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的宿舍

父母過世之後,我和哥哥就把家裡重新裝潢了一下,說起來我家其實也蠻大的,樓上樓下加起來的房間也不少,但我父親一個人就佔了兩間,樓下有兩房兩廳,客廳、餐廳外加主臥室和書房;樓上則有三間小房間,也就是我倆兄弟的房間和一間放映廳。

父親生前極愛古典音樂,對音響及影視設備情有獨鍾,這一間房是他聽音樂和家庭電影院,他走了之後這一間房也少有人用,於是我們就把他的音響及影視設備搬到樓下客廳,把主臥室、書房及放映廳空出來,放了一些簡單的家俱,打算出租給附近五專的學生,這樣一來最起碼可以租給四個人。

但我們並不不是為了要收房租,而是有另一個目的……

在這三間房間裡都有一些特殊的設備,加上我的催眠術,想做什麼都不成問題了。

在暑假快結束之前我倆就把出租的紅單貼上了,接著就等獵物上鉤了。

*** *** *** ***

(1)

房屋出租(限女學生)共三間可住四人,有現成家俱,房租可議意者請洽︰××路××街×巷×號×樓或電︰××××××××

當天下午就有一個學生妹和他母親來看房子,那學生長得胖胖的,我們倆一看就把房租亂出,要求她押押金一萬五(一間房),他母親就不是很高興的帶著她走了。之後整個下午就都沒人來了,我倆感到萬分沮喪。

快到六點時家裡電話才響起,我衝去接電話,一個學生妹要來租房子,她的聲音甜甜的,我差點高興過度,還好我哥在一旁體醒我,我才沒失了分寸。

我和她約好,她七點要來看房子,我當然是一口答應。

我們吃完了飯就滿心歡喜的等著她來。只見她長得清純可愛,身材窈窕,我倆早就在心中暗自決定了,她是和她媽媽一起來的,我倆當然以禮相待,奉上了熱茶,開始談房子的問題。

她媽媽一開始看見我們就有點懷疑(一間房子只有兩個大男生,還要租給女學生),在言談中我倆搬出我們那可憐的身世,使她媽媽瞭解我們要靠收房租來過日子,而且我大哥開學後也要住宿,一個家裡就只剩我一個人,才讓她媽媽放下了心。

接著就帶她們去看房間,我們建議讓她住由書房改建的那間,裡面有一張單人床和一套書桌、書櫃,也有空調,而樓下的後陽台有洗衣機,樓下除主臥室以外還有一間浴室,有廚房可用,又聲明我倆只住樓上,樓上還有一套衛浴設備,由於家俱都是現成的,她媽媽才覺得滿意。加上我倆租金又收不高,也不要什麼押金,才把這件事談攏。

我兩兄弟誠懇的把她們送走,臨走前才互相介紹姓名,才知道她叫雅君。

隔天也有一些人來看房子,但我倆的眼界很高,都把她們打發走了。好不容易又有一位美眉和她那壯碩的父親來看房子,我倆又搬出那可憐的身世。最後她們對房子很滿意,但單人房只剩下樓上的一間,在我倆說明我大哥開學後也要住宿,樓上就只有我一個人,和一間大哥的空房,而樓下還有三個學生會租,他們才決定了下來。

這個女孩叫敏如,和雅君一樣是專一的學生。

現在只剩那間雙人房了,出乎意料的,雙人房反而難租出去。

還好,過沒幾天有人來看房子了,她們已經專二,是同班同學相約要住在一起,她們兩個不很美麗,不過看起來很可愛,一個叫憶如,另一個叫虹欣,於是三間房都租出去了。

快開學的前幾天,她們的東西陸續地搬了進來,我們也給了她們房間的鑰匙(每房間都給兩條),號稱我們沒有備份,要她們好好收藏。

開學的前一天晚上,我倆請她們四個人在家裡吃匹薩,讓大家一一認識,我們在飲料裡加了安眠藥,由於是一群人,她們也沒什麼戒心,大家吃吃喝喝聊一聊彼此,但過了一會她們說累了就各自回房了。

