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醉親人

作者:小潘

在一個寧靜和諧家庭里,客廳里的電視還不斷的播放深夜的節目,可是,臥房的其中一間,房門正開起,床上躺臥著兩個赤裸的身體,身上的汗水還未乾,床單也有一灘露水的痕跡。

一個四十歲的婦人兩腿大開,陰部還不時流出陣陣的男精。一個只有十七、八歲,趴在那婦人的身上,兩人好像死人似的一動也不動,又好像激戰過度全身癱瘓昏睡過去。

為什麼兩個年齡相差這麼多,會雙雙躺臥在一張床上?嘿……故事開始啦!

張眉因四十歲,是個典型的家庭主婦,年齡雖四十,但平日保養有朮,看起來只不過三十出頭。人雖沒有西施、貂蟬之美,但也有几分古典美色。更迷人之處,就是她那不俗尊貴的氣質,身材均勻,增一分太胖減一分又過瘦,真可說是內外之美集一人於一身。

李明顯十八歲,正面臨聯考的高中生。臉蛋長的俊俏,與母親還真相像,身材不很魁梧,但也蠻壯碩的,平時身邊不乏有少女圍繞。

李明顯的父親年五十歲,是一個貿易公司的老板,為了生意常出國,在家的時間非常少,可說一年沒几天在家。

李明顯從小就跟著母親相依唯命,相對的,母子倆的感情也比一般人的還要深。張眉因也把所有的感情都寄托在唯一的兒子身上。

在一個炎炎夏日里,李明顯一人正躺臥在客廳的沙發椅上,眼睛不停的看著電視,好像忘了自己即將聯考。

這時母親正好擦地板,身上也只穿著薄薄的上衣,衣服還可以看出兩個凸凸的乳頭,下身穿著緊身的短褲,兩個肥大的臀部更加凸顯。

張眉因正好擦洗到電視前,因身體下彎,可清楚的看到兩顆白玉般的大乳,隨著身體不停的前後晃動。

李明顯因母親正好擋住電視,兩只眼睛正巧看到母親的乳房。對一個熱血少年來說,真可是天大的誘惑,內心想:母親的乳房好大。再看看母親的身材,高翹的臀部,玲瓏的腰身,頓時下體也硬了起來,看著還不停的吞著口水。

母親前後不停的晃動,更激起他的性欲,真想直扑過去。突然,一聲輕語把他拉回幻想的世界。

「小明,還不去看書,我看你今年一定考不好。」

小明應聲「哦……!我這就去。」眼睛還不時看著母親衣服里的春天。

到了房間,書也不看,只是發呆想著剛剛的景象,心想:我怎麼都沒注意到母親的身材臉蛋是如此的美,我還每天與那些發育中的少女做愛,母親那成熟美才叫美啊,我一定要想辦法跟她做愛。

往後几天,小明常常計畫他獸欲的計畫。

有一日,母親在電話里跟父親吵起來,因母親心情不佳,今晚晚餐後又多喝酒,小明陪著母親喝酒,看到母親臉紅還不時咒罵父親無情、不是男人,讓她守活寡。

小明心想:今天正好可以灌醉母親。再看看母親,已有几分醉意,內心更是心喜。

「媽,你也別難過了,爸不陪你,還有我,我永遠也不離開你。」

張眉因聽了兒子這番話,又是喜又是悲。喜的是兒子對她的孝順,悲的是先生這几年的不理。她那想到自己今夜將會有重大的改變,更沒想到自己心愛的兒子正打她的主意。

「小明,媽知道你對我孝順,可是將來你有老婆要好好對待人家,不要像你父親一樣不顧家,媽將來也不期望你給我什麼,只希望你將來能娶到好媳婦,往後讓媽抱孫子。」

「媽,我會的,我已找到好的媳婦。」心想:不只是孫子,還是你兒子。

小明不時幫母親倒酒,欲火早已難耐,下體的肉棒也硬的快撐破褲子。

「媽,我們今天不醉不睡。」

張眉因帶著七分醉意說:「小明,媽可以醉,但你年輕,還是少喝一點,不要養成喝酒這惡臭。」

「媽,不會的,我酒量還不錯。」

喝了一小時,母親就趴在桌子上,小明輕搖著母親,「媽,你醉了,我抱你回房。」

母親還是沒反應,身體軟軟地趴著。

小明抱起母親,看著母親紅紅的雙唇,忍不住輕吻一下,抱進母親的房間。小明看著母親躺著床上,一邊脫著自己的衣服,嘴角還不時挂著笑容。赤裸著身體,慢慢把母親的衣服脫去。

