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妻少年

前言

白色的車在開向小高地的路上奔馳,這一帶是砍伐山林後的山地,還沒有經過整修的路,只通到小高地上。車停下來時,捲起一陣灰土。水島令子走出車,長長的頭髮在秋風中飛舞,開始散步。

這裡是完全沒有人影的廣大空間,但是一年後這裡也變成新興住宅區的一個角落。能來這裡欣賞廣大空間,今年是最後一年了。令子這樣想著來到暴露的紅土中留下來的小水池邊。

圓圓的小水池,約四十公尺左右。綠色的水無法看到池底,唯有池面像鏡子一樣照出天空的情景,不想令人知道究竟有多深,令子沒有理由的喜歡這個小水池。

將來在這裡建造房屋時,這個小水池可能也會留在小小的公園裡。小水池四週有人行道,種上各花草樹木,為這裡的居民添加一個休閒的地方。可是,令子還是喜歡這樣風景的水池。

來到池邊時,平常沒有人的地方,難得有一位先客。一位年輕的少年。捲起制服的褲管,把腳放在水裡,用網撈東西。在這一帶是少見的風景,水池邊有籃色的塑膠筒,學生制服的上衣隨便丟在旁邊。令子從遠方望著那位少年一段時間。

少年像生銹的彎釘一樣向前傾,忘我的看著水裡。大概是住在這附近的住宅區,皮膚白而有氣質,有一個可愛的面孔。附近住宅區很多中產階級的上班族,也許是這樣的關係,小學生到高年級就會為功課忙,很少看到在外面玩耍的兒童。令子想起自己在北海道廣大土地上成長的幼時期,望著少年獨自的遊戲,突然產生鄉愁。少年手裡的網從水裡出現,被捕的獵物在網底猛跳,少年很熟練的把獵物放入塑膠筒裡。

在這種小小的水池裡能捕到什麼東西呢?令子慢慢走過來,輕輕抬起頭向她看一眼。

「午安,你在抓什麼呢?」

「………」

少年沒有回答,可是也沒有接臉轉開,只是毫無表情的看著令子的臉。

「啊,是螫蝦,抓到這麼多了。」令子看塑膠筒說。裡面大約有十隻螫蝦, 舉起很大的剪刀在裡面活動。

「你是國中生?住在這附近嗎?」

「…….」

少年仍舊凝視令子不肯回答。

「你真不喜歡認話,不願意和陌生女人談話嗎?」

少年木納而無表情,但眉清目秀的可愛模樣。可是,再仔細看時,能認為是美少年的臉,像冰涼的假面具一樣沒有表情,看起來就很聰明的額頭下有一對鳳眼,散發著分不出是銳利還是遲鈍的眼光。

當這個孩子說話時,不知從嘴裡會說出什麼樣的話….。這個孩子笑了,不知有多麼可愛的笑容。可是照一般的情形,現在應該是上學的時間吧。

令子看一下手錶,馬上就要到三點鐘。看起來絕不像不良少年,一定有什麼緣故蹺課的,身體苗條,從後背看出孤獨的身影。是受到同學的欺負嗎?父母或老師知道這孩子像小學生一樣獨自在這裡玩嗎?令子對這個不肯說話的少年多少產生一些興趣。

「在學校也是這樣不和任何人說話嗎?」

少年不理會令子的問題,又走進水池。令子蹲在塑膠筒前,她想等那個少年再捕捉螫蝦回來。

可是令子並不是每天過著無聊的生活,更不是無法打發時間。【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令子二十四歲,是新婚才三個月的新娘,丈夫是將來受到矚目的二十九歲菁英份子。

每天都生活在幸福裡,而且一天的工作也很忙。上午要洗衣服掃地,到黃昏要為心愛的丈夫準備晚餐。只結婚後立刻搬到這裡的新居,所以還沒有親蜜來往的鄰居。開車到超市買東西後,偶而就開車到這塊空地來散步,為將來夢一般的生活設想,已經成為習慣。

