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自禁

劉滿,今年以十六歲了,長的并不英俊但很酷,很有性格。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巨大的鼻子,據說鼻子大的人通常雞巴也大。傳說是有一定道理的。他確實是有一條巨大的雞巴,雖然他還未完全成熟,但是他的雞巴卻比大多數的成年人大的多。足有二十多厘米。正因為著樣他特別早熟,十一二歲就開始手淫。

不過他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干過女人。他對女人充滿了好奇和欲望。

劉滿的父母是開店的,經過他們的苦心經營,使原本一間不起眼的小百貨,變成有五六個分店的連鎖店。他的父親劉鎮和他長的很像,今年以有五十多歲了,由于年青時過度的縱欲過度,以制于現在遠遠不能滿足現在正是狼虎之年。劉滿的母親柳菲菲年輕時就異常風騷,當時就是因為被劉鎮巨大的雞巴和高超的床技征服,才嫁給比自己大十几歲的劉鎮。現在只有三十六歲。她看起來像是個二十六七歲的少婦,有著一種成熟的美,比一般少女更為風韻燎人,面如秋月,體態丰膠,眉不畫而翠,唇不點而朱,媚眼盈盈,十指纖纖,云發後攏,素顏映雪,一雙皓□,圓膩皎潔,兩條藕臂,軟不露骨,帶著一層婀娜嫵媚的意味。在劉滿的眼里,覺得她充滿性感和魅力。

有一天劉鎮一大早就出門說是要去辦貨。因為他們的生意以有一定的規模,所以柳菲菲現在不一定每天都要去公司。菲菲睡到快十一點才起床,她站在的梳妝台的鏡子前,看著自己的裸體,在她身的身上沒有一點贅肉,即使扣掉偏心的眼光,仍然可以說是有美妙的身材,不像有一個十六歲的兒子的母親。碩大的乳房,形狀佼好。乳頭有成熟的色澤,向上挺出,表示現在正是可吃的時候。還有細細的柳腰,向下擴大的肥臀,雖然生產後大了一些,但仍末損及身材,反而比過去更性感。即使自己看了也會陶醉。還有在下腹部,有顯示成熟女人深厚官能的艷容。

就這樣檢查自己的裸體的菲菲,突然產生淫猥的氣氛,身體的深處出現甜美火熱的搔痒感,從鼠蹊部傳到大腿根內側。她想這也難怪。這樣成熟的肉體,已被閑置二、三個月了。,在這種情形下,感到迫切的需要。

著時她不由的想起了她的老公,以前老公是多么英勇善戰,每回都把自己干的高潮疊起,可恨現在卻──,她越想越覺的渾身騷痒難當口中不由的發出呻吟聲,這時劉滿剛好經過父母的臥室,劉滿今天又裝病不去上課也是現在才起床吃飯。劉滿忽然聽到媽媽的呻吟聲,心想:“媽媽怎么了,不會病了把。”想著他輕輕的打開臥室的門,一看之下可大大的出劉滿的意料之外,原來這呻吟聲是﹒﹒﹒﹒﹒﹒﹒﹒劉滿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一時呆在門口。

只見媽媽的衣裳半卸,玉乳微露雙手一上一下探入半開的衣內,迅急的動作著,劉滿這下可明白了,原來媽媽在〃自摸〃啦,心中微一琢磨,心想還是不要現身撞破的好,雖然劉滿心中實在是非常想現身一解媽媽的飢渴,但是他卻不敢,況且他也想看看,,一個女人是如何來滿足自己的欲望。,

媽媽繼續忘情的撫慰著下體,揉捏著挺起的乳頭,劉滿也目不轉瞬的瞧著。忽然媽媽陡一轉身,身上那半開的衣裳忽的滑下來,那跡近完美的軀體,惹得劉滿的小弟高高脹起,劉滿完全忘記眼前的著人是媽媽了,此時他眼中的媽媽只是一個在〃自摸〃的大美女,什么倫理道德觀念全拋到九霄云外了。

由於衣服已經滑下,劉滿可以很清楚的觀察媽媽的每一絲動作,媽媽的右手指頭輕輕的揉搓著微微外翻的陰唇,間歇地將手指頭插入小穴中,不過大部分的時候都是划圓圈的撫摩著陰核,每一次指尖滑過陰核,都可以明顯的看到,媽媽下腹的收縮,左手也沒閑著,如同豺狼攫取獵物似的,不斷的咬著雙峰,乳尖高高聳立,像是在指引指尖的燈塔,引領著指尖探尋歡愉的源頭,指尖的動作有如在彈奏樂器一般,輕盈優雅,有著特殊的節奏,任何一個微小的變化,都會有著意想不到的效果,而媽媽顯然是個中高手,對於自己的身體相當的熟悉,因此每一個音符都能勾出最深層的快意,高潮迭起,佳作連連,而身體正是最好的聽眾,每當有佳音流瀉身體便忠實反應,產生共鳴。

