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姐姐的除夕夜

眼看日曆紙一張一張逝去,又到了逢年過節,家人團圓的時候了;看著姐姐空蕩的房間,不禁讓我又想起去年那段令人深覺罪惡感極重的回憶。

我是小霖,今年已經23歲了,大學畢業一年,還算是個職場新鮮人。家裡除了疼我的爸媽外,還有一個跟我感情很棒的姊姊。

她是我的親姐姐,Doris,大我整整3歲,今年26歲,身邊的男姓友人相當的多,原因我想除了姐姐漂亮的臉蛋、標致的身材:身高166公分,體重 45公斤以外;就是姐姐無敵的三圍:36F / 24 / 34。雖然姐姐常常在臉上掛了張大濃妝,但其實姐姐的皮膚相當的稚嫩白皙,完全不需要化妝品的遮蓋。

從小我就跟姐姐無話不談,不論是時裝髮型、課業考試、感情生活,甚至令人臉紅心跳的兩性問題,都是我們涉及的話題。可是我對姐姐一直是抱著敬愛的心態,我很珍惜和姐姐的這份姐弟情誼。

還記得小時候,姐姐和大多數的女高中生一樣,清純可愛的模樣,留著一頭亮黑的頭髮;姐姐喜歡在髮型上下工夫,常常花時間在整理頭髮,也因此好幾次搭不上校車,那時我常常笑她,而她也俏皮的回嘴。

我很喜歡看著女孩一步一步的成長,從她們小時後的天真無邪,慢慢的身高變高、開始懂得為自己打扮,甚至胸部也開始凸出。而我能觀察著姐姐的成長,是 最幸福的事,只是我從來沒有想過,國中一年級還是平胸女孩的姐姐,居然在大學畢業後已經擁有36F的蜜桃豪乳!在我國中一年級的時候,有陣子常常幫姐姐按 摩,那時姐姐16歲,是正值青春年華的高一生;暑假在飲料店當搖茶小妹,每天打工很辛苦,所以晚上她都叫我幫她按按摩。而除了站一整天的腿部和僵硬一整天 的肩膀以外,姐姐還會叫我幫她按摩胸部。這就是我姐姐,她知道我是她的弟弟,所以完全的信任我,就像把我當成她的小情人一樣,一點也不害羞尷尬。

姐姐穿著薄薄的小可愛,沒有穿胸罩,而我就隔著衣服幫姐姐按摩胸部。以乳頭為中心,上下左右的四個穴道,還有乳頭的中心點,這幾個穴道。記得第一次按的時候,我害羞極了!

「欸!快啦,扭扭捏捏是不是男人阿?」

「不要~姐姐,這樣很奇怪欸!」

「吼~就當做善事嘛!」

我用力按著姐姐的胸部,那時姐姐的胸部只有稍微的膨軟,只是乳頭已經發育的很挺,雖然只是幫姐姐按摩,沒有什麼邪念,sosing.com但是下體還是會不小心有些反應,畢竟我當時是個氣盛蓬勃的國一小男孩。我沒有告訴姐姐,而姐姐也沒有注意過。

因此我跟姐姐的感情超乎常人想像的好,只是隨著年紀增長,對性愈來愈好奇的我,居然有時候會對姐姐有了邪惡的念頭,但我很克制自己,最壞就是去她的房間拿內衣褲自慰,從來沒有對姐姐毛手毛腳過;雖然…有時候日常生活中會不小心和姐姐的身體有些接觸、碰撞。

