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換妻俱樂部

今天的李強和美霞又是一番裝束,李強上身穿著紫紅色真絲衫、下著牛仔短褲、腳蹬白皮鞋、剛整過頭髮,顯得神彩飛揚,美霞則穿一條胸口開得很低的連衫裙,一對圓得像饅頭的乳房,知道李強已完全同她說通了,心裡踏實了許多,但想到妻子陳玉,踏實的心又懸了起來。

「陳玉!陳玉!」王偉大聲喊﹕「有客人來了!」

陳玉出了臥室,埋著頭,不敢正視任何一個人,用顫抖的手衝著茶。

王偉和李強寒暄幾句後,問道﹕「我這兒有幾盒新的成人電影錄像,看哪盒呢?」

李強用色迷迷的目光望著陳玉,從上到下把陳玉身體掃視一遍後,說道﹕「隨便你呀!客隨主便嘛!」

王偉挑選了一盒帶子,塞進錄像機內,把客廳的燈光調暗了,祗剩螢光屏閃爍著的彩色光芒。

「嫂子!」,已經不能自持的李強走過來,緊挨著陳玉坐下來,嘻皮笑臉地說﹕「你看人家過的這日子,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陳玉下意識地往沙發扶手徊避地靠了一靠。

「嫂子,偉哥沒對你說嘛!」李強望著端坐在一旁乳房高聳的陳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將右手挽著陳玉脖子,又將左手伸過去隔著襯衣摸她的奶頭。嘴裡說道﹕「嫂子,我想您想得好苦呀!」

陳玉躲閃著,掙扎著,掉過頭,用乞憐的目光尋找自己的丈夫,她這時才發現,丈夫已經不在客廳裡了。而且,不在客廳的還有美霞。

「啊!」陳玉一聲短促的低吟,她似乎意識到接著將會發生甚麼,她掙脫李強的擁抱,從沙發上彈起來,往臥室逃去。可是她當衝到臥室門口,不由得又猛然停下來,雙手抓住門槓,楞住了,她看見,寬大的席夢思床邊,她丈夫赤裸全身,坐在床沿,而他面前,則是美霞,她也早已一絲不掛,美霞跪在地上,頭部剛好埋在丈夫小腹的部位,正在一上一下的動。陳玉不加思索也知道她在做什麼。而丈夫臉上的表情非常享受。

「嫂子!」李強從後面抱住了陳玉﹕「你看清楚了吧,我和偉哥是有協議的,他和美霞玩,而我就和你玩,誰也不妨礙誰呀!」

陳玉的頭一陣昏眩,抓住門槓的手鬆開了,身子搖晃了幾下,癱軟在李強的懷裡。美麗而軟弱的女人麻木了,麻木得像根木頭一樣。李強輕輕的把陳玉抱起來,移步到客廳的長沙發前,讓她緩緩躺下,隨即將她的襯衣.長裙、乳罩、三角褲全部脫去。

李強看到了她胸前的玉峰,也看到了女人最神秘的陰戶,她的玉腿曲著開得很大,那兩片紅白相間的嫩肉,潤滑滑的,四周白白淨淨的,一根陰毛也沒有,還有那肉洞口的下邊,一條直通屁股眼兒的微含露水的陰溝,這三處構成了一個完整的女人,在他面前,這些無處不時地散射著誘人的線條。

李強急不可待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毫不客氣的動起手來。右手不住地揉捏那溫軟的酥胸,這裡沒有絲毫的硬骨,整個兒都是肥美飽滿的嫩肉,他越摸越有趣,越摸越舒服。起先在陰戶上的細毛中刷弄,接著便用手掌心在突起的陰核上揉擦,漸漸地,他用中指揮到穴縫裡面,一上一下的抽送,一次比一次更深。然而陳玉一點也沒有反應,祗是任著他弄,李強雖然有點掃興。但他突然產生了一個想法,他把心一橫,今天就當是強姦,也要進入陳玉的肉體,和她來一次痛快淋漓的交媾!

