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班的女老師

我很好色,這也許是從高二那年暑假開始的。那年暑假我開始上補習班,那是類似先修班之類,價格很便宜,主要是補習班為了招攬高三學生,在暑假先開的班,一些介紹課程和期末的露營重頭戲。

班上的女導師,是苗栗某醫專剛畢業的女孩子,長的很正點,腿很修長,胸圍滿大的很喜歡穿短裙或短褲來上班,下課時大家都很喜歡圍在她旁邊聊天,她常穿很寬鬆的T恤或V領的短線衫,她坐在椅子上,我們站在她身旁,我的視野比較高,她在講話時,她有時會隨著手勢動來動去的,我很容易就可以看到她的胸部,而且還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胸罩。在她做某些動作時,還可以看到她的乳暈和乳頭,所以我們只要一下課就一定圍著她聊天。

後來處久了,我們都叫她Tina姐,她大我四歲,跟我住在同一棟大樓裡,她男友才剛入伍四個月,在台北當兵。

有一次假日一早六點多,我下去拿報紙,遇到Tina姐,她穿著一襲艷紅色的緊身連身的迷你裙,真的是有夠辣,娟麗的臉蛋、惹火的身材、一頭及肩的大波浪捲,超短的迷你裙,好像只緊裹著那渾翹的臀部,只要稍微一不注意就會穿幫了,隨著她下樓的姿勢,那件緊身的迷你裙便漸漸的往上爬,我都可以看到她黑色縷空的底褲了。不過,她大概有注意到我的眼光,她將裙子往下拉一拉,順便將細帶皮包移到裙前剛好遮住,我和她打招呼,她說要坐火車到台北看她的男朋友。我到高二都還不曾手淫過,看到Tina姐的打扮,讓我身體起了遽烈的反應,那一整天我先去游泳,再打籃球,最後還和隔壁的鐵頭幹了一架。

暑假每週五天的補習,加上和Tina姐住在同一棟大樓,每天同進同出,日子一久便成了無所不談的好友,最後我認她做乾姐,到八月底補習班停課了,開始期末的3天2夜的露營。

那一天我和Tina姐相約到補習班,Tina姐穿了一件白色休閒襯衫,搭藍色牛仔窄裙,和一雙白色短統球鞋,紮著馬尾的她,戴一頂藍色鴉舌帽,坐公車時,我透過她襯衫扣子的空隙,隱約看到她的粉白色的胸罩,我又興奮起來。

那天到達目的地後先紮營帳,然後就是一些團康活動,到晚上烤完肉後,再去夜遊,然後在營火下一起閒聊,但我很少那麼晚睡,不到2點時,我已打起瞌睡,最後就躲進帳篷睡覺。

睡到早上大概三點多左右,Tina姐叫醒我,她要我陪她到溪邊盥洗一番,爬出帳篷走到距離帳篷約50公尺的溪邊,Tina姐洗洗手腳、刷刷牙後,看看四周沒人,她要我陪她到更遠處的橋下,她說她渾身黏答答的,不洗個澡,跟本睡不著。

到了橋下,那有一大片野薑花,剛好可做為屏蔽。Tina姐要我幫她把風,不可以偷看她洗澡,我轉過身去,只聽到身後有稀稀疏疏的脫衣聲,我畢竟不是聖人,那可能美女沐浴視若無睹。不一會就轉過身,瞪大眼睛仔細的觀看著Tina姐她苗條纖纖的身裁與雪白光滑柔嫩的皮膚,映在月光下顯得隔外姣白美好,加上柔軟纖細腰枝與修長挺直雙腿,更令我想入非非。

Tina姐抬頭望了我一眼,嬌斥說︰「小色鬼,老盯著人家的奶奶看!」她要我下來陪她洗澡,我也脫光光到溪裡洗澡,Tina姐她白裡透紅的肌膚,在清澈的溪水裡若隱若現更有一股撩人情思的韻味。

Tina姐說︰「你們這些高中小男生有夠色,每次下課時都喜歡圍在我旁邊,偷看我的奶奶,害我每天出門前都還要挑一些比較漂亮可愛的胸罩穿,這暑假花了不少錢在添購內衣上。」

