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珠

五年前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說起來好怪,但也令我十分回味。女方是一個三十歲上下的婦人,她就是葉太太,人皆稱之『珠媽』。珠媽有一個女兒,雖然大約只有十五六歲,卻生得既成熟又惹火,我之所以認識珠媽,也是因為她的女兒阿珠。

那一次去松江新橋開洗頭店的超哥那裡,老朋友超哥對我說:「阿昆,我知道你對於外面的小姐一直是沒什麼興趣的,但目前有個小妹妹,她第一次出來做,說是想賺幾百塊買衣衫,我可以向你保證,她比鮮雞蛋還新鮮,不知你有沒有興趣見見她呢?」

我好奇道:「這小妹妹就在附近嗎?」

超哥道:「不錯,她剛剛來我這裡,說是有客就做,無客就走,不如我現在就叫她入房吧!」我正猶豫不決之際,超哥已經邊走邊說:「信我吧!沒介紹錯的!」

不一會兒,突然停電。然而在黑暗中,超哥仍然帶了一個女孩子來,他對我說道:「昆哥,她就是阿珠。真不好意思,可能是電力故障,我去打電話問問,你們摸黑玩一會兒吧,或者另有一番情趣哩!」說完,阿超很快就把門關上並離開了。

超哥沒有說錯,摸黑的確另有一番情趣,而且這次如果不是摸黑,我極可能會臨陣退卻。因為心理上的原因,我往往會面對太年輕的女孩子產生不舉的毛病,以前有個在醫院的小護士叫瑞兒,我倆很投緣,但好幾次我把她脫光了,壓在她的肉體上肉棒就是硬不起來,而在平時我和她在一起不脫衣服的情況下撫摩,可以硬他個半小時一小時,所以我和她有緣無份。

這時,我聽見阿珠脫衣服的聲音,接著她赤裸裸地向我投懷送抱。我摸到她的身體的時候,覺得她嬌小玲瓏,然而肌膚滑美可愛。可能是第一次摸黑玩女人吧,本來慢性的我一時竟迅速衝動,大肉棒也興致勃勃地碰觸到阿珠細嫩的裸體,更加蠢蠢欲動,我很快地脫下了自己的衣褲。

阿珠乖乖地任我擺佈。為了方便插入,我把她的嬌軀橫陳在床前,舉起她的雙腳,把陽具往她的陰部湊過去。阿珠十分配合地伸出手兒,她捏著我的肉莖,把它的頭部對準了自己的陰道口,我輕輕一推,卻插不進去,只好用力一挺,果然就硬進去一小段,然而阿珠也渾身一振。我連忙問道:「怎麼啦?是不是受不了呢?」

阿珠低聲說道:「沒什麼,你放心插進去吧!」

於是我努力地把長十二公分的肉棍往她的陰道深處推進,然後頻頻抽插,由於阿珠的肉洞實在緊迫,我支持了三分鐘的時間就在她肉體裡一洩如注了。

就在這一會兒,電燈突然重放光芒,而我的陽具還硬硬地緊插在阿珠的陰道裡。燈光下阿珠含羞答答,不敢正視。我把陽具緩緩退出她的肉體,突然發現落紅片片,於是驚奇地問:「阿珠,難道你還是第一次?」

阿珠點了點頭道:「是的,我因為怕超哥不接受,所以沒敢說出來。」這時,我才看清楚阿珠的模樣,想不到年紀輕輕,樣子又生得這麼清純美麗,竟然就出來出賣自己的肉體了,心裡突然有一陣酸意。再和她談幾句,原來阿珠為了跟母親不和的原因,就在一氣之下,變成失蹤少女。阿珠現在暫居女同學家中,為了解決燃眉之急,只能出賣肉體。這種事情,在上海每日都有發生,我只是偶然之下才遇到故事中的主角吧!對於阿珠所說的,我半信半疑,於是問阿珠:「你說同阿媽不和,然則,你爸爸又怎樣呢?」

阿珠說:「我從小就沒有爸爸,就由阿媽養大的!」

「既然這樣,你更不應拋棄阿媽!」我理直氣壯的把她教訓一頓,然後。由袋中拿出兩張百元鈔票給她,說道:「阿珠,你還是快回去吧!你太幼稚了,這種地方不是你應該來的,你不可以再到這種地方了,今天如果不是剛好遇上停電,我絕對不忍心破壞你處女的肉體。況且,你媽媽一定很著急哩!」

結果,阿珠垂頭喪氣地走了,而事情亦告一段落。

世事真奇怪,直到一個星期後,我偶然去南廣場找朋友,回來時在地鐵站竟有人和我打招呼。我抬頭一看,竟是一個女孩子,身邊還站著一個年約三十歲左右的婦人,這婦人和她極相似,相信可能是她的姐姐。我怔了一怔,覺得這個女孩子很面善,但一時間又想不起在什麼地方見過她?後來才赫然記起,她就是那個自稱離家出走、又在那一夜被我開苞的少女阿珠。

上次見阿珠,她年紀輕輕,卻打扮得非常性感,窄腳褲、白短T恤,顯得前突後突。而今,改穿了藍白色的校服,看起來像個學生妹。

阿珠介紹曰:「這位是昆叔,我講過給你聽的那位?她是我媽媽。」

我笑著說道:「你好!我怎樣稱呼你呢?」

「你叫我珠媽好了!」她很大方的和我握手。

如此這般,大家就交換了手機號碼。

兩天後,阿珠打電話來說道:「昆叔,不好意思,有件事好想你幫忙。」

我問道:「又是為了錢嗎?你可別把我和你上床的事告訴你媽媽啊!」

阿珠道:「我沒有告訴媽,【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也不是要錢,你可以請我喝杯咖啡,慢慢再談好嗎?」