我倆見時機成熟,就分頭進行彼此的工作了。

用鑰匙打開了們,她們都昏睡在床上。但我們並沒有馬上侵犯她們,這時重新裝潢就派上了用場,在她們的房裡都裝了迷你擴音器連接到特定的音響系統,並且還有監視錄影機可以監視並拍下她們的一舉一動。

此時,我們把錄音帶的暗示性內容播放了出來︰「你現在正陷入深深的沉睡中,當你醒來後,如果聽到任何人說『870941』,你就會進入催眠狀態,並且會隨著命令行動,當你如果聽到『干死你』,你就會醒過來並忘記你一切所做過的事,而只是一場夢。」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就這樣讓她們聽到了晚上十二點,我們就叫醒了她們。

在她們仍睡眼惺忪時,我們就對她們說︰「870941!」

試驗結果非常的好,每個人都進入了催眠狀態,於是我們倆一次就有了四個性奴呢!

隔天下午,我騎著車從學校回來,我按了按數下門鈴,卻沒人來開門。看來他們大概還沒回來,我開了門走進客廳,並叫喚了幾聲,真的沒人在家啊!真不知到女孩們都到哪裡去了。於是我要往樓上走去,突然間,我聽到樓下的浴室裡傳出了斷斷續續的聲音。

我悄悄地走近浴室,仔細一聽,不知是誰正在洗澡,我就站在門外,聽得全身發熱。我心想︰「反正她們都被我催眠過了,是誰還不是都一樣?」我終於忍不住地把校服都給脫個清光,急忙把門用備用鑰匙打開,失去了理智地衝了進去裡頭。

浴室裡的是雅君,長得清純可人,身材略顯豐滿,正坐在浴盆裡泡澡。「哎呀!」她嚇了一跳,因為門口站著的是個男人!

只見她睜大著雙眼,雙手拿著毛巾護胸,臉色白裡透紅︰「你……你要干什麼?」雅君害怕的問。

我並沒有回答雅君,慢慢走向雅君的身邊,她驚訝喊道︰「你……你……進來幹嘛!快出去!」

我笑著對她說︰「雅君,我是要盡一盡房東的職責呀!」

她驚訝的喊︰「快……出去不……然我要叫人了!」

我又笑著對她說︰「不是我吹牛,我這裡什麼設備都好,連隔音設備都是一級棒的呢!」

雅君顫抖的說︰「你……想幹嘛?你別……過來!」雅君真的很害怕,從她的聲音中就可以強烈地感受到。

我對她說︰「別怕,我會好好疼惜你的!」我一面說,一把摟住了她,一口就吻上了她的豐胸。

那雅君在一時之中受到了我的攻擊,嚇得不知該如何是好,全身直發抖。

雅君流著淚,拚命的掙扎著,我從浴盆裡抱起了她,並把她壓在地上,她哭著說︰「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抓著她的雙手,撫摸著她的美乳對她說︰「其實你們應該早就想到,房租便宜當然是要有好處的呀!」右手則不停的揉著她的乳房,粉色的奶頭挺凸跳動著,她仍一面叫著︰「救命啊!住手!啊……不要……不要呀!你不可以呀!」

雅君不斷的哀求著,但我卻享受著這強姦的快感。我一直摸乳房的手,從雅君的雙丘溝間侵入下面的淫穴,我在她那迷人的小穴中,用中指和食指不停地捻著陰核,她的陰唇微張,淫水緩緩的外流。

我挖著挖著,又停了下來,她似乎有點失神了,嘴裡只是微哼著︰「啊!不……我不要……招志……不可以……啊……啊……」她不斷嘗試抗拒叫著。

我放開了她的雙手,壓在她身上,雙手搓捏著她前身最重要的奶子,又吻又揉、又吸又咬,我的手在她豐滿的乳房上游移更讓她恐懼,她不停扭動身體躲避著。

我感到我倆的體溫正直線上漲,呼吸也愈加急促。我此時已經暈了腦袋,哪管她的呼叫,火熱的嘴唇吸吻著,一雙魔掌上下使勁地撫摸、按壓著。

我一邊摸著他的乳頭,一手在他陰戶上游移搔弄著,令她不停的顫抖著,漸漸地抵抗的力量減弱了下來。我的大雞巴頂在她的陰部上,手指頭在陰戶順著細縫上下撫摸,並撩弄著她陰唇上硬硬突起的小陰核。

