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女友香琳

我叫阿傑,跟阿杉是十多年的朋友與同學,而他有一個交往了多年的女友香琳,是在我們倆當兵時認識並開始交往的,當我知道時,他們已經交往一段時間了。

也因為阿杉常常跟香琳提起我這個相交多年的同學與好友,於是當香琳初次見到我時,便刻意地親近討好我,而我對香琳的那也一直不錯,剛看到時就有想上她的衝動了,只是畢竟是朋友的女友,直到發生了某件事,才讓我如願地上了這個沒幹過不知她真的那麼騷的香琳。

為何說親近討好我呢?因為那時的香琳對阿杉的了解絕對不會比我多,所以總是喜歡趁阿杉不在時問東問西的,比如阿杉以前是不是有很多女友啦、以前在學校時怎樣之類的事……

介紹一下阿杉的女友香琳,長得蠻漂亮的,身高不是很高,約160公分,三圍是33C、25、34;小穴上的毛有些少,但是小穴是嫩又緊,還會一張一合的吸著進入到小穴裡的東西,且淫水多又敏感……別問我為啥會知道,都又幹又摳的那麼多次了,還能不熟嗎?您說是吧?客倌。

接下來讓我們來說說為啥香琳會被我這個與阿杉多年朋友給上了甚至是淩辱吧!事情是發生在我們退伍之後,香琳也從她家搬出來跟阿杉同住後的某一天去KTV唱歌後……

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大夥在幾天前就已約好了要去幫我慶生。說起我這人啊,長相還算不錯,但對女孩子體貼又溫柔,所以很有女孩子的緣,所以免不了的當然有很多妹妹來幫我慶生囉!

但是就這樣的不巧,阿杉的前女友小慧也來幫我慶生,因為我們大家都是同學的緣故,所以都認識了十幾年,於是就聊了開來,而阿杉更是回想起以前的點滴,忽略了現任女友香琳。

小慧:「阿杉,好久不見啊!近來過得如何啊?」

阿杉:「還不錯啊!退伍不久,找了份工作正在做。」

阿杉:「怎麼只有你一個人來,你男友呢?」

小慧:「酸溜溜的,你很在意嗎?呵……好啦,不逗你啦!已經分了。他背著我找別的女人,被我抓到,所以分囉……也許是報應吧!就像當初的我。」

看到舊情人多喝了幾杯、已經有點醉的阿杉說著:「算了,事情已經過了那麼久了,就別再提了……其實這些年來,你還是在我心中佔了很大的地位……你知嗎?」

小慧聽了後感嘆說了聲:「如果……一切可以重來的話……但你的身邊已經有了陪伴你的人了。」

在旁的我看到他們兩人說完後,兩人對望著都陷入了沉思中……我也替他們感到可惜,曾經以為他們兩人真的可以一起步入禮堂的,誰知出現了一個橫刀奪愛的公子哥,仗著有錢加上花言巧語,硬是騙得阿杉的前女友小慧暈頭轉向的離開了阿杉,才有現在的情形出現。唉……

突然間,我看見了這時坐在阿杉旁的香琳,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我看見了憤怒、不甘、與哀傷……才發現,阿杉不該在女友在的時說那些話的。

也許是阿杉有些醉了,所以慧忘了他的女友香琳還在旁邊啊!這下慘了,等等恐怕又要當和事佬了。唉……

我努力地向阿杉眨眼,不知是沒看到還是已經醉了,總之阿杉只顧著跟小慧說話。卻忘了正牌女友香琳正在旁邊的事。唉……兄弟,我幫不了你囉,自求多福吧!

我只好跟香琳東聊西扯的聊了起來,試著讓她忘了剛剛所聽到的那些事,但是香琳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我陪她喝酒,這可難為了我啊!

