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姦魔

(01)

看著阿寶在胸罩廣告裡迷人的身材,我右手加速套弄著陰莖,隨著節奏逐漸加快,我再也壓不住射精的衝動,岩漿般灼熱的精液已狂噴而出,噴在早已預備好的衛生紙上,清潔完畢之後心裡只想著:不知道明天去參觀「綜藝旗艦」的錄影,會不會有好康的事情發生?

去到錄影現場的時候,剛剛開始錄影,阿寶的服裝雖然露得不多,可是卻蠻緊的,把阿寶豐滿的身材表露無遺,不過也因此吸引了憲哥的注意,常常藉機會去碰觸阿寶豐滿的雙峰,雖然阿寶已經盡量去閃躲,可是有幾次還是躲不過憲哥的魔爪,也因此阿寶錄影錄到後面時已經很不開心。

由於錄影錄到後面時,我覺得很悶,因此我就離開錄影現場四處逛逛。逛著逛著,竟然逛到剛好空無一人的化妝間,突然有一處地方引起我的注意,那個地方是一個雜物間,可是卻剛好在斜對著更衣間,如果女藝人在裡面換衣服時沒有把簾子拉好,躲在雜物間裡剛好可以好好欣賞到對面的脫衣秀,而且不容易被發現。

我心裡面不斷在掙扎,一個大學準畢業生如果被抓到偷窺就前途盡毀,可是現在這個機會可說是千載難逢,因此我在當時做出了一個影響我一生的決定,就是:馬上躲起來,等待對面的脫衣秀。

過了一陣子之後,人群開始不斷進入化妝間卸妝,不過並不如預期的可以清楚的看到脫衣秀,因為不斷會有人在中間走來走去,所以我並不能把門縫開的太大,如果不小心一點的話,可是很容易會給人發現的呢!不過還好的是,我最期待的獵物「阿寶」還沒有去換衣服,因此還有機會看到她的個人秀。

阿寶因為剛才的事情一直很不開心,錄影完畢之後一直坐在化妝台前發呆,直到所有人都離開了化妝間之後,她才想起該換衣服回家睡覺了,因此馬上拿便服去更衣間更換。看著阿寶慢慢把衣服脫下,我的心跳越跳越快,因為我期待的事情終於發生。

今天阿寶穿了一件緊身白色連身裙,緊窄的布料下她小巧的雙峰不甘被壓迫似的向外怒突,隨著阿寶慢慢的把連身裙的拉鍊拉下,我可以看到她那白皙的背部,當她把連身裙脫下之後她全身之剩下胸圍跟丁字褲,再向下望,整條修長的大腿都暴露在我的目光下,而小巧的腳趾便包裹在一雙白色高跟涼鞋內。

看到這個時候,這樣的距離已經無法滿足我,反正現在外面也沒有人了,我不如大著膽子走出去,走到更衣間前面偷看,這樣才能看的更清楚更真實。

當我小心翼翼地走到更衣間前面的時侯,阿寶剛好正把她那薄如嬋翼的胸圍脫下,一對雪白的乳房馬上彈了出來,超級竹筍型,起碼有32C,她的乳暈好細,顏色好淺,幾乎跟乳房一樣顏色,乳頭像一粒紅豆的大小,簡直是上帝的傑作。她下面是一條白色而且很小的丁字褲,小到連陰部似乎都遮不住,只要她往前一彎腰,就可以輕易被人看到她隱約的陰毛。

由於實在太緊張了,我不由自主的吸了口氣,此舉驚動了更衣間裡的阿寶,阿寶轉身一看,看到一名陌生男子站在更衣間門簾後看著自己換衣服,她下意識的準備要大叫。我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忽然間我想起來「奧丁」兄所寫的大作《惡》裡面的月夜姦魔很多時候都是一掌打在獵物的頸動脈上,使獵物暈倒,因此我在不由自主的情況之下便一掌打在阿寶的頸動脈上,阿寶果然如預期的失去意識慢慢倒下。

看著阿寶那擁有著天使臉孔、魔鬼身材般的身體躺在面前,我才想到事情的嚴重性,現在阿寶雖然昏倒了,可是昏倒之前已經清楚的看到了我的樣子,如果她醒來之後報警的話,我就完了,我究竟應該怎麼樣善後好呢?想來想去只有一個一石二鳥的辨法,就是……

決定了之後,我馬上把阿寶拖到剛剛那間雜物間裡,並用她的絲襪把她的雙手交疊在身後緊緊捆綁起來,再找了一塊破布塞在她的口裡以防止她發出聲音,並把我那台拍立得相機拿出來,真沒想到本來只是要在拍完照之後拿給她簽名,現在竟可以拿來拍阿寶的裸照。我草草地拍了幾張阿寶的裸照之後,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準備我期待已久的「破處行動」。

