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換妻群交

自從我老婆嫁給我之後,她再也不去那些舞廳之類的社交場合了,我知道她是不想過多地接觸男人,成為我一生一世唯一的女人。我也盡量配合她,雖然,在她和我談戀愛之前,我就知道她和她以前的兩個男朋友有過性關係,可我從來沒有計較她、嫌棄過她,仍然執著地愛著她、喜歡她,所以,從不問起也不提起她以前的事。

直到有一天我在網上看到了換妻、群交等內容,對那些刺激玩法讚歎不已。但我總是覺得那都是人們為了吸引淫民而編寫出來,始終不相信這是真的。

可就在這不信之餘,我卻開始發瘋似地迷上了換妻、群交之類的小說,瘋狂地搜集這方面的文章,也在網上認識了一些網友,發現在網上真的也有很多同樣的人,慢慢地自己也完全接受了這些觀點,認為這也是正常的性愛方式之一。

那段時間很奇怪,就是對來自我自身的性刺激的衝動微乎其微,但來自自己老婆的性刺激、性滿足卻能夠給我造成極大的衝擊和滿足,例如想到把老婆暴露給其他男人看,或者讓她與其他男人親熱等等,往往比自己與老婆做愛還覺得興奮,似乎自己的性快感完全是寄托在她身上。

從那以後,我開始想像著老婆是怎麼被她以前男朋友破身和做愛的情形,我一想到自己的老婆赤身裸體地被人摁在床上,兩腿間插著滑滑的硬物,一挺一挺地承受著交配的動作,甚至想親眼看到自己老婆被另一個男人的蹂躪的情景,每次一想到這些,就會從內心裡產生出一種莫名而又從未有過的興奮和刺激,就是在大街上,雞巴都會硬得不行。

於是,我把這樣的想法告訴我老婆後,她卻用種瀰漫的眼神看著我,說我是中了網毒、心理變態。我並沒有被她的反對動搖,而是開始背著她在網絡中找尋著有此同好的網友,所以,在我的QQ裡加的全都是一些在色情論壇裡認識的同性網友。

在和他們交流後,我漸漸地相信,那些所謂的換妻小說大多數都是真實的,其中大部份都是作者的親身經歷,當然,其中也不乏有些作者是為了尋找意淫和心理上的滿足而寫的,我就發過這類的小說。

就在我苦苦找尋真誠的時候,無意中認識了個叫「貝殼」的網友,在和他交流了好長一段時間後,最後我們聊到了關於換妻的話題後,沒想到我們都有這樣的想法,我們兩人交換了彼此老婆的照片後,並沒有採取更進一步的行動,因為那時候我的一切舉動都是我的個人想法,是在老婆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的,所以我根本不敢有所造次,於是我就很少出現在網上,就這樣我們失去了聯繫。

在這期間我並沒有放棄,而是做了老婆的大量工作……甚至不厭其煩地詢問起她和以前的男朋友是怎麼認識的、認識了多少時間後被他們搞到手的等問題。開始她根本就不說,到了後來她就她連他們第一次在什麼地方、用什麼方法搞的事情全都告訴了我,奇怪的是我根本就沒有任何醋意,相反的,卻興奮不已。

我開始再次提起換妻的話題,漸漸地她也從不可理喻而到默許了,本來我老婆就是那種賢惠乖巧的女人,於是我更瘋狂地認識了一些北京、上海、江蘇的網友,並和他們產生了共識,但遺憾的是我們相隔太遠,所以往往到了關鍵的時候就告吹了。

在和「貝殼」接觸過的半年後,我已經漸漸地淡忘了他的存在,再加上他不停地改變網名,我幾乎忘記了我們當時的承諾。就在今年的「五一」前半個月,他突然又出現在我的QQ裡,並和我聊起了當年的話題,弄得我有點莫名其妙,因為他已經改了網名。(為了他人的隱私,恕在下不能告訴各位他真實的網名,還是以「貝殼」相稱吧!)

這次我的膽子就大了,也就是我這次大膽的舉動,使我真真實實地經歷了一次換妻的遊戲,使我和妻子體會到了有生以來的那種從未有過的興奮和刺激。下面的故事就是我和「貝殼」的換妻經歷:

在和他聊了五分鐘後,他告訴我他就是以前的「貝殼」時,我才從腦海的深處找到了記憶。就在我們準備進入正題時,他卻告訴我他有事要出去,還沒等我關閉和他的對話框,他又發來了消息,問我是誰,莫名其妙地我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她卻告訴我是「貝殼」的老婆。

這樣的故事我是根本不相信的,在網上像這樣的惡作劇是經常遇到的,我也就沒把她當回事,沒想到她卻要求和我語聊,頓時我的眼睛一亮,有門!

