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騷俏鄰居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冬天,這天傍晚,我肚子餓得直打鼓,老爸老媽又都留在了單位加班,我跑過隔壁張叔叔家找東西填肚子,開門的是韻雲姐。「啊,小健,是你,我正要過去找你呢,你張叔叔今晚去陪一個重要的客戶,可能很晚才能會來,還沒吃飯吧?我們出去吃。」

韻雲姐穿著件粉花色的棉袍,可依然無法掩蓋她傲人的身軀,渾圓的屁股將大袍撐起形成一條美麗的曲線,亮麗的卷髮使她俏麗的臉龐更顯嫵媚。「啊,好啊,那我等你換衣服。」我將手搭在她的翹臀上往裡走去。

「小色鬼……不要這樣嘛……」她的屁股想掙脫我的扶弄左右扭捏著。我坐在客廳等韻雲姐換衣服,女人打扮確實是件麻煩事,她這一進去,或許要半個小時才能出來吧。我打開電視,兀自點起煙,打發這無奈的3600秒。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我舉起左手看了看表,表上的指針不動了,我使勁搖了搖,還是沒動靜,我低著頭笑了笑,想起黑冰上的一句對白:「男人最尷尬的三件事,推汽車、甩鋼筆、搖手錶。」我解開表帶,將表扔進垃圾桶「幸虧我還是個男孩,未成為男人。」我喃喃地自言自語,望了眼牆上的掛鐘,八點整。「呵呵…你已經不是個男孩啦。」後面傳來韻雲姐的聲音。

我轉過頭去正想搭話,可眼到之處令我為之一震,張著嘴巴卻不知說些什麼,她穿著件黑色高領無袖長裙,粉頸圍著圈黑色布料,順著胸部的形狀往下延伸,高聳飽滿的乳房將黑色彈性布料高高地挺起,頂端明顯地挺著兩粒凸點,光滑的背部與肩膀連著柔柳般的手臂裸露在外,裙邊的開叉已延伸至腰部,露出雪白修長的大腿,渾圓豐滿的臀部以不可思議的角度向上翹起,與纖細的柳腰形成一條慾望的曲線……我看到雙眼似要噴出火苗。

「怎麼樣,我漂亮不?」韻雲姐雙腿交叉幽雅地站在那裡,粉紅的雙唇微微上翹。「漂……漂亮……漂亮極了……」我直勾勾地望著她,勉強擠出幾個字。嗯,漂亮就好,外面冷,這件大衣給你穿,是你張叔叔的。」韻雲姐快樂地將大衣遞給我,唇邊的小酒窩美極了。

我套上大衣,摟著這美艷的尤物出門了。坐上她的賓士,開往海邊一家不錯的酒樓,吃海鮮去。走進海鮮樓,我發現不斷地有人偷瞄韻雲姐,幫我們記菜的小弟顫顫抖抖地拿著紙筆,眼睛死命往她的胸上瞅。

我瞪了他一眼,他識相地縮開了。接著韻雲姐摟著我的手臂往裡走去,她渾圓的乳房緊緊地挨擠著我的手臂,天啊,她胸部的彈性怎麼會到這個程度,那飄飄欲仙的觸感不是言語能夠形容的。

吃罷飯,我提議在海濱路上散散步,韻雲姐說12點前得回到家,因為張叔叔12點會回來。我拿出手機調了11點半的鬧鐘,她便欣然地挽著我的手答應了。我們順著海邊的圍欄走著,到一處地方停了下來,靠著圍攔,望向無邊的大海。

韻雲姐手肘靠著圍欄,海風輕撫著她長長的卷髮,抹過潤唇膏的豐唇顯得濕滑無比,大腿交叉著從裙擺處露出,豐滿的乳房與臀部依然堅挺,由肩膀往下勾勒出一條魔鬼的S曲線,全身散發著種無窮的魅力。

