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野獸

本來很幸福的文怡,突然有不幸降臨。那是她丈夫在下班途中被汽車壓到。汽車跑了!發現的又晚,死在救護車裏。

文怡受到很大打擊,也非常悲哀。甚至於想到死,可是有三歲的兒子永良,不能丟下他一死了之。

對這樣的文怡又發生可怕的事。那是在丈夫死後一個月左右的下午,阿金突然來找她,還有一個叫阿昌的弟弟。

「太太,好久不見了。嘿嘿嘿,還是那樣美麗。」

阿金在文怡身上上下打量。

這個叫阿金的人過去是丈夫的同事,也對文怡糾纏不清。約在二年前佔用公司的公款被開除,聽說現在是經營地下錢莊。

文怡本來就不喜歡阿金,沒有甚麼道理,就是從心裏討厭他。他現在來有甚麼事。

阿金和阿昌很不客氣的進入房裏,在客廳沙發上坐下,從口袋裏拿出一張紙放在桌子上。

「太太,先請妳看這個吧。」

阿金批牙裂嘴的笑。

文怡戰戰兢兢的看那張紙,看完後臉色大變。

「這是……」

「沒有錯,是借據。而且是六百萬……。上面有你丈夫的簽名和蓋章。」

阿金看著文怡的表情笑,能看出她心裏的動搖。

「太太,請妳還錢吧。加上到今天的利息,一共是六百九十萬。」

「可是……」

文怡不知道該怎麼說。

從來沒聽丈夫說向阿金借六百萬的巨款,而且那樣認真的丈夫不可能瞞著自己去借錢。本來丈夫也不喜歡阿金這個人,可是圖章是丈夫的,借據也是很完整

「還不快點還錢!」

阿昌突然拍打桌子大叫。阿昌是看來就像流氓,他是專門替人討債的。

「請等一等……以後一定會還的。」

文怡只有這樣說,就是想立刻還錢也不可能有六百萬的巨款。

「不行,期限早已經過了。因為妳丈夫死了,所以才延期到今天!已經不能等了。」

阿金用恐嚇的口吻說。【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文怡無法回笞,放在腿上的雙手不停的顫抖。永良好像也很害怕的抱著文治的身體。

「阿昌,不要那樣大吼,太太會嚇壞的。」

阿金笑嘻嘻的說著,來到文怡身漫坐下。

「嘿嘿嘿,阿昌這樣大叫,沒有嚇壞妳吧。沒有辦法,這是做生意。妳不還錢,就要抵押這座房子!也可以把妳送去法院。」

阿金看看文怡又繼續說。

「可是!我不想那樣做。太太……妳很美,也很性感。妳明白吧!有這樣的身體!不用半年就能賺到六百萬了,嘿嘿嘿……」文怡在剎那間還無法理解阿金的意思。可是!阿金伸手摸她的屁股時,才明白阿金的意思。

「你這是幹甚麼,不能這樣!」

「嘿嘿嘿,妳的個性很強。不過這樣才更有魅力,丈夫死了以後!晚上很寂寞吧。能一面快樂一面還錢,這是一舉兩得的事啊。」

「你胡說。」

文怡像吐血。寧願死也不願意聽阿金這種男人的話,阿金是要求做他的小老婆,不然就是賣春。

「是我胡說嗎?嘿嘿嘿……」

阿金露出得意的笑容。過去追求文怡時,每一次部遭到拒絕,現在她就是冷淡,也不需要急

文怡的身體等於是已經弄到手了。

「嘿嘿嘿,太太不是外人,再等一天吧。明天在我的事務所等妳來……妳仔細想一想吧!」阿金和阿昌走了。

文怡一時間不能動。這件事只能說是惡夢,六百萬的巨款成很大的重量壓在她身上。

文怡流淚,讓阿金那種男人說那種話,還有怨到丈夫傷心的淚。

(親愛的……你真的借錢了嗎?我不相信……)

