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母王麗珍

我的媽媽名字叫做王麗珍,今年43歲,從日本深造回國後即在一家跨國公司做老板的助理,每天的時間表都安排得非常緊湊,從早上一直忙到晚上。

每天早上的尖峰時間,交通量總是比較大,連好色的女人也會跟著情欲高漲。

我媽媽早上站在站牌邊和上班族一起等公車,等了半小時一輛公車才姗姗來遲。乘客一擁而上,媽媽也被擠上車去。

車廂中擠得像沙丁魚似的,到了第二站更擠得不得了。

媽媽今天的穿著極爲誘人,紗質的白色低胸套裝,配上淺色的碎花,緊身迷你窄裙帶有蕾絲斜紋,所穿內衣若隱若現,裙子都短到快要看見她的美臀了。

我媽媽原本就長得一副秀色可餐的樣子,讓男人看了就想立刻干她。像這種裙子穿得短窄的中年少婦,難免會在公車上遇到色狼,次數一多,她也就習以爲常,常常一興奮起來,就連內褲也弄得濕濕的,蜜汁很容易就溢出來。而我媽媽也知道男人喜歡玩弄她這種女人,她也就任由男人擺布。

上車後擠在男人堆中,過了兩站,車更擠了。這時,我媽媽遇到相當色情的韻事。從她一上車開始,盯住她的色狼就一直偷偷瞄著她的水嫩臉蛋和深深乳溝。

對於一個漂亮迷人的中年女人,她打扮得這麽曝露,任何男人都會有非分之想。

擠在人堆里,我媽媽想起常在擁擠的公車上被男人吃豆腐的情形,此時她有些希望被人性騷擾。正在想時,媽媽的臀部上多了一只手,而且她的迷你窄裙也被掀高了一點。

我媽媽在朦朧之中突然覺得有一絲絲的喜悅。好象自己被性騷擾的願望實現了一般,那男人的撫摸並沒有暴力的現象而是有點溫柔,所以媽媽也就沒有抵抗了。她也發現那人正輕撫著她的屁股。那男人的手包著媽媽的屁股似地去撫摸,而且漸漸地往下面移。

我媽媽一直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那色狼得了個便宜也不在乎有沒有乘客在看他,手比剛開始的時候更不安份的伸進媽媽的緊身迷你窄裙里摸了起來。

陌生男人以兩手玩弄媽媽的屁股,把套裝的迷你窄裙給卷了起來,由於裙子很短,只是稍稍的卷了三公分,那個被乳白色的鏤空三角內褲就露了包住的圓滾滾的屁股也馬上就露了出來,那里的全貌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了。

媽媽陶陶然的朝背後看去──

媽媽似笑非笑地將身體往後靠,那色情狂似乎也知道現她的不在意,就用褲襠裡的肉棒在媽媽的臀上磨蹭。陌生男人攔腰抱緊媽媽,硬挺的陽具頂在她豐腴的嫩臀摩擦,並將手順著裹上網狀絲襪的臀溝和張開的雙腿從內側滑下往前挪移,在網狀絲襪底部撫摸,而另一隻手則把她白色紗質套裝的鈕扣悄悄拉開。

「啊!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原來是男人開始偷襲媽媽的趐胸,伸手握住她毫無防備的乳房揉搓著,還握住她的奶子,抓了起來並用另一隻手把大腿根部搓了好幾下,用手試著要把她的花蜜挖出來似的。

陌生男人使勁地去舔我媽媽的耳根。

大概是我媽媽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水味刺激了男人的性慾,男人似乎已經等不及了,又去舔她另一個耳溝,媽媽扭動上體,輕微發出作愛時的聲音來。國際集團的經理助理正在擁擠的公車中被一個不認識的男人任意進行性騷擾。

「嗯……喔……」媽媽一邊呻吟,一邊扭動著身子,一雙粉腿緩緩張開,同時白色內褲中的裂縫也早就流出愛液,令人懊惱的是從白色內褲之中不斷流出的淫液早已黏膩地貼在大腿內側了。被愛撫後有所反應是正常的現象,但是在擁擠的公車上被性騷擾卻不能作愛是很難過的。

