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的奶水

“小可,你看你的家,怎麼這麼亂。”我一進到屋子里面,看到到處都是東西,我皺著眉說道。“哥,你來了,太好了,快幫我收拾一下。”小可邊抱著她那只有一個月大的兒子邊說道。“你把我當保姆了。”我開玩笑地說。“哥,你幫人家一下嗎。”小可小聲哀求道。小可是我的親妹妹,剛剛生完孩子才一個月。我叫孫浩,她叫孫可。我們的父母住在外省,在這個城市里只有我和她。望著她抱著孩子的背影,我搖了搖頭。

人們常說女人生過孩子後體形就變了。現在的小可的身體的確有些改變。屁股和腰都變得胖了些。變化最大的可能是她的乳房,變得異常的肥大,雖然隔著衣服也能看出來在她走路時兩支大乳一晃一晃的。小可沒生孩子以前那可是出了名的美人。不光長得漂亮,尤其讓人喜歡的是她的身材,沒結婚以前她每次上街都成為男人注視的目標。小可的雙腿修長,和別人不同的是其他女人的大腿越往上越粗,小可卻沒有這種現象,大腿近臀部的地方并不是很粗,這才顯出了她雙腿的秀美。小可的屁股并不是很大,前後略厚後一些,左右窄一點,給人一種圓滾滾肉鼓鼓的感覺,屬於豐臀的那一種類型。腰很細,更襯托出臀形的肥美。在小可還沒出嫁時,有時我曾開玩笑說,如果我不是她哥哥,我一定把她追到手。

小可的老公崔志強也長得很英俊,和小可也蠻般配的。但志強的公司在三峽水庫的建設中負責其中的一個工程,志強是那個工程的負責人,因此在三峽的工程開工後不久,志強就吃住在工地上。就算小可要生產時,志強也只是請了一個月的假來照顧小可。小可沒有人照顧,就打電話把我找來。我也是受到父母的叮囑,來照看一下。沒想到我來一看,小可的家里真是又臟又亂,沒辦法,我只好暫時由哥哥變成了保姆。在我的一通大干快干下,小可的家里又恢復了清潔有序。

小可看到家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高興的走到我跟前,抱住了我脖子,在我臉上親了一下,說:哥,你真好!

我只覺得小可的嘴軟軟的,貼在臉上很上舒服,我的心頭一下升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我忙推開了小可,說:去,去,去,跟小孩子一樣。

小可蹶起小嘴說:人家感激你嗎。

我說:我可不敢用你感激,只要你不在讓我做家務活兒就行。

我們正說著,小可的孩子哭了,小可忙進去把孩子抱了出來。小可的兒子雖然剛剛滿月,但長得很胖,這可能和小可的奶水充足有關吧。小孩子長得很可愛,可能是餓了的緣故,張著嘴哭著。小可也不管我在,拉起了衣服,露出了一只乳房,把鮮紅的乳頭塞進了小孩的嘴里。我只覺得小可的乳房很大,發著耀眼的白光,上面的血管都清晰可見。小可也注意到我的眼睛盯著她的乳房看,嬌嗔道:哥,你……我也有些發窘,眼光離開那眩目的大乳,說:你,你喂小孩挺在行的嗎?小可對我做了個鬼臉。

吃完晚飯,小可看到我要走,對我說:哥,你一個人住也挺不容易,不如搬過來住吧,咱們倆個也好有個照應。

我忙說:那可不行,哥還有工作要做呢!

小可扁扁嘴說:你的工作我還不知道,不就是坐在家里上上網,寫寫文章嗎!

小可說得對,我實際是某個雜志的新科技類的自由撰稿人,每天在家寫寫科技評論。二十八歲的我目前還是獨身一人。一年前,我和妻子阿梅因?性格不合離婚了。阿梅是我的第一個戀人,人也長得挺漂亮,但結婚一年後兩人的性格之間的差別就明顯表現出來了。後來二人看到婚姻無法維持下去,就離婚了。沒有爭吵,沒有眼淚。但我和阿梅的性生活還間斷地延續著。在離婚前,我們的性生活就非常和諧。離婚後,我們依然保持著性關系。即使是阿梅再次結婚後。阿梅在半年前又結婚了,但每隔一周或二周她都要約我做一次愛。或在我家或在其他地方。

原因按她的話說就是和我做家特別過癮。因為我的肉棒比較粗大。

小可看到我不愿意搬到她家,有些著急,抱住我的撒嬌地晃著,說道:哥,你說好不好嗎?

