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子的恥辱夜

發信人: 心儀

如此囂張,倒是頭一回碰到。因為她如果不接,他就會拼命打來,那男人一定是個瘋子。

「老師,嘿嘿﹑嘿﹑擁有美麗的胴體的妳,只有妳的男朋友可以給妳滿足吧?但是他現在住院,妳一定感到很空虛吧?嘿嘿嘿……老師,我很心疼妳,与其你一個人單獨飲泣,倒不如……」

男人對悠子之事倒是知之甚詳。她的男朋友真二,因為內臟有病而住院,連學校的同仁都不知道。悠子心裡顯得更加心煩。

「妳是不是死心了?想投向我的懷抱了?嘿嘿嘿……老師,我的技術可是一流的。我讓妳獲得前所末有的快感。對了,我一定會用舌頭舔妳那個部位的……」

男人似乎陶醉在自己的言論之中,他的呼吸愈發急促,好像說一些淫蕩自語就可獲得滿足似地。而悠子則已厭惡到極點,根本聽不下去了。

「重要的事只有這些嘛?那麼再見了。」

悠子發現教務主任懷疑的眼光,所以草草說了句話之後,將電話掛斷。困為心中覺得很嘔!所以心情很壞。

「戶川老師,是不是聽到什麼壞消息呢?」教務主任從悠子的表情變化加以判斷地問道。

「沒什麼。」悠子故作鎮靜地回答。

雖然好幾次她想找教務主任談這件事,但是怕同仁誤會她喜歡教務主任,弄得謠言滿天飛,更令人受不了。

當她的不愉快在看到天真活潑的學生之後,心情平靜許多了。

那一天她過得相當郁悶,而職員會議又開得太晚了,當悠子一腳踏出學校正門時,天已經暗了,她加緊腳步走向巴士站。

悠子在那裡看到她的學生還在等車。

「田島,怎麼這麼晚了還在這裡呢?」

「戶川老師,我剛才去補習。」

「哦,很乖,補習班的課已經結束了嗎?」

「……」

公車一直沒來,隊伍巳經排得很長,妤不容易公車來了,結果是大爆滿。

悠子和學生一起擠上車。

「田島,抓好,不要跌倒,來,抓住老師。」

在擠得像沙丁魚罐頭的公車中,悠子將雙腳撐開,只有這樣才能照顧到孩子。

「田島,這個時間車子都這麼擠的嗎?」

「是的。」

「哦!真糟糕。」

車子發動了,悠子突然嚇了一跳,不知誰的手爬到她的裙內,撫摸她的臀部!開始她認為是因為太擠,不小心碰到的,但是不久那隻手就開始不停撫摸起來。啊!是色狼。她本想猛然回頭看看是誰,但是她身體卻動彈不得。正因為如此,那隻怪手也愈來愈大膽,整個手掌緊貼在臀部不停地游走著……

那討厭的感覺,使悠子不由得呼吸因難,身體變得僵硬起來。她本想叫出聲,但是她實在叫不出來。大約一年前,她也曾遭到色狼的侵襲,她出聲大叫,結果色狼被抓到了,但是醫察問的一些問題,反而使她更覺得難堪。自從那次之後,碰到這种事她都會盡量地逃避,但是,今天實在太擠,根本動彈不得。

男人的手由悠子的臀部往前移,已触摸到她的下體。

她穿的是超薄又超迷你的內褲,因此有被直接在下體上面撫摸的錯覺。她為了要逃避下體上的手,所以全部精神都集中在裙子上面,而對方的手己經爬過裙子,並將裙子往上拉。當她突然發覺時,已經太遲了。

他撩起裙子的手已潛入她的裙子之中了。

悠子咬住下唇,避免叫出聲。

他的手在往前蠕動,悠子的雙臀突然緊張起來,手心異樣地燥熱,而且又帶有水氣,而他的手緊緊地掌握住她的雙臀,並開始順著內褲往上爬行。

他的手爬行到雙臀与大腿之間,而且在肉溝的下方搔癢著。悠子渾身戰慄,當她快忍不住要叫出聲時,她的學生開口了。

「戶川老師,妳怎麼啦?」

「嗯!沒事,沒想到車子會這麼擠。」

悠子慌亂地回答,她很想移動身體的位置,但當她稍微動了一下時,她的學生臉上就露出痛苦的表情來。啊﹑車子搖晃得太厲害了……悠子正在猶豫是不是換個姿勢,但就在這時,倏的她的內褲被脫下來了。