我知道香琳是不太會喝酒的女孩子,也知道她這樣喝很快就會醉倒的……這時,阿杉終於發現了香琳怎麼一直喝酒?趕緊叫她不要喝了,還看著我示意我勸勸她,這時的我也只能搖頭苦笑。

終於,喝了過多酒的香琳醉倒了,這時小慧也說時間晚了,她該回去了,而我們也差不多快要散場了。

阿杉:「小慧,我送你回去好嗎?這麼晚了,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回去。」

小慧:「這樣好嗎?你女友不是在那?我想我還是自己坐車回去好了。」

阿杉:「不行,我不放心,我送你回去好了。阿傑,香琳已經醉了,你看是不是能……」

我:「行了,行了……我知啦!你就把小慧安全的送回家吧!」

阿杉:「謝了……這樣可以吧?小慧。」

小慧眼中帶著複雜的深意看了阿杉一眼,說:「好吧,那就麻煩你了。」說完後兩人起身準備要離開之時,我拉住了阿杉小聲說道:「你小子可要早點回來啊!香琳擺明不太高興了,別害我到時又不知怎麼對她說。」

阿杉:「去去去~~放心吧!我能去多久?她家在哪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好啦,好啦。你也喝了不少,路上小心點。」就這樣,【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阿杉跟小慧還有其他的朋友都一一的走光了,就只剩下我跟香琳。我試著叫了叫她,但真的醉到不醒人事,只好先讓香琳在包廂內休息。

想想還是再去加點時間讓她休息一下好了,這時,服務人員以為我們都走光了,要進去整理收拾環境,而我也沒發現有人進了包廂,就這樣去了櫃檯準備延長時間。

別問我為啥不用服務鈴或對講機,就是這樣剛好,前一個客人搞壞了,只好親自跑一趟了;但我也很感謝前一個客人搞壞了它,所以才有機會看到香琳淫蕩的一面啊!

我們所在的KTV是X櫃,在15樓,我下去直到延長完時間後再到我回到包廂花了我快三十分鍾——不曉得是哪個該死的一直佔住電梯不讓它下來,害我等了半天。

上去後回到包廂前卻發現,怎麼門沒關好?我記得我下去前有關上啊,難道我沒關好嗎?真是怪了!

忽然間,我聽到了包廂裡面傳來「嗯……嗯……啊啊……嗯……」的微弱聲音。這時我心裡面覺得很奇怪,裡面不是只有香琳在嗎?怎會有淫叫聲呢?莫非香琳在自慰?這也太大膽了點吧!於是我輕輕的將那未關的門推開了更大些點門縫,看到了讓我差點噴鼻血的一幕:

香琳的短裙已經被脫掉丟在一旁,而上半身呢,只剩一件胸罩,胸罩已被推到上面去,兩個乳房已經出現在我的眼前,兩個乳頭被一隻一張嘴又吸又舔的。

而內褲更是已被脫到掛在腳邊了,我更發現,那毛不多的小穴正插著兩根手指在抽動,小穴上的陰蒂有一隻姆指正在揉又搓,且一直在那進進出出的抽插不停。這時我發現那兩根手指上,在每次抽出時,總帶出大量經過燈光反映的淫水流出。

而香琳的口中已經開始發出「嗯……啊……啊……嗯……嗯……」的呻吟聲音,並越來越大聲……突然間聽到了「啊」的一聲,香琳竟然高潮了!噴了一堆陰精出來後,無力地在喘息著;下面的小穴及菊花濕得一塌糊塗,小穴還一直不停流出證明她爽極了的淫水……

這時趴在香琳身上的男人出聲了:「哇靠!以前每次都聽一些做得比較久的服務員說有時有免費的漂亮妹妹可以爽,沒想到今天真的給我遇到了,而且還那麼騷,隨便挖她小穴幾下就流得一地的水。而且小穴還一夾一吸的吸著我的手,真像上面的嘴巴。爽死了,真是個騷貨啊!不曉得等等雞巴幹進去時,一吸一夾的感覺,那會怎樣的爽?雖然等一下清理麻煩了一點,但是值得。嘿嘿……」

聽到這的我,終於知道包廂內的這名陌生男子是哪來的了,原來是個服務人員。他準備整理客人離去的包廂,進來後卻發現包廂內還有一個女客人躺在椅子上,呼喊幾次後發現是個喝醉的妹妹。

看著姿色不錯的醉美人,心中的淫念便浮起來,加上聽過那麼多服務員說曾遇這種好康的……好不容易自己遇到了,怎會如此容易地放過呢?