你問我怎麼知道阿寶還是處女?那你誤解了我的意思,雖然我有上千次的射精經驗,可是對手只有兩個:左手、右手,因此「破處行動」指的是使我脫離處男的行動。

現在阿寶幾乎全身赤裸,人字型躺臥在地上,看著阿寶她那一對已經破衫而出的雙峰,確實挺拔非凡而且無視地心吸力,依然堅挺,雪白的長腿曲線玲瓏,凹凸有緻,兩條腿向外分,看起來她很注重她的腳趾,不但洗得乾乾淨淨,趾甲也修得圓圓的,還塗上一層帶有銀粉的透明趾甲油,微紅的趾尖,襯托著幾根青筋細浮的腳背,顯得格外地粉白嬌嫩。

我一手托著她的腳,把她那一雙白色高跟涼鞋脫下,我開始用嘴來吸吮那一根根修長嫩滑的腳趾頭,她的腳趾好滑、好軟!我另一手也沒閒著,分別用大姆指跟食指夾住阿寶右邊的乳頭慢慢搓,原本小巧可人的乳頭,慢慢勃起,變得好硬、好大,此時我改成搓弄她左邊的乳頭。

在我仔細的吸吮完每一根腳趾之後,我改為含著阿寶的乳頭,不停吸啜,間中以牙齒咬扯,或以舌尖挑逗,我空出一隻手來,把手伸進她的內褲裡,中指貼著陰唇不停地磨擦,陰阜頂脹的白色丁字褲中央,慢慢出現了一塊深色的水漬。

此時阿寶慢慢回復了知覺,她感到有人用兩手握著自己的雙乳搓弄著,頭伏在雙腿之間,舌頭就繞著自己的陰阜轉,貪婪地吸吮,舌頭挑弄著自己的陰蒂,阿寶全身一顫,淫水不停地流出來,阿寶給那人逗弄得全身直顫。

我感到阿寶已經醒了過來,為了我可以有更佳的享受,我唯有先放下手邊的工作,先跟她好好談一下。我板著臉說:「曾小姐,我已經拍了你的裸照,除非你想改走AV女優的路線,如果不是我希望你不要做無謂的抵抗!」跟著我把幾張裸照丟了在她面前,好使她知道我沒有唬她。隔了半分鐘我再問她:「你決定了嗎?如果你肯乖乖合作的話,你就點一下頭。」

阿寶心想是逃不了的了,因此縱然千百般不容易,也只好含著淚微微點了一下頭。

我看到她微微點了一下頭,我真是爽翻了,因此我就把她的雙手鬆綁,也把她口裡的破布拿了出來,並警告她不要動什麼歪腦筋,否則一刀捅死她。

我過去抱著她,【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趁她的頭一仰時,我就朝阿寶的小嘴親了下去,sosing.com她還想推開我,我抱著她的背,繼續吻著她,她在「唔唔」地想叫的時候,剛好給我有機可乘,舌頭也攻進她的嘴巴裡,將阿寶的香舌扯入我嘴內緊緊夾著,不停地吸啜,阿寶的津液沿著香舌不斷滲入我的口腔內。

二人親密的交合狀態令阿寶羞得兩頰緋紅,進一步刺激著我的慾望。我那對手掌就伸進她的胸脯裡,握著她兩個圓大的奶子。

阿寶由於家裡家教很嚴,而前那些男朋友想和她親熱一下,她都拒絕,根本沒有真正和男人性接觸,這時面前這男人卻粗暴地撫摸她的奶子,一陣陣難以形容的酥麻感覺傳到全身,而這男人的手指靈活地在她乳房上摸動,還集中在她的乳頭上,把她突起的乳頭慢慢搓弄。

「唔……唔……」阿寶被強吻的嘴裡沒法發出聲音,雙乳給這男人摸得很興奮,全身都發軟,手腳只能沒力地抵抗著,她開始覺得自己的小穴好像有甚麼東西滲出來,一種快要尿出來的感覺。

我抱著阿寶,伸一隻手去摸她的小穴,那裡已經把內褲都濕透了,這時可以看到濕濕的內褲透出了陰唇的形狀,我忍不住伸出舌頭去舔弄阿寶的陰阜。我誇張的說:「怎麼會濕濕的?唉呦!越來越濕了!」