這樣向丈夫遺像問,當然得不到回答。文怡擦拭眼淚,露出毅然的表情站起來。現在不是哭的特候,就是沒有辦法一次拿到六百萬,就是多少也要準備一點。阿金來了以後也沒有給丈夫上香就走了。這種人不知道會做出甚麼事

為永良的將來,我必需要堅持……。

文怡把永良緊緊抱在懷裏,這樣告訴自己。

第二天早晨,文怡拿阿金留下的名片,按地址找他的事務所。穿深藍色的洋裝,長髮盤在頭上,美麗中也有樸素的感覺,她想這樣就比較不容易被阿金輕視

在她的皮包一累﹔有八十萬元。先還八十萬,然後再想辦法,同時也要調查丈夫為甚麼借六百萬元。

阿金的事務所在旺角的街角,在十六褸的商業大褸的最高層。門上掛著FN祥金融」的招牌。文怡敲門進去以後,立刻緊張起來。因為一累面的人部像沆氓。有人在玩牌,有人在看色情雜誌,還有人打電話要求還錢,簡直就像暴力團體的事務所。

這些男人同時轉過頭來看文怡。剎那間在事務所一累形成奇妙的寂靜,因為文怡的美倏這些男人看呆了。文怡木能的向後退。

打破這種寂靜的是阿昌的聱音。

「發生甚麼事!」

從裏面房間走出來的阿昌看到文怡就笑嘻嘻的說。

「原來是妳來了。嘿嘿嘿,董事長在一累面等妳。」

文怡感到害怕,現在知道阿金不是普通的高利貸,還是黑社會的人物。只要向他們借錢,連骨髓部會被弄光。文怡也在報章雜誌上看過這種消息。

「太太,快進來吧。」

阿昌在文怡背後把她推進裏面的會客室。會客室的旁邊就是阿金的董事長室。

「董事長,她來了。」

阿昌推開董事長的門說。

文怡坐在沙發上看到董事長室裏的阿金。在他腿上抱著一個女人。女人的上衣被拉開露出乳房,裙子也被撩起,阿金的手在裙子裏。那個女人在啜泣,文怡覺得那個女人的表情是充滿厭惡。

