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輪暴的經驗

我是個學生,由於自己的外貌條件還不錯,所以偶爾會接一些平面廣告Model的工作,來賺一些零用錢。

……其實我的家境還算富裕,就算我不去當Model打工,父母親給的零用錢也相當足夠我平時的花用,只是我想在經濟上能早一點獨立,就算畢業後沒有馬上找到工作,也不用跟家裡伸手拿錢,更何況當上Model是每個女孩子的夢想,因為那似乎是一種美女的證明。

當上Model之後,使我比以前更懂得打扮自己,別人看到我的時候,很難不對我多看幾眼,不過這也使我經常成為狼群們下手的目標。

公車上、電梯裡總是會有陌生的手偷偷摸一下我的臀部,甚至是胸部。我常常懷疑自己是不是個淫蕩的女孩,因為當我受到色狼的襲擊時,並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好,有時候反而會投入其中,甚至達到高潮。

另一個證明我淫蕩的證據是,我不喜歡穿內褲。我喜歡在迷你裙或短褲底下那種涼涼的感覺,這樣使得那些吃我豆腐的人省去了一道麻煩的手續,可以直接攻進我的私處。

或許你不相信,不過台北真的是很亂,一天內就會發生十幾次強暴事件,因為我就曾經被強暴了不少次。不過可能是因為我「配合度」高的關係,我除了被強暴以外,並沒有被搶錢或是被進一步的凌虐,而且很幸運的都沒有懷孕。

這麼說你可能會以為我喜歡被強暴吧。其實也不是,誰願意冒著生命的危險,被一個陌生人搞呢?但是比起和男友在房間裡安全的做愛,強暴的確是比較刺激而容易有快感的,因此我在被強暴的時候,比一般做愛更容易達到高潮。

有一次在星期六的下午,我和往常一樣在家看錄影帶。當時我穿著一件緊身花色T恤和白色窄裙,當然和平時在家一樣,在裙子底下沒有穿內褲。

這時候我哥哥正好帶著一群朋友回來。

「娟娟,幫我把冰箱裡的汽水拿出來好嗎?」

「好啊,正好我也想喝點涼的。」

於是我就起身走到廚房去,我才走了幾步就聽到他們開始悄悄地討論。

「哇!你妹妹真是漂亮……。」

「……那身材比我馬子還正點!」

「看起來好清純的樣子……。」

看來他們一點也不知道我是個沒穿內褲的淫蕩女孩,真有趣。

等我回到客廳的時候,他們已經開始看越野賽車的節目,我就找個空位坐下來和他們一起看。過了一會兒,我發現坐在我對面的那個人常常偷瞄我。(其實其他人的眼睛也不太安份,只使那個人坐的角度比較好而已。)

我怕被他發現我沒有穿內褲,所以把雙腿夾緊了一點。那個人長得相當斯文,我聽他們都叫他小傑。

老實說,小傑是我喜歡的那一型,那時候我剛好和某一任男友分手,很想找一個新的男人來填補我生活上的空虛,所以我就想把握機會,試試看能不能引誘他。不過人實在太多了,又不能明目張膽的挑逗他,我只好放棄,回樓上房間去了。

我回房以後,房門只是關起來並沒有鎖,我衣服也沒換,就直接趴在柔軟的床上想要小睡一下,但是樓下的人很多,談話聊天的聲音不斷,使我難以入睡,但我還是閉上眼睛休息。

不久後,我聽到房門被打開的聲音,我以為是哥哥來看我在做什麼,所以沒有理會他而繼續睡,沒想到那人竟然在我身旁蹲了下來,似乎想要確定我是不是已經熟睡了,我暫時不動聲色,想看看他到底要做什麼。

他觀察了一下之後,開始用手輕撫我的臀部,這時我偷偷睜開眼睛偷瞄了一下,發現那個人原來是小傑。這樣正合我意,我乾脆就裝睡到底。

他發現這樣的撫摸不會弄醒我以後,就大膽的往裙子底下摸去,由於我是趴著睡的,雙腿又自然的分開,所以我沒穿內褲的事,一定在他進來後就發現了,於是他就把握機會,開始將手深入裙內,用手指逗弄我的私處,我在他的調戲之下,淫水漸漸流了出來,濕潤了他的手指。

他更進一步的把手指插入陰道,弄得我開始喘息了起來,不過他用兩隻手指抽插了一陣子以後,不知道為什麼停了下來,接下來我就聽到拉拉 的聲音,然後他以很快的速度分開我的雙唇,將一根東西塞進我的嘴裡,不用說也知道那是什麼。