阿寶雖極力扭動腰肢,卻抵不過那人的力道,這時被那人的舌頭舔到敏感的地方,猛然全身一顫:「不要……這樣……不可以……」阿寶喘著氣哀求。

我哪肯罷休?更用舌頭去舔她的陰蒂:「可愛的寶主播,你看你的淫水,嚐嚐是甚麼味道吧!」說完就把舌頭弄進阿寶的小嘴裡面。

「褲子這麼濕!我幫你脫掉!」我把內褲一骨碌的扒下到腳跟,阿寶來不及反應,整個下體就毫無保留的落入別人的眼中。濃密的陰毛中間露出的大陰唇,已經在挑逗下張開一條縫,我的手指插進她的小穴裡,她的小穴給我插得全身無力。

我看著她那種欲拒還迎的神情,更加激發出我的魔性,我一手拉開自己的褲鏈,把脹得發硬的陰莖拿出來,一手抬起她玉腿,抬到我的腰上來,這樣我的陰莖就能在她小穴口磨來擦去,把她磨得淫水四溢。

阿寶正不知所措時,那人的手掌已經揉搓著她圓圓的屁股,手指還朝屁股縫裡面鑽。可怕卻刺激的感覺直湧出來,阿寶渾身直抖嗦,使她不斷夾著屁股。

看到這景像,陰莖硬得實在難受,我把身下的阿寶雙腿一拉,發硬的龜頭就抵住她的小穴口。「喔!……你……」阿寶感覺到小穴被火熱堅硬的東西頂到,知道要發生什麼事,可還是本能地拼命想要掙脫。

但我這時已經箭在弦上,連忙伸手到她兩腿間,鑽進她的小穴裡,一下子找到她的陰蒂,扣動幾下,阿寶全身又軟了下來。我一挺陰莖不顧一切的往前頂,龜頭正一分一毫的深入阿寶的體內,最後被陰道內一度柔軟的薄膜所阻止,我不敢相信我竟然找到了阿寶初次體驗的像徵。

我的龜頭已抵在阿寶的處女膜上,忙抓著阿寶的頭髮問:「阿寶,妳仍是處女嗎?」阿寶已痛得只能點頭回應。

我不願再浪費操她的寶貴時間,於是把她的屁股一抱,再狠狠地向前一頂,整根陰莖便狠狠貫穿了阿寶寶貴的處女膜,擠進少女緊窄的陰道內,把她弄得直呼痛。而我卻感到她那溫熱的肉壁包裹著我的肉棒,一陣陣熱電流不斷由下體湧上,傳來興奮和刺激。

深入阿寶體內的陰莖不斷地擠開阿寶的陰道壁,開發著阿寶的處女地,龜頭更已頂在阿寶的穴心上。我猛烈撞擊著阿寶的穴心,衝擊力令阿寶隨著我的動作搖擺,短速而猛烈的抽插每一下也頂到阿寶的穴心深處,才百來下,阿寶已不禁洩身高潮起來。我的龜頭緊貼著阿寶的穴心,感受著灼熱的陰精不停灑在我的龜頭,阿寶的陰道則收縮緊夾住我的陰莖不放,不停地蠕動吸啜著。

阿寶咬著下唇忍受著失身的劇痛,眼淚已不由自主地流出,垂下頭不經意地看到那男人粗大的陰莖正逐少逐少地進入自己的體內,自己的陰唇更被大大的撐開,勉力吞下男人的陰莖。雖然不願意,但阿寶的身體亦起了老實的反應,愛液混和著處女血流落地上。

就在情慾交流的最高峰裡,我將精液注射進阿寶的體內,任由阿寶的子宮吞食著我所射出的精液。我將半軟的肉棒輕輕抽離阿寶的體內,改為送到阿寶羞紅的面前:「給我舔得乾乾淨淨。」

阿寶好不容易才將我陰莖上的精液舔乾淨,雖然剛舔乾淨的龜頭有點痠軟,但陰莖又已恢復精力,又脹得硬蹦蹦的。我再次命令她:「將整根含在嘴內不停吸啜。」我的陰莖被阿寶吸進了她的小嘴內,淚水自她的眼角不斷流出,滴落在阿寶的乳房上。

我將陰莖不斷送到阿寶的喉嚨深處,精液不爭氣的再次洩射而出,精液不斷地從我的龜頭射入阿寶的小嘴之內,迅速灌滿阿寶的小嘴,但仍有絲絲精液自她的嘴角慢慢流出。而阿寶的體力亦隨著精液的噴出而消耗怠盡,終於當他她吸著我最後一滴精液的同時,她亦在不知不覺中昏睡過去。

我也因為第一次就連續幹了兩個阿寶的處女地,累的要命,雖然還有一個地方還沒幹,不過還有的是機會,不用急,只要有裸照在手上,還怕她會飛出我的手掌上嗎!