我感覺我的胳膊被她抱在懷里,二個大大的乳房緊緊地壓在我的胳膊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她的身體的體溫從胳膊傳過來,我覺得身體也有些發熱。我忙說:我再考慮考慮吧。逃離了小可家。

回到家不長時間,接到了父母的電話,以命令的口氣讓我搬到小可家去幫幫小可。放下電話,我就想這肯定是小可對父母做了小匯報,這個小妮子,看我以後怎麼收拾她。

第二天,我簡單地收拾了些東西,帶上我最重要的筆記本電腦,來到小可家。

小可對我的到來當然是滿心歡喜。小可家是正宗的二房一客廳的結構,我就住在了另外的一個房間。小可負責一日三餐的飯菜,我負責收拾房間的衛生。住在妹妹家倒也清閑。

一天晚上,我正躺在床上看書,小可穿著一件睡衣進來,手中端著一玻璃杯的奶,對我說:哥,你把它喝了吧。

我問小可:是牛奶?

小可臉一紅搖搖了頭說:什麼牛奶,是人家的奶。

我一愣,問小可:是你的奶?

小可點了點頭說:當然是人家的奶。

人家的奶太多了,寶寶又喝不了,每天晚上都脹得很痛,每天晚上睡覺前,我都要用吸奶器把它吸出來,以前都扔掉了,今天我忽然想到你,扔掉多浪費,不如讓你喝了,人家書上都說,提倡母乳喂養,因為人奶是最有營養的。

我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那杯奶,對小可說:你說,你說讓我喝你的奶?

小可不以?然地說:那有什麼不行。

說著把那杯奶放在了桌子上,對我說:放在這兒了,你愿意喝或不愿意喝,隨你。

說著回她自己的房間去了。我望著那杯奶發愣,小時候吃過母親的母乳,但那時太小,沒有什麼印象。我也覺得把這杯奶扔掉了有些可惜,人家都說當年大地主劉文采就是喝人奶長大的,但讓我喝妹妹的奶水,我又覺得這件事挺荒唐。猶豫了一會兒,我還是把那杯奶端起來,放在鼻子下面聞了聞,一股奶香撲面而來。

我用舌頭舔了舔,雖然不象牛奶那樣甜,但卻有一股特殊的甜美味道。反正不喝也就扔掉了,再說喝了也就我知,小可知,別人也不會笑話,乾脆就把它喝掉。

於是張開嘴,大口地把整杯奶都喝掉了。躺在床上,想想也覺得可笑,做哥哥的竟然喝了比自己小五歲妹妹的奶。

第二天,小可也沒問我是不是喝了那杯奶,只是晚上的時候,又送來了一杯奶,我又把那杯仍帶有小可體溫的奶。自從我喝了小可的奶水之後,我就有種不可抑制的想看小可乳房的沖動,但理智告訴我,那是妹妹,是不能這樣的。但我就借小可喂寶寶的時候,偷偷地盯著小可的大乳看,小可可能也看出了我的想法,自從我喝過她的奶水後,也就不在遮掩,每次喂奶時都把整個乳房露出來,有時就連另外一只沒有喂奶的乳房也露出來,用手捏弄著。仿佛在象我示威。我當然也不客氣,看了個飽。

一天晚上,小可又把一杯奶送過來,卻沒有立即走。以前小可送奶過來馬上就走了,可這一次沒有走。小可用眼眼看著我,小可今天穿著一件半透明的睡衣,可能清楚地看見她沒有帶胸罩,下面的小內褲也隱約可見。我見小可沒走,我就沒有立即喝掉那杯奶。小可看我沒喝,就對我說:哥,你快喝啊,一會兒就涼了。

