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情的呵護-母愛的故事

原作︰做白日夢的人
翻譯︰老土

*************

警告︰下列故事含有性行為的露骨描述及“亂倫”關繫!
如果你不能接受或是未成年人,請不要繼續!

*************

“天呀,大衛,你為什麼在星期五晚上呆在家裡看電視而不是出去消遣?這是你連續第二個周末呆在家了。”

愛莉絲──大衛的母親,微笑著在沙發前面站住,沙發上坐的是她的兒子。

“我不反對你在家。自從你的父親死了,我有時變得孤獨,因此有你在晚上陪我感覺很好。你已經長大了,盡管我幫不了你什麼,但我仍關心你。你過去總是很忙碌的,但最近似乎是悠閑了。”

她摸了摸他前額的頭發問:“在你的愛情生活中有什麼麻煩嗎?”

大衛抬頭看著他的母親並且笑了,一種淡淡的苦笑。

“沒有,媽媽,一切正常。我只是想遠離女孩子一段時間。”

愛莉絲靠著大衛坐下並且握住他的手。

“聽起來有點不對。我認為你應該多接近女孩,過去她們常打電話給你。發生什麼事了?你與女孩相處有什麼問題嗎?”愛莉絲的臉上露出了擔心的表情:“你沒有讓一個女孩懷孕吧?”

大衛又笑了,但是這次笑得很愉快。

“沒有,媽媽,我能保證我沒有讓任何一個女孩懷孕。”

愛莉絲握緊了他的手,並且說:“很好,那又是為什麼呢?為什麼你不告訴我呢?不管怎麼說,媽媽通常都比你經歷的多些。”

“噢媽媽,不是什麼大事情,但……很難啟齒,是關於男孩子的問題。”

“噢,當然了!”愛莉絲挪喻地笑著:“你認為媽媽是個清教徒──如果你與她談一些關於性的話題,你認為不合適?我假設你這男孩子的問題是關於性的。我沒猜錯吧?”

大衛有點臉紅了,他點點頭,說:“是的,至少從某個角度看是的。”

愛莉絲沉靜地看著大衛,一陣靜默。

“大衛,我雖然是一個女人,但是我確實了解一些所謂的‘男孩事情’。當我像你這麼大時,我那兩個弟弟讓我知道了很多,我幫助他們解決了很多他們的青春期煩惱……當然,我們只是一種柏拉圖式的親密,持續了差不多二十年。那之後,你的父親喬和我結婚了……”

愛莉絲以微笑打破了嚴肅話題的沉悶表情,她繼續說道:“我們的性生活很甜蜜,不是你這種純潔的孩子能想像的……我雖然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是我確實知道很多。我想我能幫你解決你的問題。”

“媽媽,我真的沒什麼,我只是有些迷惘,我甚至不知道該怎麼表達。”

“告訴我這一切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她們拒絕你嗎?”

“嗯……那之前約會還是有過的,但她們總是說‘不’……我總是不能……”

“不能什麼?不能和她們……?還是你不能……?”

“她們對我都很好,我也很喜歡她們,但是我……我想我是一個失敗者。”

“你和她們約會時上床了,但是你在她們叫床的時候……臨陣退縮了。這是你想表達的吧?”

大衛苦笑著說:“是的,差不多就是這樣。我……趴在……她們身上時卻臨陣退縮了。”

“名副其實的‘寂寞伴侶’,不是嗎?”愛莉絲笑著說。※譯者注:‘寂寞伴侶’(Badcase of the blue balls)應該是情趣用品。

大衛不好意思的躲開愛莉絲促狹的視線,喃喃的說:“是的,名副其實……”

“這也算不了什麼,我不清楚現在的女孩子是怎樣,我當年可是相當活躍的,嗯……我是指性方面,那時候大多數女孩都熱衷於和男孩子們上床。但也有過於保守的那一類女孩子,她們仍然在意所謂的‘名聲’,我想你不會是倒霉的碰上她們了吧?”

