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姐姐

(1)

這個故事絕對真實,是我的親身經歷。

那是在我二十六歲那年,老婆生第二個孩子。我一連在醫院陪了她幾夜,眼睛都熬紅了,等到兒子順利降生,我也已疲憊不堪。

那天晚上,丈母娘對我說:“今晚我在這裡陪她吧,你去阿英家睡一睡,洗個澡。”

阿英即我老婆的大姐,也是幾個姐姐中最疼我們的,我到她家一向很隨便。母子平安,我心中放心,當然樂得去洗個澡(在這樣的夏天,我已經兩天沒洗澡了),美美的睡一覺。

到了阿姐家,得知大姐夫(即我的連襟)不在,出差去了。兩個女兒到我家幫我帶孩子我是知道的,也就是說,阿姐家裡只有她一個人。

我洗好了澡,居然睡意全無。阿英拿走我的衣褲去洗,我則到他們的臥室去看影碟(居然將影碟機放在臥室)。大約看了一個多小時吧,阿英走進了臥室,她似乎洗好了澡,穿了一件細帶的超短的絲織睡衣。

“這部片子好看嗎?”

我半躺在床上“嗯”了一聲,這是部好萊塢警匪片,很精彩。她坐在我旁邊不到一米的地板上,也開始看。

大約過了幾分鐘,電影的情節趨於緩和,我無意間轉過頭去看了她一眼,我像遭了雷擊一樣的呆住了,心臟狂跳起來,阿英的乳房幾乎完全暴露在我自上而下的目光中。我從來不曾注意到她的乳房竟有如此大,要知道她已四十六歲了。我幾乎可以看到乳頭以上的全部,我那很長時間沒有洩火的老二剎時挺了起來。

她沒有發覺,依然津津有味地看影碟。

在餘下的半個多小時,我大部分時間都用來看阿姐的奶子了,屏幕上演些什麼我一點都不知道。我簡直無法控制想要把手伸進她睡衣領口的衝動,但又不敢真的去做,實在痛苦萬分。

不行,我趕忙回到外甥女們的房間,打算睡覺。但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無法入睡,滿腦子是阿姐的白晃晃的大奶子。大約到了下半夜,我依然睡意全無,突然,我生出了一個瘋狂的念頭:我要和她睡覺!

當這一念頭出現時,我真嚇了一跳。要知道,她比我大整整二十歲,而且一直以來都像長輩般照顧我。阿姐長得並不漂亮,很平平,但今天,她的乳房和她的身體對於我的誘惑是無法扺御的。

我知道她的房間的門是推拉式的,像日本人的房間。最主要的是,似乎沒有裝鎖。我決定冒一次險,不然的話,也釦皕|瘋掉。

我跌跌撞撞的走向她的房間,一推門,真的沒裝鎖!阿姐顯然已經睡熟,藉著月光,我看到她正面朝裡,腰間誘F一條被單,上到腋下,下到大腿。我用顫抖的手將被單往上扯了扯,拉到腰以上,然後又將薄薄的睡衣拉上一點,露出了她的鏤花內褲。

我就站在床邊,面對阿姐的大大的屁股,掏出了老二。它此刻已暴怒,大得令我害怕。但我實在沒有勇氣去脫她的內褲,只好看著她的屁股,開始打手槍。沒有幾下,我體內就產生了要爆炸的感覺,我連忙停了下來。我可不想在這千載難逢的時候草草收兵!

大約等了幾分鐘,恢復了一點,又開始打。這次時間長了一些,快感慢慢的聚集,我輕輕的哼出聲來。面對如此美景,我想要把它插進阿姐那肉穴的衝動越來越強烈。

也合該有事,阿姐這時突然翻了個身,仰躺在哪裡,而且雙腿微微張開。我再也無法控制了,爬上了床,輕輕地把她的睡衣撩上。我不敢去脫她的內褲,怕弄醒她,就去拉內褲的大腿邊緣。我屏住呼吸,很仔細的去做。

內褲邊不是很緊,我拉開了一點,【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露處了一大片黑黑的陰毛。我在這堆雜草中找到了陰唇,我興奮極了,扯去了自己的短褲,端著滿是口水的老二貼上了那裡。我用龜頭撐開陰道口,確信萬無一失時,然後放開手,雙手撐在阿姐臉的兩邊,身體前傾,股間慢慢發力,將陰莖緩緩的插入她的陰道。

說實話,阿姐的陰道比較寬鬆,但如果不是這樣,我也不會如此順利。由於我久未行房,再加上面前是大我二十歲的姨娘,那種快感是我從未有過的。那種肉棒被年長女人的陰道內壁包裹的感覺,如果你未試過,是無法體會的。

這時,阿姐醒了:“啊,哎呀,誰?”她惶恐地驚叫起來,但聲音不大。

“阿姐,阿姐,是我。”我有些慌了,忙去捂她的嘴。

“小飛?你淦什麼?”

