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女助理

第一話

放學後,由於媽媽的公司離我學校不遠,我就常到那兒去,反正回到家也沒人。更況且媽媽工作處的那些姊姊和阿姨們,個個都穿得很時髦和曝露。我九常悄悄地以眼尾去瞄望她們白嫩的小腿,偷窺著她們的低胸衣領間露出的乳溝。還有一部份的前衛姐姐們,甚至連胸罩都沒穿呢﹗母親尤其喜歡顧用這些性感美麗的地產女經紀,說對公司的生意發展有好處,所以公司裡幾乎清一色都是女職員。

母親的辦公室還算大,裡面還隔有一間休息間,那是因為我年少的時候,媽媽不放心把我留在家裡,特地建作出來的,在她上班時就將我擱置在裡頭。我大半的童年就是在裡面度過的呢﹗

這間五平方公尺的小房間裡什麼都有,書桌﹑電腦﹑電視﹑光碟機﹑小冰箱,連單人床都有,甚至還有一間個人浴室呢﹗媽媽偶爾做夜班時,也會睡在這裡留宿。這兩﹑三年正是我的思春期,對於女性身體的幻想是在所難免的,常常從同學那兒借了黃色書刊及A片,就常鎖在這房間的浴室裡頭,偷偷的欣賞,亦是我自慰發洩的好地方。

這一天,放學後便又跑到媽媽的公司裡。她不在,好像是說去會見從大陸來的大客戶。才不管她咧﹗今早又向同學借了一本四級的A書,已經等不及待的走入我那『別墅』的浴室裡,拿出那本黃色書刊,把褲子都脫下,坐在馬桶上,一面欣賞著﹑一面打起手槍。

正搞得起勁的時候,媽媽的私人助理竟然把門打開。娘啊﹗我這才發現剛才竟然沒有將門鎖好,叫花阿姨給誤闖了進來﹗

花阿姨嚇了一跳『啊』叫了一聲﹗她上下瞟了我幾眼,然後把目光停留在我的小寶貝上。

我當場嚇得立即站起,閃到馬桶旁邊的浴缸前,猛拉著校服,企圖遮蓋那已經勃起的肉棒,但它卻杵在薄薄的衣布間,忽隱忽顯,讓我尷尬得想馬上自殺。但見花阿姨並沒大聲驚叫,反而轉身把門給關上。

我被她的舉動給嚇著了。花阿姨輕聲笑著說︰「嘻嘻,阿益…怎地在這兒做這種傷身的事啊﹖嗯,是長大了囉﹗」

接著,她就走到馬桶前面,解著長裙上的鈕扣。「別緊張成這樣啦,不要怕,花阿姨尿急,一尿完就走,不會說出去的。安啦﹗」

看到花阿姨解著鈕扣,我真的快要停止呼吸了。兩隻眼睛睜大大的瞪著她看,快速的心跳響得似乎連自己都聽得到。

花阿姨笑望著我說︰「小鬼,幹嘛啦﹖沒見過女生尿尿喔﹗」她脫下了長裙,露出大腿上黑色的花邊小內褲。

我害羞的轉過身,將頭埋到牆角,避諱著不敢看。但少男的正常反應又促使我不時偷偷地轉過頭想瞄窺著。

「沒關係啦﹗花阿姨從小看著你長大,你還害什麼羞阿﹖來吧﹗過來啊…這可是難得的性教育啊﹗」花阿姨笑著說著。

我緩緩的轉過身,走了過去,面對著花阿姨。【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只見她將巧小的內褲緩緩地脫了下來,露出一大叢黑毛,然後笑著坐在馬桶上,開始尿尿。這雖不是我第一次看到女生的那邊,但卻是首次親眼看到女生在面前尿尿,而且還在這麼近。感覺上,似乎還有幾滴尿尿點在我身上呢﹗

我緊張的坐在浴缸的邊沿上面,雙掌遮掩著變得更堅硬的老二,凝神傻望著花阿姨在尿尿。

記憶中,花阿姨大概是三十一﹑二歲,曾是爸爸的手下,現在是媽媽的私人助理,在公司是個紅人。人長的性感伶人,酷似葉玉卿。她一頭的長長黑髮燙的很捲,有著雪白析析並透著紅色的皮膚。花阿姨的腿很細﹑也長,很漂亮。屁股非常的翹,有著兩顆碩大的奶子。她可也我常常打手搶的性幻想之一啊﹗

