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被老外幹到死去活來

我老婆穎珊是個非常漂亮的女人,有著美人所應有的一切資質。她168公分的個子,烏黑的長髮、明淨若水的眼眸、筆直光潔的瓊鼻、紅潤迷人的櫻桃小口、白嫩柔滑的肌膚、堅挺豐盈的乳房、纖細柔軟的腰肢,豐滿而又勻稱。

她原是藝術學院舞蹈系的學生,後留校任教,尤其擅長中國的古典舞蹈。我看家中她小時候的相冊(其中有老婆演出時拍的相片),身穿古代服裝的老婆簡直像天上的仙女一樣。嫁給我後,老婆離開了學校,開始從商。老婆在商界一帆風順,很快就升任某酒店的公關經理。

去年,她在一次酒會上認識了一個身材高大健壯、外型很酷的外商,名叫史頓。之後那史頓幾乎每天都給老婆打電話、給她送花,並時常來我家,不久,我老婆便和他出入成雙了。

那一段時間,老婆每天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完全沒有了先前當公關經理時那冷傲的氣質。應酬也變得多了起來,常常打電話回來給我說她晚飯應酬。晚上回來的時候,老婆的臉常常很紅,早上出門時穿的嶄新制服也弄得很凌亂。

進門後看見我還在看電視,她便過來親我一下,說:「老公,老婆給你帶了好吃的。這麼晚了,快去睡吧!」說完便匆匆去浴室了。

有一次我趁老婆在浴室的時候偷偷打開了她的坤包,發現裡面竟然有那種帶凸起的異型彩色避孕套!!(此後,我又發現了更多的種類--諸如前端帶吸盤的、凸起加長型的、羊眼圈、拉珠……等等)我腦中全是老婆那誘人、嬌小的身體在那史頓的懷裡的情形。此後,每當想到這樣的場景我便會十分興奮,心裡竟然生出想看老婆被老外干時的情景來。

終於,機會來了。

那天下午突然下起了大雨,傍晚時分我正在家中邊看黃書邊打手槍,突然聽見車庫的門響了,我慌忙收拾了一下便下樓來開門。心想,老婆今天為何提前回來了?

剛走到門口,忽然聽到他們在談話:

「珊,我真捨不得你。」

「討厭啦!手老實點兒……嗯嗯……好啦,別讓我老公看見了。」

「珊,你看我站在這兒渾身都濕了,就讓我進去暖一暖好嗎?」

「討厭,你啊,一定沒安好心。哎呀!不要……嗯……別、別弄……啊……啊……好,好,進來吧!小冤家。」

「嘻嘻!這才乖~~我的好珊。」

老婆進屋後對我說:「老公,剛才下雨把路沖壞了,史頓回不了家,今天先暫住在咱們家好嗎?」

『哼!此地無銀三百兩,當我是三歲小孩啊?也好,說不定還能看到……』我心想,於是便說:「好啊!老婆,今晚史頓是客人,你可要好好照顧他呀!」

史頓聽到後笑著對我說:「你老婆平時把我照顧得可好了,你老婆很會體貼人呦!」

老婆的臉頓時紅了起來,嬌叱道:「沒正經……」

「我還要回書房工作,不要打擾我,史頓你自便吧!」我走上了樓。

在書房門口聽他們在樓下說:「珊,你老公很忙,記著不要打擾他,我們親一親吧!」

我偷偷的從樓上望下去,只見史頓仰坐在沙發上把老婆摟在懷裡,【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讓老婆的雙腿分開坐在他的腿上。老婆淡黃色的紗裙被他撩起來到腰際,露出那白色半透明絲織的小內褲,修長勻稱的雙腿沒有穿絲襪,兩條白玉般的大腿光裸著,一隻纖美的腳完全裸露了出來,另一隻還套在黑色的皮靴中。

老婆的白色洋裝落在地下,上身水粉色的T恤已被高高撩起,裸露出白皙纖細的腰身和性感的肚臍,好似穿了露臍裝一般。粉色的胸罩遮掩著那賁起的碗狀乳峰,小部份乳房的胸肌和乳溝都沒有被遮掩住,露在胸罩外。

