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走天涯~1

尖沙咀文化中心一帶,晚上和凌晨時份,都有一班女孩子在該處出入,這些女孩子們,被人加上一個專有名字,叫做「泥妹一族」,又叫做「老泥妹」。「老泥」乃廣東俗語,意思是指一些經常不沖涼,週身污穢,「老泥」全身之意。當然這些女孩子,絕不會令人討厭到如斯地步,否則,她們怎麼可以在那邊立足呢?

消息又說︰這大群十五、六歲,打扮新潮、奇裝異服的女孩子,她們都帶著強烈的反叛性格,有些來自破裂家庭、有的即是離家出走的少女,年紀輕輕的,已經出來闖蕩江湖,同時又好吃懶做,追求享受,因此必需想辦法去賺錢。而賺錢的最快方法,莫過於賺男人的錢,只要搭上,則隨便讓他們摸摸捏捏,就賺到一兩百元。幾個姐妹吃飯飲茶看戲都不成問題了。

我雖然未曾親身試過,但認識一些夜鬼朋友,有時也會講起。其中一位叫阿奇的,任職尖東某餐廳當侍應,每天凌晨二時收工後,照例不會太早回家睡覺,於是連同三兩個朋友,去文化中心一帶散散步。

阿奇是個二十七、八歲的青年,對於那些女孩子並不興趣,他覺得那些女孩子本質太壞,吃迷幻藥的更是可怕。他去文化中心海傍的原因,只是為了吹吹海風,此外就無其他目的,不料竟有奇遇。

有一天,我同阿奇去酒吧買醉,三杯到肚,他就笑著說道︰「昆叔,我知道你玩女人是老行尊了,但你信不信這個世界竟然有免費餐呢?」

我一時竟不知道怎樣回答,他之所謂「免費餐」相信就是指不用花錢就可以玩女人的意思吧!於是說道︰「有可能,但一定要花時間去培養感情,不能即食麵也。」

他搖搖頭︰「你錯了,如果你有興趣去玩免費的女孩子,找個有空的晚上跟我去尖東海旁走走,包你有意想不到的收獲,你信不信呢?」

我淡淡一笑,對他說道︰「能不能詳細說明,怎樣去食免費餐,會不會有手尾?」

阿奇拍心口說道︰「當然不會啦!那些女孩子,以前有的出來做過伴唱,賺過錢,後來由於洩上迷幻藥,就無法在歌廳立足,為了買藥,不能不出來賺錢。」

「既然這樣,即是非財不可了。」我打斷阿奇的話。

他又說道︰「話也不能這麼說嘛!只要有辦法,就不必花錢。我手上有迷幻藥,她們就要乖乖聽我的話!」

這個年輕人,果然有些手段,說著,就從袋中拿一包的「丸仔」,說道︰「這就是藍精靈,好利害哦!吞一粒就飄飄然,吞兩粒就可以變超人,我買回來時好便宜,五塊錢二粒,一粒就可以頂住癮,所以,難怪她們個個爭著和我親熱!」

就這樣,我和阿奇約定在週末去打獵,以便證實他的說法。

是夜,我們先去附近一家酒吧買醉,直到凌晨一點,才乘的士直駛尖沙咀碼頭。那天晚氣溫悶熱,海傍碼頭人頭湧湧,但公園的二樓平台,依然是冷清清的。我和阿奇,各人手裡拿著一罐啤酒,一邊喝一邊四圍看看,果然,不遠之處,有幾個女孩子坐在一起,有談有笑的,其中有兩個年紀相若的女孩子,洩了滿頭金髮,打扮極之新潮,一看就知道並非等閒之輩,如果我只是自己一個人的話,一定不敢去惹她們,還是阿奇有辦法,他大聲叫道︰「喂,小妹妹們,快過來,我有禮物送給你!」

