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走天涯~4

靜了幾天,我心裡又蠢蠢欲動了,這次我走訪中環的按摩院。替我服務的是一個新來的女人,叫做阿婷,入行亦僅三個月,只見她三十上下,樣子與身材並沒有特別突出之處,一開聲,就知道她是大陸來的新移民。

在還沒有接受她服務之前,我照例和她傾談一番,我說道︰「阿婷,你一個人來香港嗎?怎麼不和家裡人一齊申請過來呢?」

她說︰「我老公沒批准,我只好一個人先來,日後再作打算啦。」

「然則,目前你一個人住?會不會寂寞呢?」

「當然寂寞啦!不過,有時忍不住,都會和客人玩玩。」阿婷講到這裡,我也不客氣,先對她的乳房來一番「摸摸捏捏」。

阿婷雖然是個已婚婦人,但她的乳房依然很不錯,因為彈力十足也。再掀起她那條迷你短裙,又覺草叢密佈,雖然見不到,只憑觸摸亦知一二。

阿婷以純熟的手法幫我解脫一切障礙物,然後細聲說道︰「等一等,我是去洗乾淨一聲手,比較安全一點!」

她的手法的確到家,三兩下工夫,已令我「擠眉弄眼」,興致勃勃了。於是我也摸玩她的桃源肉洞,突然覺得濕濕滑滑,心知她也頂不順,興奮起來了。

她說道︰「你這裡好棒喲!以後有機會,我也應該和你打真軍!」

「你現在好想嗎?」我手指挖入她的陰道,嘴裡挑逗的說。

「我也是一個正常的女人,說不想是假的,不過,我也不是隨便和男人上床的,除非大家熟絡一點,成為朋友,才有意思的,否則,有甚麼味道呀!你說是不是呢?」

「你即是說,目前已經有了男朋友啦?我無希望啦?」

阿婷笑著說道︰「都算是有男朋友啦!不過只是臨時的,當大家需要時,就一起上床開心一下,這樣做也無壞呀!」

我一面和阿婷傾談,她亦一面用纖纖玉手替我服務。我漸漸覺得血脈沸騰,阿婷也在適當時侯,加速手勢和我的反應相當配合。

出火之後,照例要作「事後整理」,然後再由阿婷作四肢按摩,以舒筋骨。她笑著問道︰「剛才你覺得怎樣?過不過癮呢?」

我捏著她的乳房回答︰「不錯呀!你的工夫確實認真,力度不大不小,恰到好處,值得稱讚。不過,找還是喜歡和你打真軍。試一試你這個銷魂洞哩!」

說著,我又去摸她的陰戶。阿婷笑著說道︰「大家先做做朋友,一定有機會的,最低限度,你都要光顧三五次,大家比較熟,玩起來才有意思的。」

根據阿婷透露︰目前她服務的「出火公司」,共有「出火嬌娃」十多人,佔了大半是大陸新移民,她們也像阿婷一樣,並沒有丈夫在身邊,所以,她們都希望有一個臨時的「兼職老公」,大家偶然開心開心。

我追問道︰「阿婷,老老實實,如果要做兼職老公,需要有甚麼條件?」

阿婷笑著說道︰「好簡單嘛!好像我這樣,【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男朋友每個月津貼一兩千家用,但有時可以回家飲湯、吃飯,跟住上床,但最重要的,還是要先建立感情,對不對?」

她又說︰「我已經名花有主,不如我介紹阿媚給你吧!她比我還年輕,今年才二十六、七歲,三年前申請來港定居的。阿媚就是剛才和我一起坐在休息室等客的那個,她的樣子生得還不錯。你下次來時不妨捧阿媚的場,然後單刀直入,和她談談,她還沒有主,乾旱著好久了,相信一談即合。

