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星期日

“你應該這樣……這樣,看圖表出來了吧……”

今天是星期日,我一早就來到小芳的家,她要我教她用EXCEL作圖表。女朋友有命,自然不能推托。她也有夠笨的,教了好半天才勉強明白,弄得我的大腿都酸痛酸痛的(為什麼會腿痛?她可是坐在我的大腿上學的唷!)。

我輕撫她大腿,在她耳朵邊笑道:“好豐滿噢,你好像也該減減肥了吧?”她一巴掌打在我的腿上,不依地道:“你才要減肥呢!”我正想大聲呼痛,小芳已扭過身子,用手捂住我的嘴巴,“噓!不許叫!爸在外頭呢!”我擺出一臉痛苦的樣子。小芳好像有些心痛的樣子,離開了我的身體,蹲下來,按摩著我腿上的肌肉,輕輕問我:“好痛嗎?”

我剛鬆了一口氣,但還是一臉痛苦,大點其頭。

“是這裡嗎?這裡呢?”她邊問邊幫我按摩。我當然是舒服極了,但我卻另有主意。“不是這裡,再上點,再上……”再上,可就是到我那一直發漲的小弟弟了,抱著那麼豐滿的一個身體,是男人的當然會行“舉槍禮”啦。

小芳當然發現了我的不良企圖,紅著臉,扭了我一下,輕聲罵道:“阿雄,你真色哦!”話雖是這樣說,但她還是伸手到我那高聳的“帳篷”上一把抓住。“好硬!”小芳好像吃了一驚。我彎下身子,額頭與她的額頭碰在一起,“因為想你嘛,快一星期沒見到你了。”說來也是,我近來蠻忙的,好久沒單獨與小芳在一塊了。

我抓住她的手,引導她拉開牛仔褲的拉鏈,於是,我的小弟弟就從束縛中解脫,冒頭看世界了。小芳一把抓住,“好熱哦!”溫軟的小手給我以難以說出的感觸,甚至讓我發出一聲嘆息。

她發了一會兒呆,忽然張大小巧的嘴巴,一下把我的小弟弟吞了進去,但又馬上吐了出來,輕輕喘著氣,看來是噎著了。我可就慘了,剛進入一個溫潤的環境,但又馬上被弄了出來,實在是讓人心癢難耐,我禁不住有想把她的頭按下的衝動。幸好,小芳又一次含住了我,慢慢地吞了進去。靈活的舌頭掃過我的小弟弟時,就會忍不住地更加發漲,腰也不自覺地向上挺動。

就這樣過了一陣子,我忽然覺得自己的手好像太“規矩”了點,于是一下子伸進小芳鬆垮垮的衣服裡,咦?好傢伙,裡面居然是真空的!我輕易就把她那兩個豐滿的乳房俘虜到手上,發硬的乳頭摩擦著我的手心。

“噢!”小芳連忙離開了我的小弟弟,喘著氣道:“噢!阿雄,你好壞!啊……”

我揉捏著到手的嫩肉,促狹地笑道:“我見你吃得那麼有滋味,當然也要報復一下啦!”

小芳整個伏到了我的身上:“你真壞!有什麼好滋味嘛!咸滋滋的!噢……你輕點唷。”

我笑道:“那我在上面塗點蜜糖可以了吧?”

她吃吃地笑道:“對啊,還要加點芝士,再用麵包夾住……”

“哇!那不成了超級大熱狗了嗎?”

小芳笑道:“對啊!我一口把你咬成兩半!”

我假裝很害怕地道:“哇!好殘忍啦!我暈了。”我閉上眼裝暈,當我再睜開眼睛,發現小芳手環住我的頸脖,黑白分明的眼睛正望著我的臉。

“看什麼呢?”她再看了一陣,挺委屈地說:“好想你哦!晚上做夢都見到你好幾次了。你這沒良心的,那麼久都不來見人家,恨死你了!”

