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樂亂倫

[一]

我叫劉風,今年26歲,在一所中學教語文。

去年我和老婆李倩結了婚,她比我小一歲,和我同在一所學校工作,她教的是音樂,是學校裡公認的美女,身高167公分,體重100斤,身材極好,凹凸有致,長的很像演武媚娘的賈靜雯。

同事和朋友們都說我艷福不淺,說真的還真是這麼回事。

老婆的父親死的早,有姐妹三人,從小被岳母一人拉扯大。岳母為了孩子,一直沒有再找。老婆排行老二,還有一個姐姐叫李盈,今年28歲,在公安局上班,是個女警察。她雖然沒有我老婆漂亮,但也絕對是個美女,身材沒有我老婆高挑,大約160公分多點,帶著副眼鏡,別有一番韻味。

老婆的妹妹22歲,在讀大二,老婆家的姑娘一個比一個漂亮。大姐李盈就是美女了,我老婆更漂亮一些,但最漂亮的卻是小妹李卉。無論身材長相,我老婆和她大姐都是上上之選,而李卉就是極品了。

老婆姐妹三人有一個共同的優點,都有吹彈即破的雪白肌膚,這點是繼承了岳母林麗的優良基因。岳母林麗雖然已經46歲了,但保養的仍然很好,皮膚白皙,身材豐滿,只是在笑的時候眼角多了些皺紋,但這絲毫不影響她的美感,反而更平添了成熟婦人特有的風韻,別具一種極為誘惑的性感。

我對老婆家的這四位女性,一直惦念於心,如果讓我每個都能與之雲雨交歡,少活20年也心甘情願。其實真的變成事實,我肯定不止少活20年了,早就精盡人亡了。

[二]

這年的五一假期,天氣已經很熱了。這天,岳母做了一桌好菜叫我們回家吃飯。小妹李卉在外地上學沒有回來,大姐的老公楊軍是刑警隊的隊長,有案子去了外地,孩子則去了鄉下奶奶家,這頓飯就只有岳母林麗,大姐李盈和我們夫妻四人。

吃飯間因為就我一個男人,而老婆和大姐都不喝酒,所以岳母就陪我喝了點啤酒,兩杯啤酒下肚,岳母白皙的臉上泛起了紅暈,正巧在她起身彎腰為我夾菜的時候,在她寬鬆的上衣領口處我看見兩團雪白眩目的乳球,一下子我褲襠裡的雞巴就翹了起來,我此刻多想把她的上衣撕破,把我的雞巴塞到她那兩顆飽滿碩大的乳房中間,讓她為我乳交。

但此時我只能用手壓住勃起的陽具,別讓它給我丟醜。

吃完了飯,大姐接了個電話說是有事就出去了。我和老婆和岳母做在沙發上吃西瓜看電視。我不住的打量著岳母,她下身穿著條很短的黑紗裙,坐在沙發上兩條豐滿白生生的大腿幾乎都露到了腿跟。可能是天氣熱的緣故,平常看她穿衣服雖然新潮,但絕不敢這麼穿。

我這時有個想法冒出頭來,岳父死了已經10年,像岳母這樣姿色出眾的女人,即使不再嫁,身邊的男人也不缺吧?不過她真的保守的話,那她豈不是飢渴了10年?那兩條豐滿玉腿間夾著的蜜穴會飢渴成什麼樣子?

一想到這,我的口水幾乎都要流出來了,我想品嚐下她蜜穴的味道,嘗嘗老婆當年出生的地方會是怎樣的好味!

正在我遐想的當上,突然我的電話響了。一看,是我的好友路明,這小子嚷嚷道:「你小子在哪呢?不是答應今天叫你老婆給我們單位排練節目嗎,你忘了?

啊!那現在叫她來吧,我們老總都罵我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路明是移動公司的,過幾天有個活動,我這才想起,答應五一假期叫我老婆給他們排練節目。於是和老婆說,「是路明,他們今天下午就排練節目,現在咱倆去他們單位,要不這小子非和我惱了不可。」

李倩說:「得,我自己去吧,好長時間沒上媽這來了,你就多呆會,一會事完了我直接上這來。」

我一聽,心想這可是少找的機會啊,於是就不堅持送她,讓她自己一個人去。

[三]

房間裡此時只剩岳母和我兩人,氣氛就有些悶,我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挑逗她。但能讓自己的岳母和自己做愛,除了在成人影片和小說中常見,現實生活中可是不那樣容易。