嗚……悠子相當狼狽,她拼命咬著牙,不敢叫出聲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在這種場合被脫下內褲!悠子簡直不敢相信這種行為,妤像是夢中的一場惡作劇。

「好難受哦!老師,我被擠得好難受哦。」

學生難受的皺著臉。

「啊!對不起……啊……」

她拼命護著學生,而男人的手則不客氣地在她全裸的臀部上游行著。

悠子背脊一陣發涼,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男人的手除了盡情愛撫她的臀部之外,手更開始爬向她的下體。那可怕的感覺,使她忘我的叫了出聲:「啊……請你住手。」

伴隨著悠子的叫聲,裙內的手停了一下,但是馬上又開始行動。他在悠子下體撫摸的手正停在恥毛上動著,而手指正扒開恥毛,準備向前進攻。

悠子慌張地扭著腰,這次那隻色狼的手則正摸著她的臀丘。

「不要,住手!」悠子再度叫道。

周圍的乘客全都看著悠子,人寶在太擠了,悠子根本分不清楚是誰在性騷擾,她認為以好奇眼光看著她的男人是色狼。他是一隻狡猾的色狼,她以為她的叫聲可以遏止住對方,但是他的手指依然順著臀部往下滑,悠子忍受不住,她大叫一聲:「啊﹑下車!」

悠子彷彿在作愛般,大叫一聲,逃下車來。

這站距離悠子住的公寓還有一段距離,這種事還是別說算了。

悠子終於擺脫了那隻色狼了,好不容易心緒平穩下來,悠子才發現田島,他正以耽心的表情看著她。

「啊﹑田島你也下車了。」悠子勉強露出笑容。

她一直很氣色狼的性騷撥,趕緊把內褲再度穿好。

「老師,妳沒事吧?」

「沒事,只是太擠了,我有點不習慣。對不起,讓你耽心了,我們走路回去吧。」悠子和藹的說著,然後牽著他的手步行。

這裡是新興住宅區,公車一小時才一班,要叫計程車得有人在附近下車才有可能。當她的心情平靜下來之後,驚嚇的心情也稍微緩和下來,悠子突然感到很生氣。在公車的混雜中,幹這種缺德事,她想起色狼的性騷擾,就氣憤填膺。

