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結局

發言人︰藍姐姐

藍姐姐說的~~完美的結局~~

幾乎所有的小女孩都曾經有個夢想,就是要嫁給爸爸,特別是在十一二歲情竇初開的時候。當然,這些夢想最終都只有一個結局:無疾而終。但我,卻有不同的結局……

媽媽在我十二歲的時候就因癌病而去世了,只剩下爸爸和我相依為命,連我第一次月事也是他替我去買衛生巾的,也細心教我青春期的生理知識,我同事知道後都說我爸爸比她們的媽媽更細心。

爸爸出外工作,我就會打理家務,屋很小,但要做的家務不少,煮飯、洗衣服我都會做,就像個家庭主婦那樣。當然我沒有完全擔當媽媽的角色,直至十八歲那年。

我們全家都喜歡看恐佈片,媽媽還在生的時候,我們會三個人躲在床上,關了燈,然後看恐佈片,有時也會嚇得互相抱在一起,用棉被遮住眼睛大叫起來。

自從媽媽去世後,我和爸爸很少會再看恐佈片,直至近年,爸爸漸漸淡忘了悲傷的往事,又和以前那樣,和我躲在床上看恐佈片,我又是嚇得大叫,把他緊緊地抱住,眼前伏在他肩上,不敢再看。

看完一片之後,爸爸又看另一片,不過是講法文的,英文字幕,我看不懂,很快就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醒來後聽仔細一點,是媽媽的聲音,但那聲音好像在呻吟的樣子,我睜開眼睛,看見爸爸呆坐在電視機前,電視裡出現媽媽的影像,全身赤條條地躺在床上,手裡拿著一根黑黑的假陽具,正朝著自己的小穴裡擠進去。

我嚇了一跳,叫道:「爸爸,那……那是怎麼回事?」

爸爸聽到我的聲音,嚇得跳起來,把電視馬上關掉,很尷尬地說:「沒……沒甚麼,你快乖乖睡吧。」

「是媽媽嗎?」

爸爸遲疑一陣,然後點點頭。

「我要看媽媽,我要看媽媽……」我嬌嗲地叫起來:「你快開電視!」

爸爸又猶豫一下,在媽媽去世後,他更寵愛我,我每次要求他都會答應。

結果他把電視開了,電視裡媽媽繼續在用假陽具套弄著小穴。

「媽媽真美……」

「嗯,」爸爸嘆息道:「可惜她死得太早了。」

電視裡媽媽繼續在用假陽具套弄著小穴,越插越急,鼻子發出急促。

我看到爸爸胯間褲子間隆起了一大塊。我坐起身來,倚在他身邊,他先是把我推開,但很快就用抱著我的肩膀,我把頭倚在他肩上,繼續看著電視裡面媽媽那種我從沒見過淫蕩的樣子。

她把假陽具深深地插進她的小穴裡,用左手的食指去逗弄自己的陰蒂,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最後高潮到了叫出來,她帶著愉快的叫聲躺下身去,雙腿不斷擺動扭曲著。

接下來是爸爸也出現在螢幕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他全身也是赤條條,他走過去,把插在媽媽蜜穴裡的假陽具拔出來,頭伏下去,用舌頭去舔弄她的小穴,那裡已經有很多蜜汁。不一會兒他就站起身來,把粗大的雞巴從她小穴插了進去,媽媽又再次呻吟起來。

平常的小孩有時會好奇地偷看爸爸媽媽造愛,但我想絕對沒有像我這樣,可以這麼近距離這麼清晰地看著父母造愛場面,而且還是依在爸爸寬大溫暖的懷抱裡看著。

爸爸的手突然放了下來,隔著我薄薄的T恤把我右邊的乳房握在手裡,我能夠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乳頭在他溫暖的手掌裡慢慢脹硬起來。我的手也輕輕放在他胯間,感受他那粗硬的肉棒,我纖細的手指稍微一動,那肉棒就會硬得動彈幾下。

我的頭貼向他的臉,在他脖子上親吻一下,雖然我以前也經常親吻爸爸,但這次不同,當我吻著他的時候,我全身都沒力,感到下體開始有溫濕的感覺,我這時甚麼都沒想,只希望爸爸會像和媽媽造愛那樣臨幸我。

我把爸爸的臉轉過來,親吻他的嘴,像他的情人那樣親吻著,我的嘴巴張開著等待他舌頭的侵入。

爸爸把我抱著,但卻沒親我,他眼睛看著我,我感受到他眼光裡的慾望,這麼多年沒有女人親近過,生理上實在很需要。

「怡,我們這麼做是錯的,我是你爸爸……」很脆弱的理由使他的聲音變得低啞。

「就是因為你是我的爸爸,所以我才更愛你。」我也不知從哪來的勇氣,對他說:「我很愛你,我很想像媽媽那樣愛你,我也想你得到失去的愛。」雖然連我自己也很奇怪會這麼說,但事實上我真的很愛爸爸。

