在走廊,她面青唇白,看來必然發生問題。

「怎麼啦?發生什麼事?」我連忙追問。

她大叫大嚷︰「不得了,不得了!他昏倒了,你快進去救他呀!」

推門入內,立即見到阿程赤條條地躺在床上,同樣是面青唇白,而床上污跡遍遍,這種情況有可能是男人最常見的意外,也就是馬上風了。

阿程年近五十,是個大胖子,凡是肥的人,如果經過劇烈運動,尤其是「性交」,心臟一旦負荷不來,就可能發生亂子。

我並非醫生,不知如何著手,為了救阿程一命,只好硬著頭皮,打電話報警。

阿程被送入醫院急救,依照程序,必需錄取口供,我只好和盤托出,警方也認為事件並無可疑,隨即記錄在案。

事後證實,阿程果然是心臟病發,在醫生的搶救之下,暫時逃過死神。本來,這是絕頂風流的事,想不到會樂極生悲,搞出大事。

正所謂,紙蓋不住火,阿程既然進了醫院,總不能不通知他太太,他在病床上對我細語說道︰「一場兄弟,今次如果你不幫我,一定死實,無論如何,我都不能對妻子承認走私者也,否則今後必然家無寧日矣!」

「你想我怎樣幫你呢?」

「很簡單,你一定要跟我老婆講,說兩個女人都是你的女朋友,總之,你用了多少錢,全部算我的數,而且,你還可以隨便和她們玩!」說著,他已經遞上一張面額一萬大元的支票,說道︰「你先拿去作使用,等我出院之後,再同你計數。」

說到這裡,程嫂已經走入病房。程嫂是個大肥婆,一見到阿程,就罵得狗血淋 ,阿程則默不作聲。

「你去酒店做什麼,你講!」她呼喝著。

阿程則編了個故事,他說道︰「昆哥有兩個朋友到香港旅遊,我陪昆哥去租酒店,誰知喝了一些冷飲,就支持不住了。」

程嫂用懷疑的目光盯了我一眼,顯然,她是半信半疑。好不容易才通過這一關,直到程嫂走後,他才對我說道︰「她們依然住在同一酒店,為節省起見,我提議她們兩人合住一間房便成了。反正,她們只能留港數天,相信我亦無機會了!大家一場朋友,輿其讓她們挨餓,不如益你好了!」

阿程說時顯得很無奈。即晚,我就開始一箭雙鶴,陪著兩位北地唁脂到處遊逛,當然,經過這次不幸,兩人的心情,都十分沉重,甚麼也提不起興趣來了。

當我們三人正在酒店之內悶極無聊之際,蘇珊突然間︰「阿程現在的情況怎樣?不會有生命危險吧!」

我說道︰「你放心,現在已經脫離危險關頭了。」

蘇珊道︰「唉,真倒霉,怎會這樣的?」

在下無以作答,唯有苦笑。由於大家都覺得無聊,我就堤議一同出外看一套三級電影。這是一部日本影片,沒有甚麼劇情,但畫面卻相當養眼,連我也看得興致勃勃。

完場之後,再和她們去台灣菜館宵夜。回到酒店,已經凌晨時份了。

兩個嬌娃沖完涼,竟然雙雙赤條條走出來,為首的蘇珊說道︰「我們不如玩玩吧,實在悶死人了!」

我問道︰「有甚麼好玩的呢?」

蘇珊笑著說道︰「當然是造愛啦,你可以一個人和兩個女人造愛嗎?」

我冷不提防她會這樣大膽提出,此刻,才是第一次清清楚楚地見到兩位嬌娃潔白細嫩的肉體。論標準,蘇珊顯然比珠兒好得多,但論飽滿,珠兒的乳房又大又脹,比蘇珊更為吸引,我心想︰應該向那一位先入手呢?

她們雙雙躺在床上,似呼正在等待我的進攻。於是我首先把兩手分別向兩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大動手術,再而分別用左右手探入桃源,當珠兒已經水汪汪的時候,蘇珊還未動情,正想先向珠兒進攻時,蘇珊卻跳下床,示意要先替我口交。

於是我集中精神享受,她的吐納術不錯,三兩下子,已經挑起了我的情慾,幾乎忍不住要在她嘴裡射精。

在旁的珠兒,此時已經慾火高漲,忍不住開始自慰,她又摸乳房、又挖下陰、一邊弄,一邊依依呵呵地呻叫出聲。於是,我一個箭步上前,直向珠兒的「金三角」,一插而入。蘇珊也坐到我身旁,挺著一對尖挺的白嫩乳房讓我摸玩捏弄。我在珠兒的陰道裡抽插了幾十下,她就動情了,她先是粉臉通紅,媚目如絲,接著渾身顫抖,手腳冰涼。女人通常是慢熱的,而她的反應如此迅速,真是出乎意料之外了。見她陶醉的姿態,我再也控制不不住自己,於是雙手緊緊捏住蘇珊的乳房,另一方面卻在珠兒的肉洞內猛烈射精。完事後,我把她們左擁右抱著睡覺。第一個晚上,就這樣渡過了。

第二天晚上,蘇珊就老實不客氣的要我干她,當我的肉棒一進入蘇姍的陰道,就知道阿程為什麼會對她這麼入迷了。原來這女人的下體純屬「重門疊戶」的「名器」。我的龜頭在她陰道裡抽送時,簡直舒服到難以形容。當我干蘇珊時,珠兒也脫得一絲不掛陪伴左右,挺著一對竹筍形的豐碩乳房任我摸玩。

如此這般,一連四個晚上,每晚都要應付兩個活色生香的嬌娃,到了第五個晚上,我已經筋疲力倦,再無力再戰了。但是兩女仍然用她們的小嘴把我的寶貝含硬。因為這是她們在香港逗留的最後一夜,我當然拚死奉陪,這一夜,蘇珊讓我躺在床上,她叫我不必費力,由她和珠兒輪流騎到我上面,用她們的陰道來套弄的的龜頭。她們每人只玩一會兒就替換。我則不斷地體會兩個陰戶的好處。這個晚上,我特別持久耐戰。一直玩到下半夜,才在蘇珊那具重門疊戶的肉洞裡臨別一濺。

直到第六天,她們到期要走了,臨走前,她們通過傳呼機,希望與阿程巾巾頭,但阿程拒絕了,原因是他老婆跟到實,來不了。

我送她們到火車站,蘇珊說道︰「昆哥,如果有機會入國內,不要忘記我們呀,我們一定要再續情緣,好嗎?」

我不出話來,心裡想道︰這一次的艷遇,簡直是一個遇上吸血女鬼的惡夢!

然而我剛離開這個夢景,隨即又開始了另一個活生生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