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呼聲

自從丈夫去世之後,生活一直過得空虛寂寞,無聊透頂了,想不到在一次外出旅遊中,與他巧相遇,而結下孽緣。

既發生了超友誼的關係,使我結束了寡婦生涯。

一年多前,丈夫因得了腦腫瘤不治而撒手西歸了。

當然使我悲痛而沮喪了一段日子,幸好丈夫留下不少的財產,生活無慮,也算是減去我不少的憂慮和心事。

由於生活過得太單調、太寂寞,婆婆勸我不妨到旅行社去報名,參加團體旅遊。

讀高中的女兒以及讀國中的兒子,也都叫我出外去散散心、解解悶。

於是,我接受了他們的建議,決定出去旅遊一趟。

我和他是在這個團體中遊覽車上認識的,由於我倆的座號在同一排,我的座位是靠窗口邊,他的座位是靠走道這一邊。

他很有禮貌的自我介紹說,他大學畢業後在一家企業公司任職,這次是他在公司服務滿一年後的特別休假日,所以單獨一人出來旅遊一番,暢解一下一年下來的工作緊張及疲勞的身心。

我看他的外表,長得蠻英俊健壯很討人喜愛,是個相當成熟的年輕人。

我一個人出來旅遊,覺得怪孤單的,有個年輕的異性和我聊聊天,也不賴嘛!

於是我倆成了忘年之交的好友,並肩坐在遊覽車上,一邊高談闊論,一邊欣賞車外沿途的風景。

他談吐風趣,使我對他又增加了一份好感。

他姓溫名建國,現年二十七歲,單身未婚。

而我呢!是一個四十出頭的寡婦,我倆相差了十六、七歲之多。

但是冥冥之中好像和他有「緣」似的,使我一顆快成古井無波的心田,突然間起了陣陣漣漪,春心蕩漾而下體私處,都騷癢濡濕了起來。

這一種莫明的感受,使我—不由自主的—剎時心中激起了勾引他的心意,作為我的入幕之賓。

讓我嚐試一下,年輕力壯的男性那種青春活力十足、熱情、狂放、粗獷、驃悍的勁道,到底是個什麼滋味﹖有什麼不同的情趣﹖反正我已經為丈夫守了一年多的寡了,也對得起他啦!

我的下半輩子還有一段不算短的日子要活下去,若是再這樣寂寞空虛的苦守下去,我實在無法忍受啦!

俗語說:「三十還好過,四十最難熬,五十更要命。」這是形容婦女在這個年齡的期間,一旦失去了另一半時,是最難受、最難熬的時刻。

這個形容,可能有很多人認為是誇大其詞,不予採信。

但是,凡是嚐過性生活十多二十年的已婚婦女,一旦突然斷卻,那種痛苦之情,決非局外人所能瞭解的,所能感受到的。

當然,夫死守寡而終的婦女不是沒有,但是她們下了多大的決心和耐力,忍受了多少個被性慾煎熬的痛苦和折磨之夜,這不是每一個做寡婦者,能夠做得到的,能夠忍受得了的。

我,就無法做得到,無法忍受得了。

因為我的血液中,天生就有那熱情、豪放,以及潛伏著淫蕩、慾強的因子。

若長時間沒有男性的撫慰,一定會飢渴,乾枯而死去。

如其這樣被折磨煎熬而死去,真是毫無價值,倒不如放開胸懷,好好的去享受一番。

當天晚上我倆不參加其他的人,一起團體行動,而同住在一家旅館裡。

他提議在他的房間裡面吃晚飯、喝酒、聊天,我欣然答應他的安排啦!

這是我求之不得的好事啊!我想——我倆同住在一個房間內,別人不知道會把我們倆個人,看成了什麼關係啦!

以我倆的年齡及外表來看,真像一對「母子」呢!管它的!人家要怎麼看,怎麼想,隨他們去吧!

