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姊妹

藝文和海唯自幼小就失去父母,被舅舅收養,直到藝文滿二十歲時,有法定依據,可以繼承父母的遺產,便和妹妹搬到以前的老家,由於父母有保險,所以有非常多的錢存在銀行,甚至不用工作也足夠給他們倆生活,房子是獨棟的,有一個院子客廳也很大,大概有七十幾坪,只有兩個人住,就這樣生活在這個大空間之中,其妹妹只有十七歲。

姊姊是有去找工作,也想找一個男朋友,但是接近她的男人幾乎是為了錢,在被騙之後,就待在家中不去工作了,其妹妹是高中生,在附近的中學上課,所以藝文幾乎是沒事做。

有一天,藝文走在路上,有一位騎機車的中年人從後面過來,因有點超速,又是小巷子,一時不穩撞到她的肩膀,使她跌倒在地,那個中年人快速逃逸。在藝文爬起來要罵那中年人時,早已逃之夭夭,撿起地上的東西時,發現一個紙盒子,還蠻重的,好像是剛剛從車上掉下來的,於是也順便帶走。

回到家時,是白天十二點,海唯在上課還沒回來,閒著很,就看看剛剛買回來的東西,拿起購物的袋子翻來翻去,最後看到那盒子,好奇得便打開來看,裡面有兩本書,一卷錄影帶,意文好奇的打開一看,下了一跳,封面竟然是獸交圖,裡面的女人和各種不同的動物性交的相片。

藝文立刻衝到自己的房間,心裡撲咚撲咚的跳,好像小孩子做壞事怕被發現一樣,偷偷地躲在房間裡看,另一本是一些女子的感想,內容是一些女人捨棄人的身份,和動物性交,有些女人更發現自己愛上了某一隻動物,打算在籠子裡陪它渡過一輩子。

「天哪!」藝文說道:「怎麼可能。」

還有一卷錄影帶,就放出來看,一開始就是一個漂亮的女人和大猩猩在做愛,藝文睜大眼睛看著銀幕。

「啊,啊,再來,啊,我、我愛你,啊~~」錄影帶那女子被猩猩以手臂緊緊的抱住,女的有一直吻著那只猩猩,好像那只猩猩是她的愛人一樣。

在幾經激戰後,那猩猩到在草堆上睡覺,那女人趴在它身上依偎著它而眠,鏡頭還拍攝那女人的陰部,因不因受到巨大的東西貫通而呈現開啟狀,且精液不停的從裡面流出。

那錄影帶最後還有教人如何和狗性交,藝文看了以後,因為沒有男朋友,而又因長期間過妮姑生活,於是有了試驗看看的念頭。

藝文先到外面找,找了好久,才找到一隻很大的狗,而它的陽具更不用說,藝文就把它帶回家,洗一洗,再帶去檢查,確定沒有怪病,才開始飼養,對海唯找一個理由隨便帶過,就養在院子裡,並取名為:卡來,每天在妹妹去上課時,就把卡來帶到屋內。

藝文把卡來帶到房間去。

「卡來,來,過來。」

卡來馬上走到藝文的身邊,跳到床上去,藝文心中噗通噗通的跳著,全身血脈噴張,藝文把右手放在胸口,看著卡來,心想(好緊張,讓我想起第一次時的情景,也是如此害怕,不知道它會如何對我?)

藝文想了一會,深深的呼吸,走到鏡子前面看著自己,藝文對鏡子理的自己說:「不要緊張,又不是處女,只是第一次對人以外的動物性交而已,不用害怕。」

說完,就脫下長裙子裡的內褲,藝文先把內褲丟向卡來,卡來馬上被內褲散發的氣息所吸引,靠過去聞了起來。在聞的期間,藝文看到卡來的陽具從包皮裡衝了出來,藝文看了嚇一跳,不自覺得說出:「好大,比預期的還大,比以前的男友還大的多。」