陌生男人把她的絲襪往下拉,又把手放在她的絲質三角褲上揉摸。那人的手指一直隔著乳白色鏤空絲質內褲那層薄薄的絲緞對著裡面的洞穴一來一去的搓弄,還用手指在臀部的裂縫及花瓣突出處給予按摩。使原來張開的兩腿深處,感到一陣陣痙攣的喜悅。

媽媽不但讓色情狂把她的短窄迷你裙完全拉上腰際,而且也大膽地張開雙腿,主動把那豐滿的小穴放置在色情狂的手掌心,讓男人從潮濕的內褲玩弄裡面的花瓣。

而且從那小穴中滴出了一滴滴的花蜜來,濕濡了色情狂的指縫,散發出濃厚的女人香味。

「喔……喔……唔……」媽媽盡量調整自己的呼吸,不讓乘客聽到她呼吸急促的聲音。但趐胸及下體所感受到的甜美感受卻是無法隱藏的。

「喔……」腰身一邊搖動,一邊有很令人不好意思的反應,因為乳頭已經變得又硬又紅。

「啊……喔……」隨著一聲聲呻吟的聲音,體內的花蜜早已不斷噴出。

激情的狼吻再移到脖子、耳朵去輕輕咬著,我媽媽的身心早已隨著他的舌頭完全陶醉了。陌生男人的唇一邊吸著耳垂,一邊那隻手掌一把提起D罩杯的豐滿乳房。

「嘎!」由於太過舒服,使媽媽一再呻吟不斷。

下一個瞬間,陌生男人的指頭已經慢慢地移到白色內褲上面,從內褲上面尋找花唇的入口處。從大腿根處傳來的興奮快感,迅速傳遍全身。

我媽媽馬上扭動著身子期待陌生男人能將那濕濕的三角褲給褪去,她自己用三角褲去碰他的褲子,在這褲子的裡面那陌生男人的東西正在打著熱切的脈動。男性的感觸強烈刺激著媽媽的官能。

此時媽媽的心也大力地跳動著,而且也沒有想停的意思。我媽媽扭動著那圓潤修長的大腿,把要叫出來的聲音又收了回來。

當那白色的高腰三角褲被從下身褪下時,她好像覺得蜜汁已經滴落在地上。而同時大腿間又有一種酸楚感,真不敢相信自己在情慾這麼高漲的情況下還能夠等這麼久。

「喔……」指頭似乎找到入口了,將手指一寸寸地插入。

色情狂把手指插進正在汩汩湧出花蜜的小穴中,用手指去挖她的小穴。

挖扣了十幾下,又把另一隻手指也送了進去繼續挖掘扣弄,我媽媽被色情狂的兩隻手指不知用力插了多少次,進進出出的速度逐漸加速,終於來到最後的單元中了,媽媽也賣力地扭動著那圓滾滾的屁股。

終於在體內發生了爆炸,粘稠的熱熱蜜汁淫蕩地噴出,大腿內側更是被淫蕩汁液沾得一片黏滑,在激烈的顫抖中順流滴下。

原本以為色情狂的騷擾即將結束,但我媽媽還沒喘過氣來,色情狂的手指卻繼續往她的嫩穴裡攻擊著,只覺下半身蘇軟無力,淫蕩的蜜汁仍不停地從體內湧出。

她無力地垂下粉頸,陡然映入眼簾的卻是自己豐滿的雪嫩奶子正在色情狂的魔掌中捏面球似的揉搓得一片通紅。像是在看色情片一樣,只是女主角是媽媽她自己,另一個高潮就如海嘯般立刻捲起她的嬌軀送向無際海面……

「喔……唔……嗯……哼……」雖然用手背堵住小嘴,但洩身時的歡愉淫聲也隨著噴出的淫汁洩出浪語。

這時乘客漸漸下車了,虛脫般靠在色情狂身上任人恣意妄為的媽媽只好勉力站穩身子,那色情狂也盡了點職業道德替她順手拉起內褲和絲襪。

我媽媽可以感覺到那色情狂正得意地睨著她被玩弄到洩身的身體瞧,她紅著臉低頭拉攏白色套裝的領口,那人還趁隙多捏幾下她的屁股。

下車後,媽媽慵懶地漫向大樓,拖著蘇軟的下半身入電梯。這些在同一棟大樓上班男人似乎商量好了,一起將性感風騷的媽媽擠入電梯中央,跟著色色的怪手就摸上她的。

電梯才上第三樓,媽媽的臀部已經多了好幾隻手。

就在這些男人吃媽媽豆腐時,電梯停電了!電梯中的男人不禁在心裡暗暗叫好!

