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傳

春風傳之一

這天,晌午未過,雷峰塔下來了一位游客,此人文生打扮,身材適中,生得面如扑粉,唇紅齒白,劍眉斜飛入鬢,雙眸黑如點漆,鼻直口方,英俊至極、尤以他腮上有兩個小梨窩,徹笑時好看非常,真可說是男生女相,嫵媚中蘊著一股令人陶醉的氣質,女娃子遇上他這種人,是很少能把住心神,而不為之神魂顛倒的。

然而,這少年面對西湖的山光水色,似乎頗不開心,只見他微鎖雙眉,呆望著湖面的游船出神。

他是誰?為何如此呢?

如果從其衣飾上判斷,他應是一名有錢的少年公子,親屬縱不是為官為吏,也該是家財萬貫的巨富,“有錢使得鬼推磨”,他還有什麼不如意呢?

其實,這種猜測完全錯了!

他姓柳名春風,家屬均已遭劫,只剩下他獨然一身,形單只影,此刻是為了探尋仇蹤,才在這西湖之畔徘徊。

眼前的如晝美景,引起他一段難忘的回憶,以致呆立出神,他正在悼念看他那慘死的父親。

那是五年前事了!當他還是十五歲的時候,在一個月星稀的晚上,他家中來了一批蒙面客,個個勁裝背劍,如狼似虎,靜沒聲息地入進屋內,首先便將他父母制住,接著便搜尋家人女仆,全都被拉出廳堂上。

最先,還以為此些強盜的目的,祗是劫財而已,所以他的父母便自動開口向對方談判,愿意獻出所有的財物,只求對方不要傷害家人。因為他父親是該村的首富。

不料,有位身材高大的蒙面客,卻聞言冷笑道:

“姓柳的,我周天生來此找你,為的是出一口氣,你以為一些金銀財物,便能使老子走開嗎?哼!別做夢了!你等著看戲吧!”

柳春風的父母聞言之下,不禁大驚失色,同時“唉呀”一聲道:“你是周天生?”

“假不了,你瞧吧!”

周天生取下面套,現出一張白淨而頗為英俊的臉孔,嘴含奸笑,緩緩向柳春風的母親秋蘭走去。

初春風的父母及三名女仆,都被繩子反縛著雙手,他父親年已五十有餘,母親卻 三十歲而己,女仆中的張媽己近四十歲,春梅興秋菊則在一、二十左右,模樣兒推不十分美麗,但那發育完美的胴體,卻是相當迷人的。

周天生一面前進,一面說道:

“秋蘭,你這騷貨!十年前,總嫌老子太窮,不愿嫁我這窮光蛋,你萬沒想到我周天生有一付天生好本錢,能使女人快樂登仙,十年後的今天,有的是美女在愛我,若不是要在你身上出口怨氣,真不愿大老遠跑來找你這爛貨!”

他走進柳春風的母親面前,“嘿嘿”兩聲又道:

“我知道”柳老頭是快進棺材的人,一定無法使你稱心滿意,現在,我要將你剝個精光,使你知道什麼叫快活?哼!也許你 到滋味之後,便會放棄家的財產,乖乖地跟我走啦!”

話一說完,立即伸手抓住秋蘭的衣領,猛力向下一址,“沙”的一響,便將秋蘭的衣物撕成兩半,嚇得秋蘭尖叫了聲,急向後退,同時,一旁的柳員外也大為急怒,身形一歪,猛力向周天生撞去、他好像已不顧一切後果,存心要興對方拼命。

可是,他已年邁力弱,雙手又被縛著,有何法子與周天生作孤注一擲呢?

只是他一頭撞在周天生身上,立即用口咬住周天住的左臂,猛力一扯,痛得周天生怒吼一聲,右掌疾起,“拍”的一響,結結實實地拍在柳員外腦門上,隨見柳員外身形滾出數尺外,血流如注地死在地上。

秋蘭及三名女仆面無血色、噤若寒蟬,也嚇得藏於廳側夾牆內的柳春風渾身發抖。

他已經衡量目前的利害,知道自己身處危境,只要被周天生發現,定將難逃一命,所以他極力忍耐,不讓自己哭泣出聲,雖是淚落如雨,心中卻在暗自地叫道:

“我要報仇!【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要殺盡這些狗強盜!”

周天生殺死了周員外,又是“嘿嘿”兩聲,才向他身後的手下道:

“兄弟,你們快去找几床棉被出來,鋪在地上,讓我們開個小型的無遮大會!”

四名大漢應聲而去,留下的兩人中,有個笑問道:

“侍者,我們如何分配?”

周天生哈哈大笑道:

“你門分成三組,兩人整一個,抽簽決定先後,不許爭吵!”

“你自己呢?”

“我要這騷貨便行啦!”