韻雲姐說有些冷,我二話不說走向前從後摟住了她,解開大衣的扣子,將她圍住。雙手不安分地扣住她纖細的柳腰摩挲著平坦毫無一絲贅肉的小腹,身體從後貼壓住她的背臀,堅硬灼熱的肉棒強硬地頂住她的豐臀。「啊…小色鬼…」韻雲姐嬌爹地調整了站姿,將交叉的大腿分開。我伸出長舌在她耳際的下方頸側轉動挑逗著,雙唇不住地親吻她柔滑細緻的每一寸肌膚,我的大手由小腹往上大力摩挲,托起她渾圓的乳房,粗糙的手掌壓著凸起的乳頭往上摩擦,再捏起,粗長的肉棒隔著衣物大幅度地左右撫弄她兩片彈性十足的臀肉。

身後不斷有行人走過,但寬大的大衣圍住我們,沒人察覺到衣下猥褻的動作。「啊……小健……不要…好多人…啊……好粗大……」韻雲姐扭捏著身軀,鼻息止不住地綿密起來。我拉下拉練,掏出青筋暴漲的火棒隔著裙子頂進豐盈的臀肉之間,雙手從衣服兩側擠進,操起她鼓脹飽滿的雙乳一陣揉捏。

「啊……小健……不要……」韻雲姐如豆蔻的光潔臉蛋浮起兩朵紅暈,魅態撩人。【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從口袋中摸出幾日前買的情趣保險套,套身上圍著一圈圈的橡膠浮粒,因為我不喜歡龜頭的漲迫感,所以早將套頭處剪掉。我摸索著將它套在我那直徑5公分的龐然大物上,拉著韻雲姐的手握住我粗大的棒身。

「啊……被這只東西插入我會死掉……不要……」韻雲姐的手卻未離開肉棒,不住地撫弄著棒身上的浮粒。我從側面開叉處撩開她的長裙,露出一條紅色的丁字型蕾絲內褲,我將碩大的龜頭隔著內褲抵著蜜洞口,藉著她分泌出的淫液微微一挺,如同蘑菇傘頂的冠頭毫不費力地連著內褲迫開外唇,鑽進去一個龜頭。紮實地撐滿她陰道的內唇瓣裡的四周穴壁,後槽的肉稜溝則磨刮著內側的陰唇唇瓣,已是濡濕的肉縫裡分泌出更多的淫液。「啊……內褲都插進去了……喔……」韻雲姐的嬌軀止不住一陣顫抖,呼吸粗重,緊咬下唇。

我將陰莖直接頂壓在韻雲姐已成開放之勢的蜜唇上,小幅度地扭著腰,隔著內褲薄薄的絲緞,粗大灼熱的龜頭左右撩撥著她的蜜唇。雙手如爪狀深深地陷入她彈力十足的臀肉,往上抓起掰開,扭捏著再往內擠。

韻雲姐呼吸急促,滿臉緋紅,低下頭露出雪白的玉頸,性感的臀部隨著我龜頭的摩挲而轉動著,似乎期待著我進一步的挺進,我托起她豐盈翹挺的臀部,粗壯的陰莖往前碾壓,灼熱堅硬的龜頭頂著薄薄的蕾絲丁字內褲往陰道深處擠進,一寸、兩寸……

丁字褲上細細的帶子深深地陷入兩片肥嫩的臀肉之間,擠弄著嬌小的屁眼,灼熱的肉棒繼續挺進,棒身上的橡膠粒在蜜洞內的嫩肉上摩擦,這時聽到「嘶……」,單薄的蕾絲內褲被龜頭頂穿,肉棒再沒受到阻礙,「撲哧」一聲18MM的火棒盡根插入,小腹拍打在她的翹臀上,發出「啪」的一聲。

「啊……頂到花心了……」韻雲姐抑制不住地從喉嚨底發出一聲嬌呼,身體向後弓起,頭靠在我的肩上,性感的艷唇在我耳邊嬌喘。

我貼上她柔軟的紅唇,羈肆的長舌探入她的口腔翻滾,她也伸出鮮嫩的舌頭回應我,,我抓住她腦勺的頭髮,吮吸著她嬌嫩的舌頭,含住她豐滿的下唇,再吐出,再吮住她往外伸的舌頭,下體開始韻律性的抽插,粗大的棒身從蜜洞深出不斷帶出乳白的淫液。