我大是感動,“對不起啦,我這星期很忙嘛,嗯……這樣補數可以了吧?”說完,我用力吻住了她的小嘴,她熱烈地回應著。我抱起小芳,輕輕地放到桌旁的床上,接著壓住她,再次吻在一起,同時,手也沒有閑著,手指夾著她發硬的乳頭,由輕到重地玩弄著。

只過了一陣,小芳就好像忍受不了這麼強烈的刺激似的,把嘴移開,呼吸急促。“阿雄,你要弄死人家了。”

我滿臉邪惡地笑道:“哈哈,這只是小意思了,哼哼……”

我一下子將她的衣服拉高,露出了她豐滿的酥胸。小芳的雙乳是尖形的,【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大概36D吧,頂端的乳頭就像兩粒珍珠,發出嫩紅的光澤。她驚呼一聲,正想用手遮住,我已經搶先一步抓住了她的雙手,使她無法動彈,接著一口含著左邊的乳頭,先是用舌頭輕舐著,然後輕輕地咬,用力地吮。她原來是用力扭動身體來逃避我的攻擊,但慢慢變成用力地將乳房挺起以方便我的吮吸。為了不發出甜美的呻吟,小芳用力咬著牙,但從鼻子發出的聲音更是讓人瘋狂。我的手也慢慢地向下滑,但當我的手剛伸進她小腹之下,卻被她一下按住,猛地搖頭道:

“不要,爸就在外面,我會忍不住喊出來的。”

我抽出手來,抱住她的臉,問道:“你真的不想嗎?”小芳先是點頭,但馬上又搖頭。我不禁笑了,親了她一下,“你還挺多心呢。”

小芳嘟起嘴,“都怪你!”說著,她一扭頭,用力咬了我的手一下。我忍著痛,把頭湊到她的耳朵旁,吹了口氣,小聲道:“我會小心點的。”

“好癢!”小芳禁不住笑了出來。

我吻住她的小嘴,手卻第一時間發起了進攻。分開一片柔嫩的草從,我的手就來到了一個發出奇異熱流的地方。“咦?濕了嘛!”小芳的臉更紅了,但在我一陣陣的揉捏下只能咬緊牙,鼻翼因為用力吸氣而一抽一抽的,她的腿就更奇怪了,一時夾得緊緊不讓我的手動作,但跟著又好像捨不得似的放鬆了,使我的手能繼續前進。當我的手指終于伸進濕滑的孔道,她終于忍不住了,張大口想喊出來,我連忙用口封住她的嘴巴。手指上給我的感覺就像是插入了一個燃燒著的火爐,但爐膛裡卻有潤滑的汁液在流動,而且爐膛裡還有一股無名的吸力要將我的手指吸進去。我再撩動了幾下,小芳實在是不堪如此劇烈的刺激,用力地推著我的胸膛,邊喘氣邊哀求道:

“阿雄……噢!不要啦,不……我受不住了!哦……”

我停止了手指的進攻,但卻在把手抽出的同時,拉住她的褲子用力地一扯,使那本來就鬆垮的居家短褲頭連同印著小貓咪的底褲一下子落到了膝頭處。

“啊!”小芳發出輕聲的呼喊,慌忙曲起腿來保護自己,不料卻讓短褲給絆住,一時間夾不緊雪白的雙腿,倒變成了一個張開身體迎接我的姿勢。我順勢抱住了她的大腿,將早已迫不及待的小弟弟放到了那火熱的洞口前。我溫柔地對她說道:“我要進去了。”

小芳滿臉渴求的表情,但又有一點害怕地指了指外面,她是怕被她老爸發現了。我把手指放在她的嘴上,做出個“噓”的動作。小芳點了點頭,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我對正了位置,慢慢把小弟弟插了進去。溫潤的嫩肉慢慢地將入侵的“異物”包圍住,我爽得差點兒喊了出來,小芳就更是全身都顫抖起來,眼睛發直,牙齒咬住了捂住自己小嘴的手,她在拼命忍耐著。她的肉壁也在顫抖著,甚至是在用力地收縮著。當我到達她的最深處停住時,小芳猛地抱著我的背脊,手指甲在上面抓出了幾道血痕,同時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這次可輪到我要苦苦忍耐了。

我在她的耳旁悄聲說:“好痛哦!我可要叫出來啦!”

