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情浪子

李世傑今年十八歲,高中剛畢業,他的臉上長出一隻巨大的獅子鼻,將整個臉籠罩著,顯得特別的突出,看起來不英俊,尤其是搭配著他的中等身材,讓別人看他長得有點怪怪的。

他因為家境不好,無法投考大學,高中畢業以後,每天都跟著他的爸爸到工地,或是到別人家中作裝璜的工作。

某一天,李世傑與他爸爸來到一家姓林的新居,為為他做裝璜新居。這個新居,據他爸爸說是一個年老富商養小老婆的地方。所以家中只有一位年紀大約二十六、七歲,長得並不怎麼漂亮,可是她那嬌軀可說是一等一的。

她全身肌膚雪白,那對玉乳豐滿結實的挺得高高地,走起路來還會一抖一抖的,還有細細的柳腰,配合著圓圓微挺的屁股,充滿著成熟女人的韻味。

她那身噴火的嬌軀,讓男人看了就想要奸她的感覺。

與她同居的老頭子,可能也是為了她那身噴火的嬌軀,才養她作小老婆。

台灣話有句叫︰「吃不到,光看也爽歪歪。」

這個老頭子心理也抱著這種態度,有時力不從心之時,光摸及看她那身噴火的嬌軀也爽。

將近午時,李世傑的爸爸對他說︰「阿傑,爸爸下午去張先生那邊趕工,他明天要娶媳婦,今天非完工不可,你在此隨便工作,免得這家主人罵我們沒有替他們工作,你做到下午六點,自己先回家去,爸爸那邊可能要趕到很晚才能完工。」

李世傑不安的對他爸爸說︰「爸爸!我只會做粗重的工作,真的叫我做木工的工作,我是不會做叫我怎麼應付呢?」

他爸爸安慰他說︰「傻孩子,反正主人對木工也是外行,你只要做你會的部份,慢慢的做到下午六點,張先生那邊實在趕得很急,沒有辦法,爸爸也不願意這樣作,這是兩全其美的做法,你放心的做吧!爸爸走了!再見!」

李世傑的爸爸說完之後,急急忙忙的頭也不回的走了。

李世傑見他爸爸走後,不得已的拿起鋸子,慢慢的亂鋸起來,表示他有在工作,到了中午之時,他拿了便當吃,吃飽後乾脆拿了一張木心板,在廁所旁邊打地,準備睡個午覺,到下午二點再起來工作。

李世傑好木心板躺下沒多久,突然聽到腳步聲,由遠而近的走來。

李世傑睜眼一看,眼睛突然亮了起來。

原來女主人此時穿著一件低胸的運動衫,也沒戴乳罩,兩粒如同葡萄似的雞頭肉,很明顯的尖挺在白色運動衫。她下身穿著一件迷你裙,短得幾乎要露出三角褲來,把她那一雙修長雪白的美腿展露出來。

她那雙修長雪白的美腿,搭配那件黑色迷你裙,真是美得誘人極了。尤其她走過來時,胸前那對豐滿結實玉乳,隨著她的走動,上下的幌動著,真是迷人極了。

李世傑被她那迷人胸部及誘人的美腿,不由自主地把他的那雙眼睛,睜得比牛腿還要大,直往女主人嬌軀瞧著。

這位女主人走到了李世傑所躺下的頭部對他說︰「小弟,你睡在木心板硬硬的,怎麼睡得著呢?你到客廳的沙發上去睡吧!沙發軟軟的此較好覺。」

李世傑見女主人快要走近他時,不好意思的趕快把視線移開。

當他聽見女主人對他說話,他不免抬眼光看她。

李世傑抬起眼光之時,差一點叫了起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原來他第一眼看到的是,女主人的裙內春光。

