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舞台

不倫舞台(一)

魏子揚,現年二十五歲,畢業於大學外貿系,年紀輕輕就擔任某大企業公司的總經理,可算得是年青有為的才俊。

其實說穿了也不過如此而已,因為某大企業公司不過是他老爸所擁有的公司及數家工廠的總機構,父業傳子是理所當然的事。

他老爸是白手起家的,平時刻苦耐勞才有今天,成為家財萬貫的大富翁,因只有子揚這一個獨生子,所以才要他攻讀外貿系,將來在他年老退休之後,能接掌他龐大的事業。

故此先交付子揚一家貿易公司,學習一切外銷等業務的經驗,以後才能擔負大任。

魏子揚也未使他老爸失望,書是讀得很好,,生意上的業務也辦得很好,亦可欣慰其老爸老媽的心願了。唯一的缺點就是魏子揚生性風流,完全一副花花公子的作風及大少爺的派頭,花錢如流水一擲千金毫不變色。

自從擔任總經理的職務後,生意上的交際應酬,每天都出入歌舞酒榭脂粉叢中,學習了很多調情手腕及床第工夫。再加上他生得體健高大、英俊瀟灑,又是魏大老闆的大少爺,有錢的花花公子,不知愛煞多少風塵女子。

魏子揚在歌台舞榭脂粉叢中玩過一、二年後,總覺得風塵女子為了是錢,毫無情趣可言。

有一日,聽了朋友老劉一席談話之後,於是改變了玩樂的方向,開始以良家婦女為獵色對象,心想︰「人生在世也不過數十年的生命好活,若不好好享受,多玩幾個女人,尤其是要嘗嘗不同年齡的女人,各種不同風味的陰戶,否則,等到七、八十歲,人已老化性機能也已老化,想玩也玩不動了,那才喪氣要命呢!更何況憑自己現在的條件,還怕找不到下手的對象嗎?」

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公司裡的女職員還算不少,因此魏子揚興起由公司女職員下手的主意,況且自己是公司的主管,要製造與她們親近的機會也較方便。

過了不久,機會終於來臨了。

「勞動節」的那天,魏子揚一大早到公司,因為他為公司及工廠員工安排了三天旅遊的假期,自己必須提前來到公司門口,等候參加旅遊員工。

公司旅程的地點是︰台中-台南-高雄。第一天往台中遊覽日月潭九族文化村、看日出;第二天到台南參觀名勝古跡赤樓;第三天往高雄遊覽澄清湖。

八點三十分準時出發,十餘輛遊覽車浩浩蕩蕩的揚晨而去。

車隊在高速公路上奔馳,沿途風景怡人。員工們在遊覽車上愉快的唱著、笑著、鬧著,相當的興奮愉快。

當天傍晚到達了日月潭,晚餐時又是表演、又是摸獎,直鬧到午夜大家才就寢。天一剛亮,大家都起來看「日出」那光輝耀眼的美景。

用完早餐,開始出發第二目的地-台南。

遊覽車到達台南市運河街那家預訂好房間的大飯店,男女員工分別進入預訂的通 房間,卸下旅行包休息一會後,就出發遊覽台南的古堡及古跡。

魏子揚先把員工們集合起來,當既規定了幾項守則,遊覽的範圍、歸隊的時間、以及返回宿地的時刻,一一宣佈明白。到達目的地後,員工下車分別去遊覽觀光,不受任何拘束,員工們歡呼一聲,找著平日熟悉的同事作伴,三五成群結隊的自尋遊樂而去了。

林美娜是魏子揚的女秘書,生得美艷絕倫、活潑大方,她對魏子揚英俊的儀表、健壯的體格、風趣的談吐、聰明的才幹,早已心儀多日,只是苦無機會向他表示愛慕之意。

這次公司舉辦「勞動節」郊遊活動,有三天的旅程,這是她唯一能親近他的機會,決不能錯過,她因是子揚的女秘書,當然是順理成章的寸步不離開他的左右。

魏子揚和林美娜二人一同欣賞風景古跡、談天說地、倒也歡愉。

在返回飯店的途中,林美娜很大方的把手插入子揚的臂彎裡,說道︰「總經理,我的兩條腿都走酸了,請你攙扶著我走好嗎?真累死了!」

「好啊!大概林小姐很少運動的關係,才會覺得累。」【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就是嘛!真謝謝總經理!」

