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與乾媽

我今年二十歲,現在是大三生,由於是家中獨子,不用擔心兵役的問題,父親長年在外,更在去年被總公司調到美國分公司去當總經理。不久後,父親從美國寄了一份離婚協議書回來,要媽媽簽字以後再寄回去。其實父親在去美國之前就跟他公司的業務經理,一個妖豔的女人有了不正常的關係,夜不歸營是常有的事,對我們母子的關心,不過是用銀行裡的定期存款來應付我們的生活所須而已。

不過他還算有良心,離婚的條件是他自己開出來的,媽媽可以得到現在這幢房子和為數不少的存款。可是奇怪的是,媽媽看著離婚協議書時,非但沒有傷心難過,反而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媽,妳不會難過嗎?」

「哈,小健,你說呢?你會難過嗎?」

「我….坦白說,一點都不會,反而….奇怪,有一種獲得自由的感覺。」

「這就是了,小健,你說的就是我心裡的感覺。我從十六歲嫁給他那一天起,我就從來不覺得他是我丈夫。他外面的窩多得很,常常換女人,現在大概遇到難纏的了,要不然他也不會提出離婚這種多此一舉的事。說實在,反倒要感謝那個女人了,媽很開心,我等這一天等很久了。」

聽媽媽這樣說,我就放心了,起碼我不願意見她不快樂。

除了放心之外,我真的很開心,因為我多年的夢想和計畫要開始付諸行動了,我的計畫是………..。

說起這個計畫,是從我國小六年級時候就有了,自從那年的某一天,不小心看到媽媽的裸體之後,就開始了日以繼夜的遐想抱著媽媽的感覺,到了國中以後開始從同學那裡接觸到色情書刊和影帶,甚至更有了進一步想強姦媽媽的可怕念頭。

但是再隨著年紀增長,這種念頭也隨著性知識的了解而轉變成一種理性的計畫,說來可笑,想和自己的媽媽發生性關係,也可以稱做「理性」。

但是我在這種暗戀母親身體的心理下,我也對一般的傳統倫理道德觀做了一番的研究,最後的結論是我推翻了這些觀念。

當然,我本身就具備了亂倫的最好條件,除了這個不像父親的父親是個障礙之外,我的亂倫計畫,成功率是相當高的,也就是因為有如此天時地利的條件,才沒有打消我心中的那股對母親的慾望。

以前因為有父親在,所以只敢把這個夢想放在心裡,也為了有朝一日能夠美夢成真,我觀察了媽媽很久了。

媽媽今年三十六歲,十六歲那年因某些家庭因素,被迫嫁給了父親,一個平凡的家庭主婦,看起來是個樸素而不施脂粉的女人,穿著簡單,或者說單調,很少上街,偶爾只去髮廊做做頭髮,或上市場逛逛而已。平常的作息也很正常,要想誘惑這樣的女人,是一件高難度的事。

但是我仍不死心的常常利用媽媽不在的時候,翻箱倒櫃的看能不能找出一點可以證明她是個久曠而慾求不滿的女人,因為我很清楚,從我懂事以來,父親在家的時候非常少,即使在,也不見他們有什麼親蜜的行為,只記得有一次,父親在半夜突然大聲嚷嚷起來。

「跟死人一樣,滾,到客房去,別來煩我。」

從此以後他們就分房而睡了。 我可以肯定媽媽從我懂事以來,就沒有過真正的性生活了。這對我的計畫來說,是個有利的條件,但同時也是個不利的條件,因為如果她真的是像個石女一樣,沒什麼性慾,那麼我要誘惑他的計畫,就註定要失敗的。所以我必須從一些蛛絲馬跡中去找出她是個久曠怨婦的證據,才能展開我的行動。

剛開始的時候,我真的有些失望,因為從她衣櫃的衣服來看,一件件都彷彿是制服一樣,單調而保守,內衣褲也都是那種高腰高得不像三角褲的那種樣式,而顏色更是只有一兩種,除了米色,看來看去還是米色。而她的梳妝檯上更是沒幾樣化妝品,一兩條口紅,簡直不能稱為口紅,而是護唇膏,除此之外,沒有眼影﹑香水﹑粉餅之類的女人用品。她的房間我幾乎都翻遍了,就只有如此。

我也時常偷看她換衣服,每次當她褪下外衣露出身上那件我時常看到的緊身束褲時,我就沒趣的走開了,沒什麼看頭,唯一值得一提,和支持我繼續對母親產生性幻想的理由是,媽媽的身材是一流的,雖然不施脂粉,但是卻更能看出她素淨的美麗。

