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助教

那是我大三考完期末考的晚上,我們全班和我們心理學的助教一起到淡海的酒屋去慶祝,助教她因為是我們系上學姐,剛畢業一年,馬上就要到美國讀碩士了,全班和她感情都很好,有點依依不捨,也順便為她送行。

老實說她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蛋型的臉蛋佩上明亮的大眼,還有櫻桃般的嘴唇,身材也是纖細婀娜多姿,班上不知有多少男生迷她,我也是其中之一,但是她早已有男朋友了,是她們大學的班對,現正服役中,但感情一直都很好。

我們到系辦接她時,發現她還特地上了點薄妝,原本白淨的臉龐,更加嫵媚動人,穿了一件絲質白色襯衫和花色短裙,真固是美麗極了,把班上那些平常看也算美女的同學通通給比了下去,女生說不出的嫉妒,男生卻是被勾的心癢癢的。其他的女同學都由班上男生用機車載過去,助教和兩個女生就上了我那輛祥瑞的破車。當她婷婷的坐到駕駛座旁時,一陣幽香就淡淡襲來,眼睛不自覺飄向她大腿,在絲襪包裹下的美腿,是那麼的修長勻細,一顆心居然撲通撲通的跳起來。唉!如果她是我女朋有就好了,能和這種美女一親芳澤,真是做鬼也甘願。

坐在酒屋庭園式的涼椅上,仰望著繁點星星的蒼天,和海風徐徐吹來,大夥的心情都很好,一邊唱歌助興下,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女生也似乎都放下往日的矜持,大口大口的和男生乾杯,我也看到許多同學過去和助教敬酒,而她好像興致很好,也一一回酒致意,後來大家起鬨要她喝下一大杯後上台唱歌,每唱玩一首就再乾一杯。

當時已是十二點多了,我看她已經喝了不少,臉都紅紅的,不過卻變得潤著紅底更迷人了,而且精神很好,一直和別人在說話。看到她那個樣子,我猜是酒精有些發作了,不過我看眾人也是人人臉如關公,我則是事先吞了幾顆胃片,也吃了一些東西再來,狀況還不錯。大夥起鬨時,我本來以為她會推掉,因為生啤酒的杯子真的很大杯,我都未必有辦法一口氣乾下,沒想到她道聲『好!』,大家就熱烈的鼓掌。

她雙手舉起了杯子靠到嘴唇,我們開始替她數拍子,一邊替她加油,我看她咕嚕咕嚕的灌下,但也有些從嘴角流入她衣領身體內。等她一口氣的喝完,更是爆出轟堂的掌聲,大家簇擁著她上台,開始唱 ” 吻別 ” ,我們全班人人都打著拍子跟她唱,當晚氣氛達到了最高潮。等唱完早就有人端上了一杯啤酒給她,她豪爽的仰起頭來就喝,我們一樣給她熱烈的掌聲,一邊替她數拍子。沒想到喝到一半她就嘩啦嘩啦的吐了,幾個女同學急忙把她扶進化妝間,我突然看到她眼角竟倘著淚痕。

等女同學把她扶出化妝間,她已醉得走不穩了,同學們問我行不行行,要我送她回家。我自信還可應付,便讓她們把她扶上我的車。

上車後,她睜開眼細細對我說:「帶我到海邊,我想吹吹風。」,然後就閉上了眼。我望著她,臉上的妝應該在化妝室洗淨了,素淨的臉龐自有一份脫俗的美,但我住意到她眼角上都是淚痕。我突然覺得她並不是高興的想哭,而是有什麼心事,難過的想大醉一場。開到沙崙,先扶她下車,然後一手攙著她的腰,讓她一手搭在我的肩走向海邊。找了塊平坦的砂地坐下,她的身子很軟很軟,整個都靠在我身上。突然她開始哭起來了。

我真的慌了,我最怕女孩子哭了,掏出面紙給她,再輕輕地拍著她的背:

「沒事了!沒事了!別怕,有我在,有什麼事把它說出來,妳會好過一些。」

「我和我男朋有昨天晚上分手了」

「阿!‧‧‧‧」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她們倆個從大一就在一起,感情不一直都是如膠似漆嗎?雖然男友現在正在東引當預官,可是似乎也是甜甜蜜蜜的,上個月不是才從東引回來,我們還看到她們手牽手的去吃飯,怎麼可能那麼快就分了呢?「我昨天晚上收到他的信,他說他經過考慮後不可能出國去了,所以不想影響我的前途,以後還是分手對彼此都好。」