就在這時,那個服務員還在努力地挑逗著香琳,剛剛高潮過後的香琳,在服務員努力地舔著她那嫩得像小女孩似的小穴穴及陰蒂時,強烈的快感又再開始襲來……我只聽見香琳在那迷迷糊糊、斷斷續續的呻吟聲。一直在叫著什麼聽不太清楚,只聽得到:「嗯……嗯……啊啊……啊……嗯……嗯……好舒服……」

那個男服務員還一邊舔,一邊把香琳的小穴吸得「嘖嘖」有聲,還一邊說:「果然是夠騷,才剛洩過又濕成這樣!」還說:「我不叫阿杉啦,你別叫錯。正準備幹你的我叫阿賢,想被插的話叫聲『賢哥哥』、『親哥哥』還是『親老公』來聽聽,別一直叫什麼杉啊杉的,我保證用雞巴讓你欠幹的小穴爽上天啦!」說完還順便把他那早硬了半天又黑又粗的雞巴拿了出來,塞進了香琳的口中。

我看著塞入了香琳口中一根又黑又粗的雞巴,聽著香琳口中發出「鳴鳴」聲而呻吟不出來的香琳,心裡面在想著:『也沒多大啊!我的小弟還比他大多了。嘿嘿……』

在我正得意之時,突然想到,那個服務員剛剛說什麼「我不是阿杉,我叫阿賢」是啥意思?難道是我剛剛聽不清楚香琳在叫什麼的呻吟聲,她是在叫阿杉?

壞了!原來是香琳還在醉酒中,根本不在發騷,想被人幹,敢情是她把現在趴在她身上的服務員當成了阿杉正準備要跟她做愛。

她雖然氣歸氣,但心裡還是有阿杉的存在啊!作為她老公朋的我,怎能這樣看著她被人給上了?而且還是個不認識男人。就算要上,也是我來啊!這樣我怎麼對的起阿杉,怎麼對得起十幾年的朋友,又怎麼對得起香琳對我的信任呢?只是當我這樣想時,我所不知的是,阿杉這時也正跟小慧在附近MOTEL的床上進行激烈的抽插運動中,正用那根插過香琳的雞巴,插入別的女人小慧的小穴中。他也完全不知自己的女友香琳正在思念著他,也正面臨著屬於他才能插的小穴穴正要插入一根比他還大的肉棒,造成往後的香琳成了一個只愛大雞巴幹她小穴的淫女。正當我準備開門衝入阻止那個服務員的時候,卻聽見長長的一聲「啊……」慢慢地越來越小聲……而雞巴已頂入濕答答小穴的男人,則是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後說:「噢……從沒幹過這麼爽的小穴,太爽了!沒想到這麼緊,還一張一合地吸著我的肉棒。幹了那麼多女人還沒幹過這種的,原以為這麼騷的女人應該被操到都鬆了,沒想到會是這麼緊,爽啊!」

聽到這話我知道,來不及了,唉……插進去了!阿杉,我幫不了你了。這時的我什麼也不能做,就算叫他拔出來,也是被幹過了,索性繼續看著那個叫阿賢的男人用他那粗黑肉棒姦淫香琳好了。反正都插進去了,看個免費的秀也好。興奮下的我,漸漸地忘了剛剛覺得對阿杉的抱歉心情了。

這時的香琳還沒酒醒,若她醒來後發現正在插她小穴的人不是阿杉的話,會怎樣呢?管她的,想也沒用,反正我現在聽到的都是香琳淫蕩的呻吟聲音,這代表她也很爽啊!清醒後時,反正她也爽過了,能如何呢?現在我就看這場現場秀吧!