「唔……啊喔……咕嚕……唔……」韻雲姐瘋狂地吮吸著我的舌頭,不斷吞下我倆分泌出的唾液。身體似乎無法承受我粗大的肉棒而微微踮起腳尖。我離開她的嘴唇,順著雪白的玉頸往下吮吸,將她的手臂架在脖子上,接著從她的香肩一路吮吸,停在光潔的腋下一陣猛烈的舔弄。

「啊……嗚……小健……不要……會被發現的……喔……」韻雲姐逐漸緊促地呼吸,臉上露出心慌意亂的神色。

我放下她的手臂,恢復到背後插入的姿勢,身體緊緊地貼在她線條柔順的背上,手從雙乳側將黑色彈性布料往中間剝,那對似西方人一般的豐滿奶子逐漸露出,發揮充分的彈力將布料向中間擠成一條黑線,我瞬間攀上她的蜜乳,肆虐著毫無防衛的乳峰,富有彈性的胸部不斷被我不斷捏弄搓揉,櫻桃般的嬌嫩乳尖更加突出。

「喔……啊……」韻雲姐發出急切的呼吸,臉頰更加紅潤,胸部隨著我的揉捏起伏不定,極有韻致凹線條的小腰不知不覺地向上挺起。

我伸出手指撫搓那充血而嬌挺的蓓蕾,粗大的肉棒撐滿在她濕潤緊湊的蜜洞,不住地脈動鼓脹,洞口的兩片蜜唇緊緊地窟住棒身,蜜洞內壁的敏感嫩肉夾著淫液摩擦著棒身上的膠粒,另一手指抵住早已被淫液浸濕的屁眼來回揉搓。

「啊……不要……不要那麼色地玩我……」 俏臉酡紅的韻雲姐在我耳邊輕輕低吟,芬芳的熱氣從性感的檀口呼出,純潔的花瓣正在潺潺地滲出蜜汁。

韻雲姐臉上一陣陣地發燒,極力想掩蓋快慰的呻吟,我的雙手夾著她的身體前後揉搓著陰核與屁眼,並帶動她動人的嬌軀上下插拔。深入陰道的肉棒配合著,盡量脹大了粗粗的柱身,將緊包的肉壁擴張到極限地高高提起,重重穿入。

「喔……唔……喔……好激烈……」韻雲姐急促的呼吸聲此起彼伏,魔鬼般嬌嫩雪白的胴體亦因下體似潮的快感而一下下顫抖。

我右手抬高臀部,撫弄著屁眼的中指順著充分潤滑的淫液微微用力,第一個關節、第二個關節、第三個……逐漸被可愛粉嫩的菊花眼吞沒,配合著蜜洞內肉棒的抽插,旋轉著手指滑進抽出。

「啊……竟然同時插著我下面兩個洞……」韻雲姐四肢癱軟,下體傳來的一陣陣強烈快感打擊著她脆弱的神經。「韻雲姐……喜歡我這樣玩你嗎……」我貼著她的耳際吐出深深的氣息。

「啊……不要……我不要說出來……」她的身體發出不自然的抖動,雙唇緊抿,發出低悶的鼻息,露出羞人的窘姿。我將她嬌嫩的蓓蕾往下壓擠貼住肉棒,隨著肉棒的抽插,棒身上的膠粒不斷地摩擦著櫻紅的蓓蕾。我撫著她的粉腮移過她的臉,下體依舊無情地拍打在她的翹臀上。

「說不說啊……來……看著我……喜歡我這樣玩你嗎……」「喔……喜……喜歡……嗚……我好喜歡你這樣玩我……」韻雲姐眉頭緊鎖,緋紅的臉蛋上滲出小小的汗珠,上薄下厚的濕潤紅唇一張一合,露出充滿色慾的聲音和表情,渾圓的屁股不斷扭動著迎合我的抽插。