史頓一隻手環住老婆的腰身,另一隻手玩弄著老婆嬌嫩的乳房,「不要……不要弄人家的乳房啦!討厭……放手啊,不然沒你的飯吃。」這時他才把老婆放了下來,兩人一前一後的進了廚房。

看到剛才那一幕,我的心怦怦亂跳:看來今晚有好戲了。

廚房中斷斷續續地傳來嬉笑聲、呻吟聲……過了大約一個半小時,老婆在樓下喊我吃飯,我發現老婆粉頰暈紅,走起路來很彆扭。

席間老婆不停地給史頓加菜,並用一種奇怪的眼光看著他。史頓還告訴我,我老婆做的豆腐最好吃了,他一輩子都忘不了。我老婆臉頰一陣暈紅,瞪了他一眼,隨即又默默地起身給他加湯。

他還笑著對我說:「把你老婆殺了吃肉,你看怎麼辦?」

我說:「好啊,給我也吃點。」

他哈哈大笑連說:「好好,一定給你吃好肉。」

老婆瞪了我一眼,生氣的說:「不許胡說!」

晚飯過後我對老婆說:「我今晚要在書房工作,你照顧史頓周全一點!」

我回到了書房後,樓下不時傳來嬉笑聲……我卻迷迷糊糊睡著了。

半夜被尿憋醒,我走向洗手間,卻在樓道中聽到叢老婆的臥房中隱約傳出清脆的鈴聲,我悄悄地走過去,在門縫中看到了我一生都忘不了的情景:

老婆背對著我跪在地上,上身赤裸著,只是穿了一件淡紫色的肚兜,那紫色的細線纏繞在她那纖細白嫩的腰間,胸前那片菱形的半透明薄紗緊緊地包裹住老婆那對高聳的乳房,乳房像隨時都要蹦出來似的使那腰間纖細的帶子陷入肉中。

老婆下身穿了件淡紫色的超短裙,裙擺下露出包在細質透明絲襪下那雙渾圓潔白、修長光潤的勻襯美腿,腳上穿著約三吋的紫色高跟鞋。

老婆就這樣跪在那個史頓的雙腿間,她的頭在史頓腿間不時地左右擺動、前後套弄,她那纖細的腰身、渾圓的屁股也隨之而扭動。史頓坐在床上,用手撫弄著老婆那散開的髮髻,露出一臉的淫笑。

這淫靡的景色使我看呆了,老婆平時那高貴的氣質哪裡去了?

老婆演過的古代淑女的形象在這一刻卻被一個蕩婦所代替,那幾十年苦練舞蹈所形成的引以為傲的高聳的胸脯、纖細的柳腰、渾圓的屁股、靈活的身軀,冥冥之中卻是為了行房時的歡樂。

「唔……嗯……嗯……滋滋……」

「不要只是含著!」

「啪!」老婆美麗的臉上挨了一巴掌。

天哪,老婆竟然在給那個史頓作口交!

