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同學媽媽跟妹妹

小琪是我同學的妹妹,不過才十六歲,卻是很迷人。

一天中午我去找同學玩,看見小琪正在睡覺,她睡覺的樣子是那麼迷人,腥紅的小嘴,粉白的臉,柔軟的粉頸,高聳立的乳房,平滑的小腹及那雙豐滿、細膩的又腿,圓潤的屁股,我儘量輕輕的翻進屋去,輕輕的開始解她的上衣,我的手心直冒汗,心裡非常緊張,真害怕她會醒來,那樣的話,我強姦她的願望就破滅了。

還好,她的呼吸非常均勻,她的上衣終於被我解開了,我鬆了一口氣,她沒戴乳罩,兩只粉白、誘人的乳房展露在我的眼前,我的心蓬蓬直跳,真想捏一把,可是這樣就會使我前功盡棄。

我開始脫她的褲子,腰帶一鬆就開,可是卻很難往下脫,我費力的將褲子脫到了她的小腹,黑棕色的陰毛,讓我的口水都要流下來了,肉棍也開始有些硬了,這時,突然小琪一動,嚇了我一跳,還好,她並沒有醒。

這一動,卻好像專門為我方便一樣,很輕鬆的把她的褲子脫到了膝蓋,終於可以看到她的小穴了,紅紅的,飽滿的兩片小唇,被淡淡的毛包圍著,我的手輕輕的伸了進去,在她的小穴裡輕揉,我已聽見她嘴裡的夢吟了,又腿也漸漸的分開了,哈~我終於把她的褲子完全地脫下來了。

一條豐滿、圓潤、光滑誘人的胴體展現在我的眼前,我感覺自己已經熱血沸騰了,堅實的肉棍已經無法安靜了,我迫不急待地掏了出來,又粗又大的雞巴,終於可以出來透透氣了。

我的手輕摳她的小穴,晶晶亮的淫水已經開始往下溢了,順著她的小穴往下流,她的白屁股、屁溝全是淫水,肉紅的小穴散發出一股腥臊的味道,小琪的腿已經分的很大了,我的手掰開她的小穴,手指可以往更深裡摳了,她的小嘴微張,乳房急促而有節奏的起伏著,夢吟般地發出了呻吟:「啊……嗯……啊……嗯……」

這更激發了我的性慾,我在她張開的小穴裡,摸到陰蒂,用舌輕輕地在她的陰蒂上滑過,她的身子一陣陣輕快地顫抖,我的舌尖每刮她的陰蒂一次,她就會全身顫抖一次,而且,淫水越流越多,床單都濕了,可我並不急於操她的小穴,我用手指在職她的小穴更深處摳動,她叫得聲音更大了:「啊……啊……快操我吧!」

我想她現在早已醒了,但並沒有睜開眼睛,或許她想默默享受這一切吧!

可我偏不操她,我用力更大了,用力地摳她的小穴,她的全身發出了猛烈地顫抖,小穴裡射出一股淫精,她已到了高潮,全身軟軟的,臉蛋緋紅,床單已經濕了一大片。

我把她的雙腿彎起來,可以更清楚地看清她的小穴,淫水范濫,我接著用我的舌頭刮著她的陰蒂,不一會兒,她的身子又開始僵了,附帶著輕輕的顫抖,我明白,我又挑起了她的性慾,我脫下褲子,用肉棍在她的小穴口滑動,她的屁股不停地起伏,來配合我的龜頭。

我並不急於插入,不過,小琪已經急了,她終於睜開了雙眼:「好哥哥,快……快操我吧!快快……快操我的小穴吧!別折磨我了,快幹我吧!」

她挺起身來,抱住我的身子,她的小穴不停地迎合我的雞巴,她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挑逗著我,我不受她的誘惑,依然在小穴口挑逗她,她好難受,想讓我插進去,使勁用她的小穴在我的肉棍上磨擦,穴裡流出了好多的淫水。

我當然不能受她的控制,我不動,讓她難受去吧!小琪挑逗了半天,見我沒有什麼動靜,有些失望,我在她準備躺下,要放鬆自己的時候發動了我的第一次猛攻。

突然的衝刺,一下子插到了小穴的最深處,「啊……」的一聲,小琪愉快地叫了起來:「你真壞,弄死我了,噢……噢……噢……」。

我感覺她怎麼不是處女呀,好像處女膜對我的雞巴沒有任何阻礙,一直就插到了小穴的最深處,難道她不是處女,我的行動沒有停止,但我偷眼看了她的小穴一下,嚇了我一跳,從她的小穴裡,被我的雞巴帶出來紅紅的鮮血,夾帶在淫水裡面,好多呀,她怎麼會沒有疼痛的感覺呢?