媽媽的動作愈來愈快,愈來愈大,丰滿的秘穴已經吐露出渴望的汁液,沾在指頭上,陰唇上閃亮著,口中發出的不再是呻吟,而是陣陣急,的喘息,胸口,雙頰已經現出紅潮,雙乳也脹得微微發亮,就像是『十面埋伏』的曲調,媽媽已經彈到最緊要的一節,十指如珠雨般洒落全身,匯聚到快樂的巢穴,珠雨激起的漣漪,層層疊疊,慢慢的疊成了波浪,一次又一次的拍打著岸石,激射出超越浪峰的水花,終於,在一聲驚雷後,媽媽忘情的吶喊,四肢有如滿弦的弓箭般繃緊著,夾雜著一陣一陣的顫抖,劉滿看得目瞪口呆,他從未看過,一個人所能承受的快感竟然能如此的暢快淋漓,無與倫比。

約莫過了三四分鐘的時間,媽媽才慢慢的回過神來,將泄了一身的淫水擦乾,穿回衣物,劉滿忙輕輕的關上門回到房間,才踢踢踏踏的走回來,走到媽媽房間門口,恰巧媽媽整理好走了出來,劉滿裝傻的打過招呼,走到飯廳去,其實媽媽滿臉紅潮和,一臉驚疑都一一進入劉滿的眼中,媽媽見到劉滿微微一怔,心想不知是否被瞧見剛才的好事,不過劉滿臉色如常,心中雖有點懷疑,不過既然劉滿不提,她當然也不可能問嘍。

柳菲菲也走進飯廳,倒了一杯牛奶,坐到劉滿的對面,仔細的打量著正狼吞虎咽的吃三明治的兒子。心中還在想剛剛兒子到底有沒有看到自己的丑態,當她看到兒子巨大的鼻子時,心中一蕩,不自覺的想到兒子的雞巴,“這小鬼的雞巴恐怕也很大吧?”一想到雞巴她的全身又熱起來,使臉上原本還未消退的紅潮變的更明顯了。這時劉滿抬起頭來,看見媽媽一臉的春意,[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菲菲的臉更紅了,她狠狠的白了兒子一眼脫口而出:“還不是因為你──”話一出口柳菲菲嚇了一跳,“我──?”劉滿茫然的看著媽媽問道。“你吃你的飯,羅羅唆唆的。”說完就回房去了。劉滿以為媽媽生氣了嚇了一跳,忙低下頭繼續吃飯。

劉滿吃完飯就到大廳去看電視,不久他就睡著了,可是他睡著了還是想著媽媽的樣子。他夢到了媽媽全身赤裸裸的,夢到他在摸媽媽那對肥大的奶子。甚至還夢到他在用力的撮揉媽媽丰滿的陰戶。他一直在亂夢著,把他那根巨大的雞巴夢的更加堅挺,更加粗大,整根雞巴都跳出了他的短褲,在短褲外高高的舉著。柳菲菲吃飯時看到兒子臉上那巨大的鼻子,以她以前與男人插穴的經驗,知到兒子那根雞巴一定非比尋常。她回到房間心中就久久不能平靜。當她再走出房間時,一到大廳就見到了兒子那根大雞巴,果然不出所料她欣喜若 狂,想不到兒子小小年紀就有一根又粗又大的雞巴,尤其是那顆大龜頭,像雞蛋那么大,真不知被那大龜頭撞到穴心是什么滋味?劉滿也許正夢的起勁,那根大雞巴似鐵棒一樣聳立著,并且還一抖一抖的,柳菲菲的心房也跟著一跳一跳的。

柳菲菲的心跳帶動了周身的神經一起興奮,柳菲菲從未看過這么大的雞巴,真想伸出玉手去扶摸那根可愛的大雞巴,興奮的小穴騷痒起來,堅挺的乳峰脹的讓人受不了,她忍不住解開上衣的倆個扣子,將纖細的玉手伸入,隔著胸罩扶摸自己肥大的奶子,倆粒艷紅的奶頭被捏的又大又熱,可是欲火并沒有消除,下邊的小穴更是痒的歷害,于是她的手不知不覺中探進三角褲內,手指按在肉片交會出的陰蒂上粗狂的揉動,淫水越流越多,看著兒子的大雞巴手淫,使她興奮的發狂,心中呼喊著:“好兒子,你的雞巴好可愛,害的媽媽的小穴這么難受,快來干媽媽的小穴吧────”,當她伸出玉手准備去摸兒子那可愛的大雞巴時,又縮了回來。曾經在風月場大滾過的柳菲菲,此刻突然間想到兒子未經人事,如此冒然去扶摸他的大雞巴,他醒來一定會被媽媽這突然的舉動嚇壞的。熟話說:“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柳菲菲不愧是女中色鬼,雖然她的小穴已是水汪汪了,真想那大雞巴插,可她為了達到最高的享受,強忍著心中熊熊的欲火,心想﹔“等到兒子睡飽精力充沛,然后再去誘惑他,讓兒子主動來插自己的小穴,那樣干起穴來才夠味。”她無力的回到房間,想著怎么勾引兒子來干自己小穴。當柳菲菲想出辦法時以是中午一點了,劉滿這時也醒過來了。劉滿一醒過來看見自己的樣子嚇一跳,趕緊坐起來,整理好褲子繼續看電視。

