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末涼子

終於等到了,報紙正報道著廣末涼子將會在下星期訪港的消息,其實我從她的第一本寫真集開始已經被她深深吸引,卻不是為了她的美麗可愛,而是希望能好好姦污這天真浪漫的日本清純少女偶像。

現在終於等到機會,我打電話給一位任職新聞記者的朋友,問了一些有關廣末涼子的來港事宜,他的資料也很詳盡,連涼子住的酒店房間也打聽到,真是天助我也。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我不斷明查暗訪,打聽廣末涼子將入住酒店的狀況,酒店為了保護廣末涼子不受閒雜人等及記者打擾,決定將整層封鎖,連酒店職員也不准出現,換句話說整層就只有可愛的廣末涼子在,這樣亦更方便我行事。

我早在廣末涼子抵港的五小時前,已順利潛入酒店,埋伏在該層的梯間。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現在已經是深夜二時,我暗想難道我的情報失誤,突如其來的腳步聲打斷了我的思維。

我探頭出外偷窺,看見我守候了整晚的獵物廣末涼子的出現,由於酒店的保安規條,整層也只有廣末涼子一人走著,連酒店的閉路電視也不准開啟,這令我可放心好好玩弄我的獵物。

廣末涼子今天穿了一條純白的連身長裙,只見她拖著疲倦的步伐往通道的另一邊走去。我悄悄地從後跟蹤,只見廣末涼子停在盡頭的房間面前,以酒店獨有的磁卡打開門。千萬不能讓她關上門。我心裡暗叫不好,便以高速衝到廣末涼子的身後,廣末涼子警覺身後傳來腳步聲,慌忙轉身察看。

這時我已衝到她的身後,重拳無聲地轟在廣末涼子的肚上,只見她痛得連叫喊的氣力也沒有,整個人倒在地上緊按著肚,我把握這良機隨即把她拖進房內。

我把廣末涼子抱起放在床上,以膠布封著她的小嘴,以免因叫喊破壞我的好事。將她的雙手雙腳縛在床上的四角,現在這美麗的涼子已動彈不得,大字型地躺在床上,睜著充滿恐懼的大眼睛,看著我將如何進一步對付她。

我卻不急於玩弄她,從袋中拿出我為今次行動特別買的攝錄機,架起對準床上的廣末涼子。涼子察覺到我的報置,心裡倍覺警慌,其實我確是早有預謀,更特別去苦讀日語,今天就是我取得回報的時候,我坐在床邊,以手撫弄著廣末涼子細小的乳房。

很小啊!摸上去只得三十一吋。我以日語問她,妳是廣末涼子,17歲?廣末涼子口舌被封,只好點點頭,妳知道二次大戰時日軍如何對付中國的女子,涼子無奈地點點頭。今天我就要在妳的身上好好為那班中國婦女報仇。

說完便粗暴地撕碎廣末涼子身上的白色長裙,只見涼子穿著純白的少女乳罩,綿質的純白少女內褲,令人感到一陣青春氣息。廣末涼子拼命掙扎,但礙於手腳被縛,一切也無功而還,我用刀割破她的乳罩,扯掉她的內褲,深深吸著沾染在她內褲上的體香,真想叫她在內褲上簽個名呢。

我把涼子的內褲放進袋內留為記念。赤裸裸的廣末涼子已活現眼前。我拿出相機不停拍照,將涼子的裸體盡數攝入照片中,廣末涼子不斷瘋狂掙扎。我對她說,妳盡情掙扎吧,這攝錄機會把妳的一舉一動全數拍下,留給我好好欣賞。

廣末涼子無奈地放棄掙扎,我伏在床上,以鼻尖緊貼著她的少女陰戶,吸著她的處女芳香。我以手指輕輕分開她的兩片陰唇,觀察著內裡環境,廣末涼子的陰道非常緊窄,只有原子筆的粗幼,盡頭有一塊血色小膜。

憑觀察我已肯定廣末涼子仍是處女,為確定答案我抬高頭問她,廣末涼子點頭答是,我又有機會表演我的開苞神功。我將舌頭伸進涼子的桃園洞內,廣末涼子當堂全身為之一震,我以舌尖不斷挑逗她的陰核,只弄得涼子快感如潮,很快便從陰道流出透明的愛液來。

我以嘴巴緊貼廣末涼子的陰戶,不斷吸啜她的愛液,想著這是萬人傾慕的廣末涼子的愛液,令我興奮得無以復加。只見涼子被我啜的不停抖動,看來她的身軀相當敏感。我脫掉身上的衣服,解開涼子的雙腳,把廣末涼子一雙雪白嫩滑的大腿強行從中分開,一邊一隻托在我的肩膀上。

