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上班族婦女

「老公!你說我明天穿這套衣服上班好不好?」對著鏡子,我拿著一件藍色套裝在身上比一比,希望能得到老公的意見。

「小文!你已經拿了第十套了!可以了!」華華躺在床上看報紙,很不耐煩的回答。

「人家十年來第一次上班!總是要慎重一點嘛!」對老公的不耐煩覺得有點委屈,我有點抱怨的說。

「不管你了!我要睡覺了!」老公把報紙扔在床頭邊,燈也不關,倒頭就睡。

我還是覺得這套衣服不合適,穿上去好像有點老氣,打開衣櫥東挑西挑還是挑不到滿意的,當了十幾年家庭主婦,想要找一套合適上班的衣服還真不容易,心中暗自決定這幾天要去百貨公司好好挑幾件。

好不容易挑到一件白色套裝,拿出來看一看,款式還滿新潮的,這套衣服買了只穿一次就沒有再穿了,因為質地太薄了,穿在身上有點透明,一向保守的個性本來絕對不會買這樣的衣服,當初還是好友茵茵強力推 才勉強買下來,想到唯一一次穿這套衣服時,只走到路口便利商店買些用品回來就已經面紅耳赤了,自己想想也覺得好笑。

再仔細檢查一下這件白色套裝,結婚以來自己身材並沒有改變太多,應該還可以穿吧!生過小孩的腰圍很快便瘦下來,這點茵茵就很羨慕自己,她這次懷孕便一直纏著自己問說有什麼秘訣可以恢復這麼快,心想還是穿穿看好了。

當初買這套衣服時雖然有點後悔,不過現在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還真有點慶幸買對了,荷葉 襯衫搭上白色短裙,再套件短外套,雖然還是很透明而且裙子也短了些,不過自從生過小孩後已沒有像以前那樣害羞了,好!下定決心,明天就穿這套衣服上班!

換上睡衣後想先去幫安安蓋好被子,進到安安的房間,看著安安熟睡的臉孔,忍不住親了他臉頰一下,心想又把被子踢的亂七八糟的,已經十歲了,睡像還是這麼差,正在幫安安蓋好被子時,一眼看到安安的褲子鼓鼓的,這孩子也長大了,難怪現在都不肯讓自己幫他洗澡,不過現在的小孩發育還真快,最近每次洗安安內褲時,都發現有黃黃的印漬,這孩子已經進入青春期了,心想以後和安安可得改變溝通的方式,就像這次自己要去上班,反對最力的居然是安安,大概就像老公說的,自己太寵安安,讓他太依賴自己了,這樣子可不行,現在開始得訓練安安獨立了。

躺在床上翻來覆去還是睡不著,大概是緊張吧!這次要不是茵茵要生小孩請產假,千求萬請的要自己代班,雖然一開始有點擔心,不過茵茵說他們公司才五個人,實在沒辦法另請人手,工作雖然多不過自己應該應付的來,要是不幫忙那茵茵就只好辭職了,自己只有勉為其然的答應,不過事後還是滿高興的,畢竟一成不變的家庭主婦生活過久了也覺得有點悶,沒有這個機會,自己還真踏不出這第一步,想來還有點感謝茵茵,想著想著不知不覺便睡著了。

*** *** *** *** *** ***

忙了一天回到家 還真累壞了,還得煮好飯伺候家 兩位大爺吃飯,忙完後趕快衝進浴室洗個熱水澡,泡在浴缸裡,一天的疲勞好像都從皮膚 散發出來,用熱毛巾蓋住眼睛,心想這種上班生活還真充實,茵茵待的這家公司還不錯,老闆是個50幾歲的好好先生,當他的秘書還算滿容易的,另外兩個業務經理還要兼出貨,也很好相處,倒是會計竟然也是男的,做事好像一板一眼的,整間公司只有自己一個女的,不過工作氣氛還滿融洽的,大家好像一家人一樣,開始有點喜歡這家公司了。

「媽!你還要多久?我要上廁所。」安安敲著浴室的門,很急的說。

「喔!等一下!」聽到兒子在催促,趕快從浴缸裡爬起來,心想等自己擦乾身體再穿好衣服,一定太久了,安安憋不住怎麼辦?想到這裡,趕快拿著浴巾圍住身體。

「哪!趕快進來上!」打開門讓安安進來,看到安安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進來,自己走到浴缸旁坐下,看到安安臉紅噴噴的,這才意識到這條浴巾比較小,圍著自己豐滿的胸部後便只能遮住臀部,這孩子該不會看到自己這樣而臉紅吧。