這樣實在太過分了,我不能再繼續裝睡下去,於是就坐起來想要吐出那根東西,不過他用手緊緊的抓住我的頭,使我還是含著他的陰莖。

「淫蕩美眉,不再繼續裝睡了啊?那就吃吃我的東西吧。」

原來他早就知道我在裝睡了,實在無法想像那樣粗俗的話會從他這樣斯文的口中說出來。

經過我一些輕微的反抗後,他開始把那根東西在我嘴裡抽插,並用一隻手將我的T恤及胸罩拉起,以方便撫摸我的胸部,由於我正在幫他口交,使得T恤和胸罩無法完全脫下,但胸部仍然可以完全裸露出來,我的胸部不是非常巨大,但形狀好看而且非常挺。

在他的揉捏挑逗之下,我敏感的乳頭變的又硬又翹,在半球型之上形成一個完美的突起,這是我相當自豪的一點,我的前幾任男友都很喜歡欣賞我裸露的胸部。

不久之後,【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他將我推倒在床上,仍然趴在我身上繼續姦淫著我的嘴,不過他拉起我的窄裙,開始用舌頭舔我的私處,有時候也把舌頭深入陰道內,這樣弄得我異常的舒服,想要發出呻吟,卻因為嘴巴被陰莖塞滿而只能發出「嗯,嗯,嗯…..」的聲音。

我這樣被他搞的差一點就達到高潮,不過他在這個時候把陰莖拔出來,開始要插入我的私處了,他把我的腿向上抬,然後開始慢慢的抽插,這樣的姿勢讓我可以看得到我被干的情形,使得我剛才興奮的快感可以繼續下去,在他開始加快抽插速度的時候,我就 了。

不過他絲毫不給我喘息的機會,把我翻成側躺以後,繼續快速的抽插。

由於怕聲音被樓下的人聽到,所以我不敢大聲地呻吟,只能輕聲地求饒,不過小傑乾脆就裝作沒聽見,反而更用力的幹我,而且他每隔一段時間就變換一種體位,好像在炫耀他的技巧似的,這使得我被搞的雙腿發軟,快要昏死過去。

不久後我又 了,達到第二次高潮,他繼續抽插了幾十下之後,終於把陰莖拔了出來,射精在我的臉上。

我把射在我臉上的精液用舌頭舔了一些後,其餘的用面紙擦掉了。小傑在幹完我之後,若無其事的繼續在我房間內跟我聊天,並跟我約好隔天一起去看 MTV,我蠻喜歡小傑的,所以一口答應了。

隔天我穿著細肩帶的小背心和淺藍色的迷你裙,搭公車到跟小傑碰面的地方。這天我不只沒有穿內褲,連胸罩也沒有戴,不過為了怕 MTV 的冷氣太冷,我還穿了一件絲質的小外套。

由於假日公車上沒有那麼擁擠,所以我也只被吃了一些小豆腐,像是摸摸屁股什麼的,要是在平常上下班的時間,這樣的裝扮恐怕又要被搞到全身發軟了吧。

到了和小傑碰面的地方,發現他還另外約了兩個男的朋友,在簡單的介紹之後,我們就到 MTV 去了。

在 MTV 的包廂內,我和小傑坐在一起。

小傑的手並不太安份,常常偷摸我的大腿,甚至偷捏我的乳頭,由於我沒有穿胸罩的關係,所以敏感的乳頭很快的就硬起來,在小背心上形成明顯的突起,不過我並沒有刻意的用手臂遮掩。

這時候小傑的朋友拿出他們準備好的飲料來請我喝,我懷疑有詐,但又不好意思拒絕,於是喝了一小口。

過了不久以後,我開始全身發熱,想不到只喝了一小口就有這麼強的藥效,要是整瓶喝了,恐怕連服務生進來干我都不知道。

我開始失去力量而倒在小傑懷裡,小傑開始發出詭異的笑聲,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他掀開我的迷你裙讓他的兩個朋友看。

「看吧!我說她一定不會穿內褲的……。」

「沒想到這樣漂亮的美女竟然也如此淫蕩……。」

「瞧這突起的乳頭,她連胸罩都沒穿哪!」

然後他們三個就開始脫光我的衣物,我現在全身上下就只穿著運動鞋了。

「不要,……不要啊!喔……啊……。」

我想奮力的抵抗,但全身沒有一處使得上力氣,看來我要被他們三個輪暴了。他們一個玩弄我的胸部,一個已經把陰莖放入我的小口中抽插,另一個則在吸舔我從私處流出的淫水。

「真是淫蕩,竟然流出了這麼多淫水。」

三個人一起搞我空間稍嫌擁擠,常常會產生碰撞,而無法更激烈的動作,不過也許是春藥的作用,我覺得三個人一起搞我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嗯嗯……嗯」的呻吟了起來。