「韻雲姐……你扭得好騷啊……」「嗚……喔……喔……你那樣插我……人家忍不住嘛……喔……粗……好……」「要插深還是插淺呢……小騷婦……」「插深……插深點……喔……嗚……我是淫蕩的小騷婦……我是讓你插的小騷婦……啊……頂……頂到了……」

這時手機的鬧鐘「嘀嘀……」地響起,韻雲姐仰起身體發出無法抑制的嬌吟:「啊……竟然插了我一個多小時……嗚……」「我插得你爽嗎……還想不想要……」「爽……你插得我好爽……要……我還要……插……插死我……」

她過度興奮泛紅的赤裸嬌體迎合著下體的衝力,豐盈的嬌臀不斷衝擊小穴裡那根濕淋淋的肉棒。這時,手機再次響起,屏幕上顯示出她老公的電話號碼。我們同時停住動作,驚愕地看著閃動的手機,下身粗大的肉棒依然浸在她濕漉漉的蜜穴中,她調整了呼吸打開手機:「喂,老公……」叫得好甜。

「嗯,我到家了,你在哪?」浸在肉穴裡的粗大肉棒興奮得一顫一顫,忍不住又開始抽插,肉棒上的膠粒與她洞壁的肉粒互相摩擦,傳來重重快感。韻雲姐隨著我的抽插身體忍不住開始蠕動,盡量裝出正常的聲音:「我……我在個老同學家坐呢……唔喔……嗚……她今晚心情不好……嗯……」

我雙手往上操起她兩顆豐滿的嫩乳一陣猛烈的揉搓,豐滿的乳房被緊緊捏握,嬌嫩的乳頭直挺挺地勃起。我無情地擰起她嬌嫩的乳頭,再往下壓,豐滿的乳房在我的手中揉捏變形。「哦,這樣啊,十二點了喔,處理完盡快回來啊。」

「喔嗚……我知道了……我……喔……我會盡快趕回去的……喔嗚……」由於興奮而逐漸膨脹的肉棒飽滿地撐著她窄小的蜜洞,而每次抽出都會帶著新的淫液流出。曲線玲瓏的美妙肉體被粗大的肉棒不斷貫穿,扭動的肢體造成蜜洞裡更強烈的摩擦。

「你沒事吧,怎麼聲音怪怪的?」「沒……沒事……嗚嗚……我剛才幫她收拾了下房間……現在有點累……喔……而已……」

韻雲姐努力壓低自己呼出的氣息,眉毛緊鎖,我貼上她的另一邊耳,說道:「韻雲姐……你現在很興奮吧……就像在張叔叔身邊幹著你喔……你看……流出好多水喔……」接著手指在她洞口抹了一層蜜汁,湊到她嘴前。繼續說道:「舔乾淨它……不然……我會讓你叫出來哦……」移至屁眼口的手指研磨威脅著,韻雲姐乖巧地張開性感的雙唇將我的手指含在口中吮吸,靈巧的舌頭一圈圈地打轉。

我的手指在嬌嫩濕潤的屁眼來回摩挲著,突然順著淫液齊根插入,緊跟隨著肉棒一陣猛烈的抽插。「哦,沒事就好,記得早些回。」「喔嗚……知……唔嗚……知道了……拜拜……」「嗯,拜拜」

電話蓋上,韻雲姐忘乎所以地拚命拔高身體,只剩龜頭還在穴中再狠狠朝下坐,疾速的肉棒重重地鑽入花蕊裡,頂到花心上,瞬間的極度快感使她小嘴大張:「啊……喔……你好壞……不守諾言……啊……好粗……」

「那你是不是很興奮呢……」「不……不是……」「還嘴硬……」粗大而堅挺的肉棒猛地全根插入,下身托著她的豐臀,任由她蠢動不已,配合著使勁向上拱,以便讓肉棒深埋在她的陰道裡。