「林小姐,我們到運河邊坐一會、歇一下腳,再走吧!」

「好啊!」

他們二人在岸邊的樹蔭下坐在軟軟的草地上面,這是台南地區恬靜的岸灘、藍天白雲,映在河水上,令人心礦神怡。

「總經理,公司及工廠的全體員工都很感謝你在董事長面前為他們爭取到很好的福利,及這一次大規模的郊遊活動,他們大家準備回台北後,送一件紀念品給你,表示全體員工的感謝之意。」林美娜依偎在他身邊說著。

「哦!那真不好意思!因家父的思想比較保守落伍一點,我自接長總經理一職之後,盛感對員工的福利和獎懲一定要改善,以提高員工的工作士氣,及精神和物質的享受,我這樣的做法,是賺之於員工身上,再用之於員工身上。使老板夥計皆大歡喜。到年終時,以公司所賺的盈餘,除了年終金之外,再分給大家或多或少的紅利。這是我第一步的改進。只要他們大家好好的幹,我是決不會虧待他們的。」

「我真想不到、你的作風和董事長大不相同啊!」

「時代不同了,趕不上時代潮流,就會被陶汰的,一個大企某公司它所賺來的錢,都是員工替他賺的,員工辛勤的工作,老闆雖已給了他應得的代價。在有所盈餘時也應該分給員工大家同享。林小姐,你說是嗎?」

「總經理,我好佩服你的領導能力。公司將來的業務更能蒸蒸而上了,全體員工都要托你的福了。」

「這不是我個人的力量,必需要全體員工的貢獻才行。」

談談說說兩人的距離似乎拉近了許多,以前那種上司和部屬之間的嚴肅感,現在已一掃而空。

「總經理,你年輕有為,又體恤員工、而且……」

林美娜現在倚偎在他強壯的臂灣裡,從他身上散發出一股壯男的體溫,加上男性身上流出來一股異味的汗水,動得她芳心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

畢竟她還是個處女、難免多少有點顧慮和羞怯,但是又捨不得放棄接近子揚的機會,內心充滿了矛盾和複雜的思緒和不安,羞紅的低頭不語。

「而且什麼?林小姐,你怎麼不說下去了。」

「我不好意思說!怕你會笑我!」她嬌羞的說。

魏子揚一看她那含羞帶怯的模樣,知道小妮子那處女之心,已動春情,急需男性的安撫,於是伸出手去拍拍她的屁肥,那種富有彈性而且有柔軟感的觸覺,使得子揚心裡立刻有點震慄。