就在媽媽和父親離婚約三個月後,我幾乎快忍不住想用強硬的手段來達到目的。但是就在這時候有了突破性的發現。

那天從學校回來,媽媽正在房裡換衣服準備洗澡,我照慣例的從門縫裡偷偷看了一下,看見媽媽褪下那套古板的連身裙,下面著的仍然是一成不變的束褲,正當我要把視線移開的時候,我突然發現一個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在媽媽用束褲包裹的渾圓臀部上,我看到一個線條,一個三角褲的線條,在媽媽的束褲底下還另有玄機。

於是我繼續躲在門外看下去,看見媽媽吃力的把那件束褲剝下之後,底下果然還有一件極為窄小的性感三角褲,黑色的蕾絲花邊,窄小得我從後面看,只包住了半邊臀溝,大半的臀溝都露了出來。

然後她打開衣櫃摸索了一下,拿出了一些東西。【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沒看清楚是什麼,因為媽媽似乎很習慣的馬上用衣服包了起來。

我終於有所發現,只是奇怪,媽媽的衣櫃我已經翻遍了,怎麼從來沒有發現這些?莫非….衣櫃裡另有我找不到的地方?

等媽媽進了浴室之後,我迫不及待的進入她房間,打開衣櫃再仔細搜尋,果然發現衣櫃的底層夾板是活動的,平常因為上面疊著一堆衣物,所以都沒有發現。

我馬上掀開那片夾板,一看之後眼睛亮了起來,就好像發現了寶藏,裡面有四五件不同於平常她穿的那種樣式的三角褲,不多,但是都很性感,而我認為,她會把這種性感內褲穿在束褲裡面,其實是一種慾求的表現,但是卻又極力在壓抑著,也許這是她這輩子最大的一個密秘吧!

有了這個重大的發現以後,我那原本要改變方式的計畫又重新有了新的佈局,而且我愈來愈覺得,要誘惑媽媽,讓媽媽主動來勾引我,是相當簡單的事,但是有幾個重要關鍵要一一突破,最主要的還是母子關係那道禁忌的心防。

我的計畫從她洗完澡出來以後就開始了。

晚上沒事,她照例擰開電視機看看無聊的節目。我利用這機會在她身邊坐了下來。

「媽….」

「嗯,什麼事?」她依舊盯著電視。

「媽,妳有沒有想過….」

「想過什麼?」她看了我一下又回過頭去。

「有沒有想過要再….交個男朋友?」

「什…什麼?小健,你別跟媽開玩笑了!」這時她才鄭重其事的對著我說,但是神色上似乎有些異樣。

「媽,我跟妳說真的啦!妳辛苦了半輩子,好不容易現在終於自由了,妳大可以放心的去追自己的幸福了。」

「唉!媽都一把年紀了,還想這些幹什麼。」

「媽,什麼一把年紀,妳才三十幾歲,正是最成熟美麗的時候,不把握現在,要真等到四五十以後,那就更難了。」

「小健,可是….可是…唉!媽實在沒那個心啦!只要你好好的唸書,以後能找到個好女孩結婚,媽就心滿意足了。再說….媽又不漂亮,那像你爸爸公司那個什麼經理,那麼會打扮。」

「哎呀!誰說妳不漂亮了,那種女人是靠化妝品在過日子,卸了妝以後,絕對沒有妳一半漂亮,其實啊!妳只栗稍微妝扮一下,保證沒人看得出來我們是母子,而是姐弟,不,是兄妹。」我盡量的灌迷湯。