「啊……是……是……我好興奮……唔喔……」韻雲姐頭仰著直吞口水,伴著嬌喘從喉嚨深出發出無法抑制的呻吟。

韻雲姐每天按時鍛煉的身體每一處都是超常的柔韌,以至於陰部的括約肌也有著極強的韌性和彈力,她陰道內越來越有力的收縮無休止地刺激著我的馬眼,龜頭興奮地漲大,與她陰道內的縐肉一吸一拉。

「好……好強……喔……你怎麼……喔嗚……還不射……喔……喔……再晚回去……你張叔叔會……啊嗚……嗯……懷疑的……」

「你捨得這麼快回去嗎……」我猛的扯爛她的內褲扔入大海,十二點的海濱路已沒什麼行人,我捧起她渾圓的臀部,粗長的陰莖對準她的小穴肆情地衝擊,發出清脆的「啪,啪……」聲,隨著棒身膠粒與嫩穴強烈的摩擦帶出一陣又一陣淫水,夾在肉棒根處,每次拍擠都發出「嘖嘖……」的聲音。

韻雲姐此刻已忘記了矜持,盡情釋放著她的慾望,努力地抬起身子,又再落下,但由於我過於粗長的陰莖,使她嬌嫩的身軀在提落時異常的吃力。

她開始時只能做小小的起落,讓大部分的肉棒在穴內抽遞,漸漸地,來自身下超常的興奮加快激挑了她的情緒,加上體液不斷地流出收縮無數次的幽穴,以及上身重要的敏感部位也正遭侵襲霸佔,雙重的刺激使她,連嬌聲的呻吟都成了弱不可聞的低哼。

「啊……喔……喔……好……好粗……喔……我……我……受……受不……住……受不了……了……啊……啊……太……太深了……怎麼……怎麼停不……啊……停不下……啊……喔……真……真粗……嗚……嗚……啊……喔……好……好奇怪的……感覺……哦……受不……受不了……啊……嗚……」

「插得你爽麼……喜不喜歡……」「喜……喜歡……喔……啊……啊……插得我好爽……啊……唔……喔……喔……插死我了……喔……喔……啊…」「你老公插得你爽還是我插得你爽啊……」

「你……你插得我爽……喔……喔……啊……喔……粗……啊……啊……唔……粗嗯……你的大粗雞巴……嗯……插死我了…啊…好深……啊啊…」「那我們要干到什麼時候啊……」「干……喔……喔……嗚……干到……啊……啊……明天早……早上……啊……啊……喔荷……要……要死了……了……」

粗大肉棒帶來的衝擊和壓倒感,仍然無法抗拒地逐漸變大,韻雲姐好像要窒息一般地呻吟,充滿年輕生命力的大肉棒正在無禮地抽動,全身一分一秒的在燃燒,她淹溺在快感的波濤中,粗挺火熱的肉棒加速抽送,滾燙的龜頭每一下都粗暴地戳進詩晴嬌嫩的子宮深處,被蜜汁充份滋潤的花肉死死地緊緊箍夾住肉棒,雪白的乳房跳啊,跳啊……

「啊……我要射了……」「啊……哦……快……射……射……進來……給……給我……我要……要……啊……肉……肉棒……嗚……快……給我……射到…… 哦……啊……肚子……肚子裡……啊……射滿……我的……子……子宮……嗚……嗚……液液……嗚……啊……射……射滿……我的……嗚……哦……我的……騷穴…穴……啊……」

我深入的陰莖劇烈地膨脹了幾下,從紫色大龜頭的馬眼激射出一股強勁的乳白濕滑體液,源源不斷地衝擊著她蠕動的子宮口,精液潺潺地噴射,瞬間填滿了子宮,向外溢出,沖擠著蜜穴內的肉棒,從棒身周圍擠開嫩肉,在窟著肉棒的兩片嫩唇處「撲哧……」噴出……在她子宮中噴灑、濃稠的液體灌滿整嘴,才滿意的抽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