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車

作者︰狼行拂曉

看著站台上擁擠的人群,詩晴微微皺起眉頭。每天朝九晚五的OFFICE工作,上下班擁擠的人潮,這樣平凡的日子……詩晴一直堅信,自己不會永遠屬於這樣的生活。

雖然不是明星般的美貌,詩晴也曾經是大學裡男孩們注目的對象。165的苗條身材、修長的雙腿和纖細的腰肢、清麗的相貌和含羞知性的性格,詩晴的意識中,覺得自己更應該是個高傲的公主……

詩晴並不是那種虛榮而淺薄的女孩。當同齡的漂亮女孩都忙著攀龍附鳳的時候,詩晴的大學時光都是在課堂和圖書館裡度過的。

羨慕財富而去依附於陌生男人,詩晴認為那是最愚蠢的做法。青春的美麗轉眼即逝,陌生男人的心輕浮而又善變,詩晴要憑著才幹和努力,開創自己的財富和事業。美麗而威嚴的總裁、獨立又性感的女人,是詩晴心中的夢想。

畢業後加入了這家跨國大公司,當然只能從最下面的職員作起,詩晴立刻開始了自己的奮鬥。

丈夫是快畢業時才認識的同學。也是毫無背景和依附的普通人,可是詩晴欣賞的是,他和自己一樣,有堅持苦幹的毅力和決心。雖然不是貴族的後裔,我們一定會成為貴族的祖先。

為著這個目標,丈夫新婚三個月後就去他公司的海外分部工作,到這個月已經快一年了罷。最苦的地方有最大的機會,詩晴毫無怨言的支持著遠方的愛人。雖然如此,但夜半醒來的時候,詩晴有幾次也突然感到無邊的寂寞。窗外月光如水,輕撫身邊空蕩蕩的床,詩晴忽然發覺全身都在鼓脹,發燙。越是拚命不讓自己去想,詩晴越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新婚三個月的甜蜜的瘋狂……丈夫是詩晴潔白的生命中唯一的陌生男人。

那些瘋狂的夜晚,詩晴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身體裡,竟蘊藏著如此讓人迷醉的快樂。這種時候,詩晴會禁止自己再想下去。實在無法入睡,詩晴乾脆打開公文包,用第二天的工作來佔住自己的頭腦。

一個人的日子很孤單。但是詩晴過的很平靜。平時公司裡不乏男同事挑逗詩晴,詩晴一概回應以淡淡的拒絕。雖然詩晴不能否定自己偶爾夜半的迷亂,但是詩晴堅定的認為,自己應該忠實於愛情。女人,一生都應該堅持自己的純潔。貞潔的身體,只能屬於愛人。

自己是個古典的女人罷,詩晴的嘴角,浮起一絲淡淡的笑意。

古典的詩晴,並不知道,危機已經潛伏在她的身後。

進站的車打斷了詩晴的思緒,詩晴半麻木地擁在人潮中擠向車門。據說沿線有交通事故,今天的車晚點了20分鐘,又是高峰時間,人多得上車都困難。背後人群湧動,一隻手幾乎環在詩晴腰上,用力地將詩晴擁推向車內。就在上車的瞬間,另一隻手迅速地撩起詩晴的短裙,插進詩晴修長的兩腿之間。

「啊……」突然的襲擊,詩晴發出短促的驚呼,可是詩晴的聲音完全淹沒在周圍的嘈雜中。

還來不及作出反應,詩晴已身不由己地被人流擁入車廂。後續的人群不斷擠進,環抱著詩晴腰部的手有意控制,詩晴被擠壓在車廂的拐角處,面前和左側都是牆壁。人群一層層壓過來,背後的人已經完全密合地貼壓住詩晴曲線優美的背臀,詩晴被擠壓在牆角,連動都不能動,裙內的手已經覆上了詩晴圓潤滑嫩的臀峰。

為了避免超短裙上現出內褲的線條,詩晴一向習慣裙下穿T字內褲,也不著絲襪。對自己信心十足的詩晴,總認為這樣才能充份展現自己的柔肌雪膚,和修長雙腿的誘人曲線。因此而近乎完全赤裸的臀峰,無知地向已全面佔領著它的入侵的怪手顯示著豐盈和彈力。