我些不好意思地說:你在這兒,我…我喝不下。

小可哈哈大笑起來,說:一人大男人還害羞。

說著端起那杯奶,送到了嘴邊,我只好張開嘴,把它喝掉。

小可是這麼近距離地站在我面前,透過睡衣,可以清楚地看見小可粉紅色的乳頭用聞到小可身上傳來女人的體香。小可看我喝完奶,對我說:哥,好喝嗎?我說:好喝不好喝,你自己嘗嘗不就知道了。小可說:哪有自己吃自己奶的。說著突然在我臉上親了一下,說:我去睡覺了。頭也不回地走了。我愣愣地坐在那兒,心里想這小妮子是不是有意的勾引我。

沒過幾天,晚上小可突然來到我房間,模樣有些著急,對我說:哥,人家的吸奶器壞了。我說:明天買一個不就得了。小可說:那人家今天晚上怎麼辦?我說:忍耐一晚,明早我就去買。小可說:不行的,夜里漲得很難受的。我說:那怎麼辦?小可臉一紅,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好半天才卻生生用很低的聲音說:你可不可以把人家的奶用嘴吸出來。我一下就跳了起來,說:你說……你說讓我用嘴把奶吸出來。小可抬起頭,目光堅定的看著我點了點頭。我說:天下哪有哥哥吸親生妹妹奶的,不行。小可看到我的樣子,有些著急,說:吸吸有什麼關系,在說別人也不知道。我說:那也不行。小可急了,對我說:有什麼不行,你常常偷看人家的奶子,你以為我不知道啊,平時人家的奶都讓看夠了,在說每天晚上都喝著人家的奶,現在人家有事讓你幫忙,又說不行了,等我回家告訴媽,就說你偷看人家的奶子。我說:你……你敢。小可說:有什麼不敢。明天我就打電話告訴媽。隨即小可的口氣又轉變成軟求:好哥哥,你幫人家一次嗎?

說著拉開了衣服,露出了已經漲大的乳房,在我還沒回過神的時候,把粉紅的乳頭壓在了我的嘴上,事到如今,我也只好張開嘴把她的乳頭含到嘴里吸吮起來。

小可的乳頭很軟,微一吸吮,一股甘甜的乳汗就涌入了嘴里。我坐在床邊上,小可站在我面前,緊緊地抱著我的頭。我感覺到小可的整個乳房貼在我臉上,很柔軟,很舒服。很快一側的乳房的乳汗就被我吸干了,又轉到了另外一側。小可的乳房很白,我很快又有了一種眩目的感覺。鼻中滿是小可的體香味。很快兩個乳房被我吸得變軟變小,當我吐出小可的奶頭時,我發現小可的臉和我一樣,紅紅的。小可在我臉上又親了一下,高興地說:謝謝哥。飛快地跑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說話心里話,我還是很喜歡含住小可的乳房,第二天,小可并沒有讓我去買什麼吸奶器。晚上快要睡覺時,小可又來到我的房間,來做昨天的功課。今天我們兩個人都盡量表現得自然一些,當我把小可的乳頭含入嘴里,小可啊的輕輕呻吟了一下。

從此,每天晚上我又多了一項工作,那就是替小可吸出多余的奶水。幾次以後,我和小可都沒有了開始時的緊張。隨之而來的是興奮和羞澀。我不但吸著小可的乳頭,有時還用牙輕輕咬著她的乳頭。

一天晚上,我們又象往常一樣開始了。今天的小可穿著一件小小的T恤,下面穿著一件短裙。我仍然坐在床邊上,小可站在我面前。我把小可的T恤拉上去,露出了可愛的乳房,小可的乳房屬於那種梨型的,圓鼓鼓的,乳暈不大,小小的乳頭呈粉紅色,象一粒熟透的葡萄,等人去采摘。我把小可的T恤完全拉了上去,讓兩只大乳完全暴露出來。我用嘴含住了右側有乳房,我的右手向上攀上她的另外一只大乳。小可沒有拒絕,我的手就在她的乳房上揉捏起來,我的左手也沒閑著,在小可的背部和腰部輕輕撫摸,并順著她的腰向下摸到她的臀部,在她圓翹翹的屁股上揉來捏去,雖然隔著短裙,但仍然能感覺到小臀部的柔軟和豐腴。