令子痴痴的看著塑膠筒時,少年又抓到螫蝦回來。仍舊默默的坐在令子的對面,把捉來的螫蝦放進筒裡。剎那間放在筒裡的螫蝦一起跳動。

令子感到驚嚇,立刻向後退,可是身體失去平衡,一隻手按在土地上。純白的上衣下隆起形成美好的乳房,發出銀色的光澤。原來靠在一起的雙膝分開,從迷你的緊身裙露出一點沒有穿褲襪的雪白大腿。沒有一點贅肉,光滑無比的大腿看起來就很柔軟,充滿性感大腿。

少年毫不客氣的將視線射入緊身裙裡,令子急忙站穩身體時,裙子裡面又變成一片黑暗。可是少年的眼睛,好像到這時後才發現令子的肉體媚力,在她的身上緩慢徘徊。

米黃色的緊身裙包圍性感的屁股,腰和腹部形成美妙的曲線,在上身的胸前能透出乳罩的影子。剛到達思春期的少年,這是過份刺激的成熟女人的肉體。她肩上的黑髮在風中飄搖,把富有刺激的髮香送入少年的鼻子裡。

笑時從粉紅色的柔軟嘴唇間,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齒。眼睛有明顯的雙眼皮,形成弧形的眉,使她的眼睛看起來很溫柔。眼瞼有淺藍色的眼影,使不高不低的鼻子顯得非常清爽,可以說是非常有氣質的美女。少年的眼睛盯在令子美麗的臉上。可是除了好奇的眼神外,沒有任何表情。

「像你這樣看我,就是國中生我也會感到難為情。」

令子也感覺出少年的眼裡,充滿對異性的好奇心,觀察她的肉體。可是,少年的眼睛裡有孤獨寂寞的影子,讓令子覺得不能就這樣走開。

「喂,你說話吧…….譬如說你的名字或年齡,還有抓這樣多螫蝦做什麼?」

「…….」

「你這樣不說話,就不能做朋友了。」

「朋友……?」

少年終於開口說話,聲音細微,仍有少年的聲帶。

「是啊,要不要和我做朋友呢?我最近才搬到這下面的住宅區,鄰居還不大認識,還沒有什麼朋友。」

「…….」

「我的名字是水島令子…..你叫什麼名字?」

「日高…….日高和彥。」

「是和彥小弟弟。你是幾年級?」

「國中一年…..」

少年確實對令子說的「做朋友」有了反應。這個孩子果然希望有朋友,好像忘記笑容的眼神,是缺少溫柔…….。這種年齡的男孩,究竟想什麼呢?這樣熱衷的捕捉螫蝦,真可愛……但他也差不多到思春期了。在他的眼裡把我看成什麼樣的人呢?男孩的思春期是什麼情形呢?令子想試一下,就一面看少年的表情,故意把雙腿分開一些。在暗暗的緊身裙裡,露出潔白性感的大腿。

「你是不喜歡和年紀大的女人做朋友嗎?」

「沒有不喜歡……」

少年的眼光像從樹上捕捉獵物的黑豹,射入令子的裙子裡。

「那麼,從現在起就做朋友吧。」

「可以是可以…….」

少年的話不多。可是,絕不是難為情,也不是對令子有戒心,逐漸在臉上出現開朗的表情。令子慢慢把腿合攏。可是少年冷漠的眼睛裡更增加光澤,用思春期的男孩該有的好奇心看令子的身體。

「在這附近兜風吧,我到超市買東西回來,我的車停在這下面。」

令子覺得心情很愉快。有這樣一個可愛的朋友也不錯,如果他在學校受到欺負,就聽他訴說苦惱。國中的功課還可以罩得住,在白天空閒時,一起在水池抓魚也很開心…..。令子任意的幻想,對出現一個這樣的朋友,心裡感到很興奮。