這時從包廂內開始傳來了兩個人有規律的肉體拍打節奏聲,「啪!啪!啪!啪!」的響,而且一直不斷地聽見阿賢的肉棒與香琳小穴抽插時「啵……啵……啵……」的聲響,及每次抽出肉棒與插入小穴時帶出淫水的「唧……唧……」聲音。

而且我一直看見那黑得發亮的龜頭頂開小穴口把肉棒插進陰道時,把小陰唇的嫩肉擠入小穴內;抽出雞巴拉出那油亮龜頭時,又把那嫩肉用龜頭冠拉出小穴外的景色而使我興奮不已,大雞巴肉棒也硬得發痛。

而香琳也一直在「啊……嗯……好爽……好大……插得我好深……嗯……」的叫,並且努力地跟趴在她身上、雞巴正在她穴內衝撞的男人舌吻,還未完全清醒的香琳被插得一直叫說:「阿杉……哦……你插得我好舒服……」

其實這時的香琳經過一次的洩身後,已經清醒多了,但是經過剛剛高潮洩身後讓她很懶得起身,於是便一直躺著閉目休息。但她總是覺得怪怪的,為何阿杉突然幹上了自己呢?前一刻阿杉跟前女友說的話她還未消氣啊!為何現在還敢趴在她身上就幹起來?

可是當聽到趴在自已那美妙身體上的這個男人說什麼他不是阿杉,而是叫阿賢時,她已經想睜開眼來看看這個聲音不一樣、說自己不是阿杉的人到底是不是在開自己的玩笑,但當她正想睜開眼睛看的那一瞬間,卻看見的是一支不算小的黑色肉棒正往她的嘴裡插去……加上敏感的她感受到小穴傳來那飄飄然的感覺,便無暇細想了,也不想再去思考壓在身上的男人是否是自己的男友了。

可是當那個男人將火燙燙的肉棒插入到她那嫩穴中時,她馬上確定又清楚地感覺到,正趴在她身體上面與那根插入她小穴的雞巴,絕不是她最心愛的男友阿杉所擁有的那根細長的肉棒,因為正插在小穴內的雞巴,粗得太多了!雖然沒男友的那麼長,但絕對不是同一個人,所以她一直不敢睜開眼睛看;加上她的小穴也已經被挖到很癢,她也很需要。

到後來的舌吻,更是確定了趴在她身上正用雞巴抽插她的人肯定不是自己男友,只因男友是不抽煙的,而這個人則滿口煙味。可是事已至此,也只好繼續裝著不知情地喊著阿杉的名字。

實際上小穴內卻插著一個叫阿賢的男人的粗肉棒在幫自己小穴止癢,自己只能放聲地淫叫來舒緩她內心的不安與激情,也將錯就錯地藉酒意未退,讓那根雞巴繼續姦淫自己的小穴,以解決小穴那又麻又癢的感覺。

但香琳不知的是,在這間她被幹得淫聲浪叫的包廂門外,一個她男友阿杉的多年朋友正看著她被姦淫後而淫浪的一舉一動,沒有遺漏地全收進他的眼底,還興奮得拉出了他那根又粗又長及硬得發痛的肉棒在自慰著……

經過那男人在香琳小穴中努力地抽插了十多分鍾之後,香琳的陰道已經濕透了,裡面更是極度的酥麻,大小陰唇也因興奮而充血腫大,淫水流得整個菊花都濕透了,這時的香琳只知呻吟浪叫:「好棒~~用力~~啊~~嗚~~哦~~太美了~~你好棒~~啊~~啊啊啊~~把雞巴用力地幹我啊~~嗚哦~~啊啊啊啊~~用力地插爆香琳的小穴啊~~啊~~嗯嗯嗯~~啊啊~~」