經過了近一小時的玩弄,我的魔性已經得到徹底的滿足,便遺下全身赤裸、滿嘴精液、下身一片狼藉的阿寶在雜物間裡,施施然離去。

不過經過這一次「破處行動」,我覺得我體內的魔性好像偷偷地成長了,我不知道魔性下一次什麼時候會給挑起呢!

 

(02)

自從那次意外的上了阿寶之後,我一直覺得身體好像有起一點變化,除了身體變得更大、更壯之外,性慾也大增,手淫固然不能減低我的慾望,連普通的女孩子我也失去興趣,好像只有去上女明星,才能暫時消去我的魔性,而且在我魔性大發的時候,我覺得我根本沒法控制我自己。

事情既然發展成這樣,我也豁出去了,反正我也控制不了我的魔性,只好做多一些預備工作,把工具預備好,以防不時之需。反正香港有個叫月夜姦魔的到現在還不是活得好好的,還跑到日本去為國增光呢!有機會真想會一會他,跟他請教一下。

那次上完阿寶之後,臨走時我順便翻了一下她的包包,把她的電話、地址等有用的資料抄了下來,另外也順便拿走了她的鑰匙。本來只是為了要舒舒服服的上她一次,可是現在我決定要把阿寶變成我的性奴,因為我既然決定要上更多的女星,我需要有人幫我查出那些女星的各種資料,阿寶絕對是一個合適的人選。

我既然有了阿寶她家的鑰匙,我當然很輕易的便到達她家門前,我為了確定她家裡沒有人,我在門口先打了通電話到她家,確定沒有人我才大搖大擺的走進她家。我細心打量了一下她家裡的環境,在浴室的櫃子上裝好我忍痛買下的數位攝錄機,以便拍下她待會在我們鴛鴦戲水時淫蕩的樣子。

等了大概快一小時,我從監視器裡看到阿寶自己一個人回來,我便馬上躲起來。阿寶回家之後沒有察覺到我的闖入,因此便直接進了浴室準備洗澡,我蹲下去從門縫偷窺浴室裡面的情況,阿寶正在脫衣服,沒多久一雙白皙修長的玉腿踏進浴缸,阿寶光滑的胴體、雪白的肌膚、嬌嫩如嫩筍般的乳尖,一根根修長嫩滑的腳趾真令人垂涎三尺。只見阿寶半倚半坐地坐在水裡,緊閉雙眼,雙腿分開,食中兩指插進自己濕透的陰戶內摳弄著,嘴裡「咿咿~呀呀~」哼個不停。

我看得全身血脈賁張,飛快的把衣褲脫光,「阿寶,用手指插穴很難過吧,手指能滿足妳嗎?我再幹妳一次吧!」我一面說一面雙手揉捏阿寶一對奶子,嘴也吻在她的唇上,舌尖不斷探前。

阿寶不停的抵抗,扭了扭身子,掙扎說道:「我不要,不可以!」阿寶喘著氣哀求。

她的抵抗進一步刺激著我的慾望:「你想你的裸照被公開嗎?不想的話便給我再爽一次,不要再吵!。」

由於害怕裸照被公開,阿寶不敢出聲,打算就當這次是一場夢魘,咬咬牙就過去了。

我要阿寶蹲下,陰莖剛好就在她面前,陰莖就在離阿寶面前三寸不到。我叫阿寶幫我口交,阿寶被迫,只好勉為其難的抓住陰莖往嘴裡塞,阿寶對我的龜頭猛吸猛吮。接著我要阿寶跪在浴缸邊,把她的兩條大腿張開,阿寶的陰唇張得很開,陰戶是漂亮的粉紅色,黑色的陰毛捲在一起,剛開苞的屄真的很美。

我伸手抓著阿寶的豐臀,陰莖對準著她的陰戶,一手撫摸她修長的美腿,一手抓著她的足踝,屁股往前一頂,陰莖沒入阿寶剛被開墾不久的嫩屄中。我在她的耳邊說:「你下面好緊啊,插得真舒服,真想天天都能把你插得死去活來!」說罷,更用力地在她那緊窄的陰道中抽插。