事情發生在去年的除夕夜。那時是我大學畢業後的第一個寒假,我已經投完履歷,等著過完年開始上班。像往常一樣,每年很多親戚都會到我們家吃團圓飯,有些我甚至沒見過。

「喂!阿樺!過來一下!媽有話跟妳講。」

樺是姐姐名字的最後一個字,媽都會這樣叫她。她一邊在廚房準備著豐盛的年夜飯,一邊叫姐姐過來。

「怎麼了,媽?」

「今天晚上妳叫弟弟去你的房間睡,弟弟的房間給小姑她們睡吧!」

「蛤~?為什麼?」

「小姑她們初一很早要出門去玩,所以打算今天在我們家歇一夜。」

「哦!那為什麼不是我去小霖那裡睡阿?」

「妳的房間這麼亂,妳好意思給你小姑她們觀摩嗎?」

說完,姐姐吐了個俏皮的舌頭,並留在廚房幫媽的忙。我在一旁偷偷的看著,心裡開始忐忑,深怕晚上要和姐姐共枕,會壓抑不住,一個衝動做了後悔的事。

我出著神的看著電視,不一會兒,小姑她們來了,還有好多好多的人,不出我所料,今年又有我沒見過的遠房親戚。

「唉呀!小霖阿!大學畢業了吼!【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恭喜啦!今後你爸媽就看你的啦。」

「謝小姑,我會努力的。咦?筱芳沒有來嗎?」

「她今年和同學到國外去玩了!」

「真的呀,真的長大了!我都老了這樣!真可惜,這樣紅包就要麻煩小姑你代收了!」

筱芳是小姑的大女兒,小我2歲,長得很漂亮,主修鋼琴,副修小提琴,是念音樂系的女孩,非常的有氣質,我很喜歡靜靜的看著她,可惜今年沒能看到。

轟轟鬧鬧,不一會兒,桌上已經杯盤狼藉,姐姐和媽媽收拾著桌上的杯碗瓢盆,而爸爸向往年一樣,又醉了。早已睡的不醒人事,小姑她們因為要早起,也早就攻佔了我的房間。我抖了抖手腕上的手錶,時間已經23:54。

「哇!不早了欸!快初一摟~」

「還說呢!都只會站在那裏看哦!還不過來幫忙收!」

姐姐壞笑的斥喝著。

「不用啦!小霖你先去洗澡吧,不然等等你姐又要洗,要洗到幾點阿?」

媽媽趕著我去洗澡,我也聽媽媽的話,給了姐姐一個得意的笑容!姐姐咬了咬嘴唇,作勢要扁我,她就是那樣的俏皮可愛。

「欸!姐,我要用你的潤髮乳哦!」

「自己去用啦~你最好給我洗香一點哦!不然晚上你睡地板!欸,對了,我洗衣籃裡的衣服別給我弄濕阿!」

我上樓,走進姐姐充滿檸檬清香味的房間。摸黑的打開燈。

「天阿!難怪媽叫小姑睡我的房間。」

姐姐的房間雜七雜八的東西亂擺,地上又是雜誌、又是鞋子的,床上更是慘不忍睹,一件件不知道有沒有穿過的衣服褲子就疊在上面,我想她一定是睡覺時只是整疊撥到地上放著,然後睡醒又整疊搬上去放。

走進姐姐在房裡的浴室,想起很小的時候,媽都在這間浴室幫我跟姐姐洗澡,那時生活天天快樂,沒有什麼煩惱,真好!我把我要換的整套衣服擱在架子上,打開蓮蓬頭,強勁的水射了出來,洗起來很舒服;我想…姐姐也一定覺得很舒服。

姐姐浴室裡的橫竿子掛了兩件內衣,一件紅色,一件藍綠色。我曾經拿藍綠的這件去打手槍,現在想起來真是好笑。我注意到姐姐叫我不用弄濕的洗衣籃,裡 面有兩套姐姐換下來的衣服,看起來是還沒洗過。於是我又起了邪念,心想,既然晚上要跟姐姐睡覺,要避免做傻事最好的辦法,就是先自行解決了!

