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走天涯~6

和阿芬來往不久後,她就返內地去了。因此興致來的時侯,就想速戰速決,即使是吃「即食麵」也在所不計了。不過我決不會隨便去旺角招記找一件行貨充飢。理由是近期警方「放蛇」仍然流行。旺角、油麻地、甚至是尖沙咀,這三區的架步紛紛被「蛇」所咬,出來做的女人也怕一旦遇到「毒蛇」,得不償失。故此質素好的女人更難求了。唯有到的冷門「架步」,撞一下彩氣。不過,有時亦不一定水到渠成。

我所去的其中有個十分冷門的「架步」,位於尖沙咀,本來這是一家「純粹租房」的別墅,絕對不會有小姐供應。該別墅的老闆娘好姐,以前在旺角搞「公寓」,夠錢就立即不做公寓轉做「別墅」了。

我平時間中亦會去找好姐打牙較,順便小睡片刻,好過去戲院休息。好姐有兩個伙記,一個是負責招待及收數的女工,另一個是負責清潔的男工。這個男工阿森是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據好姐說︰阿森以前是一個癮君子,後來戒了毒,改過做人了,好姐就請他在別墅工作,待遇也下錯。

阿森生得眉目精靈,每次見到我,都招呼周到,不過這也沒什麼特別,無非博好惑而已。

日前,在尖沙咀區買醉之後,順便去探問好姐,但好姐不在公司,只見到阿森。他笑嘻嘻地說︰「昆哥,來找好姐飲茶嗎?」

我也打趣道︰「來找女人,行嗎?」

森仔陰陰濕咐答︰「對不起,這裡是純粹租房,沒有女人的,不過昆哥如果真的要女,我亦可以效勞的。」

老實講,那天根本無意找女人,因為上床的事,不但女人要講心情,男人亦要講心情的。但阿森似乎不是說笑,他一手把我拉入房,說道︰「有件事和你商量商量,你願意不願意都沒有關係,但有一個條件︰要守秘密,絕對不能告訴好姐,否則我就不能在這裡做下去了!」

於是乎,阿森和我,就關上房門秘密商量起來。他拿出一張像片,說道︰「我說出來,你不要以為是講笑話,我想介紹我老婆和你做朋友,她叫阿娟,你認為怎樣?」

阿森這番話,的確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起初實在不相悟自巳的耳朵,世界上哪有男弋自甘帶綠帽者?

但想深一層,心想︰難道阿森又再洩白粉,為賺錢吸毒,不惜要嬌妻出來賣肉嗎?但看起來又不像,因為阿森精神沂沂。根本不像癮君子。

阿森還沒有等我開口發問,又補充說︰「昆哥,你千萬不要誤會我等錢買粉,憑天地良心說話,我已經戒著好長時間了,這是我太太的主意,因為我對她無能為力了。」

據好姐講過,阿森的老婆年齡只二十二、三歲,同阿森結婚已經兩三年了。當時,阿森仔在某歡場任職,此女也在那兒做小姐,後來雨人同居,曾過著一段幸福甜蜜的日子。現在看像片上的女人,果然也有些姿色。

森仔又不諱地承認︰他老婆雖然生得嬌小玲瓏,但在性愛方面好大貪,每個星期至少要三四次。因此阿森就嘗試靠吸毒來應付她的需求。大凡癮君子在上滿「電」之後,就特別龍精虎猛,可是一旦沒有毒品,就立即變得死蛇一般,無法滿足太太在床上的要求了。為此,阿森仔覺得十分苦惱。

他說︰「阿娟的確實是個好太太,目前,我們已經有了個孩子,大家既有工作,又有個幸福快樂的家庭,本來,我和太太可以分手,阿娟另找個老公就成了,但是我又不想因此而玻壞這段美滿的婚姻。」

我答道︰「不過,她如果再出來做小姐,就定會同客人上床,從而得到滿足,不需要你和她離婚呀!」

阿森面色一沉,說道︰「唉!講起來實在是難為情,她一定要享受由我進行的口舌服務,才能夠達到高潮的。」

聽他這樣講,我更加一頭霧水,因為既然阿娟肯讓他口交,從而獲得高潮,則何必要多此一舉,另找男人上床呢?」

最後,阿森終於道出秘密,原來阿娟需要先由一個男人,正式和她交媾,由陽具插入她的陰道抽送,插得她出水、肉緊,將快達到高潮之時,就由阿森接力,替她口交,一直舔吻到她出火為止,才覺得淋 盡致,全身舒服。