「小鬼,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會說話了。」媽終於開心的笑了出來。

「媽,我是說真的啦!這樣吧!妳包在我身上,衣服,化妝品我幫妳去買。」

「那像話嗎?一個大男生去買女生的東西,不怕別人笑。」

「媽,妳別老土了,現在沒人有這種觀念了,男生幫女生買化妝品,甚至貼身的內衣褲,都是司空見慣的事。」

「哎呀,算了,好啦!好啦,不過媽會自己去買的,不用你費心啦!」

「真的哦!」

「真—–的,不過,你說的對,媽也是女人,也希望自己能好看點,不過,交男朋友就別提了,除非等你結婚以後,再說吧!」

「那….如果我一輩子不結婚,那妳不是要守一輩子活寡了。」

「小鬼,說那什麼話,男大當婚,你早晚會找到一個中意的女孩,然後離開媽媽的。」媽媽說著不禁有些黯然。

「媽,我不想結婚,一輩子陪著妳好不好?」

「傻瓜….可以啊!你就別結婚,一輩子跟著老媽子好了,說話要算話哦!」媽媽卻反過來捉狹地開玩笑起來。

「沒問題,不過….有個條件?」我見自己的挑逗計畫己經有點眉目,就更進一步。

「什麼條件?」

「條件是….妳也不可以交男朋友。」

「哈哈!媽本來就沒這個打算,看來你要吃虧囉!老處男要陪老女人過一輩子了….啊…」媽突然發現她有點說錯話了。

「誰說我是處男了,我看媽媽妳才像個老處女呢!如果我不是你兒子的話,一定這麼認為。」我隨著她的話語繼續用言語挑逗她。

「呸!胡說八道,愈說愈不像話了。你….你說…你不是處男了,騙我,有女朋友媽會不知道?」

「哎唷!媽,說妳老土,妳還真老土,妳沒聽過一夜情嗎?大家心甘情願,現在女孩子開放得很呢!」

「啊….那….像什麼話….小健,難道你也….」

「哎呀,騙妳的啦!沒有感情做基礎,做那種事沒啥意義,不是?」我一面用言語安撫她,一面將話題轉向禁忌的方面去。

「真的?那還好。你可別去招惹那些不三不四的女生,不然會吃虧的。」

「是,遵命,我都說不交女朋友了,媽如果不放心的話,妳當我的女朋友好了,每天盯著我,我就不會在外面招三惹四了,是不是?」

「小鬼,真是愈扯愈不正經,媽就是媽,怎麼能當你女朋友?」

「那有什麼關係,等妳打扮起來,變得像我妹妹的時候,我們走出去,保證人家會以為我們是一對情侶。」

「好啊!如果真的是那樣,媽就當你女朋友。」媽媽順著我的玩笑跟我鬧起來。

而我很高興,媽媽已經開始有些改變了。

這一夜,我就用言語先打開媽媽的心結,另一方面也讓我們母子之間的感覺更親近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媽正在廚房做早餐。我開始了下一步。

我輕輕走進廚房,偷偷的從媽媽後面猛然的親了一下她的臉頰。

「啊!」媽像觸電一樣的跳了起來。

「早啊!媽」我若無其事的說。

「小鬼,你想把媽嚇死啊!該上學了,還鬧,不像樣。」

「唷!昨天才說要當人家女朋友,怎麼一下子就變心了!」我繼續跟她開玩笑。

「好啦!不正經,別鬧了,趕快把早餐吃吃。」

我一直在觀察她臉上神色的變化,她雖然表現的不太在意,但是我看得出來,她那種被男人接觸的不自在。

成功了,媽正一步一步被我的挑逗,勾出心中的秘密。

出門前我仍不放過。

「媽,我回來的時候,妳要變出個妹妹來喔!」

「好啦!趕快走啦,遲到了。」

於是我愉快的出門了。

下午沒課,我提了些錢到百貨公司挑了幾件神秘的禮物想找機會送給媽媽,而這禮物絕對要抓對時機才能送。

傍晚時候我回到家,只聽到媽媽在房裡喊著。

「小健,你回來了嗎?你等一下,媽就出來了。」

我聽了不禁暗笑,「你等一下,媽就出來了」有點令人想入非非。一會兒媽媽從房裡出來。

果然不出我所料,媽媽打扮起來真的是脫胎換骨,變了一個人似的。

「小健,你…你說,媽這樣可以嗎?」

「哇….媽…妳…」我忍不住靠了過去,仔細的對她端詳一番,並聞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怎麼樣?」媽還故意轉了一圈。

「媽….妳好漂亮…好美..好香啊!」我由衷的讚美她。

「真….真的嗎?」

「哇!媽,我看妳真的不當我的女朋友不行了。」

「你看你又來了。」媽開心的眼睛都瞇了起來。

「媽,妳看妳條件這麼好,早就該打扮打扮了,白白浪費了那麼多年青春。」

「唉,以前打扮給誰看啊?要不是現在自由了,我可沒那心情。」

「媽,不過….還少了些東西。」

「我說了妳可不能罵我哦?」

「好啦!少了什麼?」

「少了….內在美。」

「什麼?」

「媽,女人的自信除了外表的妝扮以外,裡面的穿著也是散發自信的來源所在。媽,其實妳身材那麼好,根本不用穿那種束腰束褲,把自己綁得像棕子一樣。應該穿輕便一點。」

「啊!小健….你….你偷看媽媽。」

「哎唷!媽,妳換衣服從來不鎖門,我從小看到大了,那有什麼。」

「這….」

「來,媽,這是送給妳的。慶祝妳今天重生了。」我見時機成熟,就把包裝好的東西遞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