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淫的海外假期

趙筠心情愉快極了。她正飛往太平洋群島的一個渡假小島,這可是好不容易向公司爭取到的7天5夜假期,過去一年的辛勞此刻都已拋諸腦後,迎接她的將是五天陽光假期。

趙筠今年21歲,是最近一年才竄起的女演員,臉蛋美、身材佳,前途很被看好。正因為如此,經紀公司對她管束極嚴,規定她一言一行都必需符合文靜溫柔的賢慧形象。但其實她的朋友都知道,趙筠是個開放,健談,有時甚至有點三八、無厘頭的女孩。但在經紀公司的要求下,她只要一走出住處,就必需謹言慎行,扮演和她真正個性格格不入的另一個自己。

就這樣憋了一年多,好不容易新戲殺青。在她極力爭取下,公司終於答應她出國渡假,但還不忘叮嚀她,即使在海外也要保持形象。可是趙筠並不這樣想,所以她翻遍旅遊雜誌,最後選中了這個在台灣旅遊界極為冷門的渡假小島,唯有如此,她才不用擔心遇到台灣遊客,而可以好好解放自己。雖然因此必需轉兩次機,但她覺得還是值得。

經過長途飛行,最後一程的小型客機終於降落了。旅館CHECKIN後,她迫不及待待換上她珍藏一年,卻苦無機會穿的比基尼泳裝。看著鏡中的自己,想到過去一年,最清涼的服裝也不過是及膝短裙,覺得真是虧欠了自己的好身材。

為了謹慎起見,她先披上浴袍,便前往旅館專屬,也是島上唯一的海灘。四處觀察了一下,果然大都是西方臉孔,有少數東方人,但聽他們說話應該是日本人。心裡一陣竊喜,便大大方方的脫下浴袍,找了一張躺椅,舒舒服服的享受陽光。沒多久,她便感覺到四周許多注視她的目光。

這不奇怪,像她這樣身高167CM,三圍34.24.35的美女,自然引起注意。雖然海灘上有一些西方女孩身材比她更突出,但卻沒有她那一身白皙無暇的肌膚。

漸漸地,有些男子開始上來搭訕,但她總是微笑婉拒。並非她太內向,只是她對西方人總覺得怪怪的。不過自己一人靜靜躺久了,也覺得怪無聊的。

正準備下水去游游泳,一名東方臉孔的年輕男子站到她前面,用英文問她︰「ARE YOU JAPANESE?」

她一抬頭,嗯,帥帥的,挺順眼的,長得像台灣人,但又似乎不認識趙筠,因此便回答︰「NO,I’M TAIWANESE。」

「TAIWAN?OH,I KNOW,MADE IN TAIWAN!」那男子指著他牽的GIANT(捷安特)腳踏車,興奮的說。

「似乎不是台灣人,」她心想,便問︰「WHERE DO YOU COME FROM?」

那男子見她願意交談,十分高興,劈哩啪啦說了一串,聽的趙筠暈頭轉向,不知所云。折騰半天,總算瞭解他是華裔美國人,叫STEVEN,26歲,住在美東,祖父那一代就已移民美國,所以一句中文也不會,這次和弟弟(MARK),兩個表弟(KEVIN&SCOTT)一起來渡假。

這一來趙筠就放心了,便用有限的英文加上手勢和他閒聊起來。聊了一會,STEVEN便邀她去玩沙灘排球,並介紹他弟弟和兩個表弟給她認識。趙筠的泳衣布料很少,打球時難免要彎腰、抬腿,甚至有時跌坐在地上,總是吸引4個男人猛盯她的胸部及兩腿間的三角地帶。

趙筠很喜歡這種感覺,在台灣她也經常吸引旁人目光,但一般人總是注意她的美貌,而忽略她的身材,而今天這4人則完全被她健美的身材所吸引。

其實不單是他們在看趙筠,趙筠也不時偷瞄他們胯下突起的部位,看的她心頭熱熱的。趙筠是有性經驗的,雖然不多,但並不是處女。自從和公司簽約後,公司對她的私生活限制極嚴,再加上工作忙,根本無法交男朋友,更別說性生活了,算算已一年半沒做過愛了。如今身邊圍著4個年輕半裸男子,不禁有些心猿意馬,但想歸想,要和剛認識的男人做愛,她自問還是不敢。

過了一會,其他3人要回飯店泳池游泳,STEVEN則邀趙筠去駕帆船。他們駕著帆船繞著小島航行,陽光灑在她肌膚上,吹著海風,趙筠感到無比的愜意。突然她想起已經好長時間沒有擦防曬油了,要是曬成古銅色,回去準會被公司罵死。趕緊從包包拿出那瓶係數最高的防曬油,還未打開,STEVEN把船停下,示意要幫她擦。