我倆一邊吃飯、喝酒,一邊聊天,說真格的,這是我自從丈夫逝世一年多以後,和異性接觸,最快樂,最開心的一次共餐時刻,使我有一種心花怒放,而沉醉在少女時代,談情說愛之感。

直到兩人酒足飯飽,都有了微微的醉意為止。

「阿姨,我今天好開心、好快樂,想不到會在旅遊中遇見了妳,不但使我在這個形單影隻的旅遊中,有了一位好伴侶,而且還一見如故,談得很投契,真謝謝妳,使我減除了旅途中的寂寞和無聊,更謝謝妳陪我吃飯、喝酒、聊天。」

「溫先生!請你別客氣,該謝的應該是我,讓你破費請我吃飯、喝酒,還陪我聊天,同樣的減除了我的旅途中寂寞與無聊。」

「好了,好了,我們都不要客氣了,妳是長輩,是應該好好招待妳的。」

「你看你,叫我不要客氣,【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而你呢﹖反而更客氣起來了。」

「對不起,算我說錯了,好吧!」

「嗯,這還差不多!」我多少有點故作小女兒態撒嬌的說。

「阿姨!妳怎麼也是一個人出來旅遊呢﹖妳的先生和小孩為什麼不陪妳一起旅遊呢﹖」

「我的先生得了惡性腦腫瘤已經去世一年多了,我因為在家裡實在太寂寞無聊,才參加旅行團,出外散散心解解悶,兩個孩子都要上學,無法陪我,所以才一個人出來玩。」

「哦!原來如此,對不起,阿姨!提起了妳傷心的往事。」

「沒關係,人都死了一年多了,傷心也傷過頭了,再也沒有什麼好傷心的了,有道是:『死了死了,一死百了。』什麼都了啦!這個世界是活人的世界,不是死人的世界,我們活著的人,有權利去享受那美好的人生。小弟!你說是不是﹖對不對﹖」

「阿姨說的對極了,我也有同感,人生在世,也只有短短數十年的生命好活,若不好好享受、享受,真是辜負了到這個花花世界白來一趟。實在是個大傻瓜、大白癡,每天辛辛苦苦的工作,連一點享受都沒有,那活在世上還有什麼意思呢﹖」

「你說的一點也沒錯,那你下班後,又作何消遣呢﹖」

「我下了班之後,大多數的時間都呆在租賃的公寓裡,看看電視或是書報雜誌,有時候也去看場電影,或是喝兩杯來打發無聊的時光而已。」

「你為什麼不邀約你的女朋友,出去散散步、談談心呢﹖」

「阿姨!我還沒有女朋友啦!」

「什麼﹖你還沒有女朋友﹖我不相信,就憑你那麼英俊瀟灑,健壯挺拔的外表,再加上你又是大學畢業的條件,還會交不到女朋友嗎﹖說什麼,我都不會相信。」

「真的,我沒騙妳,阿姨!我是一個剛剛踏入社會的青年,經濟基礎一點都沒有,家裡環境也不太好。

我是長子,弟妹又多,所以每月的薪資都要寄一半回家去貼補家用,像這次旅遊的費用,是得到了工作特優的獎金,才能成行的。

交女朋友處處都要花錢,我除了寄一半薪水回家之外,剩下來的不多,還要租房子和生活費,那有餘錢去交女朋友呢﹖反正我還年青,再等幾年,經濟情況好一點,再交女朋友也不遲嘛!」

我聽了他的一番解釋,心中不覺興奮莫明,原來眼前這個大男孩,連個女朋友都沒有,很可能他還是個『處男』也說不定。

原本已動了春心的我,再加上剛才喝下肚去的酒精,依然潛伏在體內血液中所刺激之影響,使我膽子也大了起來,而毫不猶豫,也毫無遮攔,明顯而露骨的問道:

「小弟!照你這樣說,你從來都沒有和女人接觸過,也從來都沒有嚐過女人是什麼滋味嗎﹖」

「是的,阿姨!我從來都沒有接觸過女人,更不知道女人是什麼滋味,今晚還是第一次和阿姨吃飯、喝酒、聊天呢!」

「真的﹖你沒騙我﹖」

「是真的,信不信由妳,阿姨,妳是不是女人哇!」

「阿姨當然是女人嘛!你問這個幹什麼﹖」

「我從來也沒有看過女人赤裸裸的身體,到底是個什麼樣子,阿姨讓我看看,好嗎﹖」

「那多難為情,而且——阿姨的年紀也不輕了,身材曲線不像少女那樣窈窕、漂亮好看啦!」我嘴裡雖然這樣說,其實,我心裡早就想嚐嚐這位『在室男』的異味啦!