「安安!你功課做好了沒有?」雖然這樣問,其實是想改變話題,轉移安安的注意力。

「做……做好了!」安安稚嫩的聲音害羞的回答。

「好!那待會兒趕快去睡覺!」看著安安一點都不敢回頭,自己都覺得好笑,這孩子連自己媽媽都會害羞。

「好!」安安上好廁所正準備穿上褲子。

「褲子怎麼了?」看到安安好像有點困難的穿褲子,自己關心的問。

「沒……沒事。」安安急急忙忙的穿好便出去了,可是剛剛看到安安褲子漲的高高的樣子,難怪剛剛好像很難穿的樣子,想到這裡,心中不覺得一呆,這孩子居然已經發育到可以堅挺,真的長大了,可是他才十歲,一下子之間很難接受這個事實,坐了一下,便繼續洗澡。

一邊擦乾身體一邊想著,青春期的男孩應該對女人的身體會感到興趣吧!難怪安安最近看自己的的神情有點奇怪,這個時期的男孩對女孩子的好奇,表現在迷戀媽媽的身體吧!可得和老公商量一下,要老公找個機會給安安正確的性教育才行。

回到房間看到老公已經呼呼大睡了!現在自己也上班,總算能體會老公上班的辛苦,【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躺在老公身邊,突然很想和老公做愛,最近一周才和老公做愛一次,是不是自己已經對老公喪失吸引力了,以往一向是由老公主動,但是最近發現自己的 要愈來愈強烈,但是還是不好意思太主動,自己是不是已經變成黃臉婆了,唉!不想那麼多,睡覺了。

*** *** *** *** *** ***

上班已經半個月,和公司同事已經混很熟了,老闆也非常稱讚自己工作上很進入情況,覺得非常有成就感,現在對於公司的業務已十分熟悉,不過公司常常只剩自己和會計吳先生,吳先生又挺悶的很少講話,倒是滿期待兩位業務經理回來的時候,小林和小陳兩人就比較風趣,常常逗得自己笑破肚皮。

老闆人是很好,也很會說話,不過就是喜歡說黃色笑話。剛開始,只有自己一個女的還有點不好意思,不過久了也習慣了,不過大家都還滿有紳士風度,點到為止,老闆是個能共享福的老闆,公司賺錢大家的獎金就多,還有聚餐,年度還有旅游,不過到那個時候自己應該已經不做了。

下班一向都是由老公來載自己回家,安安的學校就在家旁邊,從開始上班之後安安都是自己先到家,剛開始安安很不習慣自己帶鑰匙開門回家,不過一兩天之後就沒有聽到他抱怨,今天老公打電話來說要晚點回家,剛好下午公司事情都忙完了,老闆便提早放牛吃草,大家都高高興興的提早回家,好久沒有下午回家,心裡非常高興,回家路上還買了蛋糕,安安最愛吃的巧克力口味,心想安安今天一定會很高興看到自己早回家。

好不容易回到家,打開門看到安安的鞋子,想說偷偷進去嚇他一跳,走到安安房間發現沒有人在,正感到奇怪時,聽到自己房裡有聲音,偷偷走過去,沒想到看到的情形差點讓自己昏倒,安安一手拿著自己的內褲,另一手正在自己玩弄著剛剛成熟的陰莖,正好看到一股白色液體從安安漲紅的龜頭頂端噴出,直噴的整件內褲都是,接下來就看到安安手忙腳亂的擦拭,就在這時候,安安抬頭看到自己……

「媽……」安安看到我嚇得滿臉通紅,張大嘴說不出話。

「安安!」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是我知道這個時候不能罵他,會傷害到他弱小的心靈,看到安安穿一半的褲子,我便走過去,從化妝台上拿幾張面紙,蹲下去幫安安擦拭。