「停電了!按警鈴!」說話的男人正貼在我媽媽身旁摸她大腿。

靠門的人按了警鈴,和警衛通了幾句話,警衛要大家稍待。

煞那間,電梯的空氣似乎凝結了。因為這部電梯只有我媽媽是女性,而媽媽的下半身可是熱鬧得很!至少有五、六隻手在她短裙下忙著吃豆腐。我媽媽只是毫不在意地放任男人在她短裙內的大腿、屁股隨意亂摸,好像被男人們亂摸是她的職務。

不知是誰自她腰際的絲襪處插入手掌,屁股的嫩肉讓他給摸著了。他還順著臀溝滑到在公車上被色情狂搞到黏膩不堪的下體。

其它的男人也發現我媽媽是可以讓人隨意亂摸的漂亮女人,也跟著大膽地往她的禁地探進。站電梯邊的幾個男人本來很羨慕別人靠在我媽媽身旁,現在他們知道媽媽身旁的人正在騷擾她,於是這部電梯的所有男人全部加入非禮我媽媽的行動。

一時間,像是在海洋中嗅覺出血腥味的鯊魚群,這群男人毫不留情地游向我媽媽的身體,露出男人的獸性,有的伸掌掘住她的奶子,有的拉住她的長髮吻她的唇,也有人猛舔她的粉頸,至於她的下半身,早已被人絲襪連內褲扯下腳踝,插滿了男人的手指,閃著她淫蕩的蜜汁,媽媽的後庭也不知在什麼時候被人插了幾隻手指,全身上下覆滿十多雙男人色色的手……

「啊……啊……」從公車上被挑起燃燒的欲情終於可以在這一坪不到的電梯中發洩、吶喊出聲。

「啊……喔……」

這些男人拼了命在媽媽身上擠捏、吃豆腐,來自不同男人的手指也在她下半身的前後花庭拚命挖掘抽送,將這性感獵物、美艷的中年女人送上絕頂高潮。

「啊……」

媽媽仰起頭,長長的高潮欲情聲迴盪在停電的電梯中有限空間,飢餓的鯊魚群仍搶食著散發吳限女人香的美人魚兒……

在密閉電梯中遭人聯合性侵犯下達到連續高潮,媽媽慵懶無力地走入公司。穿過大廳,男同事的眼睛都色瞇瞇地跟著她轉動;她挾著黏膩的大腿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暗暗伸手探了一下私處。

正想起身到洗手間擦拭時,內線電話響了。

「進來。」總經理發出兩個字的指令。

媽媽毫不猶豫地敲敲總經理室的門,有點羞赧的走到總經理辦公桌旁。

「沙總,有什麼吩咐?」

沙總彎了彎手指,媽媽順從地站到他座椅邊。她知道自己又要充作沙總經理的洩慾品。

沙總經理忽地跳起身抱住我媽媽親吻粉頸,嗅著她身上的香水味,一手摸著她的豐臀撩起迷你短裙。

「喔……」

沙總把媽媽推倒趴在辦公桌上,扯下她的網狀絲襪和乳白色的鏤空內褲,手掌在陰戶撈了一把。

「濕濕的,一大早就發浪啦?」

「不是的,早上在公車被一個男的亂摸……」我媽媽不好意思說出自己還被一群色情狂在停電的電梯中侵襲。

「嘎?性騷擾?人家吃你豆腐你就任人亂摸?真是個浪貨!嘿嘿嘿,都濕成這樣了!」

沙總經理從後叉開我媽媽圓潤的大腿,掏出自己的龐然大物,用力捏開她的臀片,直挺挺地插入媽媽的身體。

「啊……」

我媽媽悲鳴出聲,沙總的陽具已經順著滑潤的淫水頂到底在她體內作大幅度的長抽猛送。媽媽還情不自禁地縮緊陰道的皺折好讓自己可以吸住沙總經理的粗硬陽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