「無所謂嘛!阿姨,讓我看看嘛!」

「不行啊!我不好意思嘛!」

「那麼我的給妳看,妳也給我看,好嗎﹖」

「好吧!」我拗不過他,只好答應了,其實我是用『欲擒故縱』的手腕。

事實上,我已經一年多不曾看過及玩過男人的『肉棒』了,很想看看他的那個,長的是否如我的心﹖稱我的意﹖

他一聽我答應了,滿心歡喜地匆匆將衣褲脫得光溜溜,赤身露體站在我面前,他那個粗長碩大得好像快要爆炸似得,真沒使我失望。

大龜頭似小孩的拳頭那麼大,紫紅發亮,粗粗的血管都很明顯地突了出來,整條陽具高翹勃起,幾乎要頂到他的小腹上啦!

「哇!我的媽呀!」我不覺暗叫一聲,好雄偉、好硬挺、好粗長、好碩大的一條『大肉棒』,這也是我夢寐以求,所期望的好東西。

好寶貝!真的被我祈求到了。

使我不由神往地伸出手來,將它一把握住。

「哇!」好粗、好硬、好燙,我的小手幾乎握不住它。試了試它的長度,「乖乖隆的咚」少說也有八寸以上,我再用手撥它一撥,不動,直挺挺地,好硬,好似鐵棒一樣。

不!鐵棒雖硬,但是冰冷的。

可是它卻是又硬、又燙、好似燒紅了的鐵棒一樣,有生命有活力的。

我的心臟都快要跳出胸腔來了,兩眼一眨不眨的盯著他那條高高翹起的大肉棒,真想不到他的陽具會那麼「壯觀」,比我那死鬼丈夫的,足足粗長了一倍。

心中不由一蕩,兩手一齊捧著那條「大棒槌」撫弄一番。那個肉團上的溝稜,那上面的倒刺稜肉,又厚、又硬,真像一顆大草菇頂在上面似的。

我真有點愛不釋手,於是我蹲了下去,將臉湊了上去,把它放在我的面頰上,來回的摩擦起來。

「阿姨!我的已經給妳看啦!妳怎麼還不給我看嘛﹖」

「我——我——會害臊嘛!」

「那不公平,我的已經給妳看到了,我都不害臊,妳還害什麼臊﹖妳再不給我看的話,那我也不給妳看了,我要穿衣服啦!」

「好嘛!小冤家,阿姨就給你看吧!」我不得不給他看了。

於是,我站起身,把衣物脫到一絲不掛。

他目不轉睛地一直看著我赤裸的胴體,以及兩腿之間,我那個濃黑的草叢中。

我也凝視著他的下體,發現他的陰莖更勃起、高翹、硬挺,好像隨時都有爆裂的可能。

溫建國也被眼前這一位中年美婦人,她那一身豐腴雪白性感成熟的胴體,看的目瞪口呆啦!

「哇!」好一付性感迷人的嬌軀,真是嬌豔美麗,好似一朵盛開怒放的鮮花一樣,耀眼生輝,好一付上帝的傑作。

一雙雪白肥大高挺的乳房,褐紅色如葡萄般大的乳頭,豔紅色的大乳暈,平坦而略帶有細條灰色皺紋的小腹,深陷的肚臍眼,大饅頭似的陰阜上,生長著一大片的陰毛,又濃又黑的蓋住了整個陰阜,看不到底下的風光。