「老師,月亮好圓哦!」學生看著夜空說道。

「真的耶,好漂亮。」受驚之後的悠子看著滿月,也不禁順口稱讚起這美麗的夜空。

他們大約走了十五分鐘,才看到有公車停下。但突然有兩個像在等車的男人冒出來擋住去路,一看就是黑社會的不良分子。

「你們想幹什麼?」悠子將學生拉到自己的背後。

「嘿嘿嘿,我正在等妳,戶川老師,我有話和妳談談,我們到那邊一下。」

男人不懷好意地笑著,他的臉頰有一條很長的傷痕,看起來令人生畏,而另一位則戴著太陽眼鐃,妤像老大的樣子。

悠子看著他們:「談談……有什麼事嗎?」悠子的聲音在發抖,因為這是不見一個人影的夜路,她想和學生一起逃走,可是一定逃不掉的。

「我不是早就對妳說,我要和妳交往了嗎?現在正好是談話時機,嘿嘿嘿!老師,這麼晚和小鬼一起散步,倒不如和我聊天來得有趣。」

男人的手抓住悠子的手腕,悠子大叫著,身體發抖著,啊……竟將學生也捲入這種倒霉事。

「住手,請放開老師。」田島突然大聲叫道。

「嗷!好威猛的小鬼,別叫,免得挨揍。」說完,男人突然將學生推了出去。

田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悠子赶忙扑過去抱著學生叫道:「不要動粗。」

如果繼續下去,學生不知會遭到什麼樣的際遇,無論如何要讓學生回去……她畢竟是老師。

「沒事,田島,不用擔心老師,他們只是想找我聊聊而已。」悠子邊說邊幫他整理褲子,「現在你一個人先回去。快回去吧!田島。」

悠子催促著,田島還是很耽心地頻頻回頭看,但不久就消失在黑暗中。

「嘻嘻……老師,我們走吧!」

他摟著悠子的肩膀,離開那個地方,他們很快來到公園中。

因為他的手放在肩膀上,所以根本逃不掉。悠子的膝蓋開始發抖了,但是悠子還是瞪著這二個男人……要堅強,別露出一點軟弱的樣子來。

「嘻嘻……是不是早就等著我的擁抱了?老師,嘿嘿嘿……」男人唾涎欲滴地看著悠子的臉,發出露出討厭的笑聲。

悠子對這種聲音,突然有所警覺,臉色迅速變得蒼白。

「嘿嘿嘿!妳在電話中回答的很好呀,因此,我早已等得不耐煩了。嘿嘿嘿!我不是對妳說過了嗎?我想追求的女人,是逃不出我的手掌的。」

「什麼……」突然間,悠子說不出話來。

他們是恐佈的不良分子,除了打來可恨的騷擾電話之外,還……恐懼感突然佔住她的心。

「是你打那種電話的!」悠子恐怖地叫著,並用銳利的眼神瞪著那二個男人。

「沒有辦法,老師。男人的慾望是無法克制的。嘿嘿,何況是如此棒的身材。況且妳的男朋友在住院,妳應該難耐寂寞吧?我們可以代替妳男朋友來滿足妳。我們先自我介紹,我是卓次,他叫龍也。我們可是會使女人哭泣的,當然也能讓她高興,嘿嘿,老師,剛才我們在公車上撫摸妳的臀部,一定感到很高興吧?」叫卓次與龍也的男人淫笑著。

「別胡扯!」在公車上的色狼原來是他們,她一想起就感到恐怖,她不由得往後退。現在不是單純的惡作劇了,這二個男人真的是恐怖分子。

「老師,我們馬上使妳感到快樂。」

「啊!不要,放手。」肩被抓得緊緊的,悠子大聲叫道。

「別亂動,老師,這樣可不好。」

「啪啪……」卓次不客氣地打著激烈抵抗的悠子的臉頰。

「啊!則動粗……」從來沒有被打過的悠子,受到莫大驚嚇,整個人都失去了平衡。

此時,卓次和龍已把悠子拉向公園的更深處。

卓次粗暴地拉著悠子的手,並將她的手扭到背後。

「啊!救命啊!啊!啊……不……」她淒厲的叫著。

龍也的手伸入她的裙子內,「啊……不要!你想作什麼?」

「嘿嘿嘿,把內褲脫下來,老師妳比較適合不穿內褲。而且妳的屁股一定也受不了了。」

龍也的手指在悠子的屁股上爬行著,並在臀部上撫摸著。

「啊……不要!救命啊!」

「妳屁股上的肉真滑嫩呀……」龍也的雙手不停愛撫著,好像要把她的臀部完全拉開似的。

「龍也,等會再玩,現在先把她的內褲脫下來,綁起來。」扭著悠子的手的卓次邊說邊用手摸著悠子襯衫下的乳房。

龍也終於把悠子的內褲脫下來,並粗暴地將其撕裂。

「幹什麼……不要……啊……」

「嘿嘿嘿,沒穿內褲更好,老師,再來是用綁的。繩子會使身體更加出色。」

龍也拿出黑色的繩子開始動手。

被綁的悠子一臉蒼白,亂叫著:「不要綁我,不要亂來不要!」

不論她怎麼抵抗都沒用,那冷冷的繩子好像蛇一樣纏在她的手腕上,悠子感到絕望。

龍也的手法相當老練,將雙手的手腕綁好,然後將繩子繞到乳房上下綁了一圈。繩子綁得很緊,悠子喘息著。她美麗的乳房,在繩子的纏繞之下,顯得更加突出迷人。

「好漂亮的乳房,妤像要滴出新鮮的牛奶一樣。」卓次從背後撫摸悠子的乳房說道。

那滑嫩又膨脹的乳房,在卓次的揉搓下,好像要擠出乳液來一樣。

「不要!放手!」

「嘿嘿嘿,一定沒有人如此對待過妳吧?老師。」

卓次的手指,和她的男朋友的完全不同,她的男朋友真二會溫柔地愛撫,而卓次則粗暴地用手指亂抓。

「不要!不要!啊……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