卡來身長有一百五十三公分,高有一百零二公分,重達六十二公斤,屬短毛的大型犬的雜種,藝文就是在路上看到兩個大睪丸,才飼養它的

卡來邊聞邊咬,把藝文的內褲撕成碎片,又好像意猶未盡,不停的用爪子播弄碎片,藝文害怕的發抖,心中對獸奸抱有一絲的期許,又怕會受傷害,藝文躊杵了好一陣子,終於鼓起勇氣,向卡來走去。

藝文坐在卡來的左邊,用右手摸著卡來的頭,卡來(犬類)很喜歡有人摸它的毛,這可以使它冷靜下來,藝文看卡來已經冷靜了,就把衣服的鈕扣打開,把前扣式的內衣也鬆開,露出雙乳,但衣服全沒有脫下來。

卡來聞到藝文身體的味道,就把投靠像藝文,搜尋著和內褲相同的氣味,藝文挺起胸部,雙手輕摟著卡來的頭部,卡來完全埋入藝文的胸部之中,藝文此時比剛剛的心跳更快,不只是臉,全身的皮膚都泛紅起來。

卡來用鼻子觸摸胸部的所有地方,藝文漸漸的,又游向腹部,聞了一下,又更往下面,但是小腹以下有長裙擋著,卡來只能在裙子上聞著,藝文撫摸著猛往跨下文的卡來。

(就開始吧),藝文一下定決心,就站在床上,把那長到小腿中間的裙子,用雙手抓著群底,慢慢的提了起來。此時藝文雙腿發抖,紅著臉羞澀的叫道:「卡來。」

卡來起先沒有反應,但好像聞到那內褲相同的氣味,就站了起來,靠近藝文,藝文看卡來越來越近,就越來越害怕,心跳也跳很厲害,藝文看到卡來終於到了身邊,害怕的用裙子把臉蓋住,不敢看即將要發生的事,藝文身高只有一百六十七公分,五十二公斤,卡來靠近了藝文的大腿間,藝文從腿上感覺到它的呼吸氣息,就知道卡來已經到了它的目標了,但藝文雙腿緊閉,但雙腿間的隙縫間,還是有一凹下去的地方,卡來伸出舌頭往大腿舔了下去。

「啊!」藝文發出這令人憐憫的嬌滴聲,且全身顫抖了一下,但卡來還是舔了第二下、第三下…..藝文越來越不安,卡來的口水,沾滿了藝文的雙腿間和陰道的上方,卡來發現了味道來源是在雙腿間裡面,就把舌頭伸了進去,直衝藝文的陰唇和陰核。

藝文被卡來的舌頭刮到敏感的地方,早已知道是遲早的事,但對卡來的攻勢,有點招架不住,一下又一下,藝文原本抓住的裙子不自覺的鬆開,蓋住了卡來的頭,但卡來還是在裡裙子裡面不停的攻擊,藝文向彎著身子,手放在裙子突出來的卡來的頭。

「啊卡、卡來,嗯啊 」細細長長的美妙聲音不斷從藝文的口中發出。

藝文一個不小心,微微張開的一下,卡來馬上取得先機,從陰道口的尾部到頭部,狠狠的用舌頭刮了下去,其刮力之強大不是外人所能知道的,藝文受到這一擊,馬上到達高潮,終於被擊倒躺在床上。

藝文倒下後卡來趁勝追擊,在高潮中的藝文,毫無反抗的能力,又把頭伸入裙內,藝文發現卡來的舉動,但是在淫液噴 的高潮期中,藝文無法站立或反抗,只好用手去阻擋,但卡來的頭已經在裙子裡,而且以就攻擊位置,藝文只能摸到卡來的頭。

「等、等一下,喔 」藝文還沒來得及說出想說的話,就已經因卡來而無法在說下去。此時藝文各約為45度的雙腿,其間已被卡來佔領,並對主要中心採取了密集快攻中,藝文已經放棄抵抗,一手遮著臉,一手放在裙子因卡來的頭而隆起的部位。藝文由於高潮所噴 的愛液,雖然剛開始的愛液 到裙子上,使裙子濕了一大片,但後面所流出來的,已到卡來的口中,已被卡來仔細的品 並且喝了下去:藝文已放棄抵抗,完全任由卡來恣意而行。