過去即使在公車上曾經同時被三個人一起襲擊過,但現在他們三個做的動作可不是在公車上能做得出來的。正當我放棄掙扎時,他們決定由小傑先搞我,其他兩人先在一旁觀看。

小傑這次沒有做太多的愛撫動作,直接就把陰莖插了進來,然後扭轉個幾下,再抽出去,在龜頭還沒完全抽出陰道之前,又用力插了進來,再扭轉個幾下,然後一直重複著這樣的動作。弄得我淫聲連連,淫水直流。

他其中一個朋友看得受不了,就過來摳我的菊花蕾,捏我的乳頭。

「啊啊……」我被他摳的受不了直叫。

「叫吧……!看這樣的美女呻吟真是有快感。」

而小傑則是開始用他的各種花招變換姿勢,使我的淫水不斷的滴在包廂內的沙發上。

「啊啊……要丟了啊……。」

我在被小傑干了半個多小時之後,達到了高潮。而小傑也在我全身抽 的時候,直接在我的體內射精。

小傑射完了以後就退下觀看,他的朋友完全不給我休息的時間,把我的身體調整成爬在地上的姿勢,提高我的臀部,開始用背後式幹我,另一個人此時也按耐不住,從前面姦淫著我的小口,我發現在口中的這只陰莖有顆粒狀的突起,後來才發現他有入珠。

我從來沒有這樣一前一後的被幹過,就決定開始享受這種快感,不過剛剛的藥效好像已經過了,我又開始有一點點力氣,便擺動起我的腰想要抵抗他們,沒想到反而變成反效果,好像迎合著他們兩人的撞擊一樣。

「來吧,淫蕩的美眉,擺動你的腰……,啊!」

使得在我後面干我的那個人很快的就射精了,他拔出來以後,我又達到了第二次高潮,我的愛液和兩人份的精液源源不絕的沿著我的大腿流下。

那個入珠的人在此時也開始插入我的陰道了,被入珠的人幹的時候,會特別容易摩擦到陰道內的 G 點。

「啊!啊啊……求……求你……」

由於口中已無陰莖塞入,所以我就開始放聲淫叫,不過連續兩次高潮已經被干的有點神智不清了,哀叫的內容也不知所云,他也不管我是要求他「停下來」還是「不要停」,就一直死命地猛插。插的我的兩片陰唇都往外翻了,他還不射精,於是我又達到第三次高潮,同時也昏了過去。

等到我恢復意識的時候,發現他還在幹我,而且陰莖好像越變越長,到後來每插一次,都插到了底,弄得我又痛又有快感。

「喔……啊啊……啊!」還繼續我嬌媚的呻吟,他又插了一兩百下之後,才總算射了出來。

當我以為總算結束了的時候,發現小傑竟然又勃起了,我看他不會這麼快就饒了我,果然他拿起了一顆放在桌上了冰塊,開始用冰塊刺激我的乳頭。那冰塊本來是加在飲料中用的,沒想到接下來他竟然把冰塊塞進我的陰道中。那種冰冷的感覺冰得我的雙腿開始顫抖,這樣使他反而覺得興奮。

在冰塊融化之前,他又塞進了第二顆冰塊,簡直是想搞死我。更過分的是,他竟然又把他的陰莖插進我的陰道,隨著他的抽插,冰塊也在我的體內翻騰,連我流出來的淫水都是冰的。

「啊……不要啊!好冰……啊!啊……。」

這時候我也只能淫蕩的浪叫了,每當冰塊融化時,他就再塞入一兩顆新的冰塊,就這樣干我干了連續一個多小時,而我也在期間達到了許多次的高潮。

然後他將精液射在我的臉上,還抹了一些在我的胸部。我被干到全身無力,在他們射完之後只能躺在那裡喘息……。

事後我也忘了我是怎麼離開那個地方回到家裡的,但是那種被輪姦還達到好幾次高潮的經驗,卻永遠也忘不了,害我有一點想再次被輪暴。

幾天後我問哥哥小傑的電話,他竟然說不認識什麼叫小傑的人,那天來家裡的有一些是他朋友的朋友,根本就不熟。所以我也只好認了,在那次之後再也沒遇到過小傑,也再也沒被輪暴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