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室友

大學時由於考到北部的學校,因此我得去住宿舍,由於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住宿舍,所以心理有點緊張又有點興奮,好在我室友們每個人都很親切,因此一下子我們四個人感情就變得很好,其中由於小方跟我都住中部,因此放假時我們常一起坐車回家。

有一次連續假期因為我要趕報告所以就留在宿舍裡,剛好小方系上有活動,所以整間寢室只剩下我和他兩個人。當我報告趕到一半時,小方剛好回來,他一進門就說:[ㄝ~我借了幾部A片回來,你要不要看啊~]

[可是我報告還沒趕玩ㄝ!]

小方說:[啊~沒差啦,反正還有兩天的時間啊!休息一下不會死啦。]

我心想反正也快寫完了就答應陪他看,看著看著,我們兩個都起了生理反應,忽然他問我:[ㄝ~你的有幾公分啊?]

我說:[神經病!問這個幹嘛!]

[沒有啦,我只是想說我可以去當A片男主角。]我笑著說:[你本錢夠嗎?]

[竟敢懷疑本大爺,讓你看看我的實力。] 說完。他就把褲子脫下來,我一看,哇~~那包在內褲下的一條又粗又大。

他說:[本大爺18公分到目前都沒有遇過敵手。]

這時A片放完了,週遭突然變得沒有聲音,我注視著那18公分,心裡充斥著剛剛A片的情節,只不過主角換成他和我。

忽然他說:[ㄝ~肚子好餓喔~~我們去吃宵夜好不好?]

[啊~什麼?宵夜?喔…….好啊~]

我心想:糟糕!想得太入迷了。 我騎著腳踏車載他出去,風迎面吹來,他說:[哇!好冷喔~]

[對啊~早知道就帶件外套出來。]

突然他伸手抱住我,我心一驚:[幹嘛?]

[沒有啊!就冷啊~]說完。他手又往上移搓揉我的胸部,[唉喔~很癢ㄝ~不要玩啦!]

[是喔~你會癢喔!好。]他兩隻手在我胸前游移,又用手指輕捏我的乳頭,不知道是他A片看太多還是天生技巧好,一下子我的乳頭就硬了。

我說:[不要玩了啦!]

[唉喔!有胸肌還怕人家摸。]忽然他把手伸進我衣服裡,一手搓揉胸部,一手摸著我好不容易鍛鍊出來的腹肌。

[唉喔!不要再摸了啦,再摸下去就要興奮了啦~]

[這樣子就興奮喔~那我要好好訓練你一下,免得你以後早洩。]他一邊說一邊手繼續往下移,摸著我的內褲,我有點不知所措,臉帳的好紅。

他忽然說:[算了,宵夜不吃了,我們回宿舍給你作訓練。] 回到宿舍,剛進房門他又從後面抱住我,一手拉開我的拉鍊一手解開我衣服的釦子,一下子我全身只剩下一件內褲了,身材不錯嘛,有練喔。我剛要轉身過去。

他忽然說:[先不要轉過來,我從後面比較好掌控情勢。]

我只好又把頭轉回去,【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接著他把右手伸進我的內褲裡直接進攻我的寶貝,而左手則脫掉他自己的衣服,不一會兒我的老二就站起來了。他說:[哇!你的好硬喔!你有量過嗎?]

[嗯….沒有…]我一邊喘息一邊回答他。

他說:[ㄜ~我猜大概12公分吧!有一點小。]

[是是是,你的18公分最大。]

忽然他把我轉過來對我說:[讓你看看什麼叫真正的男人。]說完。

就把褲子內褲一起脫下來,我仔細的端詳他的驕傲,果然又大又粗,比大亨堡還粗,上面佈滿了青筋,包皮完整的退到後面,露出碩大的龜頭,馬眼上還帶有一些晶瑩的液體。我往上看發現他也有幾塊腹肌和胸肌。

我說:[這次換我進攻了。]說完。直接含住他的乳頭,一邊用牙齒輕咬一邊用舌頭快速地舔吸,他一邊喘息一邊說:[幹!你的技巧怎麼那麼好。]

[也許是天生的吧~]我一邊說一邊往下親吻他的胸肌和腹肌,到了他傲人的老二,我先輕輕舔過他龜頭的邊緣,又往下含住他的陰囊,[喔喔嗯…好爽~]我一邊含著一邊用手幫他打手槍,直到他陰囊縮的緊緊的我才讓他休息。

[我們到床上好不好?]

[好啊。]

爬上床後,我們用69互相地口交,我先只含住他的龜頭拼命的吸舔,然後直接整跟吞入,[喔喔喔…..]他輕聲的呻吟,然後用舌頭來回地舔吸我的小龜頭,[喔喔嗯….]他的技巧實在太高超了,我不禁叫了出來。 他一邊吸一邊撫摸我的屁股和背部,不一會我叫著:[啊啊喔~~不行了……要…….]還沒講完我就射了,噴了三四次我才停下來,整個人攤在床上,我發現我和他身上全是汗,他把口中的精液吐了出來,抹在他的巨根上。

[要來點刺激的了。]他抬起我的屁股,對準位子後緩慢的進入。

[喔!!好痛!!]我叫了出來,他說:[忍耐一下,快好了。]終於,他把整根老二沒入我的小穴裡,他先抖動了幾下後,便開始緩緩的前進後退,過了一會兒,刺痛慢慢消失了,開始有一種莫名的快感出現。

[要開始了喔~~]

他把我的腳放在他肩膀上,開始由上往下快速的進出。

[喔喔~啊啊~~]

我大聲地淫叫著,眼前一片火熱,從身體深處一直有電流竄出,我的老二漲的好大,馬眼不停的流出前列腺液,

[啊啊啊……]不一會兒我又射了,精液隨著老二流下,沾濕了我和他的陰毛。

[喔喔喔~~要射了!!]

他的精液不停的從我的密洞流出,和我的精液交雜在一起,我們報在一起享受彼此身上的汗味和精液味,他的老二就這樣一直插在我的密洞裡,直到我們睡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