他本想把手縮回來,低頭看看美娜,她卻咬著櫻唇,嬌羞的笑著,並沒有表示厭惡或閃避。

魏子揚覺得很有意思,乘機再試探她的反應一下,將手開始輕輕撫摸起來。問道︰「我不會笑你的,說吧!我的林小姐!」

林美娜感到他那溫暖的手,撫摸在自己的臀部上,有一種舒適感,所以她並不閃避,裝著沒有事的人一樣,讓他盡情去摸。

「我是說,你長得那麼英俊健壯,風流瀟灑,家世又好,為什麼還不找對象結婚呢?」林美娜嬌聲問道。

「那麼早結婚幹嘛!現在的年輕人,那個不玩他十年八年的才談結婚。『人不風流枉少年』這句古話你都不懂嗎?」

魏子揚的手越撫越用力,不但撫摸而改為揉捏著她的屁股肉,他知道她是不會反抗的,於是再試探的,手向下滑落,移到了屁股溝的中間,用手指在那裡輕輕撫磨。

林美娜頓時覺得有點癢,連忙羞怯的移動一下,但並不是掙扎,因為那只溫暖的手掌,好像從一股電流裡面產生出一道磁力般,把她粉吸住了。

「嗯!嗯!」林美娜猛吞了一大口口水,輕輕嗯了兩聲,就沒有再動了。

魏子揚好像受到鼓勵一樣,索性撩起她的裙擺,把手按在她的粉腿上,輕輕的撫摸起來。

林美娜為了少女的矜持,不得不移開他的手,忸怩地說道︰「不要嘛!難為情死了……」

「林小姐!不要緊嘛!給我摸一摸!怕什麼呢?」

「不行!給人家看見……才羞死人呢!」

「那麼我們不要回去晚飯!另外去別家飯店開個房間一邊吃飯一邊聊天,就不會給人看到好嗎?」

「不要!有什麼好聊的嘛!」

「林小姐,我們都是二十世紀的年青人,新潮派的人物,你還這麼的古板干嘛!真是不合乎時代潮流了。」

「嗯,我怕嘛!」

「怕什麼!一切有我!走!」

於是魏子揚半抱半拉的,把她拉到計程車上,命司機駛往台南市區XX大飯店,開了一間豪華的套房,命待者端進美酒佳餚,鎖好房間的大門,邊吃邊喝邊聊。

林美娜也把剛進入房間緊張的心情,慢慢平靜下來。

這是她生平第一次和男仕單獨關在房間吃飯喝酒,感到特別緊張刺激。又是和心儀已久的人兒,想到酒足飯飽以後的情景,芳心噗通跳個不停,粉紅臉嬌羞不已。

餐畢,子揚看她酒後嬌艷媚動人,媚眼如絲,半開半閉,不勝酒力的媚態模樣,一把抱起她的嬌軀放在床上,自己也爬上床去,摟著她猛吻,一手伸入裙內挑開三角褲頭的鬆緊帶,摸到長長的陰毛,手指正好碰到桃源洞口,已經有點濕濡濡了。

林美娜雙腿一夾,不讓他再有下一步的行動。而子揚的手被夾在雙腿中間,進退不得,只好暫時停住。

美娜從來沒有被男人的手摸過自己的陰戶,芳心是又喜又怕。

「嗯!不要這樣嘛!總經理!啊……請你放手!哦!我還是處女,我怕!真的,我好怕!不要嘛!求求你!」

林美娜本想掙開他的手指,但是從他手掌壓在陰戶上面傳出的男性熱力,已使她全身趐麻,渾身無力推拒。

魏子揚用力拉開她的兩條大腿,再把自己的膝蓋頂在她的雙腿中間,以防她再夾緊雙腿,手指伸入陰道輕輕扣挖,不時輕揉捏一下她的陰核。

「啊!請你不要!捏那粒!哎呀……癢死我了……哇!總經理!求求你!請你放手!我……呵!我受不了啦!」

這也難怪,美娜在洗澡時也曾摸揉過自己的陰核,她已有經驗,手指一碰到它,就使得全身趐麻酸癢,於今夜被男性的手指揉捏得更是酸麻,趐癢難當,其味各異。

她本想掙脫他的手指,可是已力不從心,她已被他揉摸得快癱瘓了。她只覺得今晚也沒有辦法控制自己,連大腦都好像失去作用了。

她雙頰緋紅,媚眼如絲,全身顫抖,一隻手本來是要去拉開子揚的手,卻變成扶按在他的手上。

但魏子揚的手指並沒有停下來,繼續的在輕輕的揉挖著她的桃源春洞,濕濡濡、滑膩膩,揉著、挖著!

忽然美娜全身猛的一陣顫抖、張口叫道︰「哎唷!我裡面好像有……有什麼東西流……流出來了!哇……難受死了!」

子揚聽她叫道不知什麼東西流出來了,心中暗動好笑,想不到她都二十多歲了,還是個沒有嘗過性愛樂趣的處女!在這個二十世紀性開放的今天,很多國中女生,甚至於還有些十一、二歲的小女孩都不是處女了呢!難得呀難得!