趙筠猶豫了一下,心想這大概是西方禮貌,也就不便拒絕,於是便將油交給STEVEN,大方的趴在甲板上讓STEVEN擦油。STEVEN從肩膀擦起,擦到背部時表示要解開比基尼的背帶,這樣就不會曬出一條印子。趙筠想想也有道理,便點頭同意。帶子解開時,趙筠有一種做壞事的感覺,有點害怕,又有點期待什麼事會發生,覺得很刺激。

STEVEN寬大的手掌,沾著防曬油在她背後塗抹,令趙筠感到很舒服,隱隱約約有一股熱流從丹田流向下體,隨著船身的微微搖晃,她腦中也暈沉沉的。慢慢地,STEVEN的手擦到了趙筠的臀部,本來這件比基尼就只能遮住半個屁股,STEVEN還有意無意伸入泳褲裡,輕輕的揉著。趙筠想反對,但不知為什麼又說不出口,只覺得身體更熱了。還好這時STEVEN的手離開了臀部,改擦大腿和小腿。

擦完背面,STEVEN示意趙筠翻身,趙筠手按著胸罩翻過來平躺,讓STEVEN擦完腹部、大腿、小腿,趙筠以為結束了,心中似乎有點失望,沒想到STEVEN的手又回到大腿,在內側輕輕揉著,按著,越來越高,就在快碰到私處時卻將手抽離。

這若有若無的挑逗搞得趙筠全身像是有無數螞蟻在爬,十分難受,不知該稱讚他君子風度還是罵他膽小鬼。

這時STEVEN問她,何不脫下胸罩做日光浴,趙筠嚇了一跳,連忙搖頭,但STEVEN七嘴八舌解釋這在美國是很正常的,說的她逐漸軟化,心想既然出國了,何不大膽一點,便略帶羞澀的解開肩帶,誰知胸罩還未完全除下,STEVEN已冷不防地將防曬油塗在她的雙乳,連阻止都來不及。

STEVEN的手在趙筠雙乳上只輕揉10餘秒便離開,但已使她乳頭翹起來,更讓她滿臉通紅。但STEVEN似乎沒注意,示意趙筠也幫他擦防曬油。兩人隨即換了位置,換STEVEN趴在甲板。趙筠依樣畫葫蘆的在STEVEN身上塗油,擦到屁股時,STEVEN突然褪下泳褲,趙筠一時間不知所措,STEVEN連忙解釋他們在美國有時會在天體海灘做日光浴,感覺很好。趙筠半信半疑,也只好繼續塗油。

摸著STEVEN光溜溜的屁股,不禁開始遐想︰「那麼結實的屁股,一定很能插……」胡思亂想下,一股衝動油然而生。

擦完背面,STEVEN翻過身來,一根黑黝黝的陰莖立刻出現在趙筠眼前,被濃密的陰毛包圍著,比她過去男朋友的雞巴都要大,而且已呈現半勃起狀態。趙筠再度羞紅了臉,但看看STEVEN閉著眼,神色自若,又覺得自己太多心。趙筠小心翼翼不要碰到陰莖,但隨著她的塗抹,STEVEN的陰莖卻越來越大,已慢慢立了起來,趙筠的心跳也越來越快,一股熱流又流向下體。

好不容易擦完全身,STEVEN爬起來,微笑指著趙筠的泳褲示意她脫掉,【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她自然是不肯,於是STEVEN又嘰哩咕嚕說了一堆,趙筠也聽不大懂,大約是說這樣才和大自然完全結合,身心可以完全解開束縛等等。趙筠不置可否,但已不再搖頭。其實她心裡也很矛盾,從小接受的道德觀念不允許她在陌生男人前赤身裸體,但另一方面又很心動。

STEVEN見趙筠已不再堅持,便要她躺下,將她屁股抬起便脫下她的泳褲,緊接著便躺在她旁邊。趙筠有點驚恐,但不知什麼心理,卻沒有再反對。

帆船甲板很窄,兩人並躺必須緊緊貼著。STEVEN閉著眼,雙手環在胸口,一副悠然自得的享受陽光,趙筠卻是心亂如麻。由於貼的很近,趙筠的手等於是放在STEVEN身上,稍微一動就碰到STEVEN的陰毛,相同的,STEVEN手一動,也會碰到她胸部。漸漸的,趙筠感到STEVEN的手慢慢伸了過來,放在她左乳上輕輕揉著,頓時全身毛細孔都像觸電一樣,淫水終於流出。