他看到女主人穿著一件小小的白色三角褲,一堆黑漆漆的陰毛,印在白色的三角褲上面,更有些比較長的陰毛,跑出三角褲之外。

李世傑長得這麼也沒見過這樣的迷人春色,那雙眼睛已被女主人的裙內春光迷住了。

女主人見到李世傑那雙賊眼直往自己的裙內瞧著,微微的笑罵道︰「哼!小色鬼看什麼!」

女主人說完後,轉身進了廁所。

李世傑在目標移走之後,才驚覺過來,不好意思的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去睡他的午覺。

李世傑這個血氣方剛的少年,自從見到了女主人的裙內春光,一直在胡思亂想,亂想得那根大雞巴也自動的挺舉起來。

李世傑那根大雞巴硬繃繃地,把他的短外褲挺得高高,像是在露營搭帳棚似的。

李世傑驚覺到自己那根大雞巴的醜態,怕被別人看見,一時不好意思的用雙手遮蓋著。

他滿腦子的胡思亂想,久久不能入眠,隔了良久才好不容易睡了下去。

可是他睡著了還是在夢想著女主人,他夢著了見到她全身赤裸裸的。夢著了他在摸她那對玉乳,甚至夢著了在插她的小穴。

他一直在亂夢著,把他那根大雞巴夢得更加豎挺,更加粗大的跑出了他的短褲外。

李世傑此時那根大雞巴,已赤裸裸的在短褲外面高舉著。

這位女主人本來是個酒家女,有一位富有的老頭子看中了她,被他金屋藏嬌當他的小老婆。她在物質上老頭子是很滿足她,可是在精神上即使他空虛難忍。往往她與老頭子玩了半天,老頭子的雞巴還是軟綿綿,老頭子又喜歡在她身上敏感部位,亂吻亂摸著,把他弄得騷癢難過死了,可時她看到金錢的份上,只得逆來順受。

在酒家上班之時的她,也時常陪客人插穴,所以一慣吃大魚大肉的小穴,突然叫她的小穴吃素,這怎麼忍受得住。

今天她看到了來此作工的小伙子,臉上那只巨大的獅子鼻,以她興男人插穴的經驗,知道這個小伙子,那根雞巴一定是非比尋常。

正好她看見小伙子的爸爸不在,只剩下小伙子一個人,於是她賣弄風騷的穿著極為暴露的衣服,故意在小伙子而前幌來幌去,去誘惑小伙子。

當女主人再度的走出臥房之時,李世傑已沈沈入睡,他那根大雞巴憤怒的高舉在短褲外面。女主人見到李世傑那根大雞巴,驚喜若狂果然不出她所料,想不到這小伙子年紀輕輕,就有一根又粗又長的雞巴。尤其小伙子那顆大龜頭,像似雞蛋般那麼大,真不知被那顆巨大的龜頭,撞到穴心的滋味如何?

此時也許李世傑正夢得起勁的關係,那根大雞巴似鐵棒般的矗立著,並且還在一抖一抖著。

李世傑的大雞巴在一抖一抖著,女主人的心房也跟一跳一跳地。

女主人心房在跳,帶動了週身神經起振奮,振奮的小穴起了騷癢,忍不住的流出了淫水。

女主人看了小伙子那根大雞巴,是越看越喜歡,越看越心動,有如丈母娘看女婿似的,真想伸出玉手去撫摸那根可愛的大雞巴。

這時女主人將伸出去準備撫摸小伙子那根可愛地大雞巴的玉手,又縮了回去曾經在風月場所打滾過的女主人,此刻突然想到小伙子未經人事,如果此時貿然的去撫摸他那根大雞巴,他醒來一定會這突然的行動嚇壞了。