以前為了應酬知玩些風塵女子,想起來自己真是個大傻瓜。

「好妹妹!那是你流出來的淫水、知道嗎?」子揚說著,手指又往陰戶裡再深入一些。

「哎呀!痛呀!呵!不要再弄進去了!好痛不要啦!把手拿……出來!」

林美娜這時真的感到疼痛,求他把手拿出來,子揚乘她正在疼痛而不備時,將她迷你裙拉了下來。

肥厚的陰阜像個肉包似的,上面長滿了柔軟細長的陰毛。

子揚再把她臀部抬高,將她的三角褲脫了下來,繼續脫光她全身衣物,自己也脫得清潔溜溜。

把美娜的兩條粉腿拉到床邊分開,自己則蹲在她雙腿中間,先飽覽她的陰戶一陣。

只見她的陰戶高高凸起,長滿了一片泛出光澤,柔軟細長的陰毛,細長的陰溝,粉紅色的兩片大陰唇,緊緊的閉合著。

子揚用手撥開粉紅色的大陰唇,一粒像紅豆般大的陰核,凸起在陰溝上面,微開的小洞口,兩片呈鮮紅色的小陰唇,緊緊的貼在大陰唇上,鮮紅色的陰壁肉正閃閃發出淫水的光茫。

「哇!好潔亮!好可愛的小穴,太美了!」

「總經理!不要看了嘛!真羞死人了!」

「不!我還要看別的地方!」

「還有什麼地方好看的嘛!真恨死你了!」

「我要好好的看清你那全身美麗的地方。」

子揚站起身來,再欣賞這具少女美好的胴體,真是上帝的傑作,裸現在他眼前。

美娜的粉臉滿含春意,鮮紅的小嘴微微上翹,挺直的粉鼻吐氣如蘭。一雙不大不小的梨型尖挺的乳房,粉紅色似蓮子般大小的奶頭,高翹挺立在一圈艷紅色的乳暈上面,配上她那身材苗條修長,白皙細嫩的皮膚,白的雪白,紅的艷紅,黑的烏黑,三色相映,真是光艷耀眼、美不勝收、迷煞人了!

看得子揚是慾火亢奮,立既伏下身來吻上她的紅唇,雙手摸著她那尖翹如梨子型的乳房上,他的大手掌剛好一握。

乳房裡面還有像雞蛋那麼大的核,隨著手掌的撫摸在裡面溜來溜去。子揚因從未玩過處女,仍然不知道這是處女的特徵,故甚覺奇怪。

請別怪作者囉嗦,因為不少的男人可能一生也沒玩過處女。不知道處女的妙處在哪。所謂處女有處女的妙處、婦有少婦的風味,而徐娘又有徐娘的口味,請看作者來寫︰

處女從月經初來以後,雙乳日見隆起,不管她身體的發育是如何的健康、豐滿,雙乳是大是小,雙乳中一定有兩個像雞蛋一樣大小的核。用手一摸一捏,就像男子的兩粒「睪丸」,真像雞蛋一模一樣是橢圓型的,而處女的乳核則是圓型的。若和男子性交後,受了男性的精液內所含的男性荷爾蒙的滋潤,就會慢慢的擴大而消失在乳房的海綿體內。為什麼非處女和新婚不久的婦女,雙乳特別豐隆挺拉飽脹呢?就是這個原因!作者願以玩過處女的經驗,提供給尚末玩過處女的或是想娶一位處女為妻的朋友們,作一參考之用。

以上情形是要手摸乳房才能決定是否是處女。可是處女她是不願意給你隨便就亂摸乳房的、等到和你有了深厚的感情,那時你摸到的她乳房已不是處女了,豈不大煞風景,要是不要?娶是不娶呢?麻煩就大了。作者再給各位作一參考。仔細看她衣服外的特徵。

「一」、從眉毛可鑒定。

處女的眉毛是輕柔地平貼在眉骨附近的皮膚上面,眉根不亂、而不會豎立起來。婦人的眉毛則是離開了眉骨的皮膚,向空中怒放著,因為女性的內分泌受了性生活、異性的精液剌激,起了生理的變化,對毛髮產生了助長的作用。猶如雨露之滋潤的花草一樣。

「二」、從頸項來鑒定。

處女的頸項比較細小,若是性交過的女性、陰道內進入了異性的精液後,吸收而混入女性的血液中,在體內循環流動。即能刺激卵巢和其他的分泌物,尤其是頸部兩側的「甲狀腺」,受到了這樣血液的刺激後,因而特別肥大。所以婚後的婦女或已有性愛的女孩子,往往比處女略形粗大。