「用你的舌尖舔!」

「嗚嗚……嗯嗯……」

「對!很好~~Oh Yeah~~」

老婆聽到後越發的賣力。

「嗯,不錯,起來吧!」

老婆將屁股抬起,雙手扶在床頭,短裙向上翹起,露出她肥白鮮嫩的屁股和粉色的情趣內褲,內褲早已濡濕,連剛才老婆蹲過的地板上都有不少淫水。

老婆嬌聲說:「親愛的,啊……啊……給……給人家松……開嘛~~」

「哇!珊,沒想到你的水還真多哎!早就想要了吧?」

「討厭啦,要不是你給人家……人家又怎麼會有這……嗯,討厭,你欺負人家!」

「珊,我最喜歡你這嬌羞的樣子,白天是冷美人,晚上是……哈哈!」

「閉嘴啦!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

「好,好,我是狗,那你不就是……」

「啊……不要說啦!快給我松……開……」

「鬆開什麼?」

「啊……啊……快點嘛!你明知故問。」

「嘻嘻……說你是小母狗我才給你鬆開。」

「啊……不……啊……不……」

「不說我也沒辦法。」

「你好壞……故意逗弄我!」

「快說!不然一會兒你受不了會讓小豪聽見,那時……哈哈……」

「呀……好,好,我……是……是小母狗……」

「大點聲,我沒聽見!」

「我……我是你的小母狗。呀……」

「哈哈……哈哈……真乖~~來吧!」

老婆聽到這話長出了一口氣,乖巧地爬到床上,像只小貓一樣依偎在那史頓的懷裡。史頓捏了捏老婆的奶子,走到老婆那高聳的屁股後,雙手揉搓著她的臀部。

「珊,你的屁股真美,粉白鮮嫩。」說著右手便遊走到了老婆的大腿內側,隔著絲襪輕輕撫弄著:「連一絲墜肉都沒有,不愧是學舞蹈的。」

「嗚……嗚……」老婆咬著枕頭,屁股扭動著,不知是躲避還是迎合他那雙大手。雙腿明顯地顫抖起來,晶瑩淫液順著她的大腿兩側慢慢地流了下來。

「哇!女人果然是水做的,尤其是像珊這麼美的女人。」

「快……快……別摸了……啊……」這時那史頓用手把老婆的內褲撕裂開,伴著老婆低沉的呻吟,我看到的卻不是朝思暮想的陰部!

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造型古怪的金屬內褲(先這樣叫著)。前面陰阜的位置上有一個鑰匙孔,陰道的部位只留有一個細小的開口。後面則像是一圓環的形狀,露出雪白的屁股和那誘人的菊花蕾,而那菊花蕾上分明有一個美麗的鈴鐺!隨著屁股的扭動發出清脆的鈴聲。

看到這淫靡的景色,我的雞巴早已漲得難受。

史頓用手輕輕地撥弄那鈴鐺,老婆的反應越發強烈,她的叫聲也越來越大:「唔……哼……好……不……要……折……磨……我……哼……哎……」

她迷人的浪叫越發刺激著那史頓,呻吟聲愈來愈大:「啊……別……別弄我的……啊……別……喔……」但她的屁股高高低低地起伏著,似乎這樣的舉動帶給她相當大的歡愉及喜悅。

那史頓更加興奮莫名,在老婆屁眼上又捏又揉,把她搞得酥癢萬分,老婆的菊花蕾變得像小嘴一樣一張一合,慢慢地滲出水來,黏稠的愛液早已流得一塌糊塗。

男人有錢就會變壞,女人變壞就會有錢。

史頓將老婆的屁股挪動了一下,那蠕動的菊花蕾正衝著我,我看得更清了,這時的老婆全身潮紅,不時發出淫浪的呻吟和急促的喘氣聲,眼神迷惘地望著床頭她和我結婚時的合影,一邊緊咬著枕頭,一邊用力緊閉那彎屈著的兩條修長的穿長筒絲襪的玉腿來抑制體內的慾火。

那史頓彷彿看透了老婆的心思,冷不丁的向外拉老婆屁眼上的鈴鐺,「啊!嘶……你……那樣……還……」老婆羞於啟齒。他竟然從老婆的屁眼裡拉出六個小鈴鐺!!然後又慢慢地把它們塞了回去。

老婆含羞低聲叫著:「啊!不……不要……」她簡直快瘋狂了,一頭秀髮因為猛烈的搖動而散落滿臉,兩手把床單抓得皺到亂七八糟,每塞入一個,她就叫一聲:「啊……啊……啊……啊……啊……」

老婆淫蕩的呻吟聲讓我忍不住要射精了,可那史頓彷彿要演給我看似的,將那六個小鈴鐺重新塞入後,又不知從哪裡掏出一把寬毛刷。他用這寬毛刷在老婆的肛門和屁股溝上下慢慢地刷動、徐徐地捻轉。

在數不清的摩擦後,老婆不顧一切地嚎叫了起來:「啊……啊……達令……喔……我……我……受不了!達令……哎唷……」如此便達到高潮,全身顫抖的癱倒在了床上。

直到這時那史頓才心滿意足地邊淫笑著邊拿出了鑰匙,他把老婆仰面放在床邊,讓老婆的雙腿自然地耷拉在床下,這樣老婆的陰部便直衝著門外的我。

他在旁邊將那金屬內褲打開,同時從老婆的陰道裡拉出了一個粉色的跳蛋,隨著跳蛋的拉出,老婆陰道中的淫水像缺了堤一樣噴出三、四尺遠。與此同時,我也把精液射在了內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