古時候的人說︰「吃得太快了,會把飯碗打破。」所以女主人把伸出去的玉手,又縮了回去。雖然她的小穴已是水汪汪了,真想那根大雞巴插她的小穴。

她不愧個女色鬼,為達到插穴的最高享受,她強忍著心中那把熊熊的慾火,要等到小伙子睡飽精神足,然後再去誘惑他,讓小伙子主動的插她的穴,那樣抽插起小穴才夠味。

所以此時她無可奈何的拖著沈重的腳步回到臥房,等待小伙子醒來。

李世傑一覺醒來,看到客廳的掛鐘已是三點了。他心裡叫著糟糕,怎麼會睡得這麼遲,著急的趕快跑去工作。

女主人在臥房聽到小伙子工作的聲音,走出了臥房對著李世傑嗲聲的說︰「喂!小弟,你有空嗎?」

李世傑聽到女主人的聲音,抬頭看著女主人,看她又是那一身穿著,一顆已平靜的心,此刻又起了蕩漾,那對牛眼色瞇瞇的瞧著女主人。

女主人看見小伙子那發呆的樣子,不禁的微笑問道︰「喂!小弟,我問你有沒有空?怎麼不回答我,呆呆的看著我幹什麼,是不是我身上多長出一塊肉?」

這時李世傑才驚覺起來,一時被女主人說得不好意思的滿臉通紅,伊伊唔唔地答道︰「哦……小姐……我有空……不知…你…要…我……作什麼……事情……」

女主人笑著對李世傑說︰「嘻!嘻!我想在臥室裡,掛一幅風景畫,一個人怕摔倒,想請你幫我扶一下梯子可以嗎?」

李世傑連忙答道︰「哦!可以!可以!我現在去拿梯子到她的臥室去。」

李世傑很快的拿著梯子到女主人臥室。

他一進入女主人臥室,把他整個人看傻了。因為一向家庭清寒的他,從未見過如此豪華的臥室,如果能在此睡一覺,不知有多舒服。

女主人叫李世傑把梯子靠在床頭旁邊的牆壁。她拿著一幅小風景畫,準備爬上梯子,把風景高掛在牆上。

李世傑怕她是個女人,爬梯子此較危險,好意的對她說︰「小姐,讓我幫你掛吧!」

女主人對著李世傑微笑說︰謝謝你的好意,還是我自己掛比較好,因為你不如我要掛在什麼地方。」

李世傑一聽也對,他就扶好梯子,準備讓女主人爬上去。

女主人不安心的對李世傑說︰「喂!小弟,扶好梯子,我要爬上去了。」

她說完之後,就扶著梯子一扭一扭的爬上去。

女主人爬到了李世傑的頭上之時,李世傑又想到女主人的裙內春光,忍不住地偷偷的抬頭一看。

他這一看,把他看得魂飛九宵之外,週身神經如同觸電似的起了顫抖,讓他從未有過的緊張與刺激的感覺。

原來此刻的女主人,迷你裙裡面那件小三角褲,不如何時脫掉,把她整個黑森森的小穴,赤裸裸的呈現在李世傑的眼前。

難怪此時的李世傑,看到那黑森森的小穴,一時間週身的血液不斷的加速擴張,小腹之下的丹田,一股熱氣不停地向全身延蔓。他的整個身體漸漸地發燙起來,而且那根大雞巴也不聽使喚的憤怒地高舉起來。

這時的女主人轉過頭來,看到李世傑如醉如癡的緊盯著她的小穴。她故意的將右腿再往上跨了一步,讓她的雙腿張得大大的,把她的小穴一覽無遺的盡入李世傑的眼裡。

李世傑此時已將小穴看得一清二楚,只見女主人的小腹之下長滿了黑漆漆的陰毛,蔓延著兩腿之間的小穴,一直延伸到屁股。他又看到兩腿之間的陰毛,有一條紅通通的陰溝,在陰溝的上方有一粒微紅的肉瘤。他在陰溝的中間,看到了兩片暗紅色如同雞冠似的肉片,在那兩片雞冠肉的中間又有一個小洞。