小可的呼吸變得越來越粗,小臉通紅。嘴里輕輕發出啊啊的低吟。當我把她兩個乳房里的奶吸光時,小可已有些站立不穩。我站起來,小可靠在我懷里,她的小手一只攬住我的背部,另一只向下,隔著褲子已抓住了我發硬的肉棒,輕輕地揉搓著。我的心里一下子情欲戰勝了理智。我的手從小可的短裙的下擺中伸進去,向上已摸到了小可圓潤的屁股,雖然隔著一條小小的內褲,但大部分臀肉都被我抓在手里。我們互相愛撫了好長時間,直到我們二人分開。小可的臉上仍然紅紅的,帶著幾分羞澀。小可整理了一下衣服,看到我的肉棒把褲子前面支起了一個大大的帳篷,用手指了指我那里說:哥,你看你那里,用不用我幫你一下?

我說:怎麼幫?

小可說:當然用手了,幫你打一下飛機。

我笑了笑說:打飛機我自己就可以了。

我正正臉色說:我們是兄妹,就只能到此,今天做的已經超出了兄妹的范圍。

不能在超過這個界線了。

小可伸了伸舌頭,對我做了個鬼臉。

說:那你那里怎麼解決?我說:這個就不用你管了,我明天去找阿梅。

小可不高興地說:哥,你還和阿梅那個小騷貨來往啊?我說:不許你那?說你嫂子。小可扁扁嘴說:那個小騷貨早就不是我嫂子了,從她第一天進咱們家的門,我就看她不順眼。我說:去,去,快去睡覺。

第二天,我和阿梅約好來到我家,當然少不了一翻大戰。晚上我回到小可家,吃過晚飯,我站在窗前看著外面的景色。由於幾天里積蓄在體內的精力白天都發泄在了阿梅身上,所以身體特別的爽。

我正看著,一個溫熱的身體貼在了我的背上,不用說,就光從貼在背上的一對大乳房,我就知道是小可。我沒有動,小可也沒動,我任由小可就這?貼著。但小可的小手卻沒有閑著,一只小手在我的胸口撫摸著,另一只小手在我的兩腿之間尋找著。找到了我的小弟弟後就是一陣揉搓。我的小弟弟很快就站立起來。

我用手按住了小可的小手,說:小可,別揉了。小可不高興地說:是不是白天在那個騷貨的小騷逼里吃飽了,白天可以干人家的小騷逼,我現在摸摸卻不行了。

我轉過身,抱住了小可,說:小可,不一樣的,我們是兄妹。小可嘟著嘴說:兄妹怎?了,人家喜歡你嗎!我說:兄妹之間是不能做這種事情的,如果做了那就是亂倫。

小可嘟著嘴說:人家這?大了,這種事還不知道啊。還用你來說。說著猛地撲過來,抱住了我脖子,把小嘴印在我的嘴唇上,小舌象一條小蛇一樣度了過來,和我和舌頭繞在一起。

我的嘴里突然伸進來一條香香的小舌,我也有些懵然,舌頭不聽話向那條小舌纏去,彼此互相吸吮著對方的嘴唇,妹妹的小舌在我嘴里任意的游蕩。吻了一會兒,妹妹推開了我,對我說:這不算亂倫吧。

我用手指在妹妹的鼻尖上刮了一下,說:小鬼頭。

晚上,我坐在客廳時看電視,小可從她的房間里走出來,我一看:哇,好惹火,妹妹她只穿了一條白色的小內褲,上面只帶了一條胸罩。小可看到我直盯著她看,對我笑笑說:哥,我好看嗎?

說著還在我面前轉了一個圈,我咽了一下口水,說:小可妹子,你是不是想勾引你哥哥?穿的這?少,也不怕我抑制不住,撲上去強奸你?

小可臉一紅,說:美的你啦,人家的房間太熱了,我是來讓你吃奶的。說著解開了胸罩,一?時,一具雪的身體出現在我面前,真是肥瘦相宜,凹凸有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