花阿姨看著我表情羞澀,並緊張的雙手摀著寶貝,便開玩笑挑逗的說著︰「怎麼啦﹖是不是常偷偷的在這兒自慰啊﹖看你害羞的樣子真的好可愛。嘻嘻…想不想阿姨幫幫你啊﹖」

我不知哪來的勇氣,衝動且好奇的說︰「花…花…花阿姨,你真的可以幫我打手槍嗎﹖」

花阿姨反被我這句話給怔住了,她眼珠打了一轉才緩緩說︰「哇靠﹗你來真的啊﹖嘻嘻…瞧你這即認真又害羞的樣子,還真是好玩耶﹗嗯…好吧…就讓阿姨我為你解一下異性情慾。看你吃自己的樣子,還真有點兒可憐嘿,但你千萬別跟你媽講喔,不然我會被她罵死的啊﹗」

花阿姨這時早已尿完了。她拿了數張廁紙,往下體擦了擦,然後站了起來,拉了馬桶。她沒有拉起掉在腳踝上的內褲,就直接跪在浴缸前面,她叫我站起來,然後把我合在寶貝前面的雙手給撐開。我那蠢蠢欲動早已硬得發痛的大老二瞬間跳了出來,九十度的對著花阿姨不時的搖躍著。

「哇﹗現在的國中生發育得那麼好啊﹗你的小雞雞好大喔﹗阿姨好喜歡它…」花阿姨憐愛的揉弄著我的寶貝說道。

我有點不好意思,但是心中難以言喻的興奮自傲。

花阿姨此時已用手拍打著我的肉棒,我的腰部緊張的抖了一抖。花阿姨呵呵笑說︰「你好緊張喔…嘻嘻,別怕啦,阿姨又不會咬掉它﹗」

接著,花阿姨開始用她那纖細的手指套弄起我的老二,眼睛不停的盯著我看。她可能是想看我那尷尬的表情吧﹗她越抽越快,還不時的用舌尖舔我龜頭。沒想到還不到兩分鐘,屁股一抖動,我居然射洩了,還將精液射在花阿姨的臉部和胸前的衣服上。

花阿姨奸奸的笑了笑說︰「嘻嘻…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啊﹗嘿,一定是平時打得太多,弄壞身體了吧﹖」

沒想到那麼快就結束了,想必是太過緊張﹑興奮,加上恐懼感,初次在花阿姨幫我打手槍就丟了臉。我兩眼疑惑的望著花阿姨,並想解辨說些什麼的。

花阿姨笑著又說︰「沒關係啦﹗你第一次被女人摸得太爽了吧﹖嘻嘻嘻…那麼快就出來是很正常的啦﹗」

嘿,我才不是初哥咧﹗連學校的校花都被我幹了呢﹗我可能因為花阿姨是長輩,且又是媽媽得力助手的關係,才會一時『失蹄』的﹗不過看著花阿姨體貼的笑臉,我也不好再說什麼。

花阿姨不去清理自己,反而把遺留在我小寶貝上的淫穢給慢條的舔得一乾二淨。還是成熟的女人夠體貼,我那校花就只顧自己爽。想著﹑想著,我的衝動又來了。

哼﹗好,這一次我就要讓花阿姨看看我的真本事。我『淫y_i_k』的封號可不是用錢買會來的﹗我一話不說,突然的蹲了下去,主動的摸花阿姨小腹下的黑毛髮。我的手掌觸摸到一團嫩肉,濕濕的蚌肉中間好像有個深縫,我的中指一滑,就插入了那濕溜溜的穴裡。

花阿姨有點生氣的用手拍了我手背一下。「幹什麼你…阿益﹖這麼沒禮貌,不可以亂摸弄阿姨耶…」她嘟著小嘴說道。

我嚇了一跳,馬上將手縮了回來,露出害怕愧疚的語氣︰「我…我…我好想摸摸看。我想感覺女…女生的那裡…是…是怎麼樣的。阿姨,真的是很對不起啊﹗ 」我假裝急得要哭了出來。

「哎喲,阿姨並沒有真的生氣,只是對你這平時憨直老實的小鬼的衝動給嚇了一跳。我說阿益益啊,你應該還是處男吧﹖我知道你現在對性感到非常的好奇及衝動。看你的樣子,真是使人又憐又疼,阿姨愛極你了﹗嘻嘻嘻…這樣好了,花阿姨答應你,一有機會就讓你想怎麼樣就麼樣好不好﹖阿姨待會兒還得去客戶那兒把文件交給你媽媽呢…」花阿姨細聲的安慰著我。

花阿姨清理了自己一陣,並穿好褲裙,也幫我穿起內褲和校褲,還親了我嘴唇一下,然後輕輕的打開浴室的門。看看房間裡沒人以後,便走向房門那兒,回頭送了我一個飛吻後,開門而出…

