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強姦快為人妻的空姐

一直以來,經常到外地公幹的我,都對飛機上的空姐抱有幻想,有一間航空公司國X的制服就是透透的白上衣,加上若隱若現的bra帶,有誘人狂野的幼帶,端莊有男友老公的就著粗帶以防比人睇蝕,再保守一些的,著多件學生妹著的打底衫,但因制服好透,簡直同沒有著的無分別,有些打底衫都有花邊的令你更興奮,其胸圍款式更多,前扣後扣,一覽無遺,而顏色多為純白,突顯知性高貴的一面。

與其的工作成強烈對比,件上身衫又短,擒高擒低的同時,又會在上衫下露出小蠻腰,下身一條緊身的半截裙,走路時個屁屁摟下摟下,突出迷人的女性曲線。有時在後面還會睇到內褲邊形,見不到的又有可能是著了t-back,飛行時派餐渾圓的屁股高高蹺起,屁股的輪廓就清晰地凸顯出來。

一雙滑溜的黑絲襪,其盡頭可能同胸圍一套的內褲,行路時咯咯聲的高跟鞋,加上淡淡的化妝,整潔的髮型,噴上清香的香水,真係見到都會興奮!難怪那麼多人中意空姐!

而這套制服的剪裁就令細胸變大胸,大胸變巨胸,而窄裙裡的屁股,就令人覺得女人下面好窄,好像無比人開發過,好貴格,會夾到自己的陽具好舒服,所以在制服下,令本來無身材的女仔都會變成大胸大pat,人見人上的空姐!

有一次好夜見到空姐,在機場的巴士站,那位空姐23或4歲左右,初生之犢也,身材瘦少165cm左右高,是一手都抱得起那種,上圍估計為32D的吸手波,雖廟細但燈籠大,加上其緊窄的制服,其他等車的男人都在視姦她的不斷望。

那位空姐好不自在,只好不斷低頭玩電話以避開他們淫穢的目光。

終於車來了,她開步一走,就見到黑絲包住修長的大腿,差少少見到絲襪的盡頭,可見制服設計者用心良苦,只是給你睇到你幻想中的最興奮,而又不給你睇落去,如果不是那會吸引人去乘搭她們的航班呢?

今次我也是在外地公幹回港,她排在我前面,又是最後一班車無人和我們同車,我就在她後面盡情望她。

時值夏天,30幾度的高溫,她無著外套,奶白色上衣因汗水而透出了胸圍的輪廓,是幼帶3條線的,幼腰得22吋左右,突出的屁屁在窄窄的紅色制服裙下,格外緊實,又圓又實的似有35吋,好像叫你後上她一樣等你上。

上車後她要放行李,她的行李似乎很重,由於通道好窄,我就要等她放好行李我才可以有得放,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正面望著她。

不望猶自可,一望不得了,在巴士燈光下令人眼前一亮,小家璧玉的花容月貌,長髮、大眼睛、櫻桃小嘴,化著淡妝。最重要不知是不是工作太辛苦,她胸前其中一粒鈕不知是爆開還是沒扣好,鈕和鈕中間露出了半邊酥胸,還看睇到花邊半罩杯,胸前名牌上的名字叫Yuki林旭琦。

因彎身放行李,翹高了屁股的情景前後有十秒,讓我有股衝動想把她的裙子揭起來看,真係好想大力拍去她的patpat正流口水中。

放完行李她上了上層,這樣的一個美女所穿的內褲究竟是什麼顏色呢?我就跟著她想偷看裙底,不過裙窄加上黑絲底下時間太快什麼都看不到,她一上到去就坐左係上層左邊第五排,我就坐右面第四排,隔岸相對再窺看她,她已經倦極入睡了。

開車後不得了,一時只專心望女忘記拿handfree聽歌,於是就落樓下個行李取回。

當到行李架時,腦中突然湧起剛才的畫面,有一股想法,不如看看她行李入面有什麼東西!她睡著,司機又要專心駕駛理不到我,就淡定地拉開她行李的拉鍊。

拉開後一睇,都是衫,書,食物,手信,真係好似別人去旅行的一樣,還有一袋入面有套著過未洗的國X空姐制服。我見到忍不住伸手摸左一下,好滑,從來都無想過可以摸到空姐的制服,還有香水味呢,看睇入面還有幾set同牌子的胸圍內褲,多數係白色蕾絲,有一個粉紅色胸圍,同一條黑色t-back底褲。