魏子揚也是頭一次玩處女、雖感到奇怪,也不管那麼多了。

他低下頭去吸吮她的奶頭,舔著她的乳暈及乳房,一陣趐麻之感通過美娜全身,她呻吟了起來。

「啊!呵……好癢啊!癢……死……了!」

那個小穴洞,可愛的桃源仙洞立刻冒出大量的淫水來了。

「好妹妹,你看一看我的大雞巴,他要親親你的小仙洞哩!」

美娜正在閉目享受被他摸揉舔吮的快感,聞言張開眼睛一看,立刻大吃了一驚!嬌羞的說道︰「啊!!怎麼這麼大,又這麼長,不行啦!它會弄壞我的小洞的!」

「傻丫頭!不會的啦!來試試看!好妹妹!它要親你的小洞洞哩!」

「不要……我怕!」美娜說著,用手掩著那個小穴洞。

「來嘛!好妹妹!難道你那個小洞洞不癢嗎?」

「嗯!是很癢,可是……我……」

「別可是、可是的了!只有我這個小傢伙才可以止你的癢。」

「真的?你沒騙我?」美娜不信的問。

「當然是真的!我怎麼會騙你呢!」子揚口裡在合她的問話。手又在揉捏她的陰核、嘴也在不停的舔吮她的鮮紅乳頭。

「啊!別在揉捏……了,哎呀喂……別咬我的……奶頭……別……別舔了!好癢……我癢得受……受不了……了!」林美娜被他弄得全身酸癢,不停的顫抖著。

「好妹妹!讓我來替你止癢吧!好嗎?」

「嗯……嗯……好嘛!可是……只能進去一點點啦!」

「好的!來多把腿張大一點。」

子揚把她雙腿撥開,那個桃源仙洞已經張開一個小口,紅紅的小陰唇及陰壁嫩肉,好美、好撩人。

子揚手握著大陽具,用龜頭在陰戶口輕輕磨擦數下,讓龜頭粘滿淫水、行事時比較潤滑些。

「好哥哥!只能進去一點點啊!我怕痛哩!」

「好!只一點點,你放心好了!」

子揚慢慢挺動屁股向裡挺進,由於龜頭有淫水的潤滑,「滋!」的一聲,整個大龜頭已 進去了。

「哎呀!不行!好痛……哇!真的好痛哩……不……行……」

美娜痛得頭冒冷汗全身痙攣,急忙用手去擋陰戶,不讓他那條大肉棒再往裡插。

真巧她的手卻碰在大陽具上,連忙將手縮回,她真是既害羞又害怕,不知如何是好。

子揚握著她的玉手撫摸著大肉棒,起先還有點害羞的掙扎,後來就用手指試摸著,最後竟用掌握起來了。

「啊!好燙呀!那麼粗、又那麼長、嚇死人了!」

「好妹妹!再讓它親一親你的肉洞!好嗎?」

「好是好,如果很痛就要拿出來呵!要聽我的話才行!」

「好的!我先教你一套!來吧!」

於是子揚教美娜握著肉棒,先在桃源春洞口先磨一磨,再對正,好讓他插進去。

「嗯!你好壞唷!教我這些羞人的事。」

魏子揚挺動屁股,龜頭再次插入陰戶裡面去了,開始輕輕的旋磨著,然後再稍稍用力往裡一挺,大雞巴進入二寸多。

「哎呀!媽呀!好……痛啊!不……行……你……停……停……」

子揚看她粉臉痛得煞白,全身顫抖,心裡實在不忍,於是停止攻擊,用手撫摸乳房揉捏乳頭,使她增加淫性。

「親妹妹!忍耐一下,以後你就會苦盡甘來,歡樂無窮了。」

「哥!你的那麼粗大,現在塞得我是又脹又痛,難受死了,以後我才不敢要呢!誰知道性愛是這樣痛苦的!」

「傻妹妹!處女第一次開苞都是會痛的,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以後再玩會更痛的,再忍耐一下吧!」

