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美腿外傳-聖誕鈴聲

我的名字叫作李雨揚,男,十八歲。

生長在一個幼年喪父的家庭,有一個溫柔漂亮的媽媽,以及一個跟我長得幾乎一樣的雙胞胎姐姐。

在旁人的眼中,我們家是個雖然少了個主持的男人卻相當普通,並且幸福的單親家庭。

那只是表象。

在我惡魔般的色慾催動下,守寡了十幾年的美麗媽媽與我發生了無法挽回的肉體關係。

並不像一般所想的社會新聞一樣鬧上了警局或法院,然後是報紙的社會版頭條,而是媽媽與我,兩個渴求性愛的野獸因此墮入了不可自拔的亂倫漩渦,這個漩渦越轉越快,越轉越急,讓母子兩人都深深的陷入了背德的泥沼,而這個漩渦的中心人物,在一連串意外中,也將無辜的雙胞胎姐姐給捲入。

我們並不感到罪惡,相反的,卻十分的樂在其中。也許我們的身體裡就是帶著天生的罪惡,也許我們的血液中就是流著亂倫的血液,但是那又如何?

「小弟你嘴巴喃喃自語的在念些什麼啊。」

「喔沒有啦,就之前寫的東西現在寫完之後念一下潤個稿而已。」

「你又寫那些東西的話小心我跟媽媽整死你。快出來吃晚飯,不然很快就涼了。」

「喔好……」真是糟糕。媽媽跟姐姐在我們之間的事情明朗化之後,相處變得更不拘束了。

隨時開心就走進我的房間往我床上一坐,然後從身後勾著我的脖子就舔起我的耳垂。不是在作正事也就罷了(別問我是啥事……),有時要認真讀書(我說真的),在這種挑逗之下誰還能穩住的?最近更糟糕,兩個人穿著性感薄紗睡衣跟各式各樣的絲襪就把腿往我書桌上放,你說這不是要我命嗎!

我快速的把轉椅旋向身後向姐姐撲出!結果姐姐一閃,讓我撲了個很大的狗吃屎。姐姐在一旁看我的傻樣笑得花枝亂顫。有沒有點愛心啊?挑逗完還不給吃的!

「吃晚飯啦,呆弟。」

帶著有點沮喪的情緒走到了飯廳。看到媽媽已經打開電視看起晚間新聞。桌上一道道精緻的料理不僅外觀誘人,陣陣飄香更是讓人食指大動。

「哇,今天吃這麼麼好啊。是有什麼好日子嗎?唔,這道日式牛小排好好吃喔。」我很快的揮去了剛剛襲擊失敗的陰霾,迅速的坐下開始狼吞虎嚥了起來。媽媽拿起筷子稍微吃了幾口,看著電視新聞卻又嘆起了氣。

「你看人家耶誕節都有慶祝活動耶,我們家小男人就只會吃吃吃,連明天是耶誕節都忘記了。」

「啊?是喔?哎唷,別給商人騙錢啦,現在的耶誕節已經變調了,除了花錢吃大餐之外還能幹啥?耶誕老人嫌油價上漲都不出來了。咦?麋鹿好像不用加油的。」

我嘴裡嚼著大塊的肉繼續悶頭廝殺著。不過如果不是媽媽提醒的話,我倒是完全忘記了明天就是耶誕節的這檔事。我們家是不特別慶祝節日的,就算彼此間有生日也是嘴上稍微說一下再附點有心意的小禮物而已。

「沒關係啦,不用特別慶祝,我們家這樣就很好啦。」姐姐轉過頭甜甜的看著我,又是那種看著我吃,她就能飽的感覺。

「好啦,沒心肝的兩個小鬼,吃飯吃飯。」

吃完飯姐姐回房間繼續溫習功課去了。我則是很貼心的起身幫媽媽收拾剩菜跟碗筷,讓媽媽著實開心了一下。

「小揚很乖唷,懂得幫媽媽忙了。」

「平常都不事生產啊,平安夜有點心虛是真的……」

媽媽手腳俐落的開始打開水龍頭刷洗起碗筷。原本我想要幫媽媽的忙,不過媽媽說讓我幫她把碗盤擦乾淨就好了。我這笨手笨腳的不知道會打破幾個碗?