我們泡了一陣子溪水後便到野薑花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她說︰「便宜你這傢伙,乾姐讓你看光光。」接著她便上岸,全身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我也爬上岸,但下體仍一直僵硬勃起,Tina姐看到,笑的說︰「你的滿大的。」我滿臉通紅的。Tina姐問︰「你有沒有和女生好過?」我搖搖頭,Tina姐接著問道︰「想不想幹乾姐姐?」我訝異的望著Tina姐,不知如何回答。

Tina姐並要我今天的事不可跟人家講,我點點頭,Tina姐便用雙手細膩地幫我在陰莖上抹上肥皂再幫我洗乾淨,然後蹲下身來在幫我口交,先吸我的陰囊,再自鼠蹊部向上舔再舔我的龜頭,輕咬我的陰莖,還把我的陰莖含入她小巧的嘴裡,用舌頭舔我的龜頭,360度的繞著龜頭舔。她的舌頭每繞一圈我的心跳就加快一些,就在我快受不了的時候,Tina姐會適時的停止繞圈圈,而將舌頭移到下面一點,就在睪丸的下方,繼續舔那兩個蛋蛋。又是癢癢的感覺,睪丸不只是用舔的,她偶而還會把睪丸含在口中吸吮著(一次一顆,輪流著)吸睪丸,她又會由下往上就是從那個睪丸、根部,一直到龜頭,來回的舔個幾回在嘴裡吐吸吐吸。

她極為熟練的幫我舔舐著下體,不一會我就射在Tina姐的嘴裡。Tina姐還不住的吸吮著,且將我的精子都吞下去,並將我的龜頭舔的乾乾淨淨的。抬起頭來對著我微笑著說︰「舒服嗎?」

接著,她又拉著我重回溪裡玩水並再次洗澡,並要我幫她擦背。沒想到年值十七血氣方剛的我,在水中陰莖它一下子又昂首向前,恢復了雄風。在擦背時,我的手開始不老實的探向她的胸前,揉她豐滿又滑溜的乳房,另一手則伸向她美麗的花瓣,並且用中指插入扣弄起來。她口中緩緩嬌柔呻吟起來了,她技巧地大張雙腿盤住我的腰,她抱著我的頭,瘋狂的吻向我的唇,兩隻豐滿又滑溜的乳房,緊貼我的胸膛,她一句話也沒說半閉著眼睛,口中有一下沒一下地嗯著啊著。

我把頭埋進她的雙乳之間,不住地吸吮她的奶子,她仰著頭長髮披肩散開,「嗯嗯──啊啊──」的呻吟起來了。

她伸手握住我的陽具,拉著我的傢伙塞進她溫暖的陰戶中,我本能的衝刺起來,雙手緊抱她豐滿的臀部,我同時死勁地往上衝挺,讓我深深地進入她迷人的花辦裡。Tina姐雙腿夾著我,像一隻無尾熊一般緊抱在我身上,我則抱著她慢慢朝長滿野薑花的岸邊走去,在溪裡一邊走一邊振動,Tina姐呼吸的鼻息噴到我的臉頰,喉嚨中還有著呢喃聲︰「嗚──喔──」

我把Tina姐的背靠在沙岸上我開始我的博命衝刺,Tina姐的手緊抓著我的肩膀,我的節奏越來越快,Tina姐的嘴裡吐出斷斷續續的字眼︰

「不要停──對──再深一點──嗚──喔──啊──嗯──」

她把頭往後仰,並且不斷地扭擺著纖細的腰肢。

「用力──快──快──啊──爽──干死我啊──」

她突然死命地緊摟住我狂吻,雙腿緊緊地勾住我的腰背,底下快速地扭動,口中含糊地嗯啊著︰「嗯──哼──哼哼──嗯嗯──」整個陰道一緊一鬆地,Tina姐緊抱著我,指甲掐入了我背後肉。

霎時我停止的了我所有的動作,然後她卻焦急地自己動了起來,搖動著自己的臀部貪婪地吞噬著我的陰莖,她的手抓的越來越抓緊,然後Tina姐的發出「喔──不行了──要洩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