可憐的張眉因,還在醉臥自己的床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身上感到一絲涼意,但還不知覺。

這時,母親赤裸的在自己眼前,他不相信床上的美人是自己的母親。高聳的乳房,粉紅色的乳頭,白哲的身體因喝了酒呈現出粉紅色,下腹濃密的陰毛遮掩不住高凸的陰部。

小明已無法再欣賞,現在只想占有自己的母親,讓自己的肉棒侵入母親的體內。嘴巴吸食著母親的乳房,一只手伸進母親的陰部,手還不停地搓揉母親的陰蒂。

張眉因只覺得身體電流亂竄,下體無比的舒服,嘴巴不自主開始呻吟。

「嗯……哦!」自己還不知現在正被自己心愛的兒子玩弄,還以為在做夢。

小明感到母親的陰部已開始濕潤,淫水也不停自陰道流出,一下子整個陰部都浸濕了,淫水順著手指滴下,他從沒見過如此多的淫水,想不到母親會是這樣。當手指插入母親的陰道時,可以感到好像鯉魚嘴在吸食自己的手指,沒想到母親的嫩穴是百人難得的鯉魚穴。

小明已無法再戲弄,把母親的雙腿打開,趴在自己母親身上,親吻著母親,當肉棒接觸到母親的陰道口時,興奮難以形容。

張眉因感到身上壓著一個火熱的身體,下體也感到有根硬熱的東西頂著,她還以為自己的春夢會如此的真,真希望天天如此。雙手抱著夢里的情郎。

小明屁股一沉,只聽到母親「啊……」的一聲,感到肉棒被母親的陰道緊緊的吸著,那種濕滑濕熱的感覺直到大腦,開始的不停的抽送,每一次都頂到子宮才肯罷休。

張眉因感到一根大熱棒,不停在自己的體內進出,身體不斷的快感席卷而來,陰道開始本能的吸食體內的肉棒,雙腿勾住夢里的情郎的腰,手也抓住對方的屁股往內不停的擠,臀部不時的紐動。

「……嗯……哦!……好舒服……我的親郎……插的小妹快升天了!……啊……來……了……啊……我去了!」

小明感到龜頭一熱,一股熱液直噴而出,燙的肉棒好不舒服。母親的淫水沾濕了整個下體,小明把母親的雙腿抬到自己的肩膀上開始抽插,這次插的更深,每插進一次,母親就大叫一聲,好似殺豬一樣,尤其當肉棒抽出時,陰道種有股吸力把肉棒吸進去。

張眉因被兒子干的高潮五、六次!

「哦……我……不行……了啊……我要死了……喔嗯……嗯……又頂到子宮了……啊……我的好哥哥……嗯……我要去了!」

小明加快速度,背脊感到一麻,身體顫抖一下,無比的舒暢一涌而出,把自己的精子射進母親的子宮深處。

張眉因感到子宮一燙,一股熱精也噴射而出,頭一昏厥,就這樣昏死過去。

第二天醒來,還停留昨夜的激情,張開眼睛一看,自己赤裸著身,身旁躺著赤裸的男子,這時又羞又忿。再仔細看一眼,竟是自己心愛的兒子。她不敢相信昨夜與自己做愛的男子是自己的兒子,一時無助的哭泣起來。

「天啊!這……這……怎麼會這樣。」

小明被母親的哭泣吵醒,看著母親低頭哭泣,抱住母親說:「媽,是我錯了,我不該。」

母親哭泣著說:「不怪你,是我們喝多了,才會犯下著濤天大禍。」

「媽,不是,是我趁你喝醉侵犯你。」

「兒子,媽不怪你,怪我們太胡涂,錯已鑄成,責難也是沒用。」

「媽……」

小明又再次抱著赤裸的母親,嘴唇深吻著母親的嘴唇,舌頭不時伸入。母親也伸出舌頭,倆人又再次的緊貼在一起。

自從那天起,張眉因天天與兒子做愛,不過都要兒子帶保險套,為得怕自己懷孕。

直到小明當兵前几日,小明趁媽媽不注意把保險脫掉,把自己的子孫精子射入母親的子宮里,為的只是想讓媽媽懷孕,讓自己孩子能陪媽媽。

當兵六個月後,母親挺著肚子看小明。這時母親早已跟父親離婚,父親還給母親一筆為數不小的錢。

看著母親挺著肚子一臉笑容,小明抱著母親說:「媽,我不是說我一定會娶到好媳婦,這你相信了吧!」

母親白著眼,「對啊!再過几個月,我就可有孫子抱,你也有孩子了。快當爸爸了,還叫我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