幾個女孩子,起初並無特別反應,後來其中一個女孩子果然慢慢地走過來,用不屑的眼光掃了我一眼說道︰「阿叔,你也出來玩女孩子嗎?」

身旁的阿奇即出聲說道︰「小妹妹,說話不要這麼沒分寸,我阿叔出來玩,你還沒出世哩!」

她半笑不笑地說道︰「那你又有甚麼關照呢?」

阿奇即不慌不忙地說道︰「我知道你們都是拍丸的,我剛剛找到一些好東西,如果你們識做,免費送給你們啦!」

那個女孩子好像動心了,隨即向其他的揮手說道︰「喂!各位姐妹,你們過來,這位阿哥有料到!」

她的話音未落,女孩子們已經紛紛圍過來了。

阿奇拿出那包「藍精靈」說道︰「我阿叔好想見識你們,我們不妨交換個條件,若然你們其中一位願意陪我阿叔玩一玩,則這二十粒丸仔,全部免費奉送!」

她們不發一言,你望望我,我望望你。

「無問題!」其中一個年紀較大的女孩子說道︰「我叫阿咪,阿叔,你貴姓呀?」

我心想︰這個世界變了,這女孩子竟然向我挑逗,她做我的女兒都嫌小哩!

阿咪見我無反應,就把身體依過來,用她凸出的胸部向我身上一擦說道︰「阿叔,你不必擔心,我雖然未夠斤兩,但早就不是老處女,我做伴唱的時候,有的客都像你這樣年紀,怎麼樣?喜歡我嗎?」

阿奇笑著說道︰「阿咪,見你這麼爽快,一於成交。【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不過,你不能對我阿叔無禮,否則,交易取消!」

女孩子阿咪立即行動,牽著我的手說道︰「來,我們到那邊玩玩。」

說良心話,我出來玩女人,對手全部都已成熟的女性,對於這種女孩子,向來並無興趣,因此一時不知如何應付,唯有跟她走到碼頭的盡頭,然後坐在一條大石凳之上。

阿咪向四周望了幾眼,說道︰「阿叔,我們就在這裡玩玩好不好?」

在這種公眾地方摸手模腳,心裡總有一點作賊心虛的感覺,阿咪十分醒目,見勢色不對,立即說︰「這樣啦!你想去那裡,我一於追隨,你是老闆,應該由你決定!」

最後,我們到一處較為安全及隱蔽的地方,就是碼頭的石級,除非有船停泊,否則就十分清靜的。

我問阿咪這裡怎樣,她點點頭。倆人坐下來不久,她就作主動把一隻手伸過來,直接向我的「寶寶」撫摸,並說道︰「我們怎樣玩呢?你想摸我,還是我摸你呢?」

不知道是否由於處身在這種環境之下,沒興趣去上下其手?還是由於阿咪太年輕就這麼開放,把我的膽也嚇破了,所以並無回回答,只是呆呆地看著海浪,一言不發。

「你怎麼啦?是不是想直接在這裡入我呢?」

我急忙搖了搖頭。

「那麼,我同你打飛機吧,我好熟手的!」說時遲,那時快,她迅速地就把我的褲鏈拉開了,嚇得我連忙退縮︰「阿咪,我甚麼也不想玩,只想和你坐坐,行不行呢?」

阿咪笑著說道︰「當然可以啦!不過未免太悶了!喂!你沒玩過小女孩嗎?」

我這時才把心一橫,細聲在其耳邊說道︰「阿叔甚麼類型的的女人未玩過呢?」

「那就最好,相信你和年輕的人不同,我想和你試試哩!你摸摸我下面,如果你能夠令我出水,那麼,我就讓你入!」

說著,竟然捉住我的手,一直伸到她的裙底,天呀,這個女孩子竟然無穿底褲,一摸就摸到她的陰戶,正如所料,她是光脫脫的,草叢未生,摸下去時,滑不溜手,中間小肉洞,濕濕的,感覺都算奇妙。