她一直緊抓著浴缸邊沿,我每次的插入,都使阿寶的那對32C奶子不停地搖晃,我的手不斷的揉搓著她的乳頭,使阿寶更加的興奮,淫水不停的從屄口流出,龜頭就已經接觸到她的子宮頸。陣陣酥麻的感覺不斷從龜頭尖端傳上大腦,子宮頸像魚嘴般的吸吮著,我終於不能自控地一洩如注,把濃濃的精液直接射入她的子宮內。她攀上高潮,全身抖擻不停,陰莖被陰道內的收縮壓得動彈不得,精液一滴一滴的被擠了出來,爽得我混身打顫。

不讓阿寶多休息,我提起阿寶一條腿,把她那柔若無骨的腳趾頭含在嘴裡吸舔,另外我再次將軟化的陰莖插入阿寶的嘴內,單手抓著她的頭,便緩慢抽插起來。阿寶感到自己嘴內的陰莖不斷在漲大,我強迫阿寶用舌頭舔弄我的龜頭,阿寶只好無奈地舔著我的龜頭。

我以雙腳頂開阿寶的大腿,硬漲的龜頭正好抵在阿寶的菊屄,由於剛才在幹屄時,淫水不停的從屄口流出,肛門被大量愛液滋潤,所以我才用力一戳陰莖便硬擠進她的肛門裡,菊屄被我撐開,週圍的嫩肉都隆起來。

我在阿寶沒有防備之下插入她的菊屄之內,阿寶只感到從肛門傳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她忍不住大聲痛叫說:「啊!不行……好痛!快停下來,不要……」我看見阿寶慘叫後更加獸性大發,用力抽動陰莖在她的菊屄進出,阿寶那窄小的菊屄哪能禁得如此摧殘,鮮血由菊屄流出,染紅了她那雪白的臀部。

阿寶知道自己的肛門被這人弄裂了,不禁流下淚,她做夢也沒想到會被人把她的肛門操裂。阿寶此時只感到這人的陰莖不斷在進出著自己緊窄的肛門,硬生生插進自己的肛門內,令阿寶感到前所未有的刺痛感。

我此刻正享受著這種陰莖被緊緊包住的感覺,我在她那剛被開墾不久的菊屄中採用進二退一的絕招,經過十數下的抽插,終於能夠把整根陰莖盡插入她的直腸內。她咬緊牙關強忍著刺痛感,當我一下一下的深入,慢慢撐大她的菊屄時,她的快感急速標升,隨著我的抽插,扭擺著屁股迎合著,使每一次衝擊都進入最深處,把阿寶整個人頂的像是拋上雲端一般。

我邊玩她的奶子,邊幹她的屁眼說:「爽不爽啊?」

只見阿寶的秀髮狂亂的舞動,呻吟般的回答說:「爽……爽死了……哼……用力……啊!」此時我狂吻著阿寶的嘴唇,把阿寶那又溼又黏的舌頭吸入嘴中,阿寶的四肢有如八爪魚一般緊緊纏著我,只見阿寶像發狂般的說:「快……快幹我……快用力幹死我啊!」阿寶的浪叫聲隨著抽插忽急忽緩。

這樣幹了大約兩百多下,阿寶屁股的扭動也隨著我的抽插快速起來,她顫抖的聲音大聲地淫叫著,我只覺得阿寶暖熱的菊屄緊緊地吸住我的龜頭,連忙又快速抽送數十下,我一洩如注,把濃濃的精液直接射入阿寶的直腸裡,而同時阿寶整個身體不住的顫抖,阿寶的臉上露出愉悅的表情。

我終於奪取了她的三個處女地,而且我把剛剛的畫面全都用我的DV拍了下來,準備用來威脅阿寶要她做我的性奴,不過想不到用不著,因為她已經沉溺於這種變態的性關係中,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淫娃蕩婦。她答應了幫我收集各女星的資料,下次我再出動時,又將有人要遇害了,會是哪個女明星呢!

 

(03)

自從上次把阿寶收服成為我的性奴之後,我一直著手於挑選下一個目標,阿寶也不時送上她收集到的女星資料,她收集到的資料十分詳細,使我能夠作出週詳的計劃,因此我也不時好好的給她慰勞一下。

今天在我翻看著阿寶提供的資料時,一張照片吸引著我的目光,這個女人咬著下唇的樣子還真性感,眼神又夠淫蕩,我決定了下一個目標就是她,她的資料上寫著:

姓名:林熙蕾英文名:Lin Hsi Lei,Kelly暱稱:蕾蕾出生日期:1975年10月29日出生地點:台灣生肖:兔星座:天蠍座身高:1.70米體重:105.6磅血型:A三圍:B34、W23、H34語言:英語、普通話、廣東話家庭狀況:父母1兄1妹(均在美國)學歷:美國加州大學經濟學及比較文學學士喜愛的衣著:T恤、牛仔褲喜愛的食物:麵包及日本食品喜愛的水果:香蕉、蜜瓜