真是打飛機第一選擇,我老實不客氣的拿走其中一個白色胸圍,不過就睇個bra個牌見到真的有得32C,之前似D因為有墊防突點,之後把其他的放好,就回上層去了。

上到去,見到另一個情景,她可能以為我已落車,就好開放的坐。除去那對高跟鞋,成對腳掌放在自己張椅上面,著住裙都楝高隻腳抱膝屈住整個人的睡。地心吸力下裙子下襬滑到腿根,露出一雙修長黑絲大腿,在太腿三分之二見到絲襪頭。

如果前面張椅係透明,裙底下就會全看光光,不過現實一定不會的啦,心裡暗罵她表明清純真放蕩!我坐回自己位取出手提電話,之後靜靜地走左去她旁邊。

她正睡得到頭重重,隨車搖動見到裙底裡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黑絲的盡頭入面是襪褲,那雙黑絲襪褲非常的薄,看到入面係白色內褲,應該同胸圍是同一套的。

可能是由於出汗的緣故,中間的地帶格外突出,白色所覆蓋的地帶稍稍的有些隆起,將惹人遐想的地方包了個密實。又有兩塊白色東西,不知是衛生巾或是底褲邊,總之沒有好似學生妹的有著底裙。

從沒這麼徹底地看到空姐的雙腿,今次連她下體的白色底褲也能清楚的看到。這麼精采自然要用手機近影她,拍下極其珍貴的一刻。影了大約四張相,她好像醒了,我就急坐回去自己的置位。

巴士上她聽了一個電話,我偷聽到她原來住村屋,還要是我同村的,原來她已經訂婚後第一次工作回港,聽到她小聲罵她男友不來接佢不關心她,我聽到她有未婚夫也相當妒忌。

「 叮……」 她按鐘落車了,今次我先過她落樓下,希望捕捉那胸部春光,翹屁之喜。

不出所料,她還未知自己扣少一拉鈕,因為車未停定而不夠力搬自己行李失去平衡,整個人蹲了下來,但沒有倒下,在近距離再見到她黑襪褲內的白色底褲。

我急急扶起她,車子也再動了一下,變成了美女投懷送抱,我樂不可支,藉此由上領口清楚窺見在她鈕釦的空間到白色胸圍並露出了淺淺的乳溝,差點叫了出來,心裡暗地裡讚了一句:「好美!」

我忍住了心裡的興奮,但下體已挺起,當然空姐沒發現我的醜態,她還對我說了聲謝謝。

下車後,由機場開始我睇到那麼多好風光,又怕之前偷影的相被她發現,所以急急地行必經之路,林蔭小經回家。此徑路燈十分少而暗,只有一米闊約200米長,旁邊有幾間荒廢村屋,男人老狗我都怕被人打劫,怪不得那個空姐罵他未婚夫不出來接她,一路快行一路聽見高跟鞋的咯咯聲漸遠,自己又快回到家裡,怎知……

「呀,救命呀……」

有人大了左一聲,之後就無聲無息,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理走為上著……等一下,剛才好像是那一位空姐的叫聲,回頭看一看吧。

當時見到一個男人從後用手帕掩住空姐的嘴,另一隻手緊握空姐頸項。

「不要……不要……」

她受不了地身體翻了過來雙手用力地推他,但是就是使不上力,只是呼吸更加急促而已,她的手袋行李已散落一地,男人正想拖空姐入空屋有所動作。今次麻煩了,他到底想劫財還是劫色呢?

走出屋外,看到男人將手袋行李搬入租客已退租的村屋內,原來他已經把弄暈空姐並把她平放在一張床墊上,在暗暗的街燈下睇到屋內一角裡那男子已抽出陽具,正戴上避孕套要將她就地正法。

我心想,空姐最後一個見到的人就是我,我是同她一個站落車,又不見到我的身影,如果她醒來知道被姦,自然就會覺得是我幹的。我一個人住,無證人之下,男人又有用套,我豈不是水洗都不清?膽粗粗只好救她吧。

在屋外大叫一聲,「你做什麼的呀?你不要逃,警察來了,呀sir,就是他啊……」

那男人聽後大驚,急忙把褲子穿起頭都無回就奪門而走,消失於黑暗中……

我入屋後想用手提電話報警和叫醒那位空姐之際,空姐就醒了,她很驚慌死死拉緊了裙子,見到我就想大叫。我情急之下怕被她誤會就撲過去掩住她的嘴,身體壓倒在空姐身上。她反抗咬我,我鬆了左手,她就大叫,「你剛才係巴士不斷的偷看我也算了,而家還想強姦我,救命啊……」

「不是我啊,剛才想強姦你的那個……」

我未說完她打左我一把掌,大罵:「等我男友來到你就知死,你不要走呀!」

今次完蛋了,給他男友來打一身不特止,還要被警察拘捕及控告企圖強姦,我不是發惡夢吧?