好像看到很可怕的東西。文怡忍不住低下頭。後悔自己一個人來到這種地方!早知道是這種地方就不會一個人來的。

聽到阿金說話的聲音。

好像是說……要好好教訓她。又聽到阿金的聲音,這一次聽清楚了。

「她還不喜歡用屁股,要好好教訓她。」

文怡又要到幾個男人把阿金腿上的女人帶走。阿金站起來向文怡這邊走過來,文怡急忙轉開視線。

「太太,讓妳久等了。」

阿金關上董事長室的房門,在文怡對面坐下。

從董事長室傳來女人的哭叫聲。好像不願意被帶到甚麼地方的樣子。然後是男人的吼叫聱和打身體的聲音。

文怡感到恐懼。

「妳不用緊張,那是年輕人打架。對了,妳把錢帶來了嗎?」

文怡恨不得馬離開這裏,拿出準備好的八十萬元,拜託他其餘的多等幾天。可是!文怡的想法果然太單純了。

「妳不要開玩笑了,八十萬還不夠利息呢,嘿嘿嘿。」

阿金發出嘲笑聱,不肯接受那些錢。

「我沒有開玩笑,這已經是盡我最大努力了。以後,一定會還的。」

「因為是妳才等到今天,已經一天都不能等了。」

阿金冷漠的說。

文怡的表情快要哭出來,阿

金看在眼裏露出得意的微笑。以前對他冷漠的文怡,現在快要哭了,阿金覺得非常痛快。

「現在不能還錢,那就要接受我們的條件。」

「甚麼條件?」

「昨天說過的,馬上就要用妳的身體做抵押。」

阿金拍一下手,阿昌立刻進來。

「甚麼抵押……請你不要胡說。」

文怡拼命大叫。哪裏有人借錢,用人做抵押的,可是,阿金好像很認真的樣子。

「不要說這種無聊的話了。那樣做,難道不會有問題嗎?」

文怡一面向後退一面看阿金和阿昌。可是看到攤開雙手慢慢逼近的阿昌,文怡就產生絕望的恐懼感。

「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阿金先生請不要胡鬧。」

在阿昌手裏有一條黑繩,看在眼裏更使文怡恐懼。

「嘿嘿嘿,妳還是老實一點吧。不要讓我太麻煩,有妳這樣的漂亮身體,一定能賺很多錢而且,會很出名的。」

阿昌故意甩幾下繩子,嚇唬文怡。

「你不要過來……我會還錢……所以不能這樣……」

文怡拼命哀求。後背已經碰到檣,即使能逃過阿昌,想出去就必需經過外面那些人。

「太太,妳就認命吧。」

阿昌慢慢向文怡伸手。

文怡瘋狂反抗。

「不要……來人啊……救命啊……」

用腳腸,用手抓,拼命反抗阿昌。文怡的指甲抓到阿昌的臉,出現二條紅痕。

「妳這個臭女人,可惡……」

阿昌立刻給文怡一記耳光。

文怡站不穩跪在地上,但還是沒有放棄反抗。

「不要……不要這樣……」

文怡拼命一面叫一面反抗。

阿昌也感到很難對付。一般女人只要打二、三下耳光就會老實了。可是文怡不一樣,隨便靠近她,修長的腿會踢過來,臉或手會被抓傷。

「妳這樣的話,我也不會手下留情了。」

阿昌要認真撲上去特,阿金過來阻止。就這樣控制文怡,把衣服剝光是很有趣的事。不過,他想到更好玩的方法。

「太太,妳真是不聽話啊。真正不願意嗎?我是要疼愛妳的,妳丈夫死了,晚上不是很寂寞嗎?」

阿金把文怡逼在牆角,好像貓掀弄老鼠一樣的說。

「我絕不會答應,拿我的人做抵柙,我會報警的。」

文怡瞪著阿金,盡可能的襬出反抗的態度。

「嘿嘿嘿,看妳這樣堅到甚麼時候,妳兢是不願意,也會自巳脫光衣服的。嘿嘿嘿,我說的是真話。」

「你胡說!我才不要……」

「既然拿妳做抵押,當然,要檢查身體,所以絕不是胡說。」

阿昌從牆上取下書一框,後面是電視。

「嘿嘿嘿,妳看這個電視就知道了。」

阿金說完,阿昌就打開電視開關。出現書一面時,文怡立刻發出慘叫聲。

「啊!永良……永良……」

文怡的眼睛盯在電視上,好像在倉庫的地方,有一一個像嘍囉的男人帶永良騎腳踏車玩。

放在托兒所的永良,怎麼會和這些嘍囉……,文怡的臉色立刻蒼白。

「啊……永良……你們對我孩子怎麼樣了?」

文怡忘記自己現在的立場,她向阿金哀求。已經可以確定阿金的手下把永良帶走。

「嘿嘿嘿,妳兒子也變成抵押品了,算是利息吧!」

「不能這樣……把我兒子帶到嘟裏去了……讓我見孩子…」

這是做母親本能的要求。

「嘿嘿嘿,還不能告訴妳。也不能讓妳們見面……在妳乖乖聽話以前。」

阿金用冷漠的口吻說。

「孩子就是純潔,玩的很高興。」

阿金看著電視說。他早就知道文怡不會輕易順從,預期文怡會強烈反抗,所以派人把她孩子帶走。

「嘿嘿嘿,這個孩子叫永良嗎?可是,我不保證一直部那樣快樂的玩。妳不乖乖的聽話,那個永良就要哭了。阿昌,是最喜歡用針刺孩子的身體,或用香煙燒。」

阿金冷酷的看著文怡的表情

「你利用小孩恐嚇我,太卑鄙了。」

文怡的嘴唇顫抖。還是拼命瞪阿金,可是已經沒有剛才那樣的氣勢,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阿金笑嘻嘻看著文怡的樣子,慢吞吞在沙發上坐下。