媽媽哼著小曲搖曳生姿的搓洗著碗盤,坐在媽媽身後的我看著那紫色套裝窄裙下渾圓的美臀,還有一雙穿著鐵灰色透明褲襪的修長細腿,頓時產生了一股充滿淫慾的邪念。剛剛沒吃到姐姐呢,現在換吃媽媽也是一樣美味啊。

打定主意,我很快就站起了身頂在媽媽身後,雙手還抱著媽媽不堪一握的纖腰,將褲襠中已經直挺豎起的陽具抵在媽媽那充滿彈性的屁股上。

「臭小揚你在幹嘛?人家在洗碗呢。」

「媽媽你洗你的,我摸我的啊……」

我一隻手從媽媽的粉紅色襯衫底下探了進去,微微施力撐起了胸罩,就開始搓揉起底下36E的一對雪嫩巨乳。另一隻手則深入了窄裙之中,隔著媽媽那觸感細緻的高級褲襪開始靈巧的愛撫著那最私密的三角地帶。

「小揚你……」在我的上下夾攻之下,媽媽那玲瓏有緻的身子整個顫抖了起來,一雙纖纖玉手幾乎就快要抓不住濕滑的碗筷。

「啊……碗盤會……」

「放下哇?不然會摔破的唷。」我嘴裡帶著淫蕩的笑容,卻毫不放鬆的加強著對媽媽乳房與秘密花園的攻勢。媽媽放下了碗盤,將手支在水槽旁,窄裙之下那雙絲襪美腿彷彿抵擋不住淫媚的身軀上所傳來的快感,幾乎就要軟下。我稍微在媽媽的胸乳與兩腿中間都加上了點支撐的力道,讓媽媽維持的這樣的站姿繼續承受我從後方而來的陣陣挑弄。

「媽媽好色喔,你看,怎麼一下就濕淋淋的了?」我將隔著媽媽陰部搓弄的手放在媽媽面前。雖然有著絲襪與蕾絲內褲的阻擋,但是我的手指卻仍然沾上了一股濕滑的甜美液體。顯然媽媽動情的速度比火燒還快啊。

「都是小揚壞……」媽媽緊抿著嘴唇發出陣陣哭音。在承受著淫美的愛撫同時,卻又怕吵到了正在房間用功的姐姐。那種極力忍耐著的誘人神情,反倒是讓人更加的慾火中燒。

「插一下?啊?」我輕咬著媽媽那小巧可愛的耳垂,【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一邊還伸出舌頭微微探入舔弄,讓媽媽忍不住打了一陣哆嗦。

「就一下……一下而已唷……」欲拒還迎的媚態,甜美撩人的呻吟,粉嫩柔滑的豐乳,緊翹動人的美臀,修長柔細的玉腿,無處不像小惡魔般緻命的勾動著我膨脹的慾望。

得到侵姦許可的我快手快腳的掀起媽媽紫色的套裝窄裙,粗魯的從後方撕破了那透明的鐵灰色薄紗褲襪,露出了那無毛的可愛小穴,讓媽媽有些不滿的左右搖動了一下那充滿彈性的臀部,隔著長褲摩擦著我的兇莖,似乎是抗議著我又破壞了她一雙昂貴的進口褲襪。

不過媽媽這個小動作只是讓我被囚禁著的男根腫脹得更加難受。我趕緊解開鬆開腰帶放下褲子,將那十八公分長的兇猛肉杵放了出來,用力的彈在媽媽那美麗的褲襪翹臀之上。

我稍微調整了一下腳步,讓我跟媽媽之間的距離再縮短了一些,然後用手撥開媽媽的蕾絲內褲,緊貼著穠纖合度的一雙絲襪美腿,將粗長的陽具從下方探入媽媽的最私密處。

當巨大的龜頭頂在濕熱穴口的那一霎那,媽媽彷彿觸電似的彈了一下。我最喜歡的就是媽媽這種瞬間接觸的反應,不論我們之間姦幹了多少次,都還是像少女一樣敏感萬分。

我一隻手狠狠的掐著媽媽的一隻雪奶,一手壓在媽媽的褲襪大腿上作爲施力點,制住了媽媽的行動。然後一邊就將那管按耐不住的鐵棒從下方緩緩插入了媽媽的祕密花園,讓媽媽仰著頭張著那可愛的小貓嘴發不出半點聲音。

那火燙濕熱的花徑似乎說明著媽媽已經完全準備好讓我進行開採。我熟門熟路的開始前後擺動著臀部,將粗腫的陰莖緩慢卻有力的在媽媽的秘密花園中抽動著。媽媽的雙手撐在水槽旁不住顫抖,幾乎就要癱軟下去。我的陽具卻像一根木樁似的不斷刺擊,將媽媽的身子從下而上頂起,讓媽媽強忍著花心裡傳來的陣陣快感,微微踮著那可愛的絲襪小腳迎合著我的抽插。

從後貫入媽媽無毛的白虎蜜穴,那特殊的接合角度讓我每次的抽送都會緊緊抵著媽媽的陰道壁,讓那無數細小的皺褶刮弄著我的莖身,爽得讓人渾身發顫。我微曲著膝蓋配合媽媽的身高,也讓我每次的擺動都能接觸到媽媽的絲襪美腿,感受到腿上傳來的細滑觸感。