資料上顯示她是一個人在台北租房子住,這對於我的行動是一項利多,因為不用浪費力氣去解決其他人,只要我剛學到的開鎖術不失靈的話,我應該輕輕鬆鬆的就可以好好的品嚐一下這個淫娃了。

三天後,我去到她家門口,在確定了裡面沒人之後,我慢條斯理地把百合匙拿出來,在絲毫不費吹灰之力的情況之下,便打開了她家的鎖,順利地溜了進去參觀。在我仔細地觀察完她家的環境之後,我先把DV裝在主人房的隱蔽處,以便拍下待會的大戰,之後我便躲起來靜靜等待獵物上勾。

林熙蕾在錄影完了之後,跟工作人員一起到KTV唱歌,到了九點多鐘,蕾蕾覺得有些累便先行離開,她回到公司為她租來的房子時已經十點多了,今天錄影錄了一整天,滿身大汗,因此她一回到家裡便馬上把衣服脫了,準備到浴室洗澡。

我躡手躡腳的走到浴室門外,用錢幣輕輕把浴室的門鎖打開。我隔著小縫偷看浴室裡的蕾蕾,她已經進了浴缸,並拉上了玻璃門洗澡,但由於玻璃是半透明的,她美好的身裁還是會若隱若現地反映在玻璃門上,鮮紅白嫩的雙乳、纖細的柳腰、修長有美感的大腿、潔白的肌膚,還有下腹發出的黑色光澤,使我眼睛裡充滿了慾火,我知道我這次的選擇絕對沒有挑錯對象。

等玻璃門拉開時,蕾蕾已經圍著浴巾,我感到非常失望,不過她忽然慢慢的把浴巾解開,她拿著浴巾輕輕抹著乳房上的水漬,34C的奶子在我面前晃動,乳頭也隨著擺動,真是波濤洶湧。等到抹下半身時,兩個圓圓的屁股轉了過來,好白好光滑,蕾蕾轉身把一條腿跨在浴缸旁,輕輕抹著大腿,但她這姿勢卻變成把兩腿分開,將私處正對著我,她那迷人的嫩穴上,柔柔軟軟的陰毛上還殘留著不少水珠。

蕾蕾就這樣慢慢地把身體抹乾後,才裹著大浴巾出房間,我趕緊躲起來。她身上僅用一條大浴巾包住,胸口上的兩個飽滿的乳房好像要跳出來似的,走起路來抖跳不已,她盤腿坐在床上,搔弄著頭髮,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畢露,令人看了暈眩。她開始擦起了她的護膚霜,她先把護膚霜擦在奶子上,把兩個奶子弄得一抖一抖的,看得我眼花撩亂,跟著她把護膚霜擦在她那修長白晢的玉腿上,還有她那小巧的腳趾上也抹了,就這樣不斷地抹,抹了很久,我的血液不禁加速流動,我看得差一點噴出鼻血來。

擦完護膚霜後,她穿了一件性感睡衣便往床上一躺,開始睡了起來。我耐心的等著,直到她開始發出微微的打呼聲,我才悄悄的爬出了我所躲藏的衣櫃,我站在她的床前才發現,原來她那睡衣胸口空隙很大,稍側身兩個34C乳房就走光,她穿的那條內褲也很鬆身,她每動一下腿,我就能從她那空隙看到她的大腿根部內側,甚至連陰毛也能看見。

我伏下身,伸手去解林熙蕾睡衣的鈕扣,她不轉身本來也沒甚麼,不過過了一會兒,蕾蕾又轉身側睡,睡衣完全鬆開,整個奶子抖了出來,在我面前晃動,34C是有夠大的,她睡的很死,完全沒有醒來,她又翻一了下身子,結果兩個奶子便大刺刺地暴露在空氣中,她的乳頭還尖尖的豎起。

我看蕾蕾沒反應,就輕輕把她奶子揉動起來,真正點,她的奶子有夠軟的,我另一隻手正慢慢伸過去要摸上另一個乳房,林熙蕾發出夢囈:「別弄我……」嚇得我兩手一起縮回,蹲下去床邊,我的心跳得很厲害,這一次真是刺激。

過了一會,見蕾蕾又不動了,我又站了起來,我看到她的內褲兩面只靠一根繩子綁著,那是一個活結,於是用手一拔,整條內褲鬆開,我稍稍把內褲往下一拉,整個屁股都露了出來,我彎低身子仔細看,她的私處又暴露在我面前,小穴看得清清楚楚,整個黑毛毛的私處露了出來。