說著,周天生又動手撕破秋蘭的衣服,只轉瞬澗,秋蘭已經裸裸上身,破衣均被撕落地上。

因此,她大呼救命,引得三位女仆也齊聲呼喊,以致周天生冷笑道:

“騷東西,老子要你們乖乖地,不可亂叫!”

隨見他疾快身形,連點四女的“肩井穴”,使四女呆如木偶,任由他們處置。

周天生這種騖人的身手,使暗藏著的柳春風大吃一騖,暗道:

“槽糕!這強盜會武朮,我怎麼能報仇呢?”

這一陣間,他巳發現強盜們在廳上鋪好棉被,正在分組替四女解開縛著的雙手,接著便褪除四女的衣褲。

周天生又向他的同伴吩附道:

“你們注意,應該玩至娘兒們有了興趣,才能解開她們的穴道,否則,礙手礙腳,會擾亂我們的興趣!”

四女因被制住啞穴,既不能動,亦不能叫,所以很快便被剝得一絲不挂好像四尊玉琢美人,乖乖地站看。

這一來,藏著的柳春風又大感騖奇!

他雖然年己十五,正值發育的初期,但因日讀詩書,從末見過女人的胴體,對於男女間性交作樂的事,更是一一不通,因此,他看見四女的裸體,一時竟忘了父死之痛,驚奇地忖道:

“哇哈!你們的皮肉真是白得可愛了!胸前那兩團肉真好!還有,那深深的肚臍眼才有趣!唉呀!她們那兩腿中間,怎麼會生看一把黑毛呢?”

他向張媽媽身上一望,又忖道:

“張媽的肉團已下垂像茄子呢,肚皮上也黑花花的!不如春梅和秋菊二人生得細白圓挺,但論真比較起來,還是母親的身體最好看!”

正如此自忖間,周天生等巳自行脫光衣服,現出一身健康的肌肉,各人腹下都挂看一根大陽物,尤其是周天生的,更顯得粗而可怕,雖然還是軟軟地垂著,卻巳足有四五寸長,寸徑之粗。

秋蘭等人雖不能轉動和說話,眼睛卻仍能視物,心中亦明白一切,所以四女都盯著周天生等人的陽物,眼波流露看害怕的神色。

周天生走近秋蘭身傍,則見他彎下身形,用嘴含住秋蘭的右奶頭,輕輕地吮吸,右手下移,慢慢撫摸秋蘭的肚皮。

他好像非常喜愛秋蘭昀一對大乳房,和那平滑如凝脂的腹部,不斷地吮吸和撫摸,玩得津津有味。

柳春風正看得異樣之際,突聞秋蘭呻吟一聲,身體徹傾,似乎非常難過,身上極不舒服,隨見周天生右手托住她的身體,輕放在鋪好的棉被上,將她的手腳分開,擺成個大字形態。

周天生站在她身側,俯視著她笑道:

“還好,你嫁給老頭子十年了,始終未生過孩子,否則,肚皮花謝,東西也松大,玩起來便不夠勁兒了!”

接著,他也躺在秋蘭左側,又用嘴去吮她的右奶頭,右手卻再向下移,去撫摸那兩個大腿之間,特別隆起而又生著黑毛的地方。

這時,柳春風卻因周天生的說話,大感懷疑地忖道:

“奇怪!那姓周說我媽沒生過孩子,那麼我是誰生的呢?”

同時,他又發現一件奇事,使他無暇多想便注視看秋蘭的兩腿部。

原來,母親秋蘭因及腿向左右張開,陰戶已暴露無遺,只見那一叢茸毛下,有條狹長的裂隙,并有肉洞,色泛微紅,門分內外,從內流出一種水波,汨汨她沿著臀部的小溝而下,潤濕了墊著的被褥。

那三角地帶的形態,正知前人所說的:

曲徑通幽處,雙峰夾小溪,洞中泉滴滴,岸上草萋萋,

有水魚難耀,無林鳥欲棲,稀奇不稀奇,千古令人迷。

柳春風不知那地方叫什麼?但覺得女人真是怪物,為何身上會多出兩個肉團,下面卻少了一根圓棍,那肉洞有何作用?為何會不停地流水?

接著,他發現周天生的右手摸著母親秋蘭的肉洞邊沿,將那洞口向兩邊撥動,終用食姆二指,拈看肉洞上方的小肉球在揉動。

僅一陣間,卻見秋蘭擺頭呻吟,肚皮上下抖動,肉洞中的水流出更多,周天生立即挺身坐起,跪在她兩腿之間,扶著那根又粗又長的陽物,向秋蘭的肉洞沖擊。

此時,周天生的陽物己挺硬如槍,足有六寸多長,杯口粗大!尤其是那稍微扁了的龜頭,更是粗大紅赤,極為怕人。

但是,周天生用龜頭抵住秋蘭的肉洞口, 見他向前一挺身腰,即將龜頭送入肉洞內,再一俯身伏在秋蘭身上!便將整條陽物塞入洞中,只剩下兩個蛋丸留在洞外,掩住了柳春風的視棧!