「不是一下而已……」媽媽很艱難的擠出了一句話,卻一點也聽不出拒絕的意思,反而像是再說她還要更多,邀請我再幹更用力一點。

「你兒子的一下很久的……」我不滿足於這樣的姦幹速度,於是捏住了媽媽的臀部,將那絲襪美臀跟長腿往後挪了些,讓她變成趴下撐住水槽,屁股高高翹起的狀態,更方便於我的刺擊。

像狗一樣從後姦淫著眼前淫蕩的美體,我兩粒碩大的睪丸就不斷撞擊著媽媽充滿彈性的翹臀,啪啪的聲音響遍了整個廚房。我們的交合處則不斷的流出因爲摩擦而變成白色泡沫的混合體液,從大腿內側浸濕了整條褲襪。我想姐姐定力再強,應該也聽到我們在這裡幹得死去活來了吧?

我掀起了媽媽的乳罩,放出了裡面一對白嫩的36E巨乳,並隨著我前後撞擊而不斷令人眼炫的搖擺著。就怕冷落了它們,我趕忙伸出原本正在掐弄著褲襪美臀的手,從旁撈住那對柔軟卻又充滿彈性的奶子,放肆的使勁捏玩了起來。美乳隨著我手上的動作不斷的變型,上面兩顆粉紅色的荳蕾雖小,卻又尖挺的掛在搖擺的鐘乳尖端,被我靈活的手指不斷搓夾著。

「媽媽快了……小揚一起……」媽媽帶著哭腔,將頭緊緊的埋在雙臂之中,那一頭則秀髮因爲身軀被猛烈撞擊而微微拂動著。隱約感覺到媽媽的花徑似乎越夾越緊,幾乎有種快要將我壓碎的感覺,讓我的那粗猛的肉莖簡直爽到發疼。

「來了……全部……啊啊啊!」

伴隨著聲嘶力竭的怒吼,我將激烈充血的男根刺入了花徑的最深處,將那巨大的龜頭擠入了媽媽的花心,感受著陰道中壓迫性的緻命快感,在子宮內噴射出洶湧的白濁男精。媽媽也在一瞬間與我一起攀上了最高峰,一雙絲襪美腿繃得直直的,把蜜徑內的壓力提升到臨界點,壓迫著我噴射中的陽具,試圖榨出每一滴濃精,並從最深處往我的龜頭上灑下了一股熱燙的蜜液,澆得我舒爽無比。

在這迫近極樂的激射中,我被爆發的快感刺激得幾乎就要昏厥,只是因爲要維持住噴發的動作,才勉強維持住讓自己不向後倒下。

「啊……死了……」

媽媽在我長達半分鐘的噴發結束後,才一口氣放鬆似倒在水槽旁,我也是虛脫般的就死死的壓在媽媽身上,雙手緊掐著媽媽柔軟的白奶,回味著剛剛那無與倫比的高潮。

許久之後我終於能夠正常呼吸了,才維持著從身後壓住媽媽的姿勢,將手來回的搓撫著媽媽的絲襪美腿,平復自己激動的心跳。

「咳。」

聽到這突然傳出的聲音,我趕緊從那美麗的嬌軀上跳起來,跟媽媽兩個人面紅耳赤又衣衫不整的看著出聲的姐姐。

「喝個水。」姐姐裝作很鎮定似的走過來自己拿了杯子喝水。

我跟媽媽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趕緊拉上褲子跟裙子,回到各自房間。姐姐喝完水經過我的房間時,偷偷的拋給我了個媚眼,似乎是在說別忘了到她房間一下。難道我已經變成了這兩個女人專屬的打樁機器了嗎?雖然說是很爽就是了啦……

***    ***    ***    ***

結果那天晚上出乎意料的,我沒有續攤,而是被引誘去了之後又被姐姐殘酷的關在門外。果然是告誡我砲不可以偷打是嗎?

隔天在學校大家都有點瘋瘋癲癲的,一到學校就討論著下課之後要去哪邊去玩。雖然說今天是星期五了,下課之後就可以出去輕鬆一下,不過耶誕節是有這麼偉大嗎?在這裡不會下雪,也沒有麋鹿,更沒有耶誕老人。雖然說路邊是有很多鬍子又白又長的街友啦……

一堂無聊的數學課,上面老師滔滔不絕的講解著艱澀難懂的三角函數公式,我們就在底下發呆的發呆,睡覺的睡覺。

好學如我,當然是不會這樣浪費精華的上課時間,所以我正在大口大口的偷扒著下課時間剛從福利社買來的滷肉飯加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