「那麼哥要輕點!別使我太痛苦哇!」

「好的!」

子揚已感到龜頭頂住一物,他想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處女膜吧。

他再也不管她是受得了還是受不了,猛的一挺屁股、粗長的大雞巴、齊根的到美娜緊小的穴洞裡,「滋!」的一聲。

美娜慘叫一聲︰「哎呀!痛死我了!」

子揚則輕抽慢插、美娜痛得大呼小叫,香汗淋淋。

「哥!輕一點!我好痛!我……我的子宮受不了……啦……」

「小寶貝!再忍耐一下,馬上就痛快了!」

子揚心裡真是高興極了,處女開苞的滋味真棒,小穴緊緊的包住自己的大雞巴,好舒服!好暢美!尤其看著美娜臉上痛苦的表情、真是千金難買,煞是好看又好玩。

「親妹妹!還痛嗎?」

「現在好一點了!可是裡面又脹、又癢的反而難受死了!親哥!怎麼辦嘛?啊……」

「傻ㄚ頭!這就是你小穴裡需要我的大雞巴替你止癢嘛!連這個都不知道!我的傻妹妹!」

「你真壞死了!我又沒有經驗,你還羞我,死相!」

「死相就死相有什麼關係,你準備好了嗎?哥哥來給你止癢了!」

魏子揚一邊用力的抽插、一邊閉閒意致的欣賞她粉紅的臉表情、雪白粉嫩的胴體,雙手玩弄她鮮紅的奶頭。

漸漸的美娜的痛苦表情在改變著,由痛苦變成一種快感愜意,變成騷浪起來了。她在一陣抽 顫抖下,花心裡流出一股浪水來了。

「啊!親哥!我好舒服……哇!我又流……流出來了!」

子揚又被她的熱液燙得龜頭一陣舒暢無比,再看她騷媚的表情,便不再憐香惜玉了。挺起屁股猛抽狠插,大龜頭猛搞花心。

搗得美娜是欲仙欲死,搖頭搖腦眸射春光,渾身亂扭淫聲浪叫︰「親哥!你要搗死我了……我好舒服……好痛快……哎唷……你弄吧……用力的…… 吧!死我算了……啊!我的子宮要……要被你 穿……喔……喔……」

子揚聽得是血脈奮漲,欲焰更熾,急忙雙手抬高她的雙腿,向她胸前反壓下去,使她整個花洞更形高挺突出,用力的抽插挺 ,次次到底,下下著肉。

「哎唷!哥!我要死了……要被你 死了!我、我不行了……我又流了!」

「哦……哦……我的親哥……我……我……」

美娜已被子揚 得魂魄飛散,、欲仙欲死,語不成聲了。

子揚當她第四次丟精時的兩三秒鐘後,也將那滾燙的濃精全射進她的子宮深處,射得美娜一抖一抖的。

二人開始軟化在這激情的高潮中,也陶醉在那高潮的餘韻中,兩件互相結合的性器,尚在輕微的吸啜著,還不捨得分離開來。

二人經過一陣休息後,雙雙醒過來。

美娜嬌羞的說道︰「親哥哥!你看!床單上都是血,都是你害人,我的處女貞操也給你毀了,你可別拋棄我呵!妹妹好愛好愛你!」

「小寶貝!哥哥也是一樣好愛你,怎麼會呢!」

「哥!你剛才弄得我好舒服好痛快!原來性愛是如此的美妙。早知道是這樣好的話,早點給你弄該有多好呢?」

「現在也不遲嘛!是嗎?來!起來洗個澡,滿身都是汗,洗了會舒服些。再睡一覺,明早還要出發南下呢!」

「嗯!」

這次二人在郊遊中,由下司與部屬的身份,進而發生了親蜜的肉體關係,是魏子揚沒有料想到的。

聽林美娜的言談,很有意思以身相許要嫁給自己的意思,但是自己本意是還想多玩幾個女人,等到三十歲再結婚也不算遲。

憑美娜的條件,人是生得美艷大方,氣質風度都不錯,學歷也是大學畢業,父親也是個土財主,更何況她的處女之貞操也交給了自己,於情於理都不能玩玩就算,自己也很愛她,她若是真心要嫁給自己的話,到時再打算吧!

兩人親蜜的程度,自不在話下。

第二天南下到高雄遊覽高雄港、大貝湖、佛光山後,回返台北,結束這次的旅遊活動。

此後,子揚和美娜又再歡好了好幾次,美娜是深深的愛上他了,纏著非他不嫁。子揚則以二人須在相處一段時間,彼此有了深刻的瞭解,方能談及婚嫁,美娜雖滿心不願,也只好應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