「色狼!」幾秒鐘的空白後,詩晴終於反應過來。可是這要命的幾秒鐘,已經讓陌生男人從背後完全控制了詩晴嬌嫩的身體。

詩晴不是沒有過在車內遭遇色狼的經歷。通常詩晴會用嚴厲的目光和明確的身體抗拒,讓色狼知道,自己並不是可以侵犯的對象。可是現在,詩晴在背後的陌生男人巧妙地控制下,即使想用力扭頭,也無法看到背後。

周圍的牆壁和身側的人群,也彷彿色狼的合謀,緊緊地擠住詩晴,使詩晴的身體完全無法活動。而且,今天這個陌生男人如此大膽的直接襲擊,也是詩晴從來沒有遇到過的。

一時間,詩晴的頭腦好像停止了轉動,不知道怎樣反抗背後的侵襲。空白的腦海中,只是異常鮮明地感受到那只好像無比滾燙的手,正肆意地揉捏著自己赤裸的臀峰。有力的五指已經完全陷入嫩肉,或輕或重地擠壓,好像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彈性。

左手抓著吊環,右手緊抱著公文包,詩晴又急又羞,從沒有和丈夫以外的陌生男人有過肌膚之親,此刻竟被一個陌生男人的手探入了裙內禁地,詩晴白嫩的臉上,不由地泛起一片緋紅。

端莊的白領短裙下,豐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陌生的大手在恣情地猥褻。渾圓光滑的臀瓣被輕撫、被緩揉、被力捏、被向外剝開、又向內擠緊,一下下來回揉搓,詩晴的背脊產生出一股極度嫌惡的感覺。可是要驅逐那已潛入裙下的色手,除非自己撩起短裙……

詩晴無比羞憤,可被緊緊壓制的身體一時又無計可施。全身像被寒氣侵襲,佔據著美臀的灼熱五指,隔著迷你T字內褲撫弄,更似要探求詩晴更深更柔軟的底部。

「夠,夠了……停手啊……」詩晴全身僵直,死命地夾緊修長柔嫩的雙腿。

就在這時,背後的陌生男人突然稍微離開了詩晴的身體,緊扣在詩晴腰部的左手也放開了她。

「莫非……」詩晴從被緊迫中稍稍鬆了一口氣,難道突然間有了什麼轉機?

完全沒有喘息的機會,隨著車啟動間的一晃,詩晴馬上明白自己想錯了。那只左手又緊扣住了詩晴。這次,有充裕的時間來選擇,那隻手不再是隔著詩晴的套裝,而是利用她左手上拉吊環,從被拉起的上裝和短裙之間探入,扣住在詩晴裸露的纖細柳腰,滾燙的掌心緊貼詩晴赤裸的雪膚,指尖幾乎已經觸到了詩晴的胸部。

陌生男人的身體同時再次從背後貼壓住詩晴的背臀,詩晴立刻感覺到一個堅硬灼熱的東西,強硬地頂上自己的豐臀,並探索著自己的臀溝。

「太過份了……」詩晴幾乎要叫出來,可是詩晴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叫不出聲音。

初次遭遇如此猛烈的襲擊,純潔的詩晴全身的機能好像都停滯了。從上車到現在,也許只有半分鐘吧,詩晴卻彷彿遭遇了一個世紀的噩夢。

堅挺灼熱的尖端,已經擠入詩晴的臀溝。陌生男人的小腹,已經緊緊地從後面壓在詩晴豐盈肉感的雙臀上。從過去的經驗,詩晴立刻知道,背後陌生的陌生男人,正開始用他的陰莖淫褻地品嚐她。

「下流……」詩晴暗暗下著決心,決不能再任由陌生的陌生男人恣意玩弄自己純潔的肉體,必須讓他馬上停止!

可是……和過去幾次被騷擾時的感覺有點不一樣……透過薄薄的短裙,竟會如此的灼熱。雙腿根部和臀部的嫩肉,在堅挺的壓迫下,鮮明地感受著陌生的陽具的進犯。粗大,堅硬,燙人的灼熱,而且……柔嫩的肌膚,幾乎感覺得出那陌生的形狀。

陌生的,卻感覺得出的龜頭的形狀!已經衝到口邊的吶喊,僵在詩晴的喉嚨深處。

剛才陌生男人放開她,【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原來,是去打開褲鏈,掏出了他的陰莖!現在,陌生的陌生男人是用他赤裸裸的陰莖,從背後頂住了她。如果叫起來,被眾人看到如此難堪的場面……只是想到這裡,詩晴的臉就變得火一樣燙。