李世傑長得這樣大,從來沒有見過女人的小穴。現在這個女主人的小穴,赤裸裸的與他面對面。一個年僅十八歲的他,正是血氣方剛之時,那能受到這樣的刺激,他整個人已是興奮到了極點。

李世傑衝動得真想上去抱下女主人,好好玩她一下。他想是在想,可是沒有這個膽去行動,不知如何是好。

此刻女主人已將風景畫掛好,慢慢的走下梯子。她走到快到地下之時,突然「啊……呀!」的叫了一聲。

原來她沒踏好梯楷摔了下來,李世傑緊張得趕快把她抱住,女主人順勢的倒在李世傑的身上。

李世傑抱著女主人,被女主人倒下來的力量,推倒在梯子旁邊的床上。兩人倒在床上,李世傑巳被異性肌膚刺激得緊緊抱著女主人。此時的女主人主動的送上了香唇,與李世傑嘴對嘴的熱吻起來。

李世傑見到女主人主動的與他熱吻,等於是在鼓勵著他,他也跟著大膽的在女主人身上放肆的撫摸起來。他把手伸進了女主人的上衣裡面,撫摸起女主人那對豐滿如同文旦般的玉乳,感到很柔嫩舒適,非常的手感。

他是越摸越來勁,大力的揉摸著,把一對軟軟的玉乳,揉摸得慢慢的堅挺起來。李世傑摸起性趣來,用手指頭在那對如同葡萄般的乳頭,由輕而重的慢慢捏揉著。女主人被捏得如同生病般的「嗯」、「哼」、「嗯」、「哼」、「哦」、「哦」、「哎」、「哎」的呻吟起來。

李世傑觸摸那對粉乳,那種異性肌膚撫摸的暢感,如同電觸般的週身起了陣陣的舒暢,舒暢的他無限的興奮。他的手也慢慢的往下摸去,已經把手由女主人的迷你裸下伸了進去。

李世傑伸進了女主人的迷你裙,就觸摸到一堆雜草叢生的陰毛,在兩腿之間摸到一條濕淋淋的陰溝,在陰溝上方有一粒如同肉瘤似的陰核,而且還觸摸到了陰溝的中間有個小洞,洞裡是濕濕的、暖暖的。每當李世傑用手指在那肉瘤以的陰核磨了一下,女主人的嬌軀就顫抖一下,有時用手指往中間的桃源花洞插了進去,插到最裡面碰了一顆肉粒,女主人整個人如同觸電般,一直發抖著。

李世傑覺得他用手指在女主人的小穴磨著、插著,女主人好像這樣感到很舒暢的樣子,他也感到無此興奮。就這樣,他一直用手指在女主人的小穴磨著、插著。漸漸的感到女主人小穴不斷的流出淫水。

女主人被李世傑磨插得嬌軀不停的扭動。週身不斷的顫抖著,嬌口中也斷斷續續的痛苦呻吟著︰「哦……嗯……哼……哎……我……我好癢……唔……好難過……嗯……哦……哎……唷……癢死了……哎……呀……受不了……嗯……哼……」

女主人大概真的騷癢難耐,她主動的去為李世傑脫了衣服,一件件地把他的衣服脫掉。當女主人將李世傑衣服脫得赤裸裸之時,自己也迫不待急的,將她的上衣及迷你裙脫掉,把她自己也脫得赤裸裸的。

女主人把兩人脫得赤裸裸之後,好像非常騷癢似的,伸手祈往李世傑的大雞巴捉去。她提起大雞巴,用那顆如同雞蛋似的大龜頭,往自己的小穴陰核上下磨著,磨得陰水發出「吱」「吱「的響聲,她口中也發出暢快的淫叫聲︰「哎……哎唷……真好……哇……真爽……哎……哎呀……好麻……哦……喂……好酸……哎……唷……喂……呀……美………美死了……喔……唔……麻死人了……哎……喲……哎……喲……酸死了……哎……呀……不行……哦……這樣還是……哎……唷……再癢……癢死了……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