阿賢淫笑著:「小騷貨,被雞巴一插就變成如此淫蕩。我幹!幹!哈哈~~爽不爽啊?」邊說的同時,還用他雙手用力地抓著香琳那33C的雙乳,搓圓揉扁的讓雙乳變形,並用力地吸舔那已充血直挺站立的乳頭,吸得「嘖嘖」有聲,讓香琳爽到不能言語,只知無義意地浪叫呻吟。

這時香琳的臉上跟胸前已開始開始出現紅暈,並開始大聲的呻吟著:「啊啊啊啊~~你幹得我好爽!我好喜歡~~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啊啊~~我~~啊~~要~~飛了~~啊啊啊啊啊~~」

在她歇斯底裡的叫喊中,並努力地扭著自己的腰,讓那濕透的小穴與那粗黑的雞巴更緊密地結合及磨擦之時,香琳的小穴再次湧出大量的淫液,香琳第二次洩了。

香琳本來夾緊阿賢腰部的美腿,此時已經無力再夾了,整個人攤在椅子上無力地喘息著,而阿賢的黑粗雞巴依舊在香琳的小穴中狂插猛抽中……

終於在香琳高潮後的幾分鍾內,阿賢的呼吸越來越急促,雞巴插入小穴的動作也越來越快……聽著那急促的呼吸聲,快速地抽插的雞巴讓香琳的小穴又酥麻了起來,而香琳也知道阿賢就要射了。

快感一波波傳來的香琳並沒忘記這幾天是她的危險日,急忙喊著:「不行,你不能射在裡面啊!快點拔出來……快啊……我這幾天是危險日,不能射在裡面的,快拔……啊……好燙……啊啊啊~~啊啊……」

在香琳還沒說完時,阿賢已經忍不住地在黑粗雞巴筋肉暴跳一抖一抖下,在香琳那溫熱的小穴裡將那一波又一波滾燙的精液射進了香琳那滿是淫水的小穴裡面深處,燙得香琳是浪叫不止。

而香琳更是在短短的幾分鍾內,因為阿賢那滾燙的精液灌澆,再次迎來了小穴的高潮,及再次噴出了像山洪暴發的淫水陰精,也讓香琳爽到都虛脫了整個躺在那,心裡在想著跟阿杉時從來沒有過這感覺。

當那變軟的肉棒滑出小穴時,還發出「啵」的一聲;而被幹得激烈的小穴整個都合不上,一張一合地就像在喘息似的,隨之而來的是慢慢從小穴流出的白色精液與混合的陰精……

當我看到這一幕時,太刺激了,精關一鬆,精液馬上一噴而出……

這時,從我去續加時間後到現在已快兩個小時了,馬上續唱的時間又將結束了。那個姦淫了香琳後的阿賢慢慢地穿好衣服,淫笑地看著那還一張一合慢慢流出他精液的小穴主人香琳說:「第一次遇到這麼騷的,爽死了!小穴還會一吸一夾的,真是會夾雞巴啊!」

「小淫婦,哪天想再幹的話,記得來這找我,保證幹到你爽得不知人事。記住,我叫阿賢,在這樓服務的。嘿嘿……要是覺得幹不夠的話,我可以再幫你多找幾根雞巴一起來幹你的。哈~~哈哈~~」說完即淫笑著開門離開。

我馬上躲到旁邊的廁所裡,而香琳則是不好意思地裝作高潮還沒過,不回答他的話,依舊躺在那,雙腳打得開開的,任由小穴中的白色精液及淫水慢慢地流出,等待那個男人離去。

看著小穴裡精液流出的這一幕,我發現香琳竟是如此淫蕩,讓我開始也想要跟她搞上一次了,也想試試我的大雞巴肉棒插進那淫穴時的感覺。嘿嘿……我心裡開始出現了邪惡的念頭。當那個阿賢離開後,我偷偷的朝包廂內看去,發現小穴裡還慢慢流出精液及淫水的香琳依舊是躺在那喘息,連衣服也還沒穿上,放著那渾圓的33C雙乳及慢慢消退的乳頭,還有那被幹得太猛合不上的小穴,讓我盡收眼底……