我用這個藉口,開始在姐的洗衣籃裡左翻右翻,翻出同一套內衣褲,深紫色蕾絲款,簡直是我的最愛!內褲在臀部的部分還做了透光設計,我幻想姐姐穿這這條內褲,並聞著姐姐的胸罩,用內褲裹著我的肉棒,打起手槍來。

才不到10分鐘,我腦海裡激烈的幻想,促使我射了出來,我小心的不讓精液沾在內褲上、把內衣褲塞回洗衣籃底層,繼續洗澡。

「叩叩叩!洗好了沒阿?洗這麼久!你是在大便哦!」

我嚇了一跳,轉過身去看放在鏡子前的手錶,已經是00:31了!想不到時間過得這麼快,我順著姐的話尾,接了下去。

「哦!快好了啦,剛剛吃太飽!肚子不舒服阿!」

「快點啦!如果很臭你就死定了!」

姐姐依然俏皮的揶揄我。

「好了啦!換妳啦!」

「頭髮不擦乾,小心感冒!咦?你又有去偷練齁?」

姐姐驚喜的指著我小有成就的腹肌,表情看起來相當滿意。

「沒阿,之前練的,很久沒練了。吹風機在哪?」

「那邊的櫃子裡。欸,你等等把床上的衣服撥到地上就好了啦,哈哈!」

姐姐用手掌背面拍了兩下我的腹肌,就走進浴室。我吹著頭髮,想著姐姐在浴室裡的模樣,不知道姐姐會不會也拿著我的內褲做壞事。我照吩咐把一整坨衣服挪到地上,在姐姐的床上趴著,玩著手機。

「你在玩什麼遊戲阿?」

「沒阿!看一下臉書而已。」

聽到姐姐走出浴室,我把手機擱在床頭,轉過去看了姐姐一眼。我故做鎮定,但是內心激昂澎湃,姐姐只裹著一條厚厚浴巾。

「看什麼看?沒你的份啦!哈哈哈~」

姐姐得意的笑著,我不屑的轉過頭去;但其實很想再多看一眼。夜深了,時間已經是接近凌晨1點,但外頭還是有人在放鞭炮。

「好吵喲!弟,這樣怎麼睡阿?」

姐在梳妝台拍著化妝水,跟我抱怨著。

「隨便睡阿,反正就今天擠一點而已。」

「誰要跟你擠阿,你睡地上拉,哈哈!」

我兩手一攤,做出你奈我何的姿勢。

「妳死定了!」

姐姐把化妝水蓋上,朝我衝了過來。一會兒我們倆在床上翻雲覆地,玩抓對方癢的遊戲。我又那麼不小心摸到姐姐的胸部了,可是我們打完著,她根本不介意;又或者,她也沒注意到。沒想到我一手勾到姐姐的浴巾,就這樣扯開來。

「阿~!掉了!」

姐姐趕緊用手護著被浴巾包著的36F胸部,無辜的看著我。那一剎那我簡直快要克制不住自己了,差點想趁機會撲上去,像一隻準備獵食的老虎。

「故意的齁!看我怎麼對付你~」

才幾秒,姐姐又恢復俏皮,一手不斷的要顧著她若隱若現的胸部,一手還不時的對我的腹肌展開騷癢攻擊。我一點也不怕癢,但還是裝做很怕貌,這樣才可以繼續跟姐姐玩。姐姐的手一前一後的擺動著,胸部晃呀晃的,我實在是看的心癢癢。

「幼稚欸,姐!」

「怎樣?跟你一樣啦!!」

姐姐轉過身去,將浴巾再一次裹上,走到衣櫥,彎下腰找衣物。因為姐姐的浴巾不長,所以裹著身體,長度只到大腿,就像穿了性感的無肩小禮服,短裙只到 大腿般。我微微的低了頭,眼睛朝上方看去,只見姐姐一直延伸到浴巾裡的大腿,可惜就是看不見姐姐的小褲褲,我覺得她浴巾下根本沒有內衣褲。姐姐拿出一套黑 色的內衣褲,就走進浴室裡,門也沒關,我想她可能想換上吧!