我有點懷疑,但我感覺到她的淫水流得很多,肯定是我剛才對她的愛撫起了很大的作用。我用力地在她的小穴最深處猛插,感覺到自己已經深入了她的子宮。

伴隨著她有力的呻吟,我忘情地紮著她的小穴深處。

「啊……啊……啊……噢……嗯……噢……」

她的小穴有點緊,這樣反而使我更忘情了,而且我的雞巴更粗了。

「好疼呀……好哥哥……你輕一點……你的雞巴好粗又好大呀……幹得我好舒服!」

「噢……深點……再深點……噢……你幹死我吧……噢……啊……!」

「我流了好多呀,好舒服呀,你操死我吧,你操爛我的小穴吧!」

「噢……你怎麼那麼用力呀!」

「哥哥,噢……我要來了,你別弄了。噢……啊!」

我感覺她的小穴一下子變得好寬喲,而且她的淫水一下子流了好多,只聽「噢~」的一聲,她被我幹到了高潮。

她閉著眼睛享受著高潮後的感覺,【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可是我卻很難受,只好接著用我的雞巴在她的小穴裡磨擦著,我只覺得我的雞巴好粗好硬,她的小穴好像沒有什麼吸引力了,只有淡淡的感覺,怎麼會這樣,我問自己,但我不肯放棄,我要幹到最後。

我用我的雞巴使勁但不猛烈地磨擦著她的陰道,我用自己的手揉搓著她的乳房,她的乳頭很小,像一隻鮮紅的櫻桃,我輕輕地咬著她的乳頭,一邊在她柔弱滑潤的身體上輕撫,她的皮膚像絲一樣滑,我在她的臉、唇、勁、胸前都留下了我的唇印。

我的雞巴可並沒有因為我吻他而停止進攻,依然在她的小穴中來回地抽動,有時不時用我的龜頭在她的陰蒂上滑過,剛剛開始她沒有反應,可是在我的嘴、手以及肉棍的夾攻之下,我感覺到她開始有反應了。

她的呼吸漸漸地由平穩變得急促,雙腿稍微有點力氣了,小穴中的淫水也開始流了,尤其是我的龜頭刺激她的陰蒂的時候,她的小腿及小腹發出了輕微的顫抖,舌頭也伸出來,開始配合我了。

她的小白屁股配合著我雞巴的插入,一挺一挺地迎合著,陰道溢出了沽沽的淫水,順著她的穴溝,順著我的雞巴往下流,而且她的小穴變得突然有彈性了,噢,我心裡暗暗高興,我要使勁地幹她。

在她的興奮激情配合之下,我感覺我的雞巴又在漲大,已經把她的小穴塞得滿滿的,不留一絲空隙,我都有感覺她的小穴兩邊的肌肉,已經繃得緊緊的,我們的雞巴與小穴之間配合的太美妙了,肉與肉之間的磨擦,在淫水的潤滑之下,變得更輕鬆,更完美。

「噢……好哥哥,真是太美了,你的雞巴把我的小穴弄得太舒服了!」

「嘶……」她愉快地呻吟著,享受著我的雞巴對她的小穴內部及小穴四壁愛撫。

「啊……你的雞巴好粗好大呀,漲得我的小穴都大了好多呀,好哥哥你的雞巴好壞呀,都插到我的心裡了,噢……好舒服呀!」

「啊……你……幹死……我……我了……」

「啊……好哥哥……你……的……大雞巴……啊……好硬……好硬呀……噢……噢……輕點……大……雞巴……弄得……我……我受……不了……了……」

「好哥哥,你輕點,我的小穴都受不了了……。」

「壞哥哥……你真壞……噢……噢……你把我的小穴都……噢……噢……都弄壞了……噢……噢……壞……你真壞……你的雞巴……噢……噢……插到我……噢……小穴……噢……心裡……了……噢……」