自從身體發育這幾年來,我在自慰時,總會幻想著爸爸用手指來撫摸我的小穴,甚麼和我造愛。單身的爸爸更使我想取代我媽媽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在身邊的位置,用愛幫他洗滌悲傷的傷口。

爸爸沒再和我說話,只是把我的T恤脫掉,輕輕地摸著我那兩個發育中的乳房,不是很大,但已經差不多擠滿了他的手掌。他用他那粗糙的手掌撫摸著我的乳房,指頭輕輕地逗動我的乳頭,使我全身酥麻。爸爸握著我的左乳,用嘴去吮吸、輕咬著我那已經隆起的乳頭。我的手也伸進他的褲子裡,撫摸他的大雞巴。

電視屏幕上的媽媽給爸爸抽插得淫水直流,我也覺得自己的淫水不斷地流出來,浸濕了大腿內側。我覺得很淫很蕩,多麼希望爸爸的雞巴能夠把我的貞操奪走。

「爸……」當爸爸開始在我兩腿間撫摸的時候,我呻吟著:「……和我造愛吧!」

爸爸沒回答我,只把我輕輕推倒在床上,把我的短褲脫掉,然後再脫掉我的內褲。當爸爸脫下他的內褲時,我看到他那根又長、又粗、又多毛的雞巴在空氣中示威著,赤紫色的大龜頭上開始滲出成熟男人獨有的氣味和體液,就是這個大雞巴要開發我這尚未開發的小淫穴。

爸爸跪在床上,把我滑溜溜的雙腿張開,然後壓下來,他略禿的頭埋在我的雙腿之間,從我的肛門那裡開始舔舐起來,直到小穴上的小豆豆,他的舌頭很技巧地捲弄那小豆豆,一陣陣像觸電的感覺從他生著鬍子的嘴巴引發出來,傳到全身。在爸爸這樣親吻下,我很快到達了第一次高潮,全身每個細胞都在顫抖著,感受著那種可愛的感覺。

我感受到爸爸那種愛,那種對媽媽的愛,現在他把那種愛都佈施在我身上。爸爸的身體壓在我嬌小的身上,我感到他的大龜頭在我兩片陰唇間摩擦著,我挺起小腰,想要得到自己第一次被插的感覺。

爸爸慢慢地把大雞巴插進我的小穴裡,小穴裡分泌的愛液使他能夠較容易插了進來,但我還是覺得有些悶脹的感覺。雞巴插到半途就被擋住了,爸爸很有經驗地把雞巴向後抽一下,然後用力再插進來。

「啊……」我呼叫起來,一陣被撕裂的疼痛傳來,但很快就消失了,爸爸的大肉棒順利地直插進來,最後全支都鑽進我的小淫洞裡,我感到大龜頭已經頂住我的子宮口,所以我要扭動著小腰和屁股,調整角度去適應爸爸那大肉棒的粗度和長度。

爸爸開始幹起我來,先是慢慢抽送,然後發起狠勁來,把我雙腿彎壓向兩邊床單上,就上下上下地狠力幹著我。我有點吃不消,但覺得他真的把我當成是媽媽那般,那種愛意使我更希望給他幹。

「大力幹我……爸爸!」我叫著,刺激著他更瘋狂地幹我,他那男性粗大的大腿肉拍打在我的屁股上,我的小穴裡淫水不斷流出來,浸濕了床單。

「啊……怡……你小穴很緊……很好幹……真像你的媽媽……」爸爸在我耳邊噴著熱熱的氣,讚美著我。

我雙手抱著他的背,希望他就這樣不斷幹我,不斷對我說這種愛語。

爸爸喘著粗氣,終於把他的肉棒擠到我小穴的深處,對準我的子宮射出了精液。我可以感受到他的肉棒有節奏地顫動著,一注接一注的熱精液把我的小穴全都灌滿了。

「爸爸……射我……把我的小穴都灌滿……把精液都射進你小女兒的小穴裡吧……」我叫著,自己第二次到達了高潮。

我看到電視裡,爸爸和媽媽也到達高潮,兩人一起喘息著,互相抱在一起。爸爸這時也全身無力地伏在我身上,那種被愛的感覺,使我非常滿足。

那一晚就是我和爸爸的第一次,我們之後冷靜地傾談著將來,我還是覺得自己深愛著爸爸,完全無法會去愛其他男人,爸爸終於接受我的選擇。

為了要逃避社會上無情的眼光,我和爸爸搬到另一市鎮居住,我還改了姓,穿著較成熟的衣服,使別人看起來我們會像情侶,而不是父女。

我讀完大學之後,我就和爸爸到美國拉斯維加斯註冊結婚,也就在那裡渡蜜月,還和媽媽一樣,拍了錄影帶。

我們現在和一般夫妻一樣過著幸福快樂的二人世界,唯一不同的是,我還是叫他作爸爸,因為讓「爸爸」幹我,會使我們兩個性生活更多姿多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