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情慾

從小長到大,唯一的女人就是我打算與之一同生活並且是以一輩子作為期限的老婆,從來也沒想過有過什麼樣的外遇,也不敢想,主要是我們家的領導在這方面過於敏感。可能認為那種外遇只能在小說或是其他的媒體中體會了。可沒想到這種意外還真讓我碰上了。

那是在幾年前的一個夏天,我剛到一家新公司報到,出任該公司營銷管理部的副部長,有朋友照應,上手很快,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進行著。工作中難免與一些年輕的女同事說笑打鬧,一直也就如此到頭了,也沒有什麼越軌的想法。

兩個月後,部門新來了一個女孩(我剛開始以為是,後來才知道是剛結婚,老公長年在國外拼,蜜月後就去了臨海的一個國家)。說實話,長得不算漂亮,只是在外觀上感覺身材挺好,中等個,眼睛倒是不小。部長安排,她就坐在我的對面。

一晃又是幾個月過去了,雖然的面對面的工作,和她說得最多的就是那幾句辦公用語,再不就是因為工作的原因,有時在一起吃午飯,無他。但作為部門的一個小經理,對於一個女同事,一個女下屬的那種理所應當的照顧則在所難免。

不過由於男人普遍好色的原因,總是時不時的也對於她用言語挑逗一下,她也對此比較適應,同時也給我拋個媚眼之流的,再就是回一句討厭,最撩人的當屬你敢嗎?

我是不敢,一是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打我與我老婆結婚那天開始,我就下定決定,做一個好男人,所以,從來就沒想過這方面的事;二是沒那個膽,連我在辦公室的電腦上偷偷地下一些成人電影都心驚肉跳的,有時還因為下班時忘了隱藏文件而一晚上都膽戰心驚。

一天,公司突然接到一筆潛在的單子,需要將一些前期的準備工作做好,加班就在所難免。而由於人手有限,這項準備工作就只能由我們兩人負責了。

為了工作,也為了這份不斐的薪水,連著三天的通宵。我們都接近疲勞極限了。

總算快結束了,按照現在的進度,估計再有一個晚上就結束了。她說。

還有兩個小時,天就亮了,不管怎麼說,終於是快完成了。我看看表,伸了個懶腰,打個哈欠。

是啊,有一陣子沒這麼忙了,不過也好,忙點總比不忙強。她回道。給自己倒了一杯咖啡,順手幫我把咖啡續上。

謝謝!乾!

乾!

哎,對了,我突然想起來,上周部門冷餐的啤酒好像還有三瓶,要不,咱也慶祝一下,算是這兩天的合作順利的獎賞?因為心情好,同時也是這兩天的朝夕相處,與她說話就有點不見外了。

好啊!我去拿!可能是因為實在太高興了,她也顯得很興奮。

辦公室的冷氣自從上周加過一次氟利昂後,就一直是時好時壞的,雖然是後半夜了,還是有點熱,又不敢開窗,外面的蚊子實在是厲害。

一會兒,她把啤酒拿了回來,‘萬能開’找不著了,怎麼開啊?

咳,這點事還能難住象我這樣健壯的男人,我來!象平常一樣,我用牙咬開兩瓶,遞給她一瓶。

說實話,我還真不屬於健壯那一類的,身高是可以了,但由於結婚後老婆喂養的好,肚子有點異乎尋常的大,所以說完這句話後,她被我逗笑了。

得了吧你,好象除了肚子顯得健壯外,別的倒是沒看出來!

哎,不知道了吧,男人的健壯不僅僅是表現在肚子上,我的健壯,你是永遠也體會不到的。

連我都不知道我怎麼能跟上這麼一句話,一陣沉默之後,我才發現這話說得有點過了。抬頭看了她一眼,對不起,我…我不知道怎麼向她解釋。

同樣的無語,她只是看了我一眼後,重新坐回到寫字檯前,喝了一口啤酒,眼睛茫然的盯著顯示屏。

呷了一口酒後,為了打破這種尷尬,我開始沒事的瞎扯。

聽說你老公是做國際貿易的,怎麼樣,好做嗎?