果不其然,姐姐穿了一條小小的內褲和一件大約只有三分之一罩的胸罩,就從浴室走出來,毫不在意我的眼光,自然大方的整理著梳妝台。她一邊梳著頭髮,一邊和我聊起天來。

「小霖,上一次一起睡覺,是我大一的時候了耶!好久了~」

「是呀,我都要開始上班了!」

「時間過得真快呀…!」

「姐,你現在跟那個什麼建豪的,到底還有沒有交往阿?」

「怎麼?幹麻突然問這個?」

「沒阿,前陣子妳不是還因為你們之前的事鬧得不開心。所以你現在單身哦?」

「唉!」

姐姐關掉梳妝台上的小檯燈,往床的方向走來,我也自動的往床的一邊靠,挪出大概也只剩姐一人的空間。

「男人阿!每個都那個樣,玩完了就跑。」

「妳沒事吧?」

「沒事啦,那種人誰理他!我說親愛的弟弟阿,你以後如果也這樣風流,我會扁你哦!」

姐姐正躺在我旁邊,剛吹好的頭髮很蓬鬆,香氣四溢迷人;臉蛋紅通通的,想必剛剛的酒精也對姐產生了一些作用;高高的胸部因胸罩靠得很緊很近,白皙的乳房更被黑色胸罩彰顯得透紅。姐把眼睛輕輕闔上,深呼吸了一口氣,像是心事重重。

「弟~睡吧!明天可能會被你小姑吵醒~」

姐姐只留了一盞小夜燈,整個房間安靜又昏暗,姐姐側身轉了一下,面對著我;她從小就習慣側睡,但我第一次這麼近看著姐姐側睡,36F的胸部,因為她 的睡姿而擠壓疊在一塊兒。天阿,我真想一手抓過去,但我忍了下來,我聞著姐姐的香味,興奮的難以入睡。突然,姐的眼皮以緩慢的速度張開。

「睡不著齁..。」

「妳還沒睡哦?」

「白痴哦!哪有這麼快睡著的,你哦!」

她捏捏我的鼻子,手指是那樣纖細。我繼續偷看著姐的胸部,而她好像注意到,但她沒說什麼,只是又一次180度的翻身,依然是側睡,但她已經背對我 了。我看不見她的胸部,只管著努力吸聞她的髮香,但此刻我卻深怕我會著了魔,變成一隻猛獸,對姐姐侵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看了夜燈旁的時鐘,已經超 過凌晨一點半了。

外頭的鞭炮聲早已息靜,房間安靜到讓人睡不著,眼前又是我只可遠觀的姐姐,我開始心煩意亂,腦袋裡早已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好像抱著姐的畫面一直浮現出來,我真的好想也側過身去,就這樣側抱著姐睡覺,但我根本不敢。

我側過身去,面對著姐的背影,因為床也不是很大張,所以我們之間離得很近。在我猶豫的時候,卻突然該死的勃起了,我不安分的小屌漸漸變成一根大肉棒,位置就該死的在姐姐的臀部下方一點點,翹起來的角度正好可以頂入姐的小穴。

「天阿,我在想什麼!眼前的可是我姐姐阿!」

我心裡掙扎了起來,不知不覺肉棒突然好像頂到什麼。

「該死的!」

我心裡驚呼了一聲,我居然不小心用我的龜頭頂到姐姐的翹臀。我趕緊轉過身,跟姐背對背,蓋著同一條棉被,翻身真不容易,差點把姐身上的棉被都給捲了過來。我手緊抓的棉被,閉上眼都是姐姐那迷人的俏皮身影。

過了大約一分鐘,我發現姐姐都沒有動靜,於是我又翻了一次身,再一次面對姐姐的背影。我已經快要失去理智,雙手竟然開始不聽使喚,慢慢的挪到姐姐的 腰上,然後伸體往前靠,想貼齊姐姐的背部。我小心翼翼的動作,深怕驚擾姐姐的睡眠,時間已經是凌晨1:58,我的精神卻愈來愈好,完全沒有睡意。