對於這個比自己小二十幾歲的小妹妹,倒有幾分好感,於是應約。見面後阿珠立即開門見山說:「昆叔,如果我講出來,你千萬別好笑我呀!」

我點了點頭。阿珠便說道:「是這樣的,你見過我阿媽啦!我想介紹你做她的男朋友,不怕失禮講一句,我沒有爸爸,阿媽是好寂寞的,以前我不知,所以怪錯了阿媽,可能她是由於沒有男朋友,才搞到心情煩燥,向我又打又罵。」

我哈哈笑道:「你想給阿媽做媒人?」

阿珠紅著臉說道:「不是做媒人呀,而是我希望阿媽快樂一點,如果她得到一些關懷和滋潤,一定會活得快快樂樂!」

我說道:「但是我們也曾經有過肉體關係,這樣做怎麼說得過去呢?」

「這個我也知道,但是這事你知我知,阿媽並不知。那天碰頭之後,她不斷提起你哩!」阿珠滔滔不絕的,口水多過浪花。

我笑著說道:「傻女孩,感情是要雙方的,我們不妨先做個朋友吧!」

「那你是答應了吧!」她高興得跳起來。眉開眼笑地說道:「打鐵趁熱,過兩天你到我家裡吃晚飯,屆時,阿媽會特地替你燒幾款好菜式呀!」既然盛意拳拳,我就是要推也推不來了。

阿珠兩母女住在七寶鎮上一座老式小樓,該樓高六層,無電梯,她們住在最高層六樓,一套五十平方的老式兩房一廳簡屋,雖然簡陋,看來風景倒不錯。據阿珠講,在風和日麗的日子,住在六樓也頗不錯的,可是,當夏天烈日時,可夠受罪了。

進到屋裡,已見到珠媽早已準備了幾道小菜,小菜香氣樸鼻,令人垂涎,跟著珠媽就開了一瓶酒,熱情地說:「昆哥,今晚你那麼賞面,不要客氣了,試試我的手藝,保證你滿意的。」

幾味菜式,包括白切雞,油炒波菜,青炒豆苗,清蒸鮭魚,看來豐富極了。一頓晚飯,又飽又醉。正想道謝而別之際,阿珠突然輕輕說:「昆叔,我想去樓下買些汽水,你和媽媽談談吧!」

說著,她向我扮了個鬼臉。我也並非三歲小孩,阿珠此舉,完全是給我們一個單獨相處的機會。

珠媽溫柔地說:「昆哥,據女兒說,你要在我家過一夜,因此,我已為你收拾好一個小房間,不如,你先進去休息吧!」

她盛意拳拳的,輕扶我進入一個小房間,房裡陳設簡單,只有一張小床和一張不大的桌子。珠媽先讓我躺在床上,進而她拿出熱毛巾說:「昆哥,你有點醉了,這是阿珠的房間,先休息一會兒吧。」

說著,有意無意之間,故意的碰到我在下最敏感的地方,進一步,她更老實不客氣的捉著我的右手、把它放到她的雙乳上,嫵媚一笑說道:「昆哥,你摸摸,已有五六年沒男人摸我的胸了,你覺得它還堅挺嗎?」我點了點頭。她立即把床頭燈熄滅,迅速寬衣解帶,餓虎擒羊般向我直撲過來。我以靜制動,但珠媽已經迫不及待的,匆匆替我脫去裡外褲子,玉手握住我的肉棍,欣喜說道:「你的好棒喲!這麼粗大,我好喜歡呀!」她一邊說,一邊輕輕撫摸,然後用櫻桃小咀輕輕地把陰莖吞了下去。本以為她只會輕輕吻一下而已,怎料她突然一個深呼吸,整條肉棍兒全部吞進小嘴,最有趣的是,她好似吃雪條一樣,一邊吃,一邊漬漬作聲。

見珠媽這麼風騷,加上肉莖受到刺激,自然引起生理上的劇烈反應,正想直搗她的玉巢時,珠媽卻含著寶寶不放,她抬起頭來說道:「昆哥,我想吃呀,我好想你把精液射在我嘴裡呀!」

我苦笑著說道:「現在就射出來,一會兒怎樣和你玩呀!」

珠媽媚笑著說:「我的下面你用手幫我搞就行了,我好喜歡這樣玩的。」

我笑著說道:「我用陰莖插到你肚子裡,不是更好嗎?」

珠媽說:「我一般要男人用力插十來分鐘才到高潮的,所以一要你先用手弄。」

珠媽繼續努力去含吮我的肉莖,我亦索性集中精神去享受其中樂趣。她用玉手握著肉棍的一截,而小咀和舌頭卻不斷在肉棍的上半截打滾,一時輕舔,一時猛吸,看來她的確玩得好滋味。

我笑著問道:「怎麼你喜歡這樣玩呢?」

珠媽吐出龜頭說道:「以前我丈夫都喜歡這樣玩,還記得第一次這樣玩過,才讓他插我下面,就懷上阿珠了!」

她不停地吮,不停地吸……,我的肉棒也感到不停的癢、不停地發漲,終於忍耐不住這種強大的刺激,把精液直射她的喉嚨,她瘋狂地扭動著身子,嗚咽著一口氣全吞了下肚去……。

喘著氣,趁著興致,珠媽立即要我把射精後已顯垂軟的肉棒插到她的蜜洞裡去。我心想:「剛才已把精液射到她嘴裡了,現在還要來,真的都不行啦!不過,今天跟珠媽還是第一次,不行也得硬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