我伸手到林熙蕾的私處摸著,越摸越大力,蕾蕾輕輕「嗯」一聲,過了不久見她根本沒有醒來,就搓弄起來,她又輕輕「嗯」一聲,小腰扭了幾下,我又伸出中指插入她兩腿間,林熙蕾開始有感覺,夢囈說:「別再弄我,讓我睡……」

林熙蕾開始清醒,一開始她還以為是她男朋友在弄她,卻忽然想起己經和男友分開了一段時間,她張開眼睛看到一個陌生人在玩弄著她的身體,嚇得呆了好一陣子,張開嘴不知道要說甚麼。我連忙用手捂住她的嘴,蕾蕾用力掙扎著企圖要掙脫我的懷抱,但我的力氣實在比她大得多了,任她如何用力也無法掙脫,最後她用力咬了我一口,我吃痛將她推倒在地上,林熙蕾摔倒後忍痛爬起便想奪門而出,哪知道我早已洞悉她的心意,先一步擋在門口將房門鎖上,同時我手上多出了一把鋒利的藍波刀。

我說:「別大聲吵,你再叫我一刀桶死你再姦屍……」林熙蕾本來還想要掙扎,但看到我不像說笑的,於是又軟了下去。

我看她乖乖聽話,便把林熙蕾從地上拉了起來,把她推到窗台上伏臥著,一手握著蕾蕾的大奶子使勁地揉搓著,她還想反抗,但不敢太大聲,我另一隻手已摸到蕾蕾的小穴那裡,食指和中指硬塞進去,蕾蕾輕輕「啊」了一聲,她怕我聽到她的呻吟,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我不理她,繼續挖她的小穴,弄得她全身直抖,不斷扭來扭去,全身軟了下來。

我開始用嘴去吻她,弄得她「吱吱唔唔」,她的小舌頭已經給我吸到嘴巴裡去,我的手不停地抓握著她的奶子,把乳房搓圓變扁搓來弄去的,像在搓麵粉那樣。原本凹陷著乳頭,埋沒在紅潤的乳暈裡,現卻被我低頭用牙齒咬出來吸舔,慢慢使它勃硬,仔細地舔舐每一個部位,左手還不停的撫弄著另一個乳房。只這麼連續幾下,蕾蕾已經開始閉著兩眼,皺著眉毛,微微張著小嘴,還伸出一點舌頭,滿臉淫蕩的表情,還要拼命裝矜持,叫著:「不要,不要……」

林熙蕾一向很注意自已的腳,每天花很多時間在於腳的保養上,sosing.com我被她那對腳吸引著,我改成含咬著林熙蕾的腳趾頭,用嘴把蕾蕾右腳食指上的腳戒給吸出來,接著我開始吸舔著她那有著白嫩腳背、粉紅色腳板、一根根整齊滑嫩的腳趾頭、柔若無骨的玉足。我瘋狂的吸舔著她那剛洗乾淨帶著微微薰衣草香的小腳、腳趾縫,還不停的用手搓揉著蕾蕾的腳趾,把她那白裡透紅的腳趾吸舔得紅通通的,她被我舔得「哼哼啊啊」地叫了起來。

我見林熙蕾的淫水不斷湧出,便把頭埋在她雙腿之間,用舌頭舔吸著,當舌尖碰到她的肉豆時,她全身都抖顫,淫水又再湧了出來,還流到屁股上。我見是時候了,我把蕾蕾兩條修長玉腿給強曲起來,膝蓋貼在大奶子上,整個人像個肉球那樣,我把龜頭對準她的小穴,腰一挺,整根陰莖已經塞進林熙蕾的細嫩小穴裡,還不斷向裡面擠著,直至全根沒入為止,然後就開始抽送起來,房裡充滿著當我的肉棒擠進蕾蕾體內時發出的「噗嗤、噗嗤」聲。(她果然不是處女,不過還好我早就猜到了!)