我一屁股坐在馬桶上,兩眼空洞無神的回想著剛剛所發生的每一個情節﹑每一個畫面,腦海裡盡是與花阿姨做愛的幻想,心中期盼這一天可以趕快來臨。

第二話

已過了大約兩個星期了,花阿姨還是沒什麼表示。在公司碰了面,她也只是親切的向我打了聲招呼,似乎忘了那天的事,忘了曾對我的承諾。而我又不敢逼得她太緊,怕她會不高興。

那天傍晚,老媽下班回來,竟意外的看到花阿姨在她身旁。原來她們有公事要討論,但母親早已答應要回來跟我一起用餐。因為今天可是我十五歲的生日耶﹗老媽於是就乾脆叫花阿姨到家裡來。

母親特地為我烹煮了一頓豐盛的大餐。嘩,好久沒吃到媽媽美味的手藝了,自從她接手管理爸爸的事務後,我每天似乎都吃外賣,只有在特別的日子母親才會親自下廚。嗯,這一頓晚餐吃得真爽啊﹗

「媽,您煮的菜肴好好吃啊﹗害我差點兒撐破了肚皮﹗你這樣忙也特地回來親自下廚為我慶祝,答應人家的事從不反悔,不像一些人,說了又賴皮﹗」我有意無意的對媽說,其實是暗示著某人。

「這六道菜中,可有兩道是你花阿姨特地為你做的。還是你喜歡的清燜鮮鮑和烤鰻魚啊﹗你也得謝謝人家啊﹗」媽媽咪笑著臉說著。

『哼﹗我真要吃的是她的鮮鮑,盼的是她含吸我的長鰻。我才不要她做菜,是要她做愛…』我喃喃細語的自說著。

「阿慶,怎那樣沒禮貌,自己在那咕嚕﹑咕嚕的不知說什麼。快謝謝人家啊﹗」媽媽開始板著臉了。

「別這樣說阿益,小孩子都是這樣的啦﹗今天可是他的生日,他今天是皇帝,想做什麼都由他啦…」笑著打岔。

媽媽也笑了笑,氣氛又變好了,但我還是嘟著小嘴,喃喃自語。

晚餐後,我開著媽媽新買給我的SONY光諜游戲機,花阿姨買的是游戲光諜,她倆配合的還蠻好的嘛﹗在完著游戲的同時,花阿姨和母親則在收拾好的飯桌上談論公事。

已近凌晨一點,她們倆才停止談論。由於夜已深,母親便留花阿姨在我們家的客房留宿一晚︰「小花,妳住那麼遠,反正明天是星期天,而我也還有一些瑣碎的公事要交代妳,就在這住一晚吧﹗」

花阿姨爽快的答應下來。不一會兒,她便進入客房休息。我和媽媽也各自回房上床去了。

『噹…噹…』靜寂的客廳傳來兩聲的老爺鐘的噹響。

凌晨兩點了。此時我還未入睡,腦海裡滿是花阿姨的倩影,跟本就無法平息我心中的漣漪。靈機一動,忽然想起花阿姨對我說過的那一句話『一有機會就讓你想怎麼樣就麼樣』。

我頓時心臟興奮的好像要從嘴裡跳出來似的,忽然間覺得我好像中了兩百萬似的狂喜起來。我趕緊悄悄地走出房間,先到媽媽的房外,把耳朵側貼在門上。嗯,只聽到媽媽沉睡的打呼聲。我心中一樂,立即奔到花阿姨住的客房外,輕輕敲著花阿姨房門。

「…嗯﹖…誰…誰啊﹖」敲了好一陣才聽到她無氣無力的回應聲。

花阿姨騷骨的聲音聽著我腿都快軟了,心理頭碰碰不停的跳著。我細聲說道︰「嘿…花阿姨…是我…我是阿益啊…」

過了好一會兒,花阿姨才緩緩地開了門,疑惑說︰「喔﹖怎麼是你呢阿慶﹖這麼晚了還在這兒敲阿姨的門﹖」

我看著身穿媽媽睡衣的花阿姨,蕾絲邊襯著白皙的肌膚。只見她頭髮亂亂的,眼睛半閉半張,似乎是被我吵醒的。我靦腆的笑著說︰「我媽媽已經睡著了﹗」

「那你也該早一點去睡啦﹗」她沒好氣的苦笑說道。

「現在都沒有人了…花…花阿姨你…你還記…記得你說過的話嗎﹖」

「啊喲﹗你這個好色的小鬼…怎麼無端端又提起那間事啊﹗嘻嘻…花阿姨是跟你說著玩的﹗」她曖昧的看著我笑說著。

聽到花阿姨的這般話,我有點兒生氣了﹗莫名的憤怒感唆使我猛力地硬把她推進了客房裡面,把門關上鎖好。裡面只亮著一盞暗沉的窗頭燈,而花阿姨此時已被我推倒在床上。只見她坐躺在床上,眼睛直瞄著我,凌亂的頭髮令得她更呈現出一種哀愁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