「你誤會了,都說不是我,請你相信我啦,好嗎?」

我好用力的捉住她膊頭,將她壓在床墊上,我當時並不是想真的要幹她,只是手肘無意中碰到她的胸部數次,並沒有犯罪的衝動。

不過經過剛才巴士上的偷窺,自己又無女友,而家還有這樣身體接觸,美女空姐的髮香跟呼出的熱氣都將我的性欲點燃了,下身開始有興奮的感覺,我……男人的本能終於抵擋不住,最後的道德與理智線最終失守,膽子粗起來,從此刻開始將再也無法回頭……

我打她一巴,不再對她存有一絲的同情或憐惜,「他媽的,講你又不信,你那麼想比人強姦丫嘛,好!」

這時候的我也毫無避忌地用雙手從後擁抱著她,摟住了那細細的蠻腰,碰到她白滑散發出的青春氣息的身體,隔著制服就迫不及待的撫摸起那發育完好的雙乳,並開始吸啜著空姐的耳後根,舌尖往她的耳窿深處舔去,由雪白的頸項狂吸從她體內傳出來的體香。

「你幹什麼,不要,停手別這樣!」

Yuki一雙纖細白皙的手努力去抵擋伸向身體的黑手,不停在我身上拍打拳擊。我雙手按住她雙手,她嘴不斷大叫,我嘴唇就強力壓住Yuki的小嘴對她濕吻。本能地女生對陌生男子的侵犯,只能用舌頭將另一舌推出去,所以沒有再大叫,幸好她沒有想到要咬我條脷。

最後始終男女力量有別,她雙手已被我左手按左頭部上方,而我的右手不斷摸胸抽水,拉高Yuki的制服上衣,由腰間伸手入去隔住胸圍大力抓她的乳房,她大叫,「呀,不要呀,好痛呀,好痛呀!」

我摸完上面,也自然要摸下面,一路吻著她一路用右手從上伸入紅色半截裙入面亂摸,現在她不能再攻擊我,只能自保,企圖緊合雙腿防姦。

但事實上防線已被一個一個擊破,裙子被掀高,接連黑絲襪的褲襠被強行扯開,大腿被我大力用雙膝分開,其中一隻小腿只掛著小半遺下的絲襪,現在只有一條純白色的平腳花邊底褲擋住我的去路,上身還有一件因拉扯而變得不整的制服及入面的半罩式後扣胸圍。

此時,屋外突然雷雨大作,雷雨加上男人獸性大發的確十分可怕,突然,「呀!」

是我大叫一聲,她出腳踢中我要害,好在不是太中目標,她一陣掙扎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推開我掙著坐起身來。她見機快速的掙脫開我的手推開我,轉身就要往室外逃跑。

我就了痛左一痛之後立刻回神,急急起身去追捕她,幸好她一出門就被村屋的門檻拌倒,上半身掛在門外,上身正被大雨淋濕,正大叫救命。

「哎,這樣的大雨,你男友怎會聽到你叫呢,不如你叫來比我聽好過啦!」

我雙臂強拉她入屋,抱起她帶著她的行李上樓上的一間房,開燈再拉上窗簾布。

「不要呀,不要強姦我呀…嗚嗚…」Yuki嚇得直抖,雙手亂打著放聲大哭。

「我怎會強姦你呢,我們是在這裡做愛呀,老婆仔。」

剛才黑漆漆,現在開了燈及她上身淋了微雨,見到一套比透更透的制服,白bra比之前更為清楚,是一個杯罩面上有鏤花的胸圍。我忍不住一手拉開上身衫中間的鈕,原來是十分易除的按鈕式,不是扣鈕式。

見到白色胸圍正緊緊地包住雪白的乳房,「不要這樣!」她輕叫一聲,還想用手護胸,我照舊把她壓倒在床上,左手按住她雙手,右手到她背後鬆開胸圍的後扣。

這時空姐被按著手,掙得兩團雪白無瑕,比例勻稱的乳房從鬆掉的胸圍裡彈了出來,隨著亂扭誘人地晃動著,立刻完全在我的掌握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