有什麼好不好做的,也就是掙點辛苦錢。可能是情緒有點緩解,她又回復了平常的樣子。

別那麼說,如果沒有能力,公司也不會讓他出去吧!

那倒是,上半年他的那一區域是全公司做得最大的。言語中透著一種驕傲。

不錯啊,看樣子今年你老公又可以分到不小的一筆年終獎了。

差不多,去年他就分了二十幾萬,今年看樣子只多不少。

真羡慕他,哪像我,拼到死也就那點死工資。

你還羡慕他?我倒想讓他明年就不做了,一年就回家三次,除了春節,每次回來不到十天就又回去了。錢再多有什麼用!夠花就行了。

真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我也想夠花,可我們家你嫂子總是嫌我錢掙得不如花得多。哈,真的,哪天我若是能看見嫂子,我勸勸他,別生在福中不知福了,有個老公天天在身邊,比什麼都強!

行,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完不成任務,我跟你沒完!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行,沒問題,只要嫂子不起疑心就行!哈哈哈!又是一陣■哩啪啦的鍵盤聲,接著就是一陣的寂靜。

屋裡實在是太熱了,我站了起來,用文件夾給自己涼快一下。偷偷地看了她一眼,一樣,用一方手帕給自己擦汗的同時,也當扇子在用。真想把這襯衫給脫了,但又覺得不好意思,也罷,忍著吧,不過就是再打開一個扣子,心情上能感覺涼快一點。

可能她也受不了了,把她的那件價值1000多元的制服裝脫了下來,只穿著一件白色的,坎袖的,帶著蕾絲花邊的女士襯衫工作。

你老公走了有半年了吧?怎麼樣,平常多長時間打一次電話?

是,快了,他倒是每天都打,可每次都說不能聊得太長,話費貴。我想他的時候,就在QQ上呼他,可不一定每次都能看見他。

哈哈,小心,那地方,好人去了都能變壞。

烏鴉嘴,他不是那樣人,別把所有人都想成和自己一樣。

天哪,我可比竇娥她姥姥都冤哪。你怎麼就知道我是哪種人…

話音剛落,噗的一聲,再接著■鐺一聲,一口啤酒吐到顯示屏上,而剩在瓶裡的大部分的啤酒,在酒瓶摔到桌子上之後,一點沒糟踐的都灑在她的那件白色的,坎袖的,帶著蕾絲花邊的女士襯衫的胸口上。

我知道我這人挺幽默的,可你也不用這樣對我的幽默表示承認啊。說歸說,趕緊跑過去,拿著面巾紙,將她桌面上的酒漬擦乾淨,若是這點東西滲到計算機裡,那可真是麻煩了,那可是整整三宿的辛苦啊。

她捂著嘴,一陣劇烈的咳嗽之後,一邊喘氣一邊說:你怎麼這樣,人家都這樣了,你還有心思取笑人家。

我一邊說話一邊回頭,你都哪樣了也得也把文件搶回來,一旦…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灑在她胸口上的酒,居然能起到對白色透視的作用,如果不是裡面有紋胸的話,我可能都能看到她整個的乳房了,不過即便是如此,我也能看見她那小肚臍眼了,而且更讓我驚奇的是,透過她那件白色的,坎袖的,帶著蕾絲花邊的女士襯衫,在她右邊的半隻乳房上,我赫然看見一個有拇指蓋大小的刺青愛。

可能感覺到我話沒說完就停止了,她也發現我在看她,並且發現了那本不應該讓我發現的秘密,趕快用她那件制服套裝蓋住上半身,站起來,向公司的女更衣室跑去。我也回過神來,轉過頭,有一打無一打的擦著桌子、椅子和機子。