由於她沒有反抗,或者說她已經期待久了,STEVEN搓揉的力量逐漸加重,趙筠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接著STEVEN側過身,並將趙筠的身體也翻向自己,變成兩人面對面。STEVEN湊上嘴壓在趙筠的櫻唇上,沒費什麼力便挑開她的牙齒,將舌頭送進趙筠的嘴裡,和趙筠的香舌激烈翻攪著。右手則重重搓揉著趙筠的左乳,左手先去牽趙筠的手來握住自己的雞巴,再去進攻趙筠的私處。在上中下合擊下,趙筠的淫水不斷流出,快感接踵而來,閉上眼默默享受著。

就這樣過了5、6分鐘,STEVEN左手的手指越動越快,氾濫的淫水已流得STEVEN手掌濕淋淋的,攪弄陰核時還發出「唧唧」的水聲。這麼一來趙筠再也忍不住了,仰起頭開始呻吟。於是STEVEN不再吻她,轉向吸吮她的奶頭,摸 的手指則持續加速,搞得趙筠淫聲不絕︰「喔……啊……嗯……喔……嗯……啊啊……」

STEVEN看趙筠已經很興奮了,二話不說將趙筠放平,拉開她雙腿,將充血的雞巴對準嫩 就要插入,這時趙筠突然清醒,急忙抓住雞巴猛搖頭,但STEVEN理都不理,撥開她的手,一挺腰,大雞巴便入三分之二。趙筠大叫一聲,痛快極了,既然已經被干了,便不再故作矜持,緊緊抱著STEVEN,雙腿張的開開的,讓STEVEN容易抽送。

STEVEN也不客氣,扭動腰部,一口氣連干兩百多下,幹得趙筠不斷浪叫︰「啊……啊……喔……舒……舒服……啊啊……好……好厲害……好舒……舒服……啊……啊……」

一年多沒被插過的陰道特別敏感,產生的強烈快感一波波刺激著中樞神經,讓趙筠快招架不住了︰「啊……太爽了……啊啊……不行了……饒……饒了……饒了我……啊……」一陣淒厲的嘶喊,趙筠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幾乎同時,STEVEN重喘著將雞巴拔出,一股濃稠的精液噴出,落在趙筠的俏臉及頭髮上。

完事後,趙筠累的四肢乏力。STEVEN溫柔的將她摟在懷裡,幫她拭去臉上的精液。趙筠也不再矜持,只是想到剛才的浪叫,覺得很害羞,「還好他聽不懂我喊什麼。」她心想。

互擁了一會兒,STEVEN提議下水游游泳,順便洗掉身上的汗水和黏液。趙筠欣然同意,二人便光溜溜的倘佯在碧海籃天間,自在的游著。

回到船上後,STEVEN摟著她,表示想要再幹一次。趙筠紅著臉默許,於是STEVEN先躺下,要趙筠爬在他上面成69姿勢,開始互相替對方口交。

趙筠口交次數不多,技巧也不好。但過去一年多來,她最主要的消遣就是看錄影帶和VCD,這其中自然包括一些日本成人錄影帶,甚至無馬賽克的A片。所以她只稍微回憶這些影片內容,運用她演員的天份,便慢慢漸入佳境。

只見她小嘴一會兒將龜頭含住吸吮,一會兒用香舌輕佻馬眼,沒一會兒又將整根雞巴吞入,頭一上一下套弄。而雙手也沒閒著,一會兒輕輕套弄著雞巴,一會兒輕撫陰囊,一會兒輕輕摳著STEVEN的屁眼,弄得STEVEN快爆發了。不過STEVEN畢竟不是省油的燈,手口並用,又吸又摸的攻擊趙筠的陰唇及陰核,讓趙筠的淫水大量流出,又開始哼哈起來,雖然還想反擊,但漸漸地連淫叫都來不及,根本無法再含STEVEN的雞巴。

至此戰況呈一面倒,趙筠除了不停喘氣,呻吟外,只能勉強握著STEVEN的雞巴,但毫無餘力再做挑逗。而STEVEN得到休息後,更專心摳舔趙筠的嫩 ,更將中指插入陰道抽送。中指雖然沒有雞巴粗,但勝在靈活,快速抽插加上不斷旋轉,搞的趙筠卸兵棄甲,浪叫連連︰

「啊……啊……不行了……死了……死了……啊……啊……太……太爽……天啊……洩……洩啦……啊啊……」

在浪叫聲中,趙筠掙扎想要逃開,卻被STEVEN緊緊抱著細腰,手指加速抽插。突然,一股股陰精從陰道深處狂洩而出,灑在STEVEN臉上。STEVEN滿意了,舔舔嘴邊的陰精,爬起身,要趙筠繼續俯趴著,扶著她的腰,將雞巴從背後一插到底。

趙筠還未從高潮中恢復,就又被STEVEN的大雞巴直抵花心,頓時爽得求爺爺告奶奶,不斷求饒。STEVEN好像沒有聽到,反而加重抽插,狠狠的干她的小穴。在四週一片寧靜的環境中,趙筠發狂似的浪叫,和屁股的撞擊聲,顯得特別響亮。

