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交換女友

我是個挺開放的人,曾嘗試過與好友交換女友的。

那次我與女友及一班好友到離島的渡假屋渡假,因為大家都是大學同學,所以下午時大家也玩得很盡興,連一向以害羞出名的女友也玩得很放。大家跌跌撞撞,互相吃吃豆腐也不大在意。

吃完晚飯後,大家回到渡假屋,有人提議玩撲克牌,輸了的要被罰喝啤酒。

大家也知道我女友酒量很淺,加上班中(先說我的女友,她是班中第二名出名的美女,第一名的美女一早已給同班另一男生追去了,真可惜!不過那天她也有去……)早有傳言她喝醉後比平時更美,所以那晚她就成了眾矢之的,更揚言不准我代飲。

不知他們是否早有預謀,我連輸十多局,喝得有點醉。跟著的十多局也是我女朋友輸。結果我女友因為見我喝得太多,不願我再替她喝,所以她也很快喝醉了,迷迷糊糊的躺在我大腿上睡著了。

玩到後來,所有的酒也喝光了,有人竟提議以分組的形式來玩,男女朋友一組,先由男方玩,輸得最多的,其女友要脫去身上面的一件衣服;更有人提議要玩激一點,除脫衣服外,更要讓其他人(包括女孩)各摸一會,限時必須滿一分鐘,而被人摸過的地方其他人不准再摸,男方倒過來亦然。為了增加難度,有人居然提出第一個被摸過的地方,到第二個時亦不准再摸。在一番擾攘後,終於決定兩樣一齊罰。

我首先抗議,不是因為我怕女友被摸,而是因為我女友喝醉了不能參賽。

於是有位女同學立即拿出濕毛巾替她敷面,結果她柔柔轉醒(雖仍醉得腳步浮浮)。她聽到此提議後,雖然很反對(主要是因為她挺害羞的性格,但一到床上……),但經不起我們的再三哀求,她終於答應了,況且我們也未必會輸。

我們立即分成6組(那次渡假共有6對情侶參加)。

結果第一局是一個叫阿基的同學輸了,他的女友阿欣要脫去身上的一件衣服兼站出來給人摸。她平時也是個玩得之人,加上大家也是同學,她不信我們會太過份。所以她毫不做作的就立即脫去了襪子,更大方的站出來。我們也只是摸摸她的頭髮、手、臉等毫不重要的位置。

但隨著可以被摸的位置及可脫的衣服越來越少,我與女友也開始越來越膽戰心驚。因為我女友到現在只脫剩下胸罩與底褲了(而我也只脫剩了一條底褲與面褲),剛才那局我女友已經要被人摸肚、左右腰、左右臀、左右大腿內側、左右小腿內側及左腳背,跟著下去應該輪到乳房等敏感位置了。我更發現她的底褲上已有明顯的濕痕(因為她的大腿內側是最敏感的部位,剛才她被兩個女孩子摸時已明顯的忍著不叫出聲了)。

而剛才提議輸了要讓其他人摸的阿力更是脫得一絲不掛,8寸長的陽具更已充份地勃起,雄赳赳的對著我們。班花阿君更只脫剩了底褲,雖然用手擋著嫣紅的兩點,但仍難完全遮掩其美麗的33C趐胸。

結果最無定力的我,因只顧望著班花的33C而忘了出牌,害得女友要將胸罩也脫下來,更要讓其他人摸她的34B胸脯及私處。

雖然她極力忍著體內澎湃的性慾,但最終也敵不過淫亂氣氛下帶來的快感,終於叫出了美妙的呻吟聲,令我褲底下的陽具早脹得快要破褲而出。

阿基、阿發、阿旗等小子更被引得伸出手去撫弄我女友的身體,他們一邊摸一邊偷看我的反應,見我呆在一旁毫無反應(其實我已看得呆了),阿基變本加厲,用雙手在我女友的乳房上大力搓揉,更大力的捋弄著她那對不堪一「捋」的乳頭。

只見我女友的乳頭被他一搓一捋後,雙腿立即變得無力的向前軟軟一跪。幸好尚有阿軍……的手指,他正用手指隔著我女友的底褲搓揉著她敏感的陰核,若沒有他在下面托著,恐怕我女友早已跪倒地上。

而阿力的女友阿麗與阿軍的女友阿珠均是好玩的一族,加入了凌辱的女友的行列。阿麗在她的大腿輕搓著,像彈奏鋼琴的手勢,在她的大腿內側彈奏著一曲催情的樂章,同時把頭伸到我女友的私處下,看著阿軍的手指在我女友的私處上連著底褲把手指插入我女友的陰道內攪動。而阿珠則從後吸啜著我女友的頸項,說要替我請她吃咖喱雞呢!

面對上下多路的夾擊,我女友早已被弄得失去了理志,只懂忘情的呻吟著。

我偷看其他的女孩子,發現阿發的女友班花阿君早已看得呆了不懂反應,雙手已不再掩著33C上動人的嫣紅兩點,任人一飽眼福,真想把「她們」一口含在嘴裡。而她的底褲也已明顯被自已的淫水弄濕,露出一灘濕痕。

阿欣偷偷的把手夾在私處上,很明顯是在自慰,但看到我向她望過去,便立即把手抽出,但手中泛著的水光卻出賣了她。她也發現自己的醜態,臉上泛起桃紅。

阿旗的女友阿萍雖側著臉詐作不看,但卻偷偷的瞄著事件的進行,害得嬌喘連連。

我女友幾經辛苦才連滾帶爬的回到我身邊,脫離他們的魔掌,死命的抱著我嬌喘不停。望著她胸前起伏的嫣紅兩點,和那條已被自己的分泌濕透了的、被撥到了一邊露出大半個陰戶的內褲,真想按著她大幹一場。

其實眾人早已玩得血脈沸騰,【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想跟女友來大戰一場,只差一條導火線而已。

阿欣就在此時提出︰「時間已不早,不如玩多一局就睡覺吧!」

我們也不反對,但阿基卻提出既然是最後一局,罰則定要加倍。我們也覺有道理,於是要他提出罰則。

他想了一會就提出,罰的一對男女雙方均須將身上所剩的衣物統統脫下,一件不留外,更要當眾做愛並讓在場所有人任意撫摸。

我們聽後無不嘩然,他卻使出一招激將法,謂無膽的可立即退出。年少的我們哪堪激將法的威力,於是大家一致贊同。

就這樣,6名女孩各懷著緊張的心情出牌。

可能提議是由自已的男友提出,所以阿欣的心情特別緊張,多次出錯牌,結果這局他們輸了。

正所謂作繭自斃,今回阿基也輸得心服口服了。他豪氣的站起來,邊脫去身上僅餘的內褲,邊說︰「男人大丈夫,講得出做得到。」更將阿欣按在地上,將她僅餘的胸圍與底褲當場脫下。在阿欣還未來得及反應時,已用嘴封住了她的嘴唇,一手在她那32D的乳房上搓揉,另一隻手已伸到她的私處輕揉她的陰核,不需兩下手勢,阿欣已潰不成軍,只懂在他身下婉轉啼鳴。

阿基眼見時機成熟,立即提著足有8寸以上的陽具對準阿欣的陰道口,毫不費力的全根沒入阿欣的陰道內。二人隨即發出舒服的歎息聲。一整晚忍著的慾火就在這刻得到發洩,阿基立即大力的在阿欣身上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