凌亂的上衣,散亂的長髮,顫抖的身軀,一隻猛獸在一名少女的下方做出淫猥的事,使的少女的乳峰隨身體的顫抖,有如花在枝葉上隨風飄逸,現場充斥著少女猥褻的嬌嫩的聲音,揮 著汗水的紅嫩肌膚之肉體,成了野獸豐盛的饗宴,而少女,遮住自己的臉,不敢看自己已被猛獸啃嚼到和地步,只能發出嬌滴的聲音,以示屈服和順從,有如被狼捕獲的兔子,任由狼享用自己的肉體,而無法抵抗一樣。

一波又一波的高潮,使的裙子和床早已濕了一片。藝文在床上一直受刺激而蠕動著。

藝文想(它是如何對待我的裙子擋住了,我看不到。)

藝文在好奇心驅使下,用原本抓著枕頭的手,往那因卡來而不停竄動的裙子,提了起來,進入藝文眼睛的景象,是自己的陰道口和它的舌頭緊密的貼在一起,但因躺著的姿勢,和濃密的陰毛,看不清楚完全的過程。

藝文想(好想看清楚,如果換一個姿勢的話,說不定….。)

在這個心裡因素驅使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藝文做出了大膽的決定,藝文先遮住陰道口,再往後退,後面是牆壁,藝文靠著牆坐著,但卡來好像很性急,一直往藝文的胯下鑽。

「請等一下嗎。」藝文坐好後,把裙子提起來,雙腿一打開,卡來立刻鑽了過來,對陰道攻擊。

「啊啊!」藝文的腰馬上成反蝦狀。

「呼喔,嗯,啊…..」

過了一分鐘,藝文情況稍好,忍住了刺激,撩起裙子,看到自己的陰道口被卡來的舌頭玩弄的景象,藝文看到卡來沒一次舔,都是從陰道口的下面,往上至陰核上的毛為止,每次都發出『茲茲』的細細聲響。

「不要。」藝文害羞的把裙子蓋回去,但卡來還是沒有停止,繼續做採集愛液的工作,藝文遮住自己的臉,而卡來也停子了動作,靠向藝文的臉,舔起藝文遮在臉上的手。

「怎麼了?」藝文拿開手看了一下卡來,卡來又往臉舔了下去。

「怎麼了嗎?」卡來身體轉來轉去,藝文終於看到了那挺的快要爆炸的陽具。

「你、想要我嗎?你……」

藝文在猶豫著,但卡來很急,一直在旁邊走來走去,又不時汪汪叫,藝文最後下定決心,對卡來說:「等一下,馬、馬上讓你得到我。」說完就換姿勢,成狗最喜歡的狗爬式。

藝文姿勢還沒擺好,卡來立刻騎在藝文身上,抓起藝文的背,陰莖隨之插入陰道,猛烈的戳動,藝文因卡來的體重過重,姿勢沒擺好,加上劇烈的刺激,倒在床上。

「不行,你的體型太大,重量太重了,我承受不住!」

藝文想了想,看到床的高度好像可以,就下床讓半身躺在床上,腳膝蓋頂在地板上。卡來又像剛剛的急性子一樣,馬上又騎在藝文身上,陰莖往陰道鑽,幹起藝文來。

「啊、啊、啊、啊…」藝文配合卡來的動作而淫叫起來,卡來完全不憐香惜玉,粗暴的對待藝文的身體,卡來的身體撞擊藝文的屁股,而發出啪啪的聲音,陰莖攪和著淫水,發出撲資撲資的動聽的聲音。