柳春風方自一楞,即見周天生伸手在秋蘭肩上一拍,隨即抓住她的乳揉動起來,臀部也上下起伏,動得非常起勁。

秋蘭忽地“唉喲”一聲,手足齊動,隨之猛然周天生抱住,一雙雪白的粉腿向上一翹,自動的攀在周天生的腰上,臀部迎含看天生的動作,不停地扭動,呼吸急促,好像在周天生猛烈起伏下,覺得舒服至極。

這時,另一邊的張媽和春梅秋菊二人,也在三名強盜的陽物玩弄之中,顯得全力合作,扭動著腰部和臀部,口中淫語連聲,如痴如醉。

柳春風恍有所悟暗自忖道:

“原來男人的陽物放入女人的肉洞中,會使女人如此痛快,將來我長大之後,必須找機會試試。”

他想至此際,突見周天生停止動作,伏在秋蘭身上問道:

“秋蘭,我此柳老頭如何?”

秋蘭“嗯”了一聲,又自動扭動臂部,似乎意猶末足,希望周天生繼續玩下去。

但周天生卻抬起上身,冷哼道:“你現在知道了嗎?到底說也不說!”

秋蘭道:“天生,我的寶貝!你比他強多了?我愛你,我一切都依你!”

周天生“嘿嘿”一笑道:

“你跟我走嗎?”

“愿意!假如你肯要我!”

“好!看在過去的情份上,我帶你去杭州,可是,你舍得柳家的財產嗎?”

“舍得! 要你愛我,什麼都可以丟掉!”

柳春風聽得怒火高漲,暗罵女人都不是好東西,只給男人用肉棍子插弄一番,便忘了羞恥和一切,若不是他自知人小力弱,斗不過那哇強盜,真會一沖而出,將這批狗男女殺個精光。

可是,他怒恨無補於事,可怕的事已接踵而來。

周天生已恢復用手指挖弄秋蘭的陰戶,一面又問道:

“聽說柳老頭有個兒子,不是你生的嗎?”

秋蘭似乎又痛快得上氣不按下氣,擺著腦袋道:“不……不是……是……。”

“是誰生的?”

“是他的前妻!”

“人呢?”

“可能在……你饒了那……那小鬼……他才十五歲而已!”

“哼!不行,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老子先得宰掉那小鬼,才有心再跟你這騷貨繼續玩下去!”

話音落,周天生竟撥開秋蘭的手腳,站起身形,赤條條地進內搜查。

這一來,柳春風不禁大起恐懼,連忙向後園逃走,穿過後園門,欲往屋後的山上暫時躲避一夜再說。

然而,他剛逃出後門,周天生已追尋而至,他只得拔腿飛跑,拼命向山林中奔馳,趁著迷蒙的月光,急急如喪家之犬。

周天主雖然身有武功,身手較柳春風快捷許多,可惜他地形不熟,倒不如柳春風人小身靈,詳悉山上的高低,以致雙手像捉迷藏似的,在山上團團亂轉,氣得周天住怒恨不已,卻又莫可奈何。

但是柳春風經過這一番騰折,氣力已暫成強弩之末,所以在周天生不斷繼續地追逼中,終於被逼退到後山頂上的一座斷崖上。

這斷崖高有數百丈,下而是一條亂石林立的小溪,不論人畜跌落其中,可說是 骨難存,絕無生理。

柳春風被逼到這崖上邊緣,在周天生猛力一掌之下,終於尖叫一聲,身形如斷錢風箏一樣跌出崖外,直至第二天中午,他恢復知覺時,才知道自己竟未死去,竟被崖縫中生出的 托住。

這 籮盤結在一株古松上,枝葉形成一個丈餘寬廣的搖籃,上離崖頂約百丈,下臨地面也約百餘丈,柳春風雖幸而不死,卻無法離開此地。

因此。他不禁悲從中來,放聲大哭,直至他哭得嘶力竭, 渴齊至,才自動的停下來,征征地出神。

不久,他發現古松興 根雜生處,向上攀援數尺,即可到達一個石洞,輿其餓死在樹上,不如冒險進洞去探搜一番,也許在洞中能找點野菌之類充 ,暫時維持住這條小命,再慢慢設法脫困。

於是,他沿著古松慢慢爬行,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達石洞口,向洞內稍作張望,即滿懷高興地探身而入。

原來,這是一條高寬足供人行的洞徑,他發現里面不遠處,竟有座石門,門內光亮如晝,似乎有人居住。

約行兩三丈,他便到那座石門前,但踏門內一瞧,不禁“唉呀”一聲,騖駭地返出門外,呆立好一會,才又壯著膽子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