沒想到在我一步一步的移動後,我真的貼在姐的背上了;棉被裡的情形也相同,我的屌直挺挺的夾在我的腹肌和姐的臀部之間。

「你知道…如果爸知道你現在做的這件事,他可能會殺了你嗎?」

我嚇出一身冷汗,趕緊在我跟姐之間分出一道空隙。

「姐…姐妳..妳還沒睡呀?」

「廢話…!你這樣弄我,我哪睡得著呀!」

姐姐翻過身來,面對著我,看著我的眼睛,我開始尷尬的飄移著我的視線,可是姐姐還是盯著我看。

「好…好啦!姐,對不起啦!我剛那樣是錯的!」

姐沒說什麼,又把眼睛闔上,一手撐著臉頰,另一手就疊在那撐著臉頰的手上面。我內心又尷尬又感到抱歉,同時也擔心因為我一時的衝動影響了我跟姐之間的感情。

「你…是不是還沒做過呀?」

姐閉著眼睛問我這句話。

「痾…因為交往都還不到那個地步就斷了,我也沒辦法呀…」

「齁..弟~你很弱耶!這樣不行啦,都22歲了,不怕被朋友笑嗎?」

姐張開眼睛,用一副身經百戰的口氣跟我講話。

「就甘願一點阿,唉~被笑…。」

「唉~」

姐看我落寞的樣子,也跟著我吐了一口長氣,然後又把眼睛閉上。我也跟著閉上眼睛,剛剛的火熱完全被這聲長嘆澆熄。突然,我感覺到我的臉頰被溫熱的東西貼著,我張開眼,是姐的手。她一手依然撐著自己的臉頰,一手卻貼在我的臉頰上。

「我說弟弟呀~你真的是長大了,我好久沒有這麼仔細看你了。我可愛的帥弟弟怎麼會沒人要呢?真的是好可~憐~喲!」

姐又俏皮的摸了我的頭,左右的磨蹭著我的頭頂,在我眼前的是姐壞笑的臉龐和…波動著的36F胸部。

「我也很想知道阿!」

我哭訴著,突然姐姐手摸到我的腹肌上,一塊一塊的輕捏著。

「弟弟,你很強壯…。」

「阿?」

「如果姐姐只是讓你體驗一下而已呢…。」

姐姐呢喃著,我並不是聽得很清楚,但姐姐的口氣…好誘人。

「如果只是讓你體驗一下,也算是疼我的弟弟吧…。」

「什麼?姐妳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姐的手還在我的腹肌上游移。

「弟~姐…姐姐我,只是不捨看弟弟這樣…。」

「痾…姐,我沒關係啦。」

「摁,弟弟,你真的好乖。今年除夕夜…,姐和你一起過。」

姐姐把手挪到我的臉上,摸著。我不知道姐是否喝醉了,我只知道,我的下體又開始沸騰;但我仍然要裝腔作勢。

「姐姐,沒關係啦,妳不用這樣!這是我自己的問題。」

「弟~答應我,別跟任何人說這事,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好嗎?」

「我…。」

「乖。」

姐姐講了這個字後,又翻身過去,背對著我。我心裡不安的看著姐姐的背影,猶豫著剛剛姐姐講的一番話,只是這樣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突然一個冷顫從屌那兒打了上來,衝到我的腦袋瓜,我決定我要把握機會,管她是姐姐還是妹妹,今晚就是我的玩具。

我抱住姐姐,就像剛剛那樣,姐姐都沒有說話,我更明白姐姐的心意了。硬硬的屌再一次的頂到姐的臀部,我摟著姐柔軟卻緊實的小蠻腰,鼻子靠在她的頭髮上,使勁的聞。

「摁~。」

姐這聲嬌嗔,讓我像個賽車手把油門踩到底一樣,突然有股爆衝的感覺,我再也無法克制自己文靜。我抓著姐的手臂,將她翻了過來,姐緊閉的眼睛,就好像被強迫的那樣,胸部還晃動著;這使我更加發狂,動作愈來愈大、愈來愈野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