可當時我老婆和我兒子都在旁邊,我沒有接受,而是讓她打開視頻,讓我看看她是男是女。當她打開視頻的時候,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女子出現在我的電腦上,當她把我半年前給她老公我老婆的照片給我看過後,我確定她就是「貝殼」的老婆了,於是我迫不及待地和她津津有味地聊了起來,沒過多久我們就成了好朋友,於是她把她的QQ告訴了我,從那天起,她幾乎成了我唯一的聊友。

就在我們聊得正投入的時候,有一天晚上九點過後,出現在視頻前的卻是個三十出頭、戴眼睛的男人,他告訴我,他就是我的網友「貝殼」,聊了半年才知道他原來是個戴眼鏡的男人。

然後他的第一句話就是問我,覺得他老婆怎麼樣?我說:「很好,一個挺年輕的女人。」接著我們開始談論著自己的老婆,很快我們就進入了正題,聊起了當年換妻的話題,說他很想和我來一次真正的換妻。我想他一定也和那些無聊的網友一樣,只不過說說而已,不會是真的,也就敷衍地和他聊得和真的一樣。

就這樣我和他們夫妻聊了一個多星期,雖然我們聊得都很投緣,但我從來都沒有把它當真,我懷疑他們也是和眾多的網友一樣,抱著一種好奇和獵奇別人隱私的心理進來的,直到我們交換了彼此的電話號碼,並在電話裡和他老婆聊了好一會,然後他也打了我老婆的手機,我們互相聊了起來,我才相信他們的舉動都是真誠的,而且已經打算就在這兩天來我們這裡。

在這個當口我又害怕起來了,人也許就是這樣,成天盼望著有這麼一天,可這天真的來了,就會和我一樣後怕起來。最主要的是怕老婆不同意,弄得大家尷尬,人家從大老遠過來,那樣就太對不起人家了。然而,我還是不相信他們真的會來,於是就大膽地邀請他們。

直到五月五日這天,我突然接到了他老婆的電話,並告訴我他們已經在來的路上了,我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我這裡是沒有問題的,最叫我擔心的就是老婆那一關,別看她平時吱吱喳喳的,可到了關鍵的時候,我想她肯定就不行了。

果然,到了中午回家,我告訴她「貝殼」和他老婆已經在路上時,她的臉馬上就陰了下來,說我們完全是個瘋子。我連忙解釋說:「他是在路上打電話的,我總不好讓他們回去,如果你不同意,就當朋友往來好了。」她還是滿臉的不高興。

我匆匆的吃完飯就出去了,當我買好菜、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在我們約好的地方一直等到三點多鐘,才看到他們的車子緩緩而來。當他們下了車,我才得以仔細地打量起眼前這對年輕的夫婦:

男的大約一米七左右,還斯文地戴著一副金邊眼睛,顯得溫雅大方;【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女的也應該有一米六二的樣子,雖然臉沒我老婆那樣漂亮,但她的皮膚還是相當的白,看上去還是覺得挺舒服的。

我把他們領進家後,還好,我的一切擔心都是多餘的,老婆很友好地接待了他們,我暗暗地偷笑,其實女人心真是難以琢磨。

因為時間還早,再加上大家第一次見面,也需要感情的交流,於是,我就和老婆陪著他們上街逛了一會。回來之後,我很快地準備好了酒菜和豐盛的晚餐,在這種時候大家也許都和我們一樣,根本無心品嚐菜餚的精美,匆匆地喝了點酒就宣佈晚餐結束了。

當兒子去了我媽媽家,家裡就剩下我們四人時,我知道一切將要開始了。但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畢竟這是我們的第一次,其實大家都盼著這一刻的到來,特別是我,當然他也不例外。

為了緩解這個尷尬的局面,於是我打開了我的電腦,把他們引到了電腦旁,本來我打算讓她看看我老婆的一些自拍裸照,我老婆嚴厲的眼神示意我是不可以的,於是我讓他們看了我在網上收集的一些自拍的圖片。他們看得津津有味,特別是那個男的,眼睛都冒出了狼樣的光。然後我又拿出了一些A片讓他們欣賞,我知道我老婆只要一看A片就會受不了的,這就是讓她就範的最好辦法。