藝文看卡來的前腳跨在肩膀前,抬頭看卡來,只看到卡來的胸毛,和伸長了脖子的頭,自己已完全被卡來所覆蓋,心裡又完全被卡來支配、玩弄的心理因素,高潮了數次。

卡來也很會撐,搓了二十幾分鐘還沒高潮,藝文經過數次的高潮,和卡來二十分之多的玩弄,已經全身癱瘓了。

藝文見卡來這源源不斷的精力,對卡來說:「卡來,我、我不行,要…啊啊 」

話還沒說完,又到了一次高潮。

此後,藝文除了因卡來撞擊而上下擺動外,在也沒有其他動作。

「呼呼.呼」卡來的喘息愈來愈急促,陽具插入的速度也愈來愈大,最後深深的插入並和藝文的身體緊緊的結合。

藝文驚訝的說:「什麼?怎麼會?」

藝文對卡來的陽具深深的鑲在自己的陰道內感到驚奇,用手去觸摸結合的部分,發現卡來的陽具完全的被自己的陰道埋沒,而卡來已跳下藝文的身上,轉過身,就像外面狗交配一樣,屁股和屁股連起來,藝文試著移開身體讓卡來的陽具移開,但怎麼都弄不出來。

「好像有東西卡在裡面。」

藝文感覺到卡來的陽具有一個巨大的東西卡在自己的體內,用左手摸著腹部竟然在陰道口上方的小腹上,因陰道有巨大的東西而鼓了起來。

「不、不要,快出來啊,好丟臉啊。」

藝文又是著移動身體,把卡來的陽具弄出來,且用力往左邊移動。

「好痛好痛。」藝文打從下體傳來微微的痛感,但是在感到痛時,竟然因痛到達高潮,讓藝文感到驚訝,回復原來趴在床上的姿勢,一邊感受陰道充滿卡來陰莖的充實感一邊想著和卡來性交的過程。

(這就是所謂的交尾吧。)藝文邊交尾邊想著自己的事情。

(我已經和卡來交配了,以後要小心一點,不然會被海唯發現的,因為卡來一發情起來,是不挑場所的,還好她還是學生,平常都不在家,以後要多注意一點。)

雖然藝文在想事情,但下半身來是不停的到達高潮,但陰道口被卡來塞住,所以全部逆流到子宮裡,已經積存了不少。

「好多,好多水在肚子裡」藝文摸摸自己因積存愛液而微微隆起的小腹:「我是變態嗎?我竟然自願被狗姦淫,獻身給狗。」

藝文一直說話,用言語來刺激自己:「不對,我、我、我是狗,以後我就是狗,就當一隻母狗,啊啊。」話還沒說完,又一次到達高潮。

「呼、呼、呼,還沒好嗎?但卡來好像一直有射東西到肚子裡,應該在射精吧,但好像有點不一樣,奇怪,嗯啊!」

突然之間,卡來的陽具離開了藝文的身體,藝文的淫洞突然像瀑布一樣流出黏稠稠的精液和淫液的混和液。

藝文好像一下子把體內的精氣耗掉一般,一下子四肢無力,攤在地上,倒在濕答答的地板上,全身浸泡在其中,藝文的衣服不只是裙子的部分,連上半身也被沾濕,就這樣睡著了。

經過卡來的洗禮後,藝文已經自願和卡來在一起,有一天中午,藝文已經去上課了,而藝文在忙著為卡來作愛妻便當,藝文知道卡來不喜歡吃熱的東西,所以煮了肉湯,也把它放到冷掉了才拿出來弄給卡來吃,藝文把冷掉的肉湯拿起,要拿給卡來吃時,沒料到卡來在後面躺著,腳採到卡來的尾巴,卡來大叫,用力的把尾巴收回並離開,而藝文被卡來嚇到,連人帶湯一起往後倒。

「好痛啊,阿,糟糕。」藝文跌倒在地上,湯倒的全身都濕答答的:「卡來,都是你啦。」藝文起來看著自己。

「惡,全身都是,脫下來吧,要去洗澡了。」

藝文就當場在廚房脫衣服,當脫的只剩內褲時,卡來跑過來,聞著藝文沾滿湯汁的身體。

「啊,怎麼了?」

卡來聞著聞著就舔了起來。

「要吃飯也要等一下,我先去拿碗來,阿,對了,卡來的碗在外面,現在這樣子不能出去,怎麼辦呢?」

過了一下,藝文紅著臉,看著卡來,摸著卡來的頭,對卡來說:「你先出去,等一下就讓你吃到便當。」說著就把卡來趕出廚房,藝文把飯菜都拿下來放到地板上,脫下內褲,看著自己刮毛刮乾淨的下體,想著(我真的是變態)。