正看的起勁時忽然聽到媽媽在房中叫他:“小滿,你過來一下。”“喔,來拉。”劉滿應了一聲,就朝媽媽的臥房走去。走進房中發現房中沒人正納悶,又聽到媽媽的叫聲:“小滿,你幫媽媽把衣服那過來一下,媽媽在洗澡忘了把衣服拿進來了。”“在哪里?”“可能在床上。”“嗯,看到了。”劉滿走到床邊拿起放在上面的一團衣服。向浴室走去,他發覺腳下有異物,仔細一看,原來是媽媽的胸罩……他屈身拾取,忽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向鼻子涌來!他用手輕慢嫵弄著蕾絲花邊,他將胸罩用手托住,捂著鼻子,靜靜享受著這奇妙感受.”呼〞他深深的吐一口氣,但又怕這香氣會逸失,連忙將〞它〞擁在胸口,心中充滿著無數的暇思....此時他忽然感到兩腿之間的雞巴又不安於室。這時忽然想起在浴室的〞媽媽〞,他偷偷摸摸的走到浴室門口,發現浴室的門是虛掩著,他輕輕的把門推開一條縫往里看,只見媽媽背對著他舒服的涂抹沐浴乳,她全身已被泡沫給遮蓋住,但隱隱約約的露出那光滑細致的肌膚,劉滿的眼神早已被媽媽的纖手勾去了,看著那一雙手在誘人的香肌上游動.起伏!他魂也被勾走了,忘記自己是來送衣服的.正值媽媽轉開蓮蓬頭的水,媽媽扭著那好似水蛇的腰,只見那泡沫像衣服般從身上褪去,從頸子到嬌小的雙肩.光滑動人的背部.那一雙粉白的膀子.那泡沫正緩緩下滑到她那小蠻腰,但久久不肯離去,真教人心急呀!終於好不容易露出那雌性動物最誘人的雙臀,使人想去輕咬一口!她起先背向外,胸膛朝里,這時掉轉身來,把兩顆大奶,一口陰戶,正對著門口,那媚眼似有意無意的朝門口瞄了一眼,忽然她將一只腳踏在浴缸邊,由于雙腳張開,使那陰戶、陰毛顯露無遺,忽然又用手去捧住陰戶,自己看了一會兒,用手指捻扣起來,又微微的嘆了口氣,好似奇痒難耐,那模樣真是風騷到了極點,淫到極點。

這情景震撼了他,他的雞巴快頂破內褲鑽出來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他告訴自己不能對自己的媽媽有這樣淫穢的念頭,但他沒辦法,他小心翼翼的把門稍微再打開一點,以便看的更清楚,他的手慢慢的伸到內褲里扶摸,那硬梆梆的大雞巴。柳菲菲早就發現兒子在門口偷窺,她原本就是故意制造機會讓兒子欣賞自己的玉體,心想血氣方剛的兒子,見了這個光景,自然欲火上升,不可遏止,最好是不顧一切破門而入強奸自己。門外的劉滿努力的恢復理性,連忙丟下衣服跑開,他深信再這樣下去便會無法控制自己!

劉滿出來后不敢再在大廳,怕媽媽洗完澡出來會看到自己高高聳起的褲襠,他回到自己的房間心中滿是媽媽那丰滿的肉體,神經傳來一陣又一陣說不上來的感覺.′他′十六歲卻還未享受男女魚水交融之歡,他正想做愛的感覺是什麼呢?雖然有時在錄影帶.報導中間接獲得SEX知識﹔可是自己最想有實戰經驗!真是的,近在咫尺就有一個活生生,香噗噗的′實驗品′他現在手上還殘留那清香.可她是自己的媽媽。正在胡思亂想的時侯,房門被打開了。劉滿一看是媽媽進來了,劉滿仔細的一看,只見媽媽穿著一件薄薄的連衣裙,緊裹著她丰腴的身體,胸前兩個扣子沒有扣,高高的乳峰顯而易見,很惹人注目,認真看可以看出媽媽沒戴乳罩,她兩側隆起的部位上的奶頭像受到挑逗一樣,緊緊貼在柔軟的裙衣上。走起路來,她的大腿和屁股都緩慢似流水般地顫動,帶有一種肉感的誘惑,高高的乳房在蟬翼般的裙衣下,以性感的節奏急劇地起伏著。

柳菲菲走到劉滿坐的桌前說:“小滿,上午媽情不好,你沒生媽的氣吧。”

“沒──沒有,我怎么會生媽媽的氣呢?”劉滿連忙答道。“真是媽媽的好孩子。”柳菲菲用手扶摸著劉滿的頭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