雙手抓著廣末涼子小巧幼嫩的乳房,以牙齒咬扯她粉紅色的乳頭,而我則以結實的身軀緊緊壓著涼子幼滑嬌嫩的身軀。我沒有說些什麼,廣末涼子已清楚我的意圖,不斷作出最後掙扎,破處無分國界,這說話證實是對的,涼子的一雙玉腿被我高高托起,肉體被我緊壓著,根本無從發力。

我任由她不斷掙扎,因為廣末涼子每扭動一下身軀,就只會更進一步刺激著我的摧殘慾望,最後廣末涼子放棄了反抗,軟軟的倒在床上,以悲哀的眼神看著我,眼角流下了淚光,一副任我處置的模樣。我將少許陰莖插進廣末涼子的陰道來,等待著破處的一刻來臨。

我倒數,五,四,三,二,一,跟著全力一頂,雞巴以雷霆之勢轟穿了廣末涼子的處女膜,直插陰道盡頭,廣末涼子的陰道是我所遇過的眾多少女中最為緊窄的,陰莖的每一下進出,都帶來與肉壁的緊密磨擦,連翻快感剌激著我。

我以九淺一深的姿態不斷抽插,廣末涼子的肉體很快便向現實低頭,流出大量的愛液,支援著我陰莖的每一下抽插,看到自己的肉體被強姦得快感如潮,更令廣末涼子羞愧得無以複加,開苞破處的痛楚,慘遭破姦施暴的心理陰影,肉體上的玩弄,每一樣都狠狠剌進廣末涼子弱小的心房,不爭氣的身軀卻被玩弄得快感如潮,令涼子倍覺心傷。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知道廣末涼子的身體屬於敏感型,於是加倍刺激著她的性感帶,耳珠,頸項,乳頭,腰間,屁股,大腿內側,陰唇,我都以唇舌及手指一一玩弄。廣末涼子已興奮得全身不停扭動,是時候了,我扯下貼在她嘴上的膠布,強行將舌頭伸進涼子的嘴腔內,吸啜著廣末涼子的香舌。只弄得涼子嬌喘連連,香舌任由我吸啜玩弄,廣末涼子的肉壁不斷收縮,擠壓著我的陰莖。

我對廣末涼子說,是時候給妳紀念品了,便不斷加速大力抽插。廣末涼子也被我幹得忍不住嬌喘呻吟,就在我將要達到高潮的瞬間,我發現廣末涼子已先我一步達到高潮。我緊抱著她,將陰莖插進她的子宮深處,對她說,我要妳一生體內也有我的精液,便在廣末涼子的子宮深處盡情洩射。

我們無力地躺在床上,高潮的感覺暢快嗎?我問涼子。對於自己竟被強姦至達到高潮,廣末涼子羞得無地自容,我把她手上的繩解掉,便拖著她連同攝錄機一同走進浴室。我要廣末涼子在自己的乳房上塗上洗澡液,然後磨擦著我全身,那種快感真令人神往。

隨即要她以唇舌為我的雞巴作清洗,廣末涼子含著我的陰莖,以舌尖來回挑逗,令我快感如潮,很快便在她的嘴內射精。我坐在浴缸內,喝令廣末涼子背著我坐在我的身上,命令她以陰戶對準我的陰莖坐下。涼子迫於我的淫威只好乖乖聽命。

我們以男下女上的方式坐著,在浴缸內以觀音坐蓮開始第二回合的交戰。我從後揉弄廣末涼子的雙峰,手指捏扯她的乳頭,連翻刺激令廣末涼子不自覺地扭動腰肢,陰戶扣著我的陰莖上下抽動,快感一浪接一浪。

廣末涼子就在這種情況下,接受了我的第三次射精,這場澡足足洗了半小時才結束,我更要廣末涼子用舌尖舔乾我身上的水珠。我把涼子拖回床邊,我要她雙腳站著,而上半身則躺臥床上,我從後拉著她的腰肢,以狗仔式從後作第三度強姦。

廣末涼子已經被我姦污失掉處女貞操,不過她的陰道仍比不少處女緊窄得多。我不停抽插玩弄著她,廣末涼子已顯得無力反抗,任由我玩弄她的肉體。我很快便作出第四次射精,看著廣末涼子的美麗肉體,陰戶因三次的強姦合共千多下的抽插而紅腫,短時間不能再玩弄,可惜我的慾火仍未滿足,仍用不同的方式姦虐著廣末涼子。

這夜我總共作了三次強姦,一次口交,兩次手淫,一次乳交,總共射了七次精,不但廣末涼子被我姦得全身無力,我自己也雙腳發軟。我看著涼子全身佈滿我的精液,滿意地悄悄離開。第二天的報紙卻報導著,廣末涼子突患重病,取消訪港的其他活動,即日起程回日本休息,我看著這段報導,回味著昨夜的一切,展出了會心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