我把蕾蕾抱到沙發上換成側躺姿勢,把她的右腳含咬在嘴裡,繼續抽幹著,一次又一次地重重插進蕾蕾的陰道深處,她現在不但口裡呻吟不絕,大半陰毛也都因為沁出的愛液而泡得濕濕的了。這時蕾蕾已經舒服得全身酥痲,只見高翹在沙發上的那隻美麗小腳,粉紅柔嫩的腳趾在那兒一張一彎的動著。

蕾蕾沉醉在我強烈的抽插攻勢中,她的臀部不自覺的高高翹起,我抓緊她的腰用力的前後抽送,每次向後抽出的時候,都用陰莖帶出一些淫水,從蕾蕾大腿內側徐徐地流下,蕾蕾不斷的嬌喘著並扭動誘人的身軀。我用手摸著她那兩個圓圓的屁股,我試著用手指沾滿她蜜穴裡分泌的愛液,慢慢在她漂亮的菊花蕾裡輕輕摳弄,把食指壓在蕾蕾的屁眼上,用中指擠進那狹窄緊縮的小屁眼裡,感覺那裡的緊縮的壓力與濕熱。

由於林熙蕾早就不是處女,因此陰道早已不像處女般的狹窄,既然前面的洞不能滿足我,我便轉移陣地,轉攻後面那塊處女地。我把龜頭對準位置,插進蕾蕾的菊花蕾裡,由於剛才在幹小穴時,蕾蕾的肛門已經被淫水滋潤了,所以我的龜頭才能順利的硬撐進蕾蕾的菊花蕾裡。

林熙蕾感到肛門傳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她忍不住大聲痛叫說:「啊……好痛……哎呀!」我看見蕾蕾慘叫後更加獸性大發,用力抽動在她的屁眼進出,蕾蕾那窄小的菊花蕾在我如此摧殘之下,菊門口開始出現血絲,她痛的聲淚俱下求饒說:「拜託……饒……饒了我吧!我受不了……好痛啊!」

我開始很有技巧的以龜頭磨擦她的屁眼緩緩前進,我雙手也沒閒著,輕揉著她尖挺的奶子,在雙重攻擊的手法下,蕾蕾的小穴裡淫水有如泉水般湧出,直把她的一顆心逗的又騷又癢,口中的痛呼聲也變成陣陣的誘人呻吟聲。只見蕾蕾雙頰緋紅、媚眼如絲,慵懶無力的說:「嗯……好熱……好癢……哼……啊……」緊窄的屁眼把我的陰莖夾得滴水不漏,陰莖就像浸淫在一缸暖水內似的,舒服異常,身下的蕾蕾也開始不斷大聲的浪叫。

林熙蕾的浪叫聲隨著陰莖的抽插忽急忽緩,搞了十幾分鐘後,她轉而緊緊的抱著我,因此屁眼與我更緊密的結合在一起。如此令我更加受不了,我用雙手緊抓住蕾蕾的屁股準備作最後的衝刺,我喘著氣用盡了所有的腰力向上刺,每一刺都直抵屁眼深處,抽插越來越快,我終於忍不住要爆發了,一股溫熱的精液射入林熙蕾的屁眼深處,殘餘的精液自蕾蕾的菊花蕾流下。

這時候蕾蕾已經舒服得全身酥痲,慵懶無力,小嘴微微張著,滿臉愉悅的表情,看到她那香舌輕輕舔著雙唇的性感模樣,我不禁將我軟掉的陰莖從她的屁眼拔出,拿到她雙唇的位置,她用細嫩的手指握著滿是愛液的肉棒,溫柔的上下揉搓,輕輕的含在嘴裡,用嘴唇吮了又吮,她用舌尖順著肉棒的背側來回舔拭,還用香舌輕輕抵住我的馬眼,挑動著我最敏感的部位。我的弟弟在蕾蕾出眾的口技挑逗之下,迅速恢復元氣,在她的小嘴裡不斷脹大。

林熙蕾這時把我勃起的肉棒完全吞入嘴裡,我開始在蕾蕾的小嘴巴裡做起活塞運動,這時蕾蕾躺在沙發上,我就從上面把陰莖塞進她嘴裡,屁股一沉一沉,把陰莖不斷插進她的嘴裡、喉間,弄得她發不出呻吟聲,只能「唔唔」地叫。抽插個百來下後,馬眼酥麻感漸強,我抓緊蕾蕾的頭用力加速的插個十來下後,馬眼一鬆,一股腦的精液射向蕾蕾的口中。

我把陰莖抖動個七、八下,兩腿一軟轉身倒臥沙發上。蕾蕾趴下舔起我濕漉漉的陰莖,足足舔啜了五分鐘才舔乾淨,直爽得我要叫救命,一絲絲精液緩緩的從蕾蕾口中流出。蕾蕾再主動以她的小香舌舔著龜頭上的殘跡,蕾蕾很有經驗,全舔在龜頭的敏感地帶,令我的陰莖再次硬直起來。

我繼續不斷在蕾蕾身上的三個洞輪流抽插著,在又射了兩次之後才拖著疲憊又滿足的身體離開林熙蕾的住處,在我離開的時候,蕾蕾已經因為今天實在太累了,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