過了挺長一會,她慢慢地走了出來,看見我,欲言又止的樣子,我再一看,明白了,她的那件襯衫是沒法接著穿下去了,她也知道因為我每天中午都與同事們打乒乓球,為了衣著整齊,我還有一件T-Shirt 備用,可那件T-Shirt 可正是我中午打球之後換下的,一股子臭汗味,連我都不願意聞那味,更何況她了。

有了,我站起來,對她說你等我一下,從我的櫃子中拿出那件T-Shirt ,到男更衣間裡,將我身上這件味道還算是小的襯衫脫下,換上那件T- Shirt,再走回到辦公室,將換下的襯衫交給她,如果你能扛得住我的汗味,你先換下來吧。

什麼話也沒說,接過襯衫,她就出去了,再回來的時候,手上拎著的是她的那件被酒染了的衣服,身上穿著的,就是還保留著我的體溫以及我的體味的聖羅蘭了。坐回到寫字檯前,她把那件換下的衣服使勁的往小疊,直到小得可以塞進她那件本來也不大的手包中之後,轉過頭來,連看都沒看我一眼,繼續著我們的工作。

天大亮了,我伸個懶腰,將電腦關上後對她說:洗洗臉,休息一下,化化妝,一會同事們就都上來了。

好的。馬上就完了。她就象沒事一樣,也好符合我的想法,現代人嘛,應該如此,更何況我們也沒什麼!

等她關機之後,我再次巡視一遍我的辦公室,當我們正要出門的時候,我突然的看到她的制服裙因為啤酒的原因,後屁股上花了一大片。

我叫住了她,等會再走吧。

什麼事?有點吃驚地問我。

你自己到更衣間看看後面吧!我力圖將自己的語氣變得平緩一些。

她走了進去,我又回到了辦公室。

需要提前說明一下:我們公司因為員工頻繁的加班,公司為了保證員工的休息,特意在臨街的一家三星級酒店的二十八樓定了兩個標間,還是面對面的。員工在加班工作之後如果無法回家,可以在那裡臨時休息一下。

這幾天我和她每天在天亮之後就停工,回酒店吃過早點後,一覺睡到9點再上班接著工作。為了踏下心來工作,我提前跟我們家的領導打過了招呼,老婆大人也同意我暫時不回家。其實我想,一個女孩子,如果我真要在半夜回家,而把她一個人扔在公司,出點事,我這副經理也承受不了責任。說穿了,就是懶,懶得回家弄早餐,懶得疊被,再就是每天不用跟老婆生悶氣了。過了一會,她走了出來,看見我之後,臉紅了,我想這可怎麼辦,你怎麼走回酒店啊。看了一眼電腦,我突然想起一個辦法來。拿起我的筆記本包,走到她身邊,將包挎在她的肩上,然後看也不看她一眼,非常瀟灑的說了一聲,該回去睡覺了,一會還得上班呢。

走到酒店的門口,回頭看了她一眼,別說,真是聰明,明白我的意思,我的筆記本包本來就是大號的,而她的屁股還不大,非常隨意的將包擋在屁股上,也沒人注意了。

電梯來了,空盪蕩的電梯,就我們倆。她低著頭,不說話,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抬著頭,哼哼著曲子,天知道我哼的是什麼,只是想讓這種尷尬的氣氛輕鬆一下。

出了電梯,向房間走去,無語。各開各的門,在臨關門的一瞬間,我分明聽到了兩個字:謝謝。

開門進屋,剛想著先洗個澡,床頭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先生,您早間需要服務嗎?

對不起,不用。掛了電話,天天都是這樣,不想再被打擾,乾脆拔線。

脫衣服,脫褲子,脫褲衩,正在衛生間裡調水溫,門鈴又響了起來。趕緊再穿回來,衣服就不穿了,男人,光著上身又如何。開門一看,竟然是她。

什麼事?她也不說話,只是朝著走廊左看右看。

我反應過來,進來說。她進了屋,看了我一眼,臉紅紅的,想說話,可就是不開口。

你倒是說話啊,小姐!我急了。

我、我、我可怎麼出去啊!她聲音小的象蚊子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