小芳這才放開口,望著我說道:“噢,你要把我分成兩半了,好……好舒服哦!我……我真的好想你呢。”說罷更加抱緊我,把頭埋在我的胸膛裡。

我輕撫她的頭髮,“真是個傻丫頭!”我剛想動動腰,她便制止了我:“阿雄,不要動嘛,讓我感覺一下你在裡面的感覺……噢,你那好燙啊!我……”

接著,她全身都顫動起來。我只感覺到有一股熱流從她的身體裡湧出來,湧向我“深入敵境”的小弟弟處,讓我好不舒服,她居然就這樣泄了出來。

就這樣靜靜地過了幾分鐘,小芳才緩過神來,紅著臉,痴痴地望著我,“我……哎呀!”原來,她發現我的肩膀上留下的一排已經發紅的齒印,她心疼地用舌頭舔了一下,問道:“有咬痛你了嗎?”

我苦笑了一下答道:“你說呢?”

“對不起啦!來,讓姐姐親親就不痛了,弟弟乖哦。”說罷,她真的親了親那兒。

我捧住她的臉,搖搖頭道:“我的肩膀不痛,但……”我瞄了瞄我倆緊緊連在一齊的地方,“那兒可是蹩得發痛,也讓你夾得發痛哦。”

小芳有點不好意思地瞥了我一眼道:“色鬼!”

我奸笑一聲,張大口與她吻在一起,讓她無法出聲,跟著就開始作起最正常不過的活塞運動,早已硬如鐵棒的小弟弟一下下直插到底。小芳張大腿,迎合著我的抽插,鼻子急速地呼吸著。

我偷偷看了她的臉一下,只見她半瞇著眼,一副無比陶醉的樣子,哎,她也是有夠色的嘛,老爸還在家,就這麼放肆地于我抵死纏綿。我邊動邊胡思亂想,忽然,她老爸的聲音響起了:“小芳!”我與小芳真的是駭了一跳。我慌忙爬起來,重重地坐到椅子上,硬梆梆的小弟弟沒法子收回那該死的牛仔褲裡,只能用襯衣下擺遮住。小芳則沒法子及時穿回褲子,匆忙間拉過一條枕巾遮住裸露的下身。

我是驚魂未定,反觀小芳卻是一臉不高興,大聲回話道:“什麼事啊!”

她老爸道:“我有事出去一下,你看好門。”

我吐了吐舌頭,“哇,真是個好消息呢!”

小芳也是舒了口氣,變得滿臉笑容,大聲道:“知道了。”

我也得了便宜還賣乖地道:“叔叔慢走哦!”

“好的,好的……”

“砰!”的一聲,大門關上,他出去了。我向小芳作了個鬼臉,笑著說:

“革命尚未成功,我們繼續努力哦。”

“呸!”小芳也笑了。我像隻惡狼似的撲了過去,在小芳的嬌呼中,把她身上剩餘衣服都脫了下來,雪白的裸體上早已染上了一陣醉人的桃紅。我的手上下的摸索,到處都是那麼的柔軟和滑膩,小芳溫順地接受則我的愛撫,時不時發出銷魂的呻吟。我終于忍不住了,也將自己變成一絲不掛,跟著粗暴地進入了她的身體,猛烈地抽插起來。

小芳先是用力地抓住床單,咬著牙承受我的衝擊,接著開始胡言亂語起來:

“啊……好爽……噢,我要死了。不要停,不要停!再用力一點,再……用力……噢,阿雄你真好,啊……到最裡面了……”

在跟著的的一個小時裡,我們不知道換了多少個姿勢,小芳不知道來了多少高潮,我也數不清做了多少次活塞運動。終于,我禁不住將積存了一個多星期的能量全部注入到小芳的體內。

她被熱流澆得渾身不停地抖動,腳僵硬地夾住我的腰,眼也有點反白,我還真怕她暈了過去。用力地吸了一口氣,我將已經發軟的小弟弟抽了出來,撥開汗濕後沾在她額前的髮絲,吻了她一下道:“舒服嗎?”

小芳無力地點了點頭。這時,門口傳來了一陣用鑰匙開門的響聲,我倆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也不顧下身的汁液淋漓,飛快地穿上了各自的衣物。只聽到她老爸叫喊道:“阿雄,快來幫我把這個西瓜拿到廚房去!”

我與小芳相視一笑,“真及時!”我笑道。

小芳用指頭點了點我的腦門,“抱西瓜去吧!”

“不是抱孩子嗎?”

“呸,今天可是安全期呢!快去!”

“遵命,小姐!”我敬了個禮,邁開有點發軟的腳步,抱西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