我見她已認出我,就放開了手:“阿姐,救救我吧,我憋得好難受啊!”

她開始推我:“不行的,被阿倩知道會不得了的!”

她這樣一說,我倒真的放心了,原來你只是怕會對不起妹妹?我把手伸進她的睡衣,抓住了那兩只令我想入非非的大奶子:“阿姐,你如果不答應我,我就去死!只要你不說,阿倩不會知道的。”

“咳,你為什麼要找我?我可怎麼做人啊!”

我開始動作起來,一邊去吸吮她的乳頭。我想,這是對她最好的回答。

但這種過於強烈的刺激太難扺擋了,我很快就達到了高潮。

“啊……阿姐,你的穴太好了!”我把頭深埋在阿姐的碩大的奶子裡猛叫一聲,將陰莖死死的扺在阿姐的子宮壁上,噴射出火熱的精液。是那麼的多,那麼的久。好久,我都不願將已軟掉的陰莖從阿姐的陰道裡抽出,一邊聽她的責備,一邊撫摸她肥大的乳房。

不到半小時,那玩意兒又粗大了起來,當阿姐感覺到時,她滿臉驚訝。這一次,我可要盡情的享受了。我插在阿姐陰道中的大肉棒並不急於抽動,而是用嘴和手愛撫她的奶子並和她接吻。盡管阿姐因為睡覺的關係,口中有臭味,但慾火燒心的我已不在乎這些了。等到她開始不由自主的扭動腰肢時,我知道她已完全接受我了,於是,我就如啟動的火車一樣,逐漸加快陰莖的抽插速度。

兩分鐘後,阿姐已開始輕輕的叫床了:“哎喲,啊……媽呀……小飛,你的那個真硬,阿姐被你插得好舒服!”

我很用力的抓住阿姐的奶子,更加興奮地淦她。沒多久,阿姐就死死地抱住我,大口的喘著氣,流著口水洩了身。但我沒有放過她,繼續進攻,淦得她哭爹叫娘。最後,她達到了三次高潮。

當我告訴她我和阿倩作愛時,她次次都有好幾次高潮,最多是七次時,阿姐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我知道她是怎麼想的。

那一夜,我和阿姐性交了四次,最後一次,我實在無法射精了。

第二天,兩個人都累得一塌糊塗。

“阿英,你今天眼圈怎麼這麼黑?”不知底細的丈母娘疑惑地問阿姐。

“我也不知道,可能看電視太多了吧!”

聽到這種蹩腳的謊話,我禁不住想笑。

(2)

自從那天以後,我如同著了魔一般,迷上了阿姐的豐韻的肉體,但隨著老婆的出院,再度和她親近的希望也變得渺茫了。

我陪老婆回了家,隨行的還有老丈母娘。按常理我應該僱一個年紀大一點的保姆,以照顧坐月子的老婆和嬰兒。同時,為了抑制男主人的性慾,通常在月子裡女主人是和保姆睡的。但老婆說她決不能忍受和陌生的保姆一起睡,態度很堅決。於是,身體不是很好的丈母娘只好勉為其難擔當了保姆的角色。

日子真實難過啊!阿姐豐滿的身體、肥碩的乳房已使我魂不守舍。說實話,由於老婆的奶子太小(相對於阿英而言),我對大奶子的女人有著一股無法名狀的性衝動。而且我很清楚的知道,我對阿姐只有肉慾,只有性的要求,而沒有多少愛情的成分。

大約過了一個星期,吃午飯的時候,丈母娘嘮叨了起來:“唉,人老了不行了,幾個晚上沒睡好就撐不住了……”又說了一大堆,我也沒去仔細聽,大約是說太累了,想辭職的意思。

我抱著無所謂的態度,反正你走了,總還得有人來,說不定找來個年輕的保姆,該我交桃花運也未可知。那個時候,我整個是一個色狼。但是,有一句話我聽了之後,興奮得打了一個哆嗦。