就這樣,面向湛藍的海水,趙筠屁股高高翹起,讓一根大雞巴在陰道裡瘋狂進出,感覺彷彿天地萬物都在欣賞她的媚態,一種莫名的刺激讓她恨不得將所有淫蕩的話語全喊出來才過癮。

「啊……啊……升天了……哥哥……大雞巴……厲害……啊……會死……好會幹……啊……爽……爽死……啊……用……用力干……啊啊……插……插到底了……啊啊……要洩……受不了……妹妹愛死……啊……愛死哥哥……哥哥大雞巴……啊啊啊……不行了……干死妹妹……啊啊……」

猛干了七、八百下,STEVEN終於要洩精了,急忙將趙筠轉過來,把雞巴塞進她小嘴裡,一古腦將精液射在趙筠口中。

趙筠累的幾乎虛脫,連將精液吐出來的力氣都沒有,只能讓精液從嘴角緩緩流出。休息了好長一段時間,STEVEN替趙筠穿回泳裝,駕船返航。

回到飯店後,STEVEN送趙筠回房,並抱她進浴室沖洗,在浴室的馬桶上,又幹了她一次。當晚STEVEN就睡在趙筠房裡,又狠狠幹了她兩炮,在床上、地上、沙發、梳妝台、陽台,玩遍所有知道的姿勢,只差沒開趙筠的屁眼,幹得趙筠高潮迭起,聲嘶力竭,昏睡到第二天下午。

第二天趙筠醒來,發現STEVEN已離開了,而她仍舊四肢無力,叫了晚餐在房裡草草解決,便又倒頭大睡。

到了第三天早晨,趙筠起床梳洗一番並吃過早餐,總算恢復精神。想起前天荒唐的經過,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自己在台灣也算偶像明星,不知多少人想一親芳澤,卻在渡假的第一天,就被剛認識的男人給幹了,而且還連干五次。

這時門鈴響起,來的是她的助理--林君茹。君茹留在台北替她處理一些事情,所以晚兩天才來會合。君茹18歲,長得清清秀秀,個性十分溫柔,說話細聲細語,趙筠甚至懷疑公司為她打造的形象就是參考君茹的個性。她身高與趙筠相彷,但沒有趙筠那麼好的身材,只能算修長而已。但她有一副22寸的細腰,這是趙筠最羨慕的。

兩人閒聊著,突然電話鈴響,是STEVEN。他昨天也睡了一整天,今天又想邀趙筠去玩水上摩托車。趙筠解釋有朋友在,STEVEN便表示︰這樣剛好,因為MARK也在,趙筠略為考慮一下便答應了。

兩人換上泳裝,趙筠仍穿那件比基尼,君茹則穿了一件保守連身泳裝。趙筠看了猛搖頭,拿出另一件連身,但也十分性感的泳裝要君茹穿上,君茹坳不過趙筠便換上了。這件泳裝側面開衩到腰,背部則一直露到腰線,君茹穿上後十分害羞,但趙筠極力稱讚好看,君茹便不再反對。

與STEVEN和MARK會面後,便租了兩台水上摩托車高高興興的出海。4人到了島的另一端,找了一處小沙灘上岸。

開始時4人在海裡游泳,沒多久STEVEN便示意趙筠上岸到岩石後,趙筠有些猶豫,畢竟君茹也在。但STEVEN很堅持,趙筠在半推半就下還是被帶開了。游了一會兒,君茹發現趙筠不見了,便詢問MARK。

MARK看看表,神秘的笑著要君茹跟著他,原本STEVEN和MARK約好,若10分鐘沒回來,就表示開打了。

兩人躡手躡腳溜到岸上一塊巨大岩石邊,伸頭往裡面看去。一看之下君茹滿臉通紅,只見趙筠右腿被高高抬起,泳褲掛在腳踝上,胸罩被扯開,露出雪白的奶子,嘴裡輕哼著,STEVEN則努力的吸舔趙筠的嫩 。君茹羞得不敢出聲,她沒想到趙筠竟如此大膽。

其實君茹並非未經人事,她上個月才剛被男朋友開苞,但她的男朋友也是生手,每次他們只是親吻和簡單愛撫便直接插入,過程最多十分鐘。而她男朋友從未替她口交,如今突然見到那麼火辣辣的活春宮,看的君茹心裡小鹿亂撞,不禁想道︰「若是舔在我身上,不曉得是什麼滋味?」想逃開又捨不得,只覺得渾身發熱,口乾舌燥。

突然耳朵旁出現一個聲音︰「YOUR PUSSY IS WET。」君茹嚇了一大跳,驚覺自己的淫水已沿著大腿流下,MARK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君茹羞得紅到耳根,不知所措,MARK示意她別出聲,指指趙筠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