剛剛提起的勇氣,立刻就被陌生男人這肆無忌憚的淫行擊碎了。如果扭動身體,還可能被對方認為是在享受這種觸感,詩晴想不出抗拒的辦法。

「夠了……不要了……」心砰砰地亂跳,全身都沒有了力氣,詩晴幾乎是在默默地祈求著背後那無恥的襲擊者。

可是陌生男人的進犯卻毫無停止的跡象,潛入裙內的右手早已將詩晴的內褲變成了真正的T字形,赤裸的臀峰在揉搓和捏弄下,被迫毫無保留地展示著豐滿和彈力,又被用力地擠壓向中間。詩晴知道,陌生男人是在用她豐盈的臀部的肉感,增加陰莖的快感。

詩晴嫩面緋紅,呼吸急促,貞潔的肉體正遭受著陌生男人的淫邪進犯。充滿彈性的嫩肉抵不住堅挺的衝擊,陌生的陰莖無恥地一寸寸擠入詩晴死命夾緊的雙腿之間。好像在誇耀自己強大的性力,陌生男人的陽具向上翹起成令詩晴吃驚的角度,前端已經緊緊地頂住詩晴臀溝底趾骨間的緊窄之處。

最要命的是,詩晴不像一般的東方女性腰部那麼長,修長的雙腿和纖細的柳腰,臀部的位置像西方女性一樣比較高。過去詩晴一直以此為傲,可是現在,詩晴幾乎要恨自己為何會與眾不同。一般色狼從後侵襲,最多只能頂到女性臀溝的位置。可是對於腰部較高的詩晴,陌生男人的陰莖高高上翹,正好頂在了她隱秘的趾骨狹間。

隔著薄薄的短裙和內褲,陌生男人火熱堅硬的陰莖在詩晴的修長雙腿的根部頂擠著。兩層薄薄的布根本起不到作用,詩晴感覺著陌生男人那粗大的龜頭幾乎是直接頂著自己的貞潔花蕊在摩擦。從未經歷的火辣挑逗,詩晴的心砰砰亂跳,想反抗卻使不出一點力氣。粗大的龜頭來回左右頂擠摩擦嫩肉,像要給詩晴足夠的機會體味這無法逃避的羞恥。

「好像比老公的龜頭還要粗大……」突然想到這個念頭,詩晴自己也吃了一驚。正在被陌生的色狼玩弄,自己怎麼可以有這種想法。

這樣想的時候,一絲熱浪從詩晴的下腹升起。被粗大滾燙的龜頭緊緊壓頂的蜜唇,也不自主地收縮了一下。

「不行!……」詩晴立刻禁止自己的這個一掠而過的念頭。

想到愛人,詩晴好像又恢復了一點力氣。詩晴努力著把腰部向前,試圖把蜜唇從陌生男人的硬挺燙熱的龜頭上逃開,陌生男人沒有立刻追上來。

還沒來得及慶幸,雙腿間一涼,陌生男人又壓了過來,這下詩晴被緊壓在牆壁上,再沒有一點活動的餘地。

詩晴立刻發現了更可怕的事,陌生男人利用詩晴向前逃走的一瞬間,在詩晴短裙內的右手把詩晴的短裙撩到了腰上。這回,陌生男人的粗大陰莖,和詩晴的裸露的大腿和臀部,完全赤裸地接觸了。

詩晴全身的肌肉,一下子完全繃緊。像一把滾燙的粗大的火鉗,陌生男人的陰莖用力插入詩晴緊閉的雙腿之間。這次比方才更甚,赤裸的皮膚與皮膚、肌肉與肌肉,詩晴鮮明地感受到陌生男人的堅挺和粗大。

詩晴覺得自己的雙腿內側和蜜唇的嫩肉,彷彿要被燙化了一樣。一陣陣異樣的感覺,從詩晴的下腹擴散開來,就像……接受老公的愛撫……

「天吶……」

陌生男人的腿也貼上來了,左腿的膝蓋用力想擠進詩晴的雙腿間。陌生男人也發現了詩晴的腰部較高,他想把詩晴擺成雙腿叉開的站姿,用陰莖直接挑逗詩晴的蜜唇。

絕對不能那樣!發現了陌生男人的淫褻企圖後,詩晴用盡力氣夾緊修長的雙腿。可是,沒一會兒,詩晴就發現自己的抵抗毫無意義。

把詩晴緊緊地壓在牆壁上,一邊用身體摩擦著詩晴飽滿肉感的背後曲線,一邊用小腹緊緊固定住詩晴的豐臀。陌生男人微微前後扭腰,在詩晴拚命夾緊的雙腿間,緩慢地抽送著陰莖,品味著詩晴充滿彈性的嫩肉和豐臀夾緊陰莖的快感。