「你不要害怕!這是正常的生理行為,媽媽不會罵你。」我一邊幫安安擦拭他的陰莖,一邊注意到安安的陰莖其實還滿大的,稀疏的陰毛散落在四周。

「媽!對不起!」安安坐在床邊眼眶紅紅嚅嚅的說。

「不要緊!安安你長大了!男生長大都會這樣,不過不可以常常這樣做,也不可以拿媽媽的內褲來玩,知道嗎?」

幫安安擦拭乾淨後便幫安安穿上褲子,心想正好給安安一些正確的觀念,便坐在安安旁邊教他一些性知識,談完後發現安安雖然還是很好奇,不過已經正常多了便叫他去吃蛋糕。

拿起沾滿安安精液的內褲,是黑色蕾絲的那件,看樣子安安應該不是第一次這樣做,把內褲丟到衣籃裡,今天晚上一定要老公好好跟安安聊一聊才行。

*** *** *** *** *** ***

今天是一個月一次的公司聚餐,昨天已經和老公說好,要他帶安安去吃飯順便和安安談一談昨天下午的事,心想今天就讓他們父子倆好好相處,自己也好好放鬆一下,因為今天要聚餐所以特別穿輕鬆一點,紅色短上衣加上紅色短摺裙,配上紅色絲襪和紅色高跟鞋,好久沒有過這樣的聚餐,心情特別格外高興。

下班後大家直接到KTV,一邊吃飯一邊唱歌,老闆還帶兩瓶XO,好久沒有唱歌了,我一向很自豪自己的歌聲,加上只有我一個女孩子,麥克風便一直留在我手上,在大家鼓噪下也喝了幾杯酒,還好我的酒量不錯,不過幾個男同事已經喝成一團了。

大家的酒量都不錯,兩瓶XO很快就喝光了,這時老闆要小林再去買一瓶,然後剛好一首男女合唱,老闆便要我和他一起唱,老闆邊唱邊搭住我的肩,我想大家盡興,也沒有阻止他,沒想到老闆越唱越高興,手居然移到我的腰上,不過老闆的歌聲也不錯,因為唱的好聽,同事們都在鼓掌起 ,我也只好當作不知道。

小林回來後大家又乾了一杯,這時小陳和小林兩人在一旁竊竊私語,隔了一會兒又和老闆跟吳先生咬耳朵,我心想兩人一定是在想鬼主意要整人,果然沒錯,隔一下子小林便坐到我旁邊。

「小文!我們商量一件事好嗎?」小林一副奸詐的樣子,我想一定沒好事。

「什麼事?」我沒好氣的回答。

「是這樣子的,剛剛我們打賭一件事, 要你來作裁判。」小林神秘兮兮的說。

「賭什麼?」我有點好奇了。

「我說了你可不能生氣喔!」小林好像在吊胃口似的問。

「賭什麼?我為什麼會生氣?」這下子我可是真的很好奇了。

「是這樣!因為你今天全身都穿全紅的,所以我們打賭,你內衣是不是也穿紅色。」小林偷笑著說。

「什麼!你們怎麼可以賭這個?我才不要!」平常和他們開玩笑習慣了,我倒沒有生氣,只是覺得好笑。

「我們每個人都拿一萬元出來了,你一定要幫忙!」小林還不死心。

「我又沒好處!才不要!」我想他們是再開玩笑,便假裝戲弄他一下。

「大家都賭了耶!要不然,這樣子好了!贏了分你一半!」小陳坐過來一起鼓吹。

「好啊!一半!你說的喔!錢拿出來!」我想他們一定是開玩笑的,便要他們拿錢出來。

「錢在這裡!」吳先生居然馬上拿出一疊鈔票放在桌上。

「啊!吳先生我一直以為你是好人,怎麼可以這樣?」我倒是有點驚訝平常道貌岸然的吳先生喝了酒,居然變的這麼大方。

「對啊!連吳先生都賭了!你可沒有理由拒絕了!」老闆也過來湊一腳。

「好啊!你們怎麼賭?」我想反正說說內衣顏色而已,也沒什麼。

「老闆賭黑色!我賭紅色,吳先生賭白色,小陳則賭紫色!」小林跟我解釋內容。

「你為什麼賭我穿紫色?」我很好奇的問小陳,因為很少人會猜紫色的。

「沒有啦!用猜的。」小陳抓抓頭說。

「我才不相信!你不說就拉倒!」我想小陳一定不會無緣無故的猜紫色。

「你真的要知道?」小陳懷疑的問。

「對啊!我們都想知道!」大家居然異口同聲的回答,然後笑成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