看了一會兒,大家都有所反應了,我們兩個男人的下體早就撐起了帳篷,但誰都不好意思開口,仍然尷尬地僵坐著。最後,還是作為主人的我打破了僵局,提議大家先洗個澡。

大家都洗完澡,最後才輪到我老婆洗。趁著我老婆洗澡的時候,我們兩個男人就當著他老婆的面開始談論正題了。當我問起他對我老婆的印象時,他說他的感覺非常好,他老婆也說我老婆比照片上要年輕得多;然後他又問我對他的老婆怎麼看,我當然是滿意了。

在得到了相互的認可後,我們就開始計劃下一步的活動。在得到了他老婆的同意後,他讓我和他老婆先做,心有餘悸的我沒有同意,我還不知道老婆對他的印象如何,在沒有徵得老婆同意就和他老婆做,怕老婆一下子受不了,鬧起來就完了,畢竟大家都是第一次,必須還是要得到老婆的認可才行的。

於是,我就到衛生間,想在老婆洗澡的時候做做她的思想工作,誰知還在我問她對那男人的看法時,老婆就含羞地點頭默許了。哈,女人的心事誰知道?

老婆洗澡本來就很快,再加上有特殊的應酬,她洗澡的時間好像比平常快了許多。等她進了客廳,我想這時候應該可以進入正題了吧!於是,就召集了大家進了臥室。這時候大家好像非常聽話似的,我和「貝殼」躺在中間,一邊一個女人,我們各自抱著自己的老婆又看起了A片。

看了一會兒,我們兩個男人都忍不住了,我問大家:「可以開始了嗎?」兩個女人始終含羞不語,然而「貝殼」卻大方地把他老婆推到我的身邊,他老婆卻說在一塊做有點不習慣,於是我們決定先分開做,做完了一次後就可以習慣地四人一塊玩了。就這樣,我領著他老婆去了另一個小房間,把大房間讓給了他和我老婆。

進了房間,我迫不及待地抱住他老婆就吻了起來,另一隻手伸進了她的胸罩裡,盡情地撫摸起她的乳房。有過這樣經歷的朋友應該知道,在這種場合,別人的老婆都不是最吸引的,最吸引人的就是:看到自己的老婆怎麼和別人親熱、調情、做愛,然後就是看著自己的老婆赤裸裸地在別的男人身體下高潮,那才是我們最嚮往、最刺激的鏡頭。

所以在和他老婆調情的時候,我最惦記的還是老婆這邊,於是我放開了他老婆,偷偷推開我臥室的門,想看看老婆和別的男人調情的鏡頭,誰知他們兩個還是原來的動作,絲毫都沒有進一步的親熱舉止。

「貝殼」的老婆也和我同時看到了這一幕,我還沒有進房間,他老婆卻搶在我前面進去了,然後對著她老公的耳邊輕輕不知道說了些啥,就在她老公身邊躺下了。

很快「貝殼」就告訴我說他老婆有點怕,不習慣。其實我知道她是怕讓我搞了她後,我老婆就會不讓她老公搞了,也許是真的不習慣。想到這裡,我也回到了我老婆的旁邊,繼續看我們的A片,再也沒有任何的舉動了。

過了一會,「貝殼」終於忍不住開口了,他說他老婆有些害羞,提議我們兩對夫妻先各自做一次,看情況再說。在徵得我的同意後,他們就去了隔壁我兒子的房間,已經有點興奮的我就抱著老婆親熱起來。

當我把手伸進老婆的褲襠時,哇塞!我老婆那裡早已是愛液氾濫,陰道口的四周全都是滑滑的淫水。我知道我老婆只要是看了A片就會有強烈的反應,這時候我隨便插幾下,不到五分鐘她就會高潮的,當她得到了滿足後,也許我們的遊戲就不會再進行下去了,我想還是把她這種難逢的激情讓別的男人來滿足她吧!使她達到刺激的高潮。

想到這裡,我連忙起身到隔壁和「貝殼」商量。當我打開隔壁房間的門時,裡面早已是春意盎然,兩個赤條條的身體緊緊地貼在一起,女的躺著,男的跪在女人的胯間,正在舔她的乳房,女的在用手撫弄男的雞巴。我看「貝殼」的雞巴已經被他老婆給撫摸得異常興奮了,龜頭上冒著紫紅色的反光。

看我進去了,女的大叫一聲,害羞地背過身去,「貝殼」就勢坐在床上。我不好意思有所舉動,因為這是一個公平的交換,在沒有得到她老公的同意、在我老婆沒有讓他得到之前,我是絕對不會去動他老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