雅君不停的哭著︰「嗯!不行呀……招志……不可以啊……不……不行……啊……」不停地搖著頭求饒道。

我當然不理會她,只猛然吻著她的香唇,舌頭熱情而激動地在她的唇邊挑撥著,隨著她逐漸升高的慾念,而將她的紅唇微啟,任由我的舌頭長趨直入,沒一會兒,我便吸吮、翻攪著,並忘情地狂吻起她的唇。

我手口並用地由她趐背摸起,從粉頸到美臀,磨娑撫揉著。然後再由前胸攀上高峰,在峰頂乳蒂上一陣子揉捏,再順流而下攻進她的聖地裡。她全身像有無數小蟲在爬著一般,腰部不停地扭著,像是在躲避我的攻勢、又像是迎接我的愛撫。此時的她尚存有一絲希望,不斷抗拒著我的侵犯,他的纖細的雙腿緊夾著。

我加緊動作,一口含住她的奶尖輕輕地吸著、啜著,用一隻手撫摸另一個乳尖,大力地揉著、捏著,而剩餘的另一隻手則在雙腿間揉弄她的陰核,扣著、弄著,使她全身有如雷殛,一陣顫抖、一陣抽搐。

「啊啊啊……不要呀!」雅君哭喊著,她低吟喘息聲漸漸大了起來,一頭烏黑長長的秀髮隨著她的頭兒亂擺。雅君對身體產生的快感忍不住發出哼聲,她不斷地扭動屁股。

我的手指活動得更快速,手指在微微隆起的山丘和下面的肉縫上有節奏的撫摸,拇指不停的刺激敏感的陰核,從處女般的淺粉紅色洞口看到濕潤的光澤。那雪白的屁股也緩緩地搖動著,雖然她的理智不允許、嘴裡說不肯,但其實生理上已經有了反應。

我繼續沿著她的頸後、前胸、乳溝及她香嫩的玉乳各地舔撫、磨舐著……她不停地扭著嬌軀,口裡雖還微弱地叫著︰「不!不!」但胸脯卻自動地挺高了,雙腿已無力夾緊,使我的指頭在她陰戶中有更自由的活動空間。

雅君不停的哭泣︰「嗯嗯……不要……啊……不要挖了……受不了……求求你……不要了!」她的哭叫聲迴盪在浴室之中,就像環繞音響般震撼人心。

我也已經沉不住氣,爬了起來,把她壓倒平躺在地上,將她粉腿左右張開高舉,大雞巴抵住已微微張開的陰穴縫口,屁股猛力一頂,那暴漲、充血、粗壯的大肉棒便擠入穴內。

「啊……啊……啊……好熱……停呀……喔喔……啊……好痛……!」雅君咬著牙痛苦的呻吟。

我看她如此地純情,也被激起獸慾,大雞巴更用力地抽插著,並一邊以雙手撫壓著她那雙美乳,「啊啊啊……啊啊啊……停呀!停呀!」她繼續哭叫著,雙手緊抱著我,想要減輕自己的痛苦。

她的陰唇一吞一吐地迎著我的陽具,兩隻玉手更緊抱在我的後腦,不住地拉著我的頭髮,使得我更狠、更加速地插著她。我的雞巴直撞花心,狠搗嫩穴,更在裡面磨轉起來!我雙手緊捏著她滑嫩的小屁股,不住地揉動,她則痛得陰道肌肉緊緊收縮著。