“沒有,到目前為止我一直都很幸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與我約會的女孩大多數都很熱衷……上床,但是我的那兒……我嘗試了很多次,弄得她們都煩了,可都不行……之後又發生了幾次,所以我想先靜一靜,也許哪天我能遇上一個更有耐心的女孩。”

愛莉絲輕輕地撫摸著大衛的手臂,眼中不由的流露出擔心的眼神:“你還很年輕,也許只是輕微的陽萎。我知道一位很好的大夫,星期一我去為你預約。”

“陽萎?”大衛轉過頭衝著愛莉絲大聲的笑著:“不,媽媽,不是的。我的問題不是陽萎,它是……恰恰相反……”

“恰恰相反?”愛莉絲迷惑地注視著自己的兒子,眼神慢慢地落到了大衛的牛仔褲的褲襠,那兒的巨大的凸起給了她肯定的答案。她抬起眼睛仔細的注視兒子的臉:“你的意思是說你的問題是你的那兒……太大了,是嗎?”

大衛無奈的說:“是的,它……太大了。大到讓每一個看到它的女孩都害怕得跑開了。弄得我……我都20歲了,但還是一個處男!”大衛滿臉的煩惱。

愛莉絲再次輕撫著大衛的手臂並且說:“噢!我的寶貝,你長得像你爸爸喬,這些年我一直想知道你是不是繼承了他所有的特徵……他的那兒很大,現在可以肯定,你從他那繼承了它。”

“你是說爸爸也有一條大……哦,我的意思是說爸爸的那兒也很大嗎?”

“是的……”沉浸在回憶中的愛莉絲輕輕的說:“是的,他有一條大……哦,他是很大的,很大……”

“他怎麼樣的大?”

愛莉絲張開她的手比了比,大約12寸的長度,“他的那兒要比這長……”再慢慢合攏手指卷成一個大大的圓圈:“差不多有這麼粗。”

大衛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勉強抑制住心底的喜悅似的壓低嗓音說:“真的?!怎麼聽起來像是在說我呢!當我興奮時我……你沒有騙我吧?”

“你就是你爸爸的活證明!”她笑著說。

“開始還真是麻煩……”愛莉絲看著遠方緩緩地說:“特別是最初的那幾天!我們倆不斷的努力,我一點一點的適應他……我們花了超過兩星期,才真正度過我們的洞房之夜。在那以後,在我能完全的容納他……才開始體會到婚姻的享受。”她頓了頓,對著大衛低聲說:“真的,那真是享受……”

愛莉絲的眼睛充滿了笑意:“那個女孩要有大量的耐心和欲望才能接受你。我告訴你這些,是要你有精神准備,那樣的女孩子很難找,你要去不斷的發現,直到你的努力得到回報──你找到愛你並且意與你結婚的女孩。”

“噢,上帝!”大衛說:“可我還沒打算結婚。不結婚不行嗎?”

愛莉絲笑了,並且含蓄地說:“不結婚也行,你知道,有另外的方法可以照顧你的需要。”

大衛愁眉苦臉地說:“口交?也不行,女孩們容不下的。”

愛莉絲看著滿臉憂愁的大衛笑著,說:“還有方法,如果你真不能忍受了還可以試試‘寂寞伴侶’,就像這樣……”她伸出手蜷縮手指做出抓東西的手勢,並不斷上下移動:“我知道它是一個差的代用品,但是差總比沒有要好。”

“你說的完全正確,差總比沒有要好。”他微笑著撇了撇嘴,接著又是滿面愁容:“不得已時我也那樣做過,真的是不得已,不然我就會做那種夢。”

愛莉絲再次微笑了,並且說:“寶貝,自慰是正常的,對於一個男孩,淫夢也是正常的。”

“媽媽……你能不能告訴我,爸爸和你在一起時,你怎麼才能……‘一點一點的適應他’?”

“我不能說,除非你……”

“媽媽,告訴我,不管怎樣……就算我會臉紅。”

“如果我給你看了……也許會對你有幫助。我得先到我的房間去拿些東西,回來再詳細告訴你。”

愛莉絲去了她的臥房,帶回來一個大鞋盒子。她打開了它,取出一根相當於正常陰莖大小的假陽具──大約6英寸長,但龜頭比普通陰莖要大。

“我們以這根開始……他在我身上用它,直到我能完全適應它。”她笑著,臉上帶著一絲羞澀:“它使我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它帶走了我的處女膜。”

然後她拔出了另外一根,一根大約9英寸長且龜頭相稱的更大的假陽具。

“在我能從那一根上體味到女人的快樂之後,我們開始用這一根,你爸爸用它搗啊搗的,直到一個星期後我能順暢的適應它。”

“可是……聽起來當時你正在用這一根練習,怎麼是爸爸用它在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