「阿姨!我看不清楚嘛!讓我看仔細一點,好嗎﹖」

他說著,用力將我的兩腿要分開。

我叫了起來「啊……不……不要…………。」

他不管我的叫喊,雙手把我抱了起來,放躺在床上,隨即他也上床來,採用69的姿勢,互相欣賞玩弄著對方下體的「私有物」。

「阿姨!我要好好的仔細的欣賞欣賞妳那個大肥穴一番不可。」

「啊!真羞死人了……難為情死了………沒什麼好看的………你………你………不要看嘛…………。」

「有什麼好羞的,房間裡又沒有別人,阿姨!別難為情嘛!把腿張開些,讓我看仔細一點嘛!拜託!拜託!」

我實在拗不過他,只好答應他﹕「好吧!隨你看吧!」

雙腿跟著分開,而且分得很開,讓我那神秘的「私有物」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了。

他高興的笑了,把臉湊向我的兩腿之間,用雙手將我那濃密陰毛下的兩片「花瓣」輕輕地撥了開來。

他不但將「花瓣」撥開,而且還不停在撫弄著它以及濃密的毛叢,使我渾身顫抖而起了雞皮疙瘩。

我一方面覺得多少有些害羞,一方面也感到興奮莫名,看他臉上的表情,知道他和我是一樣的興奮,只見他不停的喘著氣,那熱熱的氣息,一直呵噴在我的陰阜上。

「小弟!把你的東西讓我也看仔細一點……阿姨……有一年多沒有看到男人的這個東西啦!」

他的陰莖在我的面前,的確是相當的壯觀,真不愧是年輕人,堅挺、剛勁而一柱擎天,頗有一夫當關,萬人莫敵之雄姿與氣魄,真是一條好寶貝、好「肉棒」。

看的我是心花怒放,興奮莫名而慾望高漲,我不但用臉頰去摩擦著它,親熱著它,呵護著它,因為太久沒有接觸男人的那個部份了,所以興奮感逐漸擴大了起來。

光是用眼睛看,用手摸,已嫌不夠過癮了,也不夠刺激了。

於是——我毫不猶豫的用嘴去吸吮,舐咬起來。

「啊……啊……阿姨……。」他呻吟出聲來。

我將他的『大肉棒』深深的含入口中,然後用舌頭去輕輕地攪動、吸吮、舐咬著他的大龜頭,又一出一入,一吞一吐的含套著他的肉莖。

一股莫名的強烈衝動及刺激感,使我不斷地舐吮,吞吐著他的陽具,久久不厭,而興趣昂然。

「啊……好棒……好舒服……阿姨……妳真有一套……哦…。」

他可能是頭一次嚐到這種滋味,高興得大叫,他那個大龜頭在我的口中,變得滑滑溜溜地,而且還滲出了一些分泌物出來,我拼命不停地吸吮,舐咬著它,而樂此不疲。

「哇!真舒服、真過癮。我……我還是第一次嚐到這種滋味…………阿姨………親阿姨………妳真是我的親阿姨………肉阿姨………真美死了………。」他又叫了出來。

而他的手指也繼續撫弄著我濕濡濡的「花瓣」及毛叢,我也依然含著他的陽具在舐吮、吸咬。

但是,內心更期待能將它儘快地插入我的「花房」中,充實它、滿足它。我在心中喊著﹕「我要它………要它插入………。」

突然他兩手按住我的頭,氣喘道﹕「阿姨!不要再舐………再吸了………我快受不了啦………。」

我看他臉上的表情和叫聲,知道他已面臨高潮快要射精了,也不管他的呼叫,拼命的吸吮著。

「啊……阿姨………親阿姨………我………我射精了……。」

一股又濃又燙的陽精,直沖而出,射的我一嘴滿滿的,我毫不猶豫全部吞食下肚。

「啊……親阿姨……好美……好舒服……妳的口技真棒啊…。」

我吐出他已軟化的陽具,先把那上面沾滿的精液,用舌頭舐得乾乾淨淨,再握在手中輕輕的套弄著,問道﹕「建國,剛才舒不舒服﹖痛不痛快﹖」

「親阿姨!好舒服、好痛快,妳的口技實在太棒了、太妙了,現在換我來報答妳剛才的『恩賜』,讓妳也嚐嚐我的口技吧!」

他說完將嘴靠向我的花洞唇口,以那又兇猛又熱情的趨勢,舐吮著吸咬著,不時還把舌頭深入陰道內去攪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