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脈情緣

微山村中,一戶普通人家正在忙著準備年夜飯。熱氣騰騰的飯菜已經準備好,葉家柔和葉明軒姐弟正做在桌子前面看電視。已經是年三十了,但是姐弟兩個人的父母卻早早就開著自己的拖拉機去省城裡賣菜去了,現在仍然未歸。葉家是一戶普通的農村人家,依靠賣菜維持生活,姐弟兩人現在都在上高中,家裡的經濟情況不是很好,所以為了能賣個好價錢,葉父葉母不惜在過年的時候去省城裡賣菜。

已經是晚上八點,姐弟兩還沒有等到歸來的父母。

「姐,這麼晚了,爹娘咋還不回來啊。」明軒的肚子已經很餓了,有些不滿的抱怨。

「再等等,爹娘再不回來,咱倆先吃好了。」家柔心裡很擔心父母。

平時爹娘去城裡賣菜,最晚也就是七點多就回來,而今天是年三十,爹娘到八點卻還沒有回家。

「不會讓城管抓了吧!」這是家柔心裡擔心著最壞的結果。

時間又過去了一個小時,葉父葉母依然沒有回來。姐弟兩人實在餓了,就先吃了起來。

吃完年夜飯,明軒又去門口放了鞋鞭炮煙花,又看了一會兒電視,時間已經是晚上11點多了,依然不見葉父葉母的身影。姐弟兩人都很著急,但是在大年三十的晚上,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該找什麼人幫忙。直到凌晨2 點多,極度睏倦的兩人才在焦急中,相互依偎著睡去。

「砰,砰,砰……」一陣砸門聲傳來。天剛濛濛亮,他們就被一陣劇烈的砸門聲吵醒。

開門一看是隔壁的王二叔,王二叔經常和葉父葉母一起出去賣菜。

「小柔,小軒不好了,你們爹娘出車禍了。」王二叔著急的說「什麼?!」姐弟兩個都被嚇呆了。

「趕快去省城,在人民醫院裡。」

已經顧不上什麼,姐弟兩個匆匆忙忙的跟著王二叔朝省城趕去。

在路上王二叔大致和姐弟兩個說了事情經過昨天晚上,和往常一樣葉家父母和王二叔賣完菜後一起回村,沒想到在回村的路上,一輛大貨車撞上了他們的拖拉機,大貨車連停都沒停就跑了。他們被路過的好心人送到醫院,王二叔傷勢不重,早上起來趕快趕了回來通知姐弟兩個,由於回來的比較急,現在他也不清楚葉父葉母的傷勢如何了。

「沒事,別擔心,我都只是些擦傷,連骨頭都沒折,大哥大嫂的傷也不會太重,你們兩個不要太擔心了。」王二叔在路上一直安慰姐弟兩人。

來到醫院後,三人直奔住院處。

「醫生,請問昨天晚上發生車禍的兩人住在什麼地方?」家柔看到一個醫生模樣的人,趕快拉住問到「昨天晚上好像有兩個人因為車禍送來,不過現在因為傷勢過重,都已經死了。」醫生平靜的說到。對於見慣了生死來說的醫生,這隻,是一件平常不過的事情,但是家柔和明軒聽到這個消息,如遭雷擊,頓時都傻在了當場。

「醫生,你一定弄錯了,我昨天和他們一起受的傷,你看我不過是一點擦傷,他們怎麼可能死了呢?是不是還有其他人昨晚送來?」王二叔連忙問,生怕弄錯了對象。

「昨天沒有什麼病人,只有那一起車禍送來傷員了,而且這種情況也很正常,在車禍中由於受撞擊的部位不一樣,同一輛車上有的人沒受傷,有的人當場死亡的事情都很常見,你們趕快去太平間看看,現在屍體還在裡面。」隨後醫生告訴了他們太平間的的位置。

家柔和明軒不記得自己是如何去的太平間,如何回的家,他們腦中一直記憶的都是那白色的屍布被掀開後,父母那因為撞擊已經有些變形的臉。

本來一個普通的家庭在新的一年開始的這一天破碎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或許原來的家比較清貧,但是在父母的護佑下,姐弟還可以安心的讀書,可以享受到家庭的溫暖,可以通過努力來改變自己的命運,但是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在村裡人的幫助下,姐弟兩個安葬了父母。別家都是喜氣洋洋,姐弟兩個確是在悲痛中昏昏沉沉的度過了寒假。眼看著開學的日期漸進了,他們卻面臨一個殘酷的問題,該怎麼生活下去?

他們以前雖然也偶爾幫父母去收拾一下菜地,但是兩個人卻從來沒有獨自承擔過農活,再說安葬父母已經把家裡那點可憐的積蓄全都花完了,現在他們根本沒錢買種子農藥,更不要說繼續上學的學費了。

「姐,我不要上學了,我現在是家裡唯一的男人,我出去打工掙錢養活你。」明軒對姐姐說道。突然降臨的災難,讓一個大男孩成熟起來。

「不,小軒,你的成績比我好,是咱家的希望,你不能出去打工,要去也是我去。」家柔不同意弟弟「姐,你今年高三了,馬上就考大學了,而我今年才高一,要過兩年才能考大學,這樣花費太大了,還是我去打工吧。」

「小軒,你是男孩子,你去上學將來才有大出息,我就是學的再好有什麼用呢。爹娘都不在了,你現在是葉家唯一的希望,你一定要爭氣。」家柔說著,想起已經不在的父母,眼淚又流了下來。

明軒最終沒有說服姐姐,在爭論後,家柔「贏」得了出外打工的「權利」。

家柔走了,過完元宵節,和同村的一位老鄉去了遙遠的北京打工。從小就從來沒有分開過的姐弟倆,在長途汽車啟動的那一刻,默默的揮手告別。

已經很多年沒有哭過的明軒在長途汽車消失在視野的那刻,突然覺得自己是如此的孤獨,眼淚順著臉一滴滴的掉落在地上。

新的學期開始,同學和老師們都發現本來性格開朗的葉明軒突然變得沉默。除了學習以外,他幾乎不參加任何集體活動,也極少主動和其他人進行交流。

學習,還是學習,明軒的大腦中只有這一個念頭,本來學習成績就不錯的他,很快就把學校內其他人都遠遠的甩在了身後,每次大小考試,都名列年級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