「妳脫光衣服吧!請董事長看抵押品的身體。」

阿昌在旁蘆用恐嚇的聲音說

在阿金這種男人面前露出肉體,除了丈夫沒有人看過的肉體……絕對不能,想到這裏文怡就本能的大叫。

「不要!不要!」

「妳不想脫光衣服嗎?」

「不要!不要!我不能變成裸體!」

文怡從檐心孩子的安全回到自巳的現實立場。慢慢向後退,露出恨不得咬阿昌一口的表情。

「妳好像還不太了解自己的立場。妳不要兒子嗎?」

阿昌手裏拿很粗的針,表示要去刺文怡的兒子。

「嘿嘿嘿,好久沒有折磨小孩。刺哪一累好呢?大概刺肚子最有意思,妳仔細看電視,馬上看到兒子哭的場面。」

阿昌做出要走出會客室的樣子。

「不要走!不要傷害我兒子。我脫,我脫……你就不要去了……」

文怡不顧一切大叫。

自從親愛的丈夫去世後,文怡的一切都在兒子身上。無論如何也要保護永良。

文怡已經只有聽阿金和阿昌襬布以外,沒有其他辦法。

「真的嗎?妳願意脫光衣服,連大腿根也要給董事長看清楚嗎?」

阿昌回頭問。

文怡在哭泣,流下的眼淚表示她巳經屈服。

「究莧怎麼樣,妳說明白。」

「我願意脫衣服……所以不要傷害我兒子……」

文怡哭著說。

被阿昌在後面推著來到阿金面前,用顫抖的手準備拉下深藍色時裝時,阿金開口說話。

「等一下,妳也不是外人。立刻脫光衣服也太可憐。嘿嘿嘿,這樣吧,露出屁股給我看,赤裸的屁股……」

阿金對文怡當然不會覺得可憐。同樣是脫光衣服,還是一點一點脫才有意思。

阿昌露出不滿的表情,可是他不能反對阿金。

「董事長說了,要看妳赤裸的屁股,還不快把身體轉過去。」

阿昌強迫文怡向後轉,同時在屁股上打一掌。

文怡傷心的吱緊牙關。要給他看屁股,那就要撩起裙子褪下三角褲。文怡用戰戰兢兢的手抓住裙子,稍許向上拉就不動了。

「妳怎麼了,是想看兒子哭的樣子嗎?」

阿昌在旁邊大吼。

文怡緊張的抬起頭,身體開始顫抖。

「啊……」

文怡閉上眼睛,慢慢拉起身上的裙子。

性感的大腿逐漸出現在阿金面前,透過褲襪看到藍色可愛的三角褲。

「嘿嘿嘿,我來脫三角褲吧,這是對妳的服務。」

阿金笑著伸手拉褲襪。

「啊……不要脫……」

「妳不想脫了嗎……」

文怡沒有回答,當然是不願意脫。可是拒絕以後,不知道阿昌會採取甚麼動作。

「啊……」

文怡拼命忍耐。

褲襪像剝一層皮一樣被拉上去。然後是三角褲,褲襪是從腳底下被脫!可是三角褲還故意留在膝蓋上。

「啊……」

文怡發出哼聲。可是阿金和阿昌部沒有說話,因為看到文怡的屁股,露出痴呆的表情只顧看。

文怡的屁股就像剝了皮的蛋,雪白而有彈性。沒有一點斑痕,光滑的像白色的大理石,比想像的漂亮多了。

尤其是裙子是撩起的,散發出淫蕩的性感。難怪阿金和阿昌這種人部看得發呆。

「沒有想到隱藏在裙子下面的是這樣漂亮的屁股。嘿嘿嘿,董事長,這樣美的屁股還是第一次看見。」

阿昌興奮的聲音有一點沙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