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的母愛

我那十歲大的繼子——托馬斯——最近被檢查出患上了荷爾蒙分泌失調的毛病,這使得他經常性勃起疼痛。剛開始,這件事情他羞於啟齒,但最終還是將秘密吐露給了他的母親。他說他的陰莖經常性會勃起,好幾天都不會軟下去,痛得無法上課。

他的母親(也就是我的妻子格蕾娜)帶他去醫院做檢查,醫生說只能減輕他勃起時的疼痛,卻無法抑制他的勃起,而且醫生告知她,托馬斯由於分泌失調的緣故,他的陰莖會比同齡人大很多。

托馬斯的問題一直沒有解決,只好再找醫生看。一番診斷之後,這個醫生推薦採用手淫的治療方法。要向十歲大的兒子解釋如何手淫,格蕾娜感到很為難,轉而向我求助。可我才和她結合一年多,還沒讓他完全接受我,去和他說這樣的事情,不太好吧,還是讓格蕾娜去說,托馬斯會覺得舒坦一些,最終格蕾娜無奈地選擇了她自己去說。

一個晚上,托馬斯進房間睡覺,格蕾娜下樓去,敲開兒子的房門走了進去。我忍不住踮起腳尖,輕手輕腳地走到樓下客廳,探聽他們的對話,看妻子如何處理這個問題。

格蕾娜羞赧地輕聲向兒子述說醫生的診斷,她問他是不是「問題」還在。他回道:「是啊,又開始痛了。我不喜歡吃藥,好噁心!」她說醫生推薦一種叫做「手淫」的治療方法,格蕾娜問:「你知道該怎麼做嗎?」

「這是什麼意思呢?媽媽。」兒子問。

「好吧,真希望你爸在這,我就不用這麼為難了……呃,就是你握住你的陰莖,上下搓動,」她努力想說完這些,「你上下擼一會,你開始覺得體內躁動,然後你就……呃,」她尷尬地停了一會,接著說:「你會覺得很舒爽,然後你就射精了。」

「射精是什麼意思呢?」托馬斯迷茫地問道。

「射精就是白色的液體從你陰莖前端噴射出來,像洗髮水或洗滌劑那樣的液體,你得用毛巾擦乾凈。當然射精之後你就不會有這麼硬了,至少一段時間裡不會,然後你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我現在就想試試,脹得好痛!」兒子說。

「行,我出去了,你一個人好弄這事。」格蕾娜邊說邊走出兒子房間。

格蕾娜心煩意亂地回到臥室抱怨著:「我竟然跟親生兒子說該怎麼手淫!」我拍打著她的後背,試圖安慰她,可她難過得整宿難眠。

第二天晚上,托馬斯睡覺前,跟他媽媽說他試了手淫,但沒用,沒東西從陰莖裡噴出來。上床前,她告訴了我這事情,我放下手中的書,對她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或許你得再次向他解釋一番,或者你該給他一些潤滑油。」她覺得這主意不錯,去衛生間拿了裝潤滑油的瓶子,跑到兒子的房間去了。我也偷偷跟著去了。

「寶貝,手淫的時候抹點這個油就會好點了。」

「我覺得這沒什麼用的。媽媽,你能演示下怎麼做嗎?」兒子問道。

格蕾娜愣了一下,回道:「我想應該可以。」聽她這麼說,托馬斯揭開了被子,他竟然只穿了條三角短褲,勃起的陰莖撐起了一片好大的帳篷,十歲大的男孩有這麼大的肉棍,實在難以置信。

當托馬斯脫下內褲時,堅硬如鐵的肉棒有力地彈出來,格蕾娜瞬間驚呆了,這肉棒竟有10吋長,粗得像她的手腕一般,尤其是龜頭,像鵝蛋那麼大,還一跳一跳的!「天吶!好大啊!」格蕾娜默默自語。

格蕾娜清了清嗓子道:「先給我看看你是怎麼做的。」

托馬斯伸出小手握住他那巨棒,在陰莖根部做著短行程的搓動:「呶,一點用都沒有。」

「你應該沿著陰莖一路上下擼動才行,然後動作慢點、輕點。」這麼大的肉棒讓我妻子無比著迷,略微失神,她忍不住想伸手去撫摸他的巨棒,但還是縮回手來。她很喜歡給我手淫和口交,這會她似乎也很想這麼做。