她把臉貼近我說道︰「你摸得我好舒服,的確和後生仔不同。」

我沒有回應,繼續摸索。起先,只是濕濕的,接著,就感到一陣滑攙攙,這證明︰如果模得有技巧,則就算是女孩子,也可以摸到她動情的。

此刻,阿咪的小肉洞已經準備妥當,如果地點方便,我的相信我的陽具都可以順利地插進去了。於是我試圖把中指輕輕試探,果然一插而入,阿咪立即發出「伊伊哦哦」之聲,隨手捉住我的寶寶作「打飛機」狀,她以為只要施出這一招,我很快就會出火而敗在她的手下,結果令她失望了,因為我並非快槍手。大約過了十未分鐘,我仍然屹立不倒,反而阿咪被我弄得渾身震顫。她用發抖的聲音說道︰「阿叔,你好利害呀!我不行了,你想怎樣處置我,都由你了!」

我依然無作聲,因為打算要摸到她興奮,好讓她留下一個難忘的回憶。就在這個時候,遠處見到一些電筒光,知道可能是「差佬」巡到了,於是急急忙忙整理衣物,扮作情侶,果然未受到干預,隨後同阿奇及其他的女孩子會合,阿奇問︰「怎麼樣?阿咪好不好玩呢?」

我點了點頭,笑著說道︰「環境有限,順便摸摸啦!都不錯!」

阿咪插嘴說道︰「你這個朋友的確與別不同,我想和他認認真真的玩一次!」

阿奇立即代應道︰「我阿叔出來玩,什麼女人未見過,還怕和你上陣嗎?只不過今晚時間不多了,一於約定明日晚上九時在老地方見面,阿叔同阿咪再玩一舖,要玩得最徹底,不要去碼頭,一於去別墅。」

阿咪笑著說道︰「本小姐一於應戰!」

和阿咪這樣的玩法,對我來說的確是一次新鮮的感受。起初,以為的女孩子會含羞脈脈,閃閃縮縮,想不到現在這些十六七歲的女孩子,竟然如此豪放,甚至對於男女性交的事完全不覺得羞恥,不禁概歎了一聲。

第二天晚上,為了不甘示弱,無論如何都要出現,當晚,只有阿咪,其他女孩子未見出現,而阿奇,早就講明「退役」了。

九點十五分,果然見到阿咪姍姍而來,與她同行的,是一個打扮入時的少婦,心裡不禁納悶。說時遲,那時快,只見阿咪走過來說道︰「好奇怪嗎?我帶媽媽來見你。」

「找我悔氣嗎?」

「不是啦!」阿咪笑著說道︰「我以為自己不太適合你,特意介紹我媽媽來和你做朋友。我阿媽好開明,而她又沒有丈夫,好想出來交個朋友,我認為你正好適合!」

說完,阿咪的媽媽就笑笑地說道︰「聽阿咪說你人不錯,所以特地同你打個招呼,你不會介意嗎?」

我心想︰難道這次可以一箭雙鵰?正猶豫之際,阿咪就把我拉到一邊,開門見山地說道︰「事情是這樣的,我媽的生活好悶,她到底都是女人,需要男人來安慰的,所以我今晚甘願把你讓給阿媽,你們儘管去開心吧。我們後會有期啦!」

說完,一骨碌就跑了。

阿咪媽本姓李,因而叫她李小姐,這位師奶,年約三十五六歲,長得不錯,身材又夠飽滿,這才是我最喜歡的女人。當時,李小姐似乎有點不好意思,其性格,與阿咪是兩個人,後來帶她去餐廳坐下來,好不容易才打開話題,據她講,丈夫遠在十年前,就因為迷戀另一個女人,結果拋妻棄女,離家而去,此後,她就一直獨自生活,把阿咪養育成人,她又表示在過去多年來,都是從事化妝品售貨員,為了生活,沒有閒心交男朋友,從她的眉目之間,亦看出到她十分苦悶。

我問道︰「那為甚麼今次又會出來呢?」

她想了一陣,說道︰「現在個女兒都長大了,我亦可以自由一點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不怕大膽說,好多時候我都是十分苦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