阿森苦求著說道︰「昆哥,我既然什麼都對你說出來了,請你一定幫幫忙啦!阿娟生得好漂亮哩!又懂得擺姿勢,又會叫床,總之,只要你願意,包你免費快活哩!」

經過一番思量,我決定要一開眠界,看看像片中這個阿娟到底風騷到甚麼程度。」

而阿森則說︰「好吧,由我約我老婆,但是不要在這裡開波,以免被好姐知道,大家都難為情也。」

最後,我提議找個時間三人一同喝茶,先打涸招呼,我的目的,是希望先看看阿娟真人的樣子,是否「飲得杯落」,才作打算。阿森亦一口答應,於是約定第二天中午一齊飲茶,原因是阿娟夜晚要到便利店上班,下午也沒什麼時間。

到了見面之日,他們早就到場,十分守時。森仔介紹我認識她老婆阿娟,可能她剛剛起床,沒有化妝的關係,顯得面青唇白,不過,正如森仔所講,阿娟的五官亦生得不錯,只是無厘神氣罷了。

寒喧之後,阿森笑了笑說︰「老婆,這位昆哥有興趣和你做朋友,你認為怎樣?」

阿娟看了我一眼,笑著說道︰「你行嗎?肥人多數是派報紙的,你的戰績怎樣?」

我覺得有點被侮辱,於是冷冷的說︰「開波不能夠用時間去釐定的,【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以要太家玩得開心就成。你還沒試過,怎知我玩得你不夠癮呢?」

「你說的也對。」她的態度變得比較溫柔起來了 。又問道︰「你啥時有空呢?」

「什麼時候都行!」我心裡好不順氣。就決定盡快去馬,希望幹得她叫救命才能洩了心頭的氣。

阿娟笑著說道︰「好呀,我們吃完飯就去,不過,你介意我老公也在場嗎?」

我望了阿森一眼,他則擺出出一個無可奈何的姿勢,說道︰「你認為可以就行,我是沒有問題的,只要老婆大人覺得享受就可以了。」

下午二時,我們離開酒樓,立即去附近的公寓開房。公寓伙記見我們三個人租一間房,就用奇異的目光注視,我唯有向他解釋道︰「我還有一個朋友,等他到來,再租一間房吧!」

進入房裡,阿森就說︰「昆哥,你當我沒有在場好了,你可以盡情享受,阿娟好風騷的,你現在就和她試試吧!等一會兒就知了!」

至於阿娟,她卻沉默不語,接著就懶洋洋的躺在床上,似乎柔情萬千,媚眼兒望著我說道︰「喂!你幫我脫衣服好不好?」

我望住她沒有立刻動手,她 著眼睛又說︰「昆哥,我們是打友誼波,並不是交易呀!你要把我看做情人嘛!」

我望望阿森,他點了點頭說︰「昆哥,去幹她啦!還介意嗎?」

三兩下手的工夫,就把阿娟完全解除,此刻,她合上眼睛,呼吸緊速,擺出一副迎戰的姿態,我心想︰嘩!難道真的風騷到這個樣子,未經動手就興奮成這個樣子!」

阿娟的嬌軀一絲不掛的暴露在我眼前,讓我先形容一下她的「神泌地帶」吧!一般而論,大凡是「黑森林」,性慾必強,但奇怪的是阿娟的「黑森林」地帶光脫脫的寸草不生,她的水蜜桃生得十分精緻,並顯得紅紅潤潤,照這種樣子看來,阿娟應該是個小家碧玉,並不像風塵女子。