「別,媽媽,你教教我。你不想幫幫我嗎?你要是不幫我,我就停下來不做了!」

猶豫了一會,格蕾娜伸出手,握住他的肉棒,說:「孩子,你確定要這樣才行?」

「當然了,媽媽,這比我用自己的手舒服多了,好軟、好溫暖。」他放鬆下來,一頭倒在枕頭上,興奮地看著他媽媽溫柔地撫摸著他的肉棒。

「孩子,你應該在腦海裡幻想現在愛撫你的是一個裸體的女人,這能幫你很快射精。」格蕾娜建議。

「媽,我不知道,也許會有幫助。」他的呼吸變得沉重起來,閉上眼。格蕾娜湊近了點,以便更用力和快速地擼動。

過了大概五分鐘,格蕾娜漸漸感到手有點痠痛了,「兒子,你真的要幻想一個裸體女人,這也是你長陰莖的作用。」格蕾娜有點鬱悶的說。

「媽媽,你說什麼啊?」

「好吧,兒子,你的陰莖就是為了插進女人的陰道,讓她懷孕生小孩。」格蕾娜說,很明顯她現在已經適應這種場景了:「你可以想像現在正插在某個女人的陰道裡,或許就能快點射精了。」

「嗯,我試試啊!可是我沒怎麼見過女人的裸體啊,除了圖片裡的。」托馬斯無奈地說。

依然沒有用,格蕾娜也不甘心放棄:「我想我還能試點別的方法,可我不知道應不應該這麼做。」格蕾娜煩悶地扭了扭身子,她的乳頭從睡衣裡挺了起來,看來兒子的肉棒讓她心裡有了些淫穢的念頭。

「媽,我不介意的,不管能不能好,我都很高興你在試著幫我。」

聽他說完,格蕾娜彎下腰,將兒子粗大的肉棒含進嘴裡,溫柔地吮吸著,看得出來她也很享受。一邊乳房從睡衣裡露了出來,挺立的乳頭在托馬斯的大腿上不停地摩擦。小腦袋在托馬斯的巨棒上不停起伏,卻只能吞進大約一半的樣子。

托馬斯放鬆地仰躺在床上,呼吸急促:「媽媽,好舒服啊,別停!」她瞥了他一眼,接著為兒子進行他人生當中的第一次口交。她用手握住露在外面的半截肉棒,不停擼動,而嘴巴則在忙碌地吮吸著兒子巨大的龜頭。

托馬斯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屁股往上挺,迎合著他媽媽的節奏。肉棒變粗了好多,似乎就要射精了。「啊……媽媽!我要尿了!」他一聲大叫,將肉棒用力地往上一頂,在他媽媽的嘴巴裡射出大量濃稠的處男精液。她一下子被嗆到了,反應過來後開始大口大口地吞咽,腦袋依然不停地在兒子下體起伏著。妻子雪白的雙手在兒子粉紅的雞巴上溫柔地愛撫著,嘴角流出一絲絲乳白色的精液,好是淫靡啊!

格蕾娜咽下所有的精液,托馬斯也從高潮中平息下來:「媽媽,真的好爽,還有點奇怪!那一刻,我腦子裡一片空白,感覺有什麼東西出來了,是不是你說的那種白白的液體啊?」

「是啊,都是你射的,是你的精液呢!我都咽下去了,不能將這裡搞得一團糟。」她明顯還有點興奮:「你感覺好點了嗎?」

他低頭往下看去,陰莖軟了很多,大概半硬的樣子,然後回道:「嗯,我覺得……覺得好多了,謝謝你,媽咪。」

她站起身,整理好睡衣,深吸了一口氣,離開了兒子的房間。我早已跑回臥室,像平常一樣躺在床上看書。

她走進來溜進被窩裡。她肯定很興奮,不停地玩著我的肉棒。她一言不發,饑渴地爬到我身上,抓住我的肉棒,一屁股就坐了進去,緊接著就瘋狂地扭動豐滿的臀部,吞吐著我粗大的肉棒。她足足到了三次高潮,直到我在她體內射出為止。

接下來的晚上,托馬斯跑進我們的臥室,在他媽媽耳邊低聲說著什麼。當然我知道他又在告訴他媽媽,他勃起了。

「親愛的,我出去一會,待會就回來。」妻子說。我踮起腳尖跟著她下樓,從半掩著的房門裡偷窺著。她正準備為兒子進行再一次口交,這一次,她不再羞澀,甚至陰戶無意識地在兒子大腿上研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