這念頭一起,一股熱流直衝李強七寸的大肉莖,他騎到了陳玉的小肚上,把龜頭對住陳玉的陰戶,用力的磨她兩片陰唇,但不見出水,而這時自己妻子美霞的叫床聲已經從臥室裡傳了出來,李強淫心大起,一手握著肉莖,一手按住陳玉的細腰,突然下部猛的一推,祗聽「吱咕」一聲,七寸多長的肉莖,連根帶毛地被陳玉肉穴的縫,吞沒得無影無蹤。陳玉的陰道十分狹窄,李強的肉莖被包得又緊又溫,李強的心神為之一快,差點魂飛魄散。李強開始抽動那根肉莖,像火車在開動似的,一抽一插,一收一放,那穴兒的肉也一凹一凸地翻出翻進。漸漸的,李強的抽送越來越快,突然,李強感到,龜頭一陣麻酸,肉棍兒猛然一抖,一股熱騰的精液由龜頭衝出,噴進了陳玉的體內,陳玉依然一動沒動。李強軟軟地壓在陳玉的肉體上,仍讓肉棒深深塞在她的陰道裡。

過了不久,壁燈重新放出紅綠兩種顏色滲和的柔和的光,原來王偉洋洋自得地從臥室赤裸裸出來了,不一會兒,頭髮蓬亂但鬥志昂揚的美霞也一絲不掛地走出來了。王偉望了望長沙發上、大瞶石雕像般全裸的妻子,拍拍李強的肩膊,笑著說道﹕「怎麼樣,我老婆還可以吧!」

李強苦笑了一下。王偉用眼角的目光掃了殭屍樣的陳玉,明白了李強的意思,不無歉意地說﹕「沒關係,我老婆的思想本來還停留在十九世紀,今天一步跨過了整整一個世紀,有點不適應,以後很快會適應的,你和美霞明天再來。」

李強夫婦走後,陳玉一整夜沒有說過一句話,現在佔據陳玉腦海的祗有一個念頭,我長期潔身自愛到底為了誰,丈夫把我當玩物,我又何必背負這貞操的十字架。我應該追求自己的快樂呀!

第二天晚上,李強和美霞又來了,使李強和王偉都感到吃驚的是,陳玉表現出十分熱情,又是倒茶、又是遞酒,忙個不停。當螢光屏上又重現那些洋人在眾目睽睽之下做愛的鏡頭時,王偉對李強裂裂嘴,說﹕「李兄,你也應該和我太太這樣表演一下。」

李強為難地說﹕「就怕嫂子難為情。」

「別怕!」陳玉突然站起來,嫣然一笑,說道﹕「阿李,我們現在就表演。」

陳玉開始解開襯衣上的鈕扣,一個、兩個、三個、最後一個鈕扣是被她突然用力扯掉的,裙子也退了下來,當李強看到恢復自然的她那全身赤裸裸的玉體,不由發呆了起來,這不是上帝的傑作嗎?乳房那樣高聳豐滿、大腿又圓渾又修長、皮膚細白、陰戶狹小、白中透紅。李強的肉棍兒立即膨漲起來。比平時更加粗大,他已不能再忍耐地忙將身上的衣服脫得赤光,不顧自己太太和陳玉的丈夫在場,抱起陳玉直往房裹走。把她放倒在床上,他緊緊抱住她,熱烈的親吻她,陳玉這時也開始燒紅在男性的呼吸裡,她嬌聲嬌氣地說道﹕「昨晚好對不起,今天我要補足你。」

李強一聽大喜過望,忍不住上下其手,一手按在怒聳的雙乳上,搓揉捏弄。一手扒弄她細嫩的陰核。陳玉也老實不客氣地握著那鐵硬的肉棍子、上下套弄它。陳玉心中又驚又喜,昨晚因內心抗拒,沒注意入侵自己身體的男根,想不到李強的貨色比丈夫的有過之而無不及,剎那間兩人肉貼肉摟在一起。李強把暴漲如鐵柱的龜頭向那神秘地力戮去,陳玉也把大腿張開得大大的,左手配合扶住肉棍兒往裡塞去,一面抬臀挺陰。李強摟住嬌軀,一上一下,由深入淺,漸次用力,陳玉在他有節奏抽送之下,感到陰戶裡酥麻麻的,那淫水從花心中湧出,一陣從沒有過的快感衝向陳玉的喉嚨發出了浪叫聲。