“要不,叫阿英來替我幾天?這段時間她也挺閑的,正好過來幫阿倩照看寶寶。”

我的老二一下子就站了起來,簡直可以用聞風而動來形容。媽的!反應可真快。

“哦,也好,這幾天你是太累了。”我強壓幾乎要尖叫的興奮,裝作很隨便的樣子,然後隨便扒了幾口飯,撫著漲得發痛的老二躲到衛生間去了。

受不了了!我掏出暴怒的老二,眼前滿是阿姐白晃晃的奶子,沒弄幾下,那白中帶黃漿狀的精液(這時應該叫精漿才對)就“撲哧撲哧”地打在潔白的瓷磚上。

第二天,阿姐就出現在我家的門口了(嘩,這麼色急?)。她似乎忘了和我的那一夜情,徑直往老婆的房間去了。好幾次,我在廚房裡堵住了她,想將她就地正法,都被她避開了,只有一次讓我摸到了我日夜想念的奶子。

那個白天,我就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一整天都不知道要作什麼,只求黑夜快快來臨。我是如此的自信,我幾乎可以肯定到了晚上阿姐就會像一頭發情的母牛一樣撲到我的床上。

但那天晚上她沒有,我開著房門等了一夜……

第二天,幾乎崩潰的我把阿姐叫到門口:“阿姐,你昨晚怎麼了?我等了一夜!”我的語氣中有些惱怒的成份。

“小飛啊,不行的。”阿姐慌亂的說。

我已無所顧忌了,用幾乎惡毒的語調說道:“阿姐,我實在憋不住了,難道我只能冒著染上病的危險去嫖妓?你要是真心疼阿倩,就救救我吧!”阿姐沉默了,看得出她在猶豫。

我趁熱打鐵,又是痛陳厲害,又是煽情誘惑,終於使她點了頭。

下午,阿姐拿了幾件衣服去衛生間洗,看著她寬大的屁股從我眼前繒L,我真想一下子拉下她的裙子將她撲倒。幾分鐘後,我實在無法再若無其事的看電視了,抽身前往衛生間。

阿姐正站在寬大的洗衣板前,用力的洗刷衣服,隨著她手臂的動作,豐滿的臀部也搖晃著。我一下子把跨補貼在阿姐的屁股上,堅挺的老二在短褲裡已垂涎欲滴。

阿姐“啊”了一聲,看到是我,有些靦腆:“快別鬧了,給阿倩知道了可不得了。”

我已慾火如焚:“我……她正在睡覺,不回來的。哦!阿姐,我真想你。”說著,我已撩起了她的裙子並掏出了暴發戶般的老二,隔著阿姐的絲質內褲去摩擦她的陰唇。

阿姐哆嗦了一下,停止了手上的活。我已開始失控,我渴望阿姐肥碩的奶子和濕滑的陰道,阿姐的內褲被我撥到了一邊,中間的襠布變成了一條比手指還細的細繩,這使得阿姐的屁股看上去更加肉感。阿姐已自動劈開了大腿,她的手上還滿是肥皂沫,但身體已進入了狀態。

我不費吹灰之力就把龜頭貼到了阿姐的陰唇上,此刻她肥厚的陰唇像饅頭般鼓著,而且布滿了腥騷的愛液。我沒有絲毫的猶豫或別的什麼想法,只想讓我的肉棒進入阿姐的肉體,讓它去思考。我的寶貝很快就滑進了阿姐那寬鬆的陰道,我騰出手來撫弄她的肥奶。

今天這個姿勢時的阿姐的奶子有些下垂,可能是太大了的緣故吧,雖然我的手較一般人來得大,但要想把她的奶子一手掌握,沒門!我狠狠的玩弄那對白花花的肥奶,阿姐則開始搖晃起屁股,還發出了很輕的淫蕩的呻吟。

我雖然很想再享受一會兒,但實在沒容我多想,這一切的刺激太過強烈了,特別是阿姐搖晃屁股的樣子。你根本無法把她的行為和她的年齡聯繫在一起,此刻的阿姐就像是一個三十多歲的脫衣舞女。所以你們不要嘲笑我,我不到兩分鐘就一洩如注了,真的!

退火後的老二迅速萎縮,很快就被逐出了阿姐那寬敞的肉穴,此時她還在擺動她的臀部。

“晚上我讓你吃個夠!”我在阿姐的耳邊說了一句,就跑掉了。

我還真怕阿倩會突然出現,盡管可能性很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