喝完酒之後口乾舌燥,我拿起茶幾上的杯子喝了口水。

岳母這時說:「劉風,你先看電視,我去廚房收拾收拾。」

「我幫您吧媽媽,反正我也沒事。」我說。

岳母起先不讓,但我堅持要幫忙,她就答應了。

在廚房她刷碗,我沒什麼干的,就站在一旁和她說話。

話題我故意引向男女方面:「媽,這些年你一個人就沒想在找個伴嗎?我和李倩可都希望您找個呢,也免得一個人太無聊。」

岳母就笑了:「都快50多歲的人了,還找什麼,孩子也都大了,我現在也就心滿意足了。」

「您看起來也就是30出頭的樣子,而且您這麼漂亮,還應該有很多幸福生活的。」我說,「其實你和李倩在一起這麼一站,就是姐倆,你比她就是多了些成熟女人的味道。」

「別逗媽開心了!」岳母吃吃的笑了,胸前一對豪乳就蕩起來,讓我的雞巴又不安分的硬了。

「我是說真的呢!」我感覺自己的話在自己聽來都有些變的遙遠,不願俗語說『色膽包天』,可真是這麼回事,此時此刻我有點控制不了自己,「比如說我吧,你都很吸引我的!」

我一邊說一邊向岳母靠近,「像你這麼有味道又漂亮的成熟美人,哪個男人都喜歡!」

岳母正在刷碗的手突然停頓了一下,「劉風,你喝多了吧?怎麼說起胡話來了?」

現在我的大腦已經完全被情慾所控制,我什麼也不顧了,再向前一步,從後面一把抱住了岳母,抱住了她豐滿柔軟的肉體。

岳母的手一抖,水濺了一身,「劉風,你幹什麼?別這樣啊!我是你岳母啊!快,放開我!」

我的兩隻手正緊緊按在她鼓脹的乳峰上,勃起的陽具隔著衣物頂著她肥碩的屁股,我的呼吸非常急促,「媽,我太想你了,我想要你,求你,我……就要你一次!」

我的嘴胡亂的在她脖頸後面親吻,她的髮香和成熟的肉香更加令我沉醉。

「別,劉風,不能這樣!」

我聽見岳母的呼吸也急促起來。

「一會她們該回來了!」

「不會這麼快回來的,媽,求你,我想你想的都發瘋了,讓我幹一次,死了我都甘心!」

我的舌頭在她脖頸後舔著,舔著那少許的髮絲,手在前面伸入到她上衣裡,她的身體像火一樣燙。

她阻擋我的手,但怎麼有我有力氣!隔著胸罩我握住那一雙豐滿乳球,它們真的夠大,我的手無法把握住。

「聽我說,不能這樣,我是你岳母啊!你這樣是亂倫啊!」

「我們也沒有血緣關係,我什麼也不管,我只要你!」

我使勁揉捏著她的乳房,「你不想嗎?你的小穴多久沒被人操過了?現在癢的要命吧?」

許是我揉捏的太過用力,岳母發出了呻吟聲,也不知道是痛苦還是怎樣。

我發覺她的手不在阻擋我,身體也不在掙扎。

「小冤家,你怎麼這麼大膽子?自己的丈母娘也想操!」

岳母說出這樣的話,讓我更加情慾高漲,沒想到她真的這樣騷,看來今天一定能好好和岳母玩的暢快了。

「我就是要操丈母娘!」

我把岳母身體轉過來,和我面對面,我看見她水汪汪的大眼睛裡含滿了春情。

我湊過頭,親吻她,當我的舌頭探入她嘴裡,她『嚶』的一聲,雙手緊緊摟住我的脖子,使勁的,貪婪的允吸我的舌頭,發出『嘖嘖』的聲音。

我被她親的幾乎透不過氣來,只能回吻著,慢慢進入佳境,兩條舌頭絞在一起,彼此吞吃著對方的唾液。

我解開她上衣的紐扣,在她背後將胸罩解掉,那一對白生生的巨大乳房就露了出來。

「真大真白!」我讚歎。

岳母的乳房是我見過最大的,就像兩顆木瓜掛在胸前,雖然已經有些下垂,但絲毫不影響美感,紫色的乳暈很大,上面兩粒黑紫色的乳頭也很大,足足有拇指肚大小。

「以前它是給我老婆吃,現在該我吃吃了!」

我說著,低下頭把一粒紫葡萄含入口中,吸嘬的津津有味,用手握住另一團柔軟乳房,大力的揉搓。

「真是要死了!你個死人!冤家……女婿要操自己的丈母娘了……哎吆!……把人家的奶頭都要咬掉了……死人……小畜生……老娘的奶水都叫你給嘬出來了!」

我貪婪的吸著岳母的乳房,果然有絲絲腥甜的液體流入口中,岳母的奶子真的還會流奶。我將吸入口中的奶水一滴不剩的喝下去,直覺甘甜無比,不知道岳母下面騷洞裡的水是不是也這麼可口。

我另一隻手從後面將岳母的裙子撩起,撫摸那渾圓光滑,肉感十足的大屁股,唯一的缺點就是屁股雖然夠肥夠滑,但因為年紀的關係,不那麼富有彈性了,有點鬆弛,但手感還是十分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