顯然,陳玉的叫床聲刺激了李強,他的動作在興奮之下,越來越粗狂了,祗見他一上一下,上下起伏,如奔馬,如迅雷。李強感到陳玉的穴內深處似有一股吸力吸吮著他的龜頭,又緊窄又肉惑,倍感舒適。

這時跟進臥房在一旁觀看的王偉和美霞早已按奈不住了,他倆也赤裸著全身,倒在地毯上開始扭動起來,現在王偉看見自己姜子同李強玩得這樣投入,不覺有些兒酸意,他把這種感情發洩到了李強的老婆身上,他讓美霞像狗一樣四腳伏地,屁股高高翹起,然後用自己的肉棒從後面直插進去。一邊抽動,一邊用手伸過去摸美霞掛下來的兩個大乳房,美霞背對著王偉,但背後的嫩肉,葫蘆形的身材,和又白又細的屁股,都挑起了王偉強烈的慾火,他越插越快,美霞在他手和肉莖的動作下,產生了微醉蕩漾的快感,不覺發出了浪聲。二位太太同時的浪聲,使王偉和李強都抬起了頭,換妻最美妙的感覺產生了,平時睡厭的老婆一下子變得非常可愛,王偉和李強,不約而同的換回了自己的妻子。王偉將自己的肉莖套進了陳玉的陰戶,陳玉拉開雙腿讓丈夫的肉莖下下著實、根根到底,同時瘋狂的扭轉肥臀。不一會兒,陳玉嬌軀一陣抖索,接著手足一鬆,像死蛇一樣,癱瘓不動了。王偉龜頭突然被熱精一澆,渾身一抖,龜頭也一陣跳動,射出了一陣濃液,陳玉這次還是把最美妙的一刻給了丈夫。

而李強同美霞的抽揮也進入高潮,美霞肉慾衝動到沸點,她那雪白的屁股瘋狂地左右擺動,當李強龜頭接觸花心時,美霞還把屁股不時往上抬動著,搗得李強心神為之一快,又麻又舒服的快感直湧心田,頓時,兩股濃熱的精液,分別從男人們的龜頭噴出,同時淋向對方的寶貝。

完事之後,兩對夫婦雙雙到浴室沖洗一番,然後復到客廳的沙發坐下來休息。王偉見他妻子陳玉已經接受這樣的換妻遊戲,明天又是星期天。於是就留李強夫婦在家裡過夜,以方便大家在這個週末玩個痛快。李強和美霞當然也樂意地接受了。開頭是兩對夫婦各自坐在對面的沙發傾談。陳玉起來倒茶時,美霞趁機坐到王偉的懷抱裡。陳玉倒茶給李強時,李強也隨手把她摟住不放。

美霞的手兒輕輕握住王偉軟軟的肉莖,王偉的雙手也撫摸著她的結實的奶兒和修長的大腿。美霞拋了個媚眼兒笑著說道﹕「偉哥,你太太的乳房那麼大。你不去摸她,卻來摸我,真沒道理。」

王偉說道﹕「陳玉是我的太太,我什麼時候摸她不成?而且你們各自有好處,你的乳房很結實,撫摸時很有手感哩!阿玉的嬌小玲瓏雖然很逗人喜歡。但是我何嘗不喜歡騎騎你這匹健美的胭脂馬呢?」

美霞把手裡的肉莖輕輕一握,說道﹕「壞死了,把人家比做馬!」

李強笑著插嘴說道﹕「你不是馬是什麼?儘管你在天橋上穿得多麼漂亮,走得多麼高貴,回到家裡還不是讓我剝光來騎!」

陳玉說道﹕「強哥,即使你把我們當牛當馬,也不必這樣說嘛!」

李強連忙說道﹕「阿玉,對不起,我說錯了,應該男人做牛做馬才對。小玉,我好喜歡你嬌小玲瓏的身段。你先讓我摸摸玩玩,等會兒我讓你騎住玩。」

陳玉道﹕「別來客套了,你們男人呀!還不是啥時想幹就干!」