她也捉住我的傢伙說道︰「好偉大呀!不錯呀,你充實我吧!相信你可以填滿我那裡,一定會令我快樂的!」

我也笑著說道︰「希望你也能令我快樂吧,總之,大家都彼此彼此,是不是?」

阿娟嘻嘻的笑著,笑得邪氣十足。她把雙腿微微一分,把光潔無毛的恥部抬了一抬又說道︰「你看看,我是不是已經還濕了!你去把它填滿吧,不要客氣呀!」

我把她的陰戶仔細看了看,果然,她的反應此一般女性強烈好多倍,那地方早已江河氾濫,不在話下,而且隱約中迸見到一絲「溪水」由穴洞滲出來。

「要不要用袋子呢?」我問道。

「不要,千萬不要用袋,一用袋,甚麼癮頭也沒有了,我要享受你射精時給我的快感。來呀!你插我呀!還等什麼呢?」

她仰臥在床邊,兩褪作大字形張開,這是人們熟悉的「床邊」式,這個上馬的姿勢是不錯的,好多女人都喜歡用這個姿式,理由是「入」得最深最徹底也。

我望了望坐在一旁的阿森,他突然坐到太太後面,雙手捉住她的腳踝,把她的雙腿高高提起來。同時說道︰「昆哥,來吧!我太太好水好汁的,你插她個欲仙欲死吧!」

我湊過去,把粗硬的大陽具塞進阿娟滋潤的肉縫裡,照例抽送著,阿娟突然放聲大叫道︰「哎喲!,填滿了,好大呀!好爽呀!」

阿森把他太太的雙腳交到我手上,然後下床走進浴室裡去。我雙手握住阿娟一對玲瓏的小腳,覺得她柔若無骨,白淨紅潤,不禁在她細嫩的腳兒吻了一下。

為了不想太快交貨,因此我只作有規律的出出入入,不敢太過盡力,否則好快就會玩完,但抽插了一會兒,阿娟又叫道︰「你摸我啦,你摸捏我的奶子啦!」

原來,阿娟是要我手「棍」並用,有的女人,平時不喜歡男人摸她的乳房,但是當和她交媾之時,就顯得無限刺激,一定要男人撫摸她的乳房,阿娟就是這一類女人。

我只好放開阿娟的雙腳,把兩隻手掌放到她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上。一會兒逗她的奶頭,一會兒捏她的豐乳上軟肉。

本來,和阿娟交媾時,比起玩其他的女人,感覺上並無甚麼特別之處,然而最美妙的是每一次的抽送,都聽到一些「漬漬」作響的聲音,十分有趣。有時,她又會扭腰擺臀向我迎湊,有時叫我道︰「你使勁點呀!啊!對了,你頂到我的花心了,好舒服哦!昆哥,你真行!」

接著,她一運氣,我覺得整條陽具突然有被「扣」著的感覺,這大概就是她所用的「內功」了。我被她這麼緊緊地一吸,當場就出醜了,立即高呻一聲︰「我出了!」

接著就如江河崩堤,一洩如注。阿娟很享受這一刻的銷魂,她不斷打著冷顫。

這時阿森突然赤身裸體走過來,他說道︰「昆哥,你休息一下,由我來接力吧!」

阿娟則媚絲細眼地說道︰「我好舒服,但還沒丟出來,你先把東西抽出來,由我老公來吧!」

正如阿森仔以前所講一樣,只見他用很純熟的姿態,實行「狗仔功」。他完全不顧忌我剛才射入在他太太陰道裡的精液,用法式熱吻,伸出舌頭,在阿娟最敏惑的地方施功,阿娟大聲呻叫著,典床典席,一手緊握拳頭,不知道她是痛苦?還是享受?

接著,阿森把他硬不起來的陽具放入她太太嘴裡,不久,她吐出嘴裡的陽具,用力的按著阿森頭部,大叫︰「用力呀,我出啦!」

說完,又連忙含著她老公的龜頭,用力地吸吮著。這時,阿森好像也射精了,阿娟又打了寒噤,就全身趐軟,不斷喘著大氣了。

一場劇烈的運動終於平靜下來,我見到阿森臉上也露出滿足的表情。阿娟的嘴角和光禿禿的陰戶上更是淫液浪汁橫溢。但是我見到她的確是很滿足了。

三人赤身裸體地在床上躺了好一會兒,阿森再三叮囑道︰「昆哥,剛才的事,你一定要保守秘密,否則,好姐會辭我的工,至於你是否還有輿趣和我太太上床,你自己作主好了,我是不理會的。」

阿娟也插嘴說︰「雖然昆哥這次是快了一點,但插得我好興奮的,他出了好多哦!我下面滿到溢出來了,熱辣辣,好過癮!」

老實講,同阿娟「開波」,雖然算是刺激,然而她的女人味不足,還是同一些含羞答答的住家女人「開波」比較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