我暗想︰打友誼波倒無妨,但是要每個月津貼家用,就比較麻煩了。不過有了這個訊息,我很快又找上門來了。並指名要找阿媚。

這次,阿媚做工夫時,我即向她透露是阿婷介紹我和她做朋友的。她很詫異的對我說︰「阿婷真的介紹你和我做朋友?」

我笑著說道︰「這可是千真萬確,你不信,做完工夫不妨問問她。」

「昆哥,你還未結婚嗎?為什麼要來出火呢?」

「當然沒有女人啦,如果我家裡有太太,還要來這裡出火嗎?所以,我們不如好好地來一次,好不好呢?」

此際,我已經探到阿媚的「桃園肉洞」,嘩!不得了,那裡已經濕得好像坑渠。

「看你的人還不錯,都可以考慮考慮。」她吃吃笑的說︰「其實,你好壞的,弄得我下面濕淋淋的,下次可不准了。」

「下次不用手攪,直接插進去就行了!」我打趣著說。

阿媚用多幾分肉緊,手口並用的把我的「小寶寶」弄到直達頂點。

到此,我亦不客氣,單刀直入地問一︰「我沒有老婆,你又沒有老公,如果你真的覺得我的人不錯,不如我們做一做夫妻啦。」

她「吃」一聲笑道︰「認識你還不夠一個小時,就談婚論嫁,會不會太快呀?」

「不快呀!你可以慢慢讓我深入瞭解的。如果你不嫌棄,我可以每月給家用的。」

她沉默了一回,許久才吐了一句︰「今晚見面再講吧!你等我放工好不好?」

當天晚上,我就在附近等她放工。她放下午七點,我們巾頭之後,先去吃飯,飯後還在海旁散步,一同坐在碼頭吹海風,直到晚上九時許,才決定開始享用她。

阿媚身材不很高,一對乳房卻很突出。按她講,在鄉間已經結過婚,但婚後不夠一年,她的老公就在一次交通意外中受傷,因此她就來香港賺錢。她又透露︰在內地,不容亂搞男女關係,否則就會受到嚴厲批判。

聽完阿媚所說,我笑著道︰「難怪得你這麼快就興奮啦!不如我現在就帶你去別墅開房,好好地玩個痛快吧!」

「好的!我們現在就走吧!」阿媚粉面通紅,急不及待的,拖著我的手臂。我們由中環乘的士到銅鑼灣,上去一家相熟的別墅,開個時鐘房,實行要玩到夠為止。

一入房,阿媚更急了,她要我快手寬衣。解除了武裝,她就老實不客氣的,立即要「食蕉」了。一般而言,大凡是大陸來的女人,很少如此開放的,所以忍不住問︰「你怎麼會這麼聰明呢?」

「哼,你不要以為我老土,看錄映帶也看得多啦。我好喜歡這樣的,你可不要這麼快就交貨,不過你萬一忍不住就在我嘴裡出好了。」

阿媚的「食蕉」技巧,跟她的「出火」技巧不相伯仲,搞得我欲仙欲死,終於宣佈投降,把精液灌了阿媚一嘴。

阿媚吞下了精液,抹了抹嘴笑著說道︰「舒服嗎?現在你先休息一會兒,等一下就要輪到你要出氣出力了。」

我們擁抱了一會兒,阿媚又把我的龜頭含入嘴裡吮吸。在她的唇舌功夫之下,我很快又一柱擎天了,她立即大字形仰躺在床上,兩手作出擁抱的招式,合上眼睛低聲對我說道︰「來呀!插進來呀!」

我本想輕挑慢捻的同阿媚玩玩,引得她流口水才給予「澈底的安慰」,可是,由於她早已做好了准痛,「銷塊洞」滑攙攙,一經接觸,已很輕易的被她完全吞沒了。

我的肉棒在阿媚的銷魂洞裡頻頻抽插,直到「交貨」時,阿媚咬緊著牙根,扭腰擺臀,典床典席,弄到一張床「吱吱」作響。

我笑著問她道︰「阿媚,為什麼這麼肉緊呢?」

阿媚說︰「來香港接近三年,這還是第一次造愛,不肉緊就是假的啦!」

第二天早晨,阿媚起身對住鏡梳妝,她說道︰「昆哥,你說會按月給家用,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就只跟你好,不會隨便跟別人上床。」

我答道︰「一兩千是沒問題的,不過,我不想老是來別墅,我可否到你家裡呢?」

她突然面色一沉,說道︰「暫時不可以,因為我寄居在親戚家中,不方便的。總之如果你要我的時候,隨時都可以,只要首先打個電話俾我就來找你啦。」

我經過思量,認為阿媚雖然不是大家閨秀,但到底也是「住家菜」,和她開心的時候不須戴袋,不必心驚驚,已經值回票值。就算是每月兩千元,如果一個星期玩她一兩次,每次亦只要五百元而已,除笨有精也。

不過,我卻先小人後君子的叮囑道︰「先拿半個月家用,所謂一夜夫妻百夜恩,我們講個信字,千萬不要給綠帽我戴哦!」

「你放心。」阿媚笑嘻嘻的說︰「你玩得我那麼舒服,既然有家用,我何必又要去找別的男人?你千萬放心,小妹好堅貞的!」

如此這般,阿媚就成為我一段時間的「兼職老婆」。直到她老公從大陸獲准來港,才結束和我的這段霧水情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