藝文坐在地板上,伸長雙腿並夾緊,藝文把飯倒在雙腿間,淋上肉汁,再躺下去,把剩下的肉放到胸口上,用手拖著不讓肉掉下來,嘴裡咬著一個大肉塊,用鼻音叫卡來進來。

卡來果然來了,看到藝文身上的食物,卡來露出貪婪的嘴臉,靠近藝文,並大口的吃著藝文精心製作的愛妻便當。卡來最先看到的是藝文嘴咬的大肉塊,就靠近藝文的臉,咬起肉塊。

由於藝文咬的很緊,所以肉塊就從中撕裂,卡來吃完口中的肉後,又對藝文的嘴裡的伸入舌頭,要吃剩下的肉。卡來的舌頭伸入時,就好像在接吻一樣。

卡來把剩下的肉舔起來吃掉,藝文嘴微微的打開,卡來的嘴靠近藝文的嘴,用舌頭伸進藝文的嘴裡,兩個舌頭再交織纏綿著,藝文臉逐漸泛紅,眼睛也逐漸朦朧。卡來確定藝文的嘴沒有肉以後,就把舌頭收回,目標胸部上的去骨雞肉。

卡來頭伸到藝文胸口,迅速的吃完胸部上的雞肉,在開始吃雙腿間的飯,由於雙腿夾緊,所以沒有飯在陰戶附近,只是在陰戶上方一點點。

卡來在吃的途中,藝文不斷地受到刺激。

「啊吃完了嗎?」藝文有點失望的看著卡來,便起來整理四周,由於全身油搭搭的,便到浴室去。

「對了,卡來身上也一樣油搭搭的,要抓來洗才行。」

於是就抓卡來進來,卡來一進來,就立刻把門關上。

「狗很怕水,不能讓它跑掉。」

卡來進來後發現不對,想跑但門已被關上,跑不掉。

藝文拿起蓮蓬頭,一開水卡來就躲到角落去。

「嘿嘿,你跑不掉的。」就開水噴它,馬上卡來就被噴的濕答答的,藝文拿起狗用的洗澡藥粉,往卡來身上到下一些,就開始抹,但卡來很不高興,在抹一下子時,突然發狂。

「汪喔。」的一聲,藝文被卡來撞倒在地上。

「啊。」在倒地後,卡來又往藝文身上撲了過來,卡來的左前腳壓在藝文的左乳房,指甲剛好壓在乳尖,藝文的乳房被卡來壓的扁下去,而乳尖的中心點也被卡來的指甲插到。

藝文很害怕,從地上看著押著自己的卡來,有如巨人般壯碩,藝文心中不禁有了一種想被征服的念頭,卡來好像有一種做錯事的樣子,急急忙忙的放開藝文,乖乖的站著,藝文爬起來看著卡來,摸著剛剛被壓住的乳房,看著被指甲抓著的乳尖,想著(好像有種快感,雖然痛,但是…..)

急急忙忙幫卡來洗完,自己回房間思索著浴室的事情。

第二天,藝文到情趣用品店買了兩套貓女裝,在選尾巴時,大傷腦筋,藝文看到貓尾巴有兩種,一種就是小陽具後再黏上尾巴,另一種是兩邊很粗大,中間細,長約八公分,宛如屁塞。

(嗯,要買那一個呢?)藝文考慮了一會,拿起那兩樣東西,仔細看一看。

「就兩樣都買吧。」拿起貓套裝去付帳時,看到架子尚有著一罐香水,上面寫著『動物激情素』,藝文的注意力馬上集中在那罐香水上,拿起香水,看著成分說明,上寫著『鹿、狗、貓、猴子、金魚以及其他數十種精華混和提煉,絕對使你的另一半抵抗不了。』

「狗的精華也有,那狗會不會也…」藝文拿起兩罐,匆匆忙忙地結帳離開。

一回到家已經三點多,因為海唯下課時間快到了,也沒辦法試香水的功效,於是就把衣服和香水藏到房間的衣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