「要去市中心,還是喜歡美好的山景?」

「……..」

少年默默的將視線從令子的身上轉到水筒,伸手到筒裡時,螫蝦舉起大剪刀,做出反抗的態勢。少年是不是仍在猶豫,還是突然出現女的朋友感到困惑。令子站起來時,少年仍舊坐在那裡。

「拿出精神來,做出開朗的表情吧。」

令子一面說,一面把手向少年伸過去。可是,少年像扇走香煙的煙一樣,拒絕她的手,然後突然推倒水筒,把螫蝦丟在紅泥土上。令子急忙跳開。螫蝦好像很驚慌的在地上跳躍。少年從丟在地上的學生制服口袋裡,掏出報紙包的瓶子,然後把瓶子裡的液體倒在螫蝦的身上。

「妳看吧,很好玩的…..」

少年一面說,一面拿出打火機,點燃報紙丟到螫蝦的身上。火焰立刻包圍螫蝦。從紅黑色的盔甲冒出白煙,螫蝦被燒得發出吱吱的聲音。眼珠在火焰裡像失去目標的潛望鏡,只有活動剪刀被燒烤的螫蝦,捲起尾巴拼命想逃走,像火球一樣的螫蝦…….。一直沒有表情的少年臉上,微微出現喜悅的表情。

「很好玩吧。」

少年對令子露出笑容,再一次把酒精倒在正在燃燒的螫蝦身上。紅色的泥土也開始燃燒。

「這樣螫蝦太可憐了。」

令子的聲音有一點沙啞,同時悄悄看少年的眼睛。在少年的瞳孔裡,反應出地獄般的情景,螫蝦在火燒中做最後的掙扎。這的孩子的心裡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在學校也一定受到欺負,然後以燒死螫蝦的殘忍行為發洩出來……。

令子拿起空的水桶,她準備用水熄滅螫蝦身上的火,然後慢慢聽少年敘述苦惱。蹲在水池邊用水筒撈水,水邊的泥土鬆軟,腳下不安定,令子當然不會想到,少年會從後面突然推她。精神完全集中在自己腳下,全無防備悄悄走過來的少年。

「啊!不能這樣!」

少年用力推令子彎下的腰。令子沒有辦法站穩,手裡拿著水筒,倒在水池裡。水池的深度是到腰上,能立刻站起來。可是喝不少水,一直咳的說不出話來。少年露出笑容看令子,然後就這樣穿著褲子走入水池裡,竟然向令子發動攻擊。根本來不及逃避或生氣。令子被推倒,被少年抓住頭髮,把頭浸到水裡,呼吸困難,要喘氣,喝進水之後又咳嗽。

「對不起…….」

只有道歉,令子覺得不道歉會被殺死,在這剎那,令子產生強烈恐懼感。少年使令子變成落湯雞,就開始抓住領口,從水池間外拉令子。

四週沒有一個人,就是逃走也會立刻被抓到。逃走後被抓回來,就不知道少年會用什麼殘忍的手段。少年看令子,又做出毫無歉意的笑容。令子完全看不出少年的意圖,她只想現在只有任少年擺佈。

少年的精神有問題!為什麼會做出這樣殘忍的事,還能做出可愛的微笑?令子實在想不透,心裡只有恐懼和必須逃走的想法,像小兔子遇到狼時的本能。在令子決心要逃走的剎那,少年的動作更快,用捕魚套在令子的頭上。

一股寒意從令子的背從掠過,心裡充滿恐懼感與屈辱,但沒有辦法甩開魚網。少年一手拿著魚網的柄,一手抓起沒有被火燒的三隻螫蝦,丟進水筒裡,然後穿上學生制服,左手提水筒,右手抓穩魚網的柄,使令子無法拿開。

「去兜風吧。」

「……」

少年拉著魚網走在前面。令子像不喜歡散步的小狗,頭上套著魚網,手握脖子前面的柄跟著走,衣服濕濕的貼在身上。秋風使令子感到寒冷,她全身顫抖,但並不完全是因為秋風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