「啊……」發現自己夾緊的雙腿好像在為陌生男人提供臀交,詩晴慌亂地松開雙腿。陌生男人立刻乘虛而入,左腿馬上插入詩晴鬆開的雙腿間。

「呀……」詩晴發覺上當,可是,被陌生男人的左腿插入中間,雙腿再也無法夾緊。

陌生男人一鼓作氣,右手改繞到詩晴的腰前緊摟住詩晴的下腹,右腿也硬插入詩晴雙腿之間,兩膝用力,詩晴「呀」的一聲,兩腿已被大大地分開,這下詩晴已經被壓製成彷彿正被陌生男人從背後插入性交的姿勢。

陌生男人的陰莖直接頂壓在詩晴已成開放之勢的蜜唇上,隔著內褲薄薄的絲緞,粗大灼熱的龜頭無恥地撩撥著詩晴純潔的蜜唇。

「不要啊……」詩晴呼吸粗重,緊咬下唇,拚命想切斷由下腹傳來的異樣感覺。

陌生男人的陰莖好像比一般人要長,很輕易地就能蹂躪到她的整個花園。隨著陌生男人的緩慢抽送,巨大的火棒一下又一下地壓擠著詩晴隱秘花園的貞潔門扉,彷彿一股電流串過背部,詩晴拚命地掂起腳尖,差一點叫出聲來。

陌生的陰莖不知滿足地享用著詩晴羞恥的秘處。壓擠到最深的部位,突然停止動作,那是蓓蕾的位置,像要壓搾出詩晴趐趐麻麻的觸感,粗大的龜頭用力擠壓。

「啊!不……不行!」詩晴的內心深處暗自發出慘叫聲,身子輕微地扭動,彷彿要閃避對重要部位的攻擊般,猛烈地扭動臀部,然而粗大的龜頭緊緊壓住不放。

「那裡……不行啊!……」詩晴拚命地壓抑幾乎要衝出口的喊叫聲,在滿載著人的車廂裡竟遭到這樣的猥褻……憎惡、屈辱、即使如此仍無法表達內心的羞憤與絕望。

色情的侵犯並沒有停止,緊箍住纖細腰肢的左手繼續進襲,趁著列車搖晃之際,從詩晴背後繞過腋下的左手,緩緩地往上推起詩晴的絲質胸罩。

「不要啊!竟然明目張膽地侵犯……!」

自尊心作祟無法求救,害怕被人看見如此窘迫的模樣,詩晴左手放開吊環,企圖隔著套裝拚力阻止陌生男人的手,可是詩晴的力氣終究無法抵敵強悍的入侵者。

「啊……」詩晴低聲驚呼。還沒來得及作任何反應,陌生男人已經將她的絲質胸罩向上推起,胸峰裸露出來,立刻被魔手佔據。柔嫩圓潤的嬌小乳房馬上被完全攫取,一邊恣情品嚐美乳的豐挺和彈性,同時淫褻地撫捏毫無保護的嬌嫩乳尖。

「呀……」詩晴急忙抓住胸前的魔手,可是隔著外衣,已經無濟於事。

陌生男人彷彿要確認豐胸的彈性般貪婪地褻玩詩晴的乳峰,嬌挺的乳房絲毫不知主人面臨的危機,無知地在魔手的揉捏下展示著自己純潔的柔嫩和豐盈。指尖在乳頭輕撫轉動,詩晴能感覺到被玩弄的乳尖開始微微翹起。

「千萬不能啊!」詩晴俏臉緋紅,緊咬下唇,拚命地用力想拉開陌生男人的色手。

像有電流從被陌生男人的玩弄的乳尖在擴散,自己怎能對如此下流的猥褻有反應……可這怎能瞞過老練的色狼?陌生男人立刻發現詩晴的敏感乳尖的嬌挺。見詩晴死守胸乳,於是腰腹微微用力,佔據在詩晴那緊窄的方寸之地的粗大堅挺的龜頭,再度擠刺詩晴的蜜源門扉。詩晴全身打了個寒顫,毛骨悚然,粗大的龜頭好像要擠開詩晴緊閉的蜜唇,隔著薄薄的內褲插入她的貞潔的女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