「壞哥……哥……啊……啊……別……別操……我……我的小穴……了……啊……好硬喲……好粗……好大……呀……噢……好……哥哥……停……一下……求你……了……讓你的……雞巴……停一下……噢……啊……我受……受不了……了……」

「我的……小穴……流了……好……好多……好多水喲……啊……」

「卜滋~卜滋~卜滋~」

我的雞巴在她小穴裡不停地抽動著,她叫得越大聲,我就幹得愈用力,好想頂爛她的小穴。

我的雞巴用力地頂著她的小穴,我感覺到她已經無力來迎合我了,我要再幹她幾下。

小琪畢竟還小,她這麼小的年齡竟然能配合我這麼長時間的插入,真是難得了,她的小穴已經變得無有彈性了,無力地張著穴口,她已經再次被我頂到了高潮,她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抱緊我,雙腿夾著我的屁股,「啊……」發出了愉快的呻吟。

我發覺她真是不行了,全身軟綿綿地,臉紅的小臉冒著晶瑩的汗滴,紅紅的小嘴夾雜著呻吟喘著粗氣,雙腿分得好大,雙臂也甩在兩旁,眼睛緊閉,粉紅的乳房急促地起伏著,我有些怪自己,是不是太過份了,把她幹成這樣。

雖然是這樣想,但我還是不願意離開她的身體,我伏在她的身上,輕輕地吻著她的臉頰,疼愛地撫摸著她的身體。

小琪任憑我做任何事,她靜靜地恢復體力,就在我們正在愛撫時……。

突然……。

「你們在做什麼。」一聲厲吼,嚇了我們兩個一跳,轉臉望去,我感覺小琪全身在發抖,小穴突然一下子變得好緊,夾住了我的雞巴。

我一看,是她的母親,心裡也有點虛,但並不害怕,反正已經是做了,有什麼好怕的。我也瞪著她的母親:「阿姨,我們是自願的!」

「滾,滾你的自願,你讓小琪以後怎麼做人,小琪,你怎麼還不起來,想讓我打死你嗎?」

小琪不是不想爬起來,只是小穴一下子變得太緊了,我的雞巴無法從她的小穴裡抽出,所以她也動不得。

她媽似乎也看出來這一點,只好過來幫忙,開始時她用力地拉小琪,發覺不管用,反而讓我們更痛,只好用一隻手抓住我的雞巴。

「噢~」我心裡暗叫了一聲,她的手好嫩好熱呀,抓得我的雞巴反而更粗了,我感覺到抓我的那隻手在出汗,而且並不急於弄出來,好像想多抓一會兒似的,我偷偷地樂了,慢慢地從身後開始摸她的屁股,剛開始時好還扭了扭屁股,可是後來就任憑我任意地摸了,不過卻用眼狠狠地瞪了我一下,可是並沒有反感的意思,我時我開始慢慢地打量她了。

三十大幾歲,擁有著魔鬼般的身材,直挺的乳房,細細的腰身,豐滿而有彈性的屁股,紅裡透白,細膩的肌膚,烏黑的頭髮在她的皮膚襯托下,愈發顯得迷人,她手裡抓著我的雞巴,臉紅紅的,真好像害羞的小姑娘一樣可愛。

我的雞巴終於從小琪的小穴裡滑了出來,小琪一直緊閉著雙眼,不敢看她的母親。

「還不滾回屋去!」她的母親厲聲道。

小琪嚇得連衣服都顧不得穿上,就轉身跑進小屋。

小琪的母親用無奈的語氣說:「唉,你們這些年輕人,叫我怎麼說呢,只圖一時的快樂,你讓小琪以後怎麼做人呀?再說我與你父母的關係都不錯,唉,你這個孩子呀!」

小琪的母親說著話,那雙迷人的雙眼,不時地盯著我的大雞巴,當遇到我的目光時,臉騰地就紅了,我開始靠近她的身體,她一動不動,我的手開始伸向了她的乳房。

「幹什麼!你連我也要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