「怎麼會這樣呢?學長他成績不是很好嗎?」豈只很好,就我所知,學長他是全班第一名畢業,他們倆真的是郎才女貌,不知羨煞多少人。

「他是家中的獨子,父母親年紀都大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本來就是希望他畢業後就留在國內,但是為了我,他答應家人出國攻讀碩士兩年後就立刻回國。但上個月他父親心臟病住院,他請假返台回台南醫院照顧,父親情況是已穩定下來了,只是還很虛弱,不能受到什麼刺激。後來出院回家,家裡請了一個從小就熟識的鄰居女孩看護,她和他家人處的很好,和他也談的來。雖然家人沒說什麼,但是從他們的眼神中可以發現,爸媽年紀也大了,身體也不太好,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能很快給他討房媳婦,好在家抱抱孫子就心滿意足了,時在不希望他退伍後再離家遠行。他們也經常有意無意的說如果那女孩是他們媳婦,那是該有多好。」

「他信裡說,他回部隊中想了很久,已經跟家裡答應了這門親事。他說他知道我是很好的女孩,他仍然深愛著我,但為了不影響我的前途,也只好跟我說抱歉,希望天若有緣來生在續,以後大家還是當個普通朋有比較適當。」

「他說當兵這段期間他想了很多,部隊的歷練也讓他成長不少,他覺的自己變的更成熟了,也更能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服役前他總認為只要靠自己努力,再大的困難總有辦法克服的,但是現在他覺得人的一生有太多的大風大浪是自己所無法掌握的,這時後他才深深發現其實平凡才是最大的幸福。所以他決定放棄和我出國,而選擇甘於平凡。」

靠著我胸膛,她斷斷續續的說出她的故事,我想她把心事說了出來後,心情應該比較平穩了,也不再哭了。靠著我她慢慢的閉上了雙眼。

摟著她,輕輕的撫摸她的背,讓海風把她髮梢吹向我的臉,隨著她呼吸的起伏,我也開始胡思亂想起來。那一刻的感覺好幸福,被一個如此聰慧的美麗女孩所全心全意信任是多麼美的一件事情。深擁著她,我多麼希望她忘掉一切煩憂,讓我好好來愛她、寵她、疼她、保護她,但願這時光就此永遠停止。

「咕嚕!」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我聽到她胃裡傳來一陣反胃的聲音,還來不及作反應就「嘔‧‧‧‧!」嘩啦啦地她吐了,最慘的是她正吐在我胸前,而她的衣服也沾了一大片。

一股濃濃作嘔,夾著胃酸、未消化的食物、脾酒味嗆鼻而來,我得用力深呼吸才不會反胃也吐出,急忙把她抱到一塊大石下讓她靠著,我把沾滿了嘔吐物的上衣脫下,充當毛巾把她身上的嘔吐物擦掉,再到海邊把衣服洗淨,如此來回數次,才把她衣服上的髒東西擦淨。但是已經有不少的汁液由領口流進她身體內,我想了一下,就動手解開她的扣子。

她穿著那種最普通的膚色胸罩,乳房稱不上很大,但也算的上是婷婷玉立的雙峰了,很奇怪我當時並沒有任何邪念,只是希望能幫她把身子擦乾淨,用毛巾沿著她肩膀、腋下、乳溝、腹部等大致清潔後,我知道還有些汁液滑到了胸罩內,但我不敢碰它,急急忙忙把她扣子扣上。這時她突然張開眼睛說:「謝謝!」我愣了一下,心頭突然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

我猜她真的醉了,而且也累了,一把將她抱了起來,踏著海砂走回車上。她有點重,但我心裡甜甜的,覺得我就像在抱我妻,並不覺得重。關上車門,我把掉了的上衣穿上,車子開動時,夏夜的涼風從窗口吹進,居然覺得有些冷,急忙把車窗關小,回頭望望身邊的她,她側著頭可睡的正熟。我注意到她的胸前,雖然我已把穢物擦掉,但仍沾了一大片汙漬,我心想等會她到了家,可得好好洗個澡才睡,但不知她可有力氣洗嗎?

哎呀!想到這裡,我才想到我只約希記得她好像是住在台北敦化南路,但不知確切地址。我搖一搖她:「助教助教,妳醒一醒。」沒有動靜,再試一次「助教助教,妳醒一醒。」也沒用。

算了。我心想,就算現在搖醒了她,以她目前的情況,也問不出個什麼東東,何況就算真的問出來了,現在半夜兩點半送她回家,她家人看到她現在這付樣子,不認為我強暴了她才怪。想了想,還是先回我在學校附近租的房子吧!

開到公寓樓下停好,打開車門扶她出來,想了一下,還是攔腰將她抱起,初時不覺的重,待爬上二樓可就氣喘虛虛了,深深吸了一口氣,還好只到三樓就是了。我把她放到我床上,她依然是全身軟軟、虛虛的,略作休息後,我帶了件我的ㄒ恤和條短褲,扶她到浴室盥洗。放好熱水後,用毛巾擦一擦她的臉,她眼睛慢慢張了開來。

「我放了熱水,妳先洗個澡,就可以就寢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