這樣也不是辦法,難不成要我等她回味完穿好衣服後才進去嗎?於是我開始故意先在外面大聲喊叫裝作好像跟人吵起來似的,讓她知道我將要進來,趕快整理。

聽到我聲音後的香琳果然急了,馬上開始找她的衣服及裙子,由於剛剛被姦淫時,衣服都被亂丟,急忙之下,連小穴內的淫水及精液都來不及擦去,慌忙中卻沒有發現那被脫去的胸罩及內褲,於是只有將那在手邊抓到的衣服及裙子急急忙忙的穿上。

正在這時,才剛穿好就看見我推門進來,心裡跳了一下,臉紅的想說:『真是好險,再慢點就被阿傑看到我沒穿衣服的雙乳及小穴了。』

看著推門進來後的我口中唸唸有詞,香琳想著:『不曉得阿傑會不會發現剛剛的事?』

我唸唸有詞的看見衣服跟裙子都已穿上而臉紅的香琳,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說剛剛我去加時間,結果坐電梯時還真是倒楣,剛好故障……被卡在裡面一個小時多……才剛被救出來,剛剛就是在剛他們吵這事……等等的。

香琳聽了後以為真的是如此,紅著臉心裡面想著:『還好剛剛阿傑沒看到我被姦淫時那淫浪的樣子,不然真是羞死人了!』其實她哪裡知道,我不止看了,還從頭看到尾呢!

我看著香琳,她所坐的位置旁邊還有一大片的水漬,也就是剛剛躺在那被姦淫的香琳所流出的淫水,看來是來不及擦掉吧?我故意慢慢地走向剛剛香琳被姦淫的那張椅子,選在水漬的旁邊坐了下去,並將手無意地放了上去。

「咦?怎會有水啊!香琳妳剛剛是不是打翻東西嗎?」嘿嘿~~我這是明知故問啊!

香琳看著我所摸的地方,那哪是水啊,明明就是剛剛她所流下的淫水,但她怎麼好意思說出來,於是臉再次紅起來的香琳支支吾吾的說:「好……好像……有吧!剛剛我醉了躺在椅子上時,翻身時……好像有去踢到茶水的樣子,可能是那時踢倒的吧!」

我心裡面想著:『是啊,是水沒有錯啊!只是那是從妳小穴裡流出的淫水罷了。』嘿嘿……但我當然不能說出來啊,於是點頭說:「還好不是熱水,不然燙到就不好了。」

香琳怕我再問下去,突然想到,為何不見她男友阿杉呢?於是開口問我說:「阿杉呢?為何沒看到他?他去哪了……還有其他人呢?」

我:「其他人早就先回去了,但是妳喝醉了,又叫不醒妳,所以想說讓妳多休息一會,於是便跑去再加時間,誰知反而被鎖在電梯裡面。真是倒楣,到現在才剛回來。」

(其實我心裡正在想,休息我看是不可能有啦,反而更累了是真的,被人幹成那麼爽的樣子,不累才怪!不過也幸好有加時間,才能看到香琳被姦淫精採的一幕。嘿嘿~~雖然主角不是我。)

香琳「喔」了一聲,但又想到我好像還是沒告訴她,男友阿杉呢?於是再次的問了我:「那阿杉呢?也跟其他人一起先走了?他為何沒等我?就這樣丟下我一個人在這?」本來我是不太想說的,我知道說了香琳肯定會不高興,但眼見沒辦法瞞過去了,只好說出來了:「阿杉他說不放心小慧一個人回去,所以送她回去了。而他那時有交代我,幫他送妳回家,所以才會只剩我們兩人。但算算時間他應該也快回到你們家了吧,所以我們差不多也該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