我在她耳邊說著︰「怎麼樣?雅君,舒服吧!你是否快活到了極點?」

「痛呀……!啊啊啊……!」雅君死命地大聲呻吟道,淫水猛地噴灑而出。

一陣狂挺,我也不行了,熱精濤濤一波跟著一波、洩了又洩,終於累躺在那雅君的身上,不住地急喘著……

「雅君,你的身體好香、好柔、好滑啊!尤其這對奶子,摸起來更是舒爽極了!你真是太迷人、太美了!」我摸著她的乳房稱讚道。

雅君哭著說︰「嗚……嗚……你強……強姦了我!」她喘著尚未完全平息的氣痛哭著。

我仍對她說著淫穢的話語︰「我的小親親,讓我告訴你吧,嘻……嘻嘻……你也不想想你剛剛被我幹的那股騷浪勁兒,好像飢渴得要死了,我不來干你,你也會去找別的男人來幹你的吧?」

雅君哭著說︰「你不要再說了,你好髒呀,你快走開,不要再碰我了……!快走呀!」雅君一邊說,一面用力的推開了我,她退到了浴室的牆邊,雙腳緊夾著側坐在地上,雙手交叉地護著胸,不斷的哭泣︰「你快出去呀!出去呀!」

我淫穢的說著︰「雅君,你剛剛的表現很棒呦!如果你肯天天讓我干一干,我可以考慮不收你的房租呦!」

雅君搖著頭,哭的更大聲了︰「你不要再說了……你走呀!快走呀!你再不走我要叫警察了!」

「好吧!反正我都要被警察抓走了,那……咱倆再來一回合如何?你還行不行啊?來……到我臥室內,那兒會舒服點!」我帶著邪惡的笑說著羞辱她的話。

雅君被這突發的狀況給驚呆了,沒想到我這禽獸竟然想要再一次。我連忙赤條條地奔過去,抓住雅君的粉臂,把雅君給拉到了我的床上。

「不……不要……壞蛋……色狼……不要啊!」雅君拚命地扭動著、並驚恐地喊喚著。

在一陣拉扯之中,雅君被我強推上了床,這時雅君態度又軟化了下來,她哭著對我說︰「我不會……叫警察的,求求……你放了我吧!」

我笑笑著說︰「事已至此……唯今之計也只有多干你幾次,把你關起來,好堵住你的嘴。不然,讓警察知道了,那我可就沒法再呆在這家裡了。放心吧!我很有經驗的,這是最好的解決方法了,如果你不聽話我就把你殺了拿去丟掉。」我語帶恐嚇地說著。

我見雅君掙扎得厲害,便把左手的兩根手指一往她的櫻唇塞入,撩弄她的口腔及舌頭,右手則抓著她嫩嫩的奶子,不斷地又揉、又捏。雅君哼哼地掙扎著,我把剛才在她身上尚未滿足的色慾,如今要全部發洩在她的身上。

我的手一把捏住了她那只毛茸茸,熱烘烘的小穴。啊!摸起來真的是奇緊,彈性高,既飽突又肥嫩。

「不……不要啊……不……!」雅君驚慌地嬌叫道。

「雅君,來……不要怕,我不會害你的。我會溫柔點,讓你舒服,以後你還會吵著多要呢!」我一邊勸說道,一邊壓住她的雙手,以免她做極度的反抗。

兩隻潤美的玉乳已經硬挺了起來,乳頭鮮紅欲滴地在她胸前抖動,雅君的少女陰戶,細嫩而成粉色,穴口的陰毛沒有很多,但還是濃密地蓋在那小腹下方。

我的嘴開始吻著她全身的肌膚、乳房、奶頭、乃至她的處女陰戶。

那漸漸凸起的陰核、粉紅鮮嫩的陰縫隙,所有敏感的地方我都不放過!舔得她是全身扭動、顫抖著。

我感覺到她的體溫越來越高,看來時機到了,我又跨上她的玉體,把那一雙美腿撥得開開地,雙手緊握著,然後大雞巴一頂,對準肉穴猛地就干入了半截。

「痛……痛死了啦!哎唷……痛……真的好痛啊……」雅君尖叫哭著,我一邊揉著她的陰部間的小突肉粒,好讓她多些淫水潤滑、一邊欣賞著雅君的哼聲。

「啊!我不要……痛……我受不了……放過我